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至尊太后 [目录] > 第11章:卷一 紫瞳少年

《至尊太后》

第11章卷一 紫瞳少年

恋月儿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耀城,天子脚下。

商铺临立,繁华似锦。

一顶精致轿子被四人抬着行驶于车水马龙的街道,轿帘被撩开,露出一张约三四大的女娃娃的脸蛋。黑宝石般的眼瞳正饶有兴致地瞧着街道的繁华,这女娃不是别人,正是冷弯弯。

“停轿。”软软的童声响声。

轿子无声落下,平稳至极。

轿帘被掀开,一个约莫十四岁的丫环探头。她穿着一袭白色碎花衫裙,梳着两条小辩。清秀的脸蛋上镶嵌着一双大眼睛,黑白分明。

“小姐,您有什么吩咐?”

“我要下去逛街。”冷弯弯瞅着她沉稳的表情,心里很满意。这个丫环名吟琴,会识文断字。却因得罪了秋棠而被罚去做厨房的粗使丫头,机缘巧合之下,竟让自己给碰着了。见她态度不亢不卑,便将她收到自己的身边。

“是。”吟琴伸出双手,冷弯弯扶着她下轿。

“你们先回去。”冷弯弯朝轿夫说道,“一个时辰后,到最大的酒楼接我。”

“这——”四个轿夫面面相觑。

“小姐,您身边没侍卫,还是让奴才们跟着您吧。不然回去,奴才们也没法跟将军交代。”为首的轿夫瞧着冷弯弯小小的身板与瘦弱的吟琴,面有难色。

“让你们回去,便回去。”冷弯弯冷冷地瞪着他们,“我不需要侍卫。”侍卫?一百个侍卫也敌不过她一人。那些所谓的侍卫大多是些酒囊饭袋之徒。

“是、是。”一见冷弯弯生气,四名轿夫即时有不安也不敢反驳。这弯弯小姐比将军更冷,令人望之生畏。还是先回府禀报将军,再做打算。

冷弯弯瞧着四个人抬着轿子匆匆离去,嘴角勾了勾。这些人就是欠骂,居然敢反驳她的决定。

“小姐,我们走吧。旁边的人全都瞧着您。”吟琴瞧着街道四周的人都瞠目结舌地瞅着冷弯弯,心下不安。虽说府里传弯弯小姐会妖法,但怎么看她除了表情冷冽外也跟普通的孩童没什么分别。再者,小姐长得粉雕玉琢,一瞧便是富贵家的小姐。万一遇歹人,那可麻烦了。

“爱瞧便瞧。”冷弯弯冷眸四周扫视,满意地瞧着所有的人都倒抽口气。很好,就是要这般。

市集周围的行人见一顶华丽的轿子里出现的居然是一名小娃娃早就惊了,再瞧这女娃居然目光森冷,甚为威严,更是懵了。这娃娃究竟是谁家的孩子?如此年幼便有这等气势,实在令人好奇。

冷弯弯边着小胳膊小腿在前头行着,吟琴紧慎地跟在后头。乌黑大眼一点也不敢放松,就怕失去了冷弯弯小小的身影。

“吟琴,去买一串冰糖葫芦来。”冷弯弯瞧见对街有一穿青衫的老翁扛着冰糖葫芦叫卖着,回身朝吟琴说道。

“好的,小姐。”吟琴点头,却又不放心地说道。“奴婢马上就买回来,小姐您在这里等奴婢,行吗?”

“知道。”冷弯弯摆摆手,吟琴才朝对街走去。

冷弯弯抬头四周望,却瞧不见商铺上的物品。这小身板实在矮,瞧瞧还不到来往行人的小腿。

“快去瞧啊,前面的奴隶市场又来了批好货。”

“真的吗?嘿嘿,我也去看看。据说这次有虎国的女奴隶,一个个身段妖娆极了。买回去做小妾,准快活死。”

两个男子从她身边走过,语言猥亵。

奴隶市场?冷弯弯眉一挑,似乎有些意思。

“小姐,糖葫芦。”吟琴买回糖葫芦,见冷弯弯还在原地。心里松了口气,将糖葫芦递给她。

“唔,又酸又甜。”冷弯弯手持糖葫芒,小嘴舔舔。粉嘟嘟的脸蛋配上那可爱的动作,没人相信眼前这个布娃娃般的女童竟在别人口中的小妖女。“吟琴,抱我去奴隶市场。”该享受时就要享受。

“奴、奴隶市场?”吟琴一愣,奴隶市场不是那些富商、达官贵人才爱去的地方吗?据说地个地方很血腥、丑陋。“小姐,那个地方听人说很丑陋,不适合您去。”

“本小且偏要去。”没好气地瞪了吟琴一声,突然发现她很啰嗦。黑暗、丑陋?这种事情,她在现代的时候司空见惯。她自己的双手也曾沾满血腥,怕什么。

“是。”吟琴无奈,只得抱起她朝能奴隶市场而去。只希望千万不要出差错,否则她十个脑袋也不够将军砍的。

奴隶市场其实跟现代的黑市是一个意思,只不过奴隶市场的交易是合法性质,而现代的黑市也是违法。

冷弯弯由吟琴抱着,出现在这个所谓的奴隶市场。只见黑压压的人群已经聚集,全都关注着奴隶。倒没留意她这么小的孩童出现在这里,有多么的不合时宜。在人群上方有一个搭建宽约两丈、长约三丈的高台,台子的中间搁置了几个铁笼。笼子里是衣不遮体的女子,长相纤弱的男子,还有一些强壮的男女。

台下的人有男、有女,有年轻的,也有年老的。他们都用着赤果果的目光盯着那些男女,神态丑陋,令人作呕。

“小姐,我们可不可以离开?”吟琴望着这般丑陋的场面,清秀的脸色惨白。

“要走,你自己走。”冷弯弯窝在她怀里冷冷道,黑宝石般的眼瞳扫过台上的奴隶。目光突然停留在第三个笼子,笼里是一名年轻的少年。约莫十四岁,一双铁链将他双臂捆住。衣服污垢斑斑,有处残破。露出白晰的肌肤,长发如墨遮面,瞧不清他的面容。但奇怪的,冷弯弯却觉得这少年应该有一幅倔强不认输的性子。

“今日的奴隶拍卖开始了。”一个穿着窄袖劲装,留着络腮胡子的大汉走到了台前。

“第一个是来自夜辽的女奴,各位爷请看她的皮肤多白多嫩,瞧瞧这双眼睛多勾人,这身材更是令人销魂。”他走到第一个笼子,笼子里的女子紧咬着嘴唇,任汉子肮脏的双手在她的身体游移着。

台下的男子随着他的话,眼睛色光闪烁。就差没留口水,直扑上去。他们争先恐后地举起手喊价,迫不及待想将这等尤物收入怀里。

“我出100两。”

“我出120两。”

“我出190两。”

“……”

最终,一脑满肠肥的中年男子竞到一号女奴。他馋涎着迫不及待地将那女奴拉起,往回走。

二号笼里的奴隶是一名纤弱得令人忍不住想拥在怀里的男孩,他则被一名喜好男色的商人买走。

络腮胡子的汉子走到第三号笼前,情绪陡然高涨。

“大家注意了,这可是个宝贝啊。他来自北邦国,拥有一张俊美无懈的脸蛋,还有一双紫宝石一样的眼瞳,更带劲的是,他的性子如狮子烈性。有哪位爷对驯兽有兴趣,可要认真瞧瞧他。”说着,手猛然将少年覆盖在面上的长发掀开。露出一张俊美到无可挑剔的俊颜,那眉似剑凌厉,那紫瞳带着强烈的憎恨瞪着汉子。嘴角血液沾染,如此妖娆,似魔般迷惑人眸。他双手倔强地挣扎着,铁链哗啦啦地响。

“哇,果真是极品。”

“够烈性。”

“老板,你要多少钱?”

台下的人眼睛一亮,男女被那神秘又倔强的紫瞳给吸引住。

“底价五百两银子。”大汉大手一挥,很是满意下面人的反应。

“我出七百两。”

“九百两。”

“一千两。”

“一千五百两。”

老板听到价格一个比一个高,一张嘴乐得合不起来。那络腮胡子一抖一抖,甚是滑稽。

冷弯弯瞧着那男子,紫眸也许对古代人甚是神秘。但对她这个游遍世界的第一**千金却是稀松平常。黑宝石的眼瞳定定瞅着少年,他的倔强、恨意倒令她产生了几分兴趣。

“两千两。”

稚嫩却冷然的声音突然响起,所有的人皆一愣。

回头望去,却瞧被吟琴抱着冷弯弯正举着两根软绵绵的小手指。众人一怔,突然哄堂大笑。

“哪来的奶娃娃?这可不是你玩的地方。”

“就是,小女娃,你要玩,还要等你长大才行。”一个手持玉扇,身着白袍。看似风度翩翩,却是衣冠禽兽的年轻男子略有所指的说道。

“哈哈哈……”众人又是轰堂大笑。

“小姐,你——”吟琴被那些人笑得面皮如熟透的虾子,低垂着头,细声地喊着冷弯弯。

“我还有玩的空间,却怕你老得不行了。”冷弯弯冷眸瞪着那男子。然后抬头望着络腮胡子的老板冷然道,“你卖是不卖?”

冷弯弯的反应令那些人都傻了,好半晌,那白衣男子才反应过来她是在讽刺自己。可怜却只能气得脸红劲胀,却找不出词来反驳。

“这位小小姐,你有银两吗?”络腮胡子的老板见这小娃衣着华丽,气度不凡也不敢得罪。

“当然。”冷弯弯点头,又望着被捆住的少年。“你要跟我走吗?”

少年望着这女娃,她梳着双髻,发插珠花。一袭粉红丝绸衫裙,可是出身非富既贵。更重要的是她那双如黑宝石般的眼眸不似孩童的天真,却也没有鄙夷、贪念,也没有同情,反倒一片冷然。心里有个念头在叫嚣,答应她。

“好。”他点头,将未来交付给予这个女娃。

“很好。”冷弯弯笑了,然后从腰间掏出玉腰牌。手指一弹,咻地越过众人,落到络腮胡子怀里。

“拿着它到镇北将军府来收银子。”

“将军府?”

“这姑娘是谁啊?”

“难道是将军的千金?”

“不对啊,将军的大千金比她大许多。”

“……”

台下的人一听到冷弯弯的话纷纷议论起来,冷弯弯勾勾唇,让人给少年松去铁链,然后让他跟在自己身后,离开奴隶场。

“小姐,请问我要将军府要找谁?”络腮胡子从震惊苏醒过来,看到他们要离去的身影,赶紧喊道。手里的令腰牌似有千金重,将军府?不会是骗子吧?

“吟琴,告诉他。”

“我们家小姐是将军府的弯弯小姐。”吟琴转身,带着骄傲道。

“天啊,是那个据说现在当家的弯弯小姐。”

“当家?”某人的疑问。

“是啊,你不知道吗?”某人得意地说道,“我的亲戚在将军府,据他所说,这弯弯小姐原是将军小妾所生,怎知一下子甚得将军宠爱,不但掌管将军府的大大小小,还听说她是仙女转世,拥有仙法呢。”

“是这样吗?”

“……”

身后的议论声继续着,冷弯弯勾唇一笑,原来她的事情已经传到外面来了。

少年也听着那些议论,表情复杂,不知想些什么。

——————《九岁小妖后》——————————

第一更3900字:送出你们的花花,投出你们的票票,放进你们的架架,留下你们的爪子哇。

……本章完结,下一章“卷一 一哭二闹三上吊”↓↓↓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