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至尊太后 [目录] > 第15章:卷一 游戏结束

《至尊太后》

第15章卷一 游戏结束

恋月儿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六年后

天空蔚蓝,白云飘浮。绿树葱郁、青草幽幽,花香弥漫。

风景优美的郊外,两辆精致的轿子一前一后地行驶。

掀开轿窗帘,前面的轿子露出一张白晰的脸蛋。虽然才八九岁的模样,却可预见未来将是如何的绝色倾城。一双似黑宝石般的眼眸瞅着外面的风景,樱唇轻抿。那充满生机的绿色,令人心旷神怡。果然,暮春三月正是出游的好时机。

“吟琴,让他们停轿。”冷弯弯朝跟在旁边的贴身婢女道。

“是。”吟琴点头,“轿夫,停轿。”

轿子停了下来,冷弯弯掀帘走出去。

“怎么了?”后面的轿子也停下来,轿帘掀开,露出奶娘的身影。

“奶娘,我瞧这天气不错,风景如画。咱们就在这休息一会儿。”现代的冷弯弯一向游走在血腥、**的边缘,还不曾如现在这般悠闲地享受过田园的美丽。

“好,听小姐的。”奶娘瞧了瞧这风和日丽,遍处山花烂漫。也点了点头,她老婆子也有好多年没有这么悠闲过了。

“吟琴找处空旷地,布上桌巾,将咱们准备的食物都摆上。”冷弯弯朝吟琴吩咐道,又朝轿夫们摆了摆手。“你们也到一旁休息会儿。”

“谢谢小姐。”轿夫们鞠了躬,都走到了一边。

“奶娘瞧那油菜花多漂亮,金灿灿的,一地的金黄。”微风拂过,整片的油菜花摇曳,一波一波的,似浪潮翻涌,甚是美丽。

“小姐真奇怪。”奶娘好笑地摇了摇头,“哪位千金不喜欢高贵的牡丹,偏偏小姐居然喜欢这不值钱的油菜花。”

“青菜、萝卜各有所爱。”冷弯弯嘴一撇,“牡丹有什么好?虚有其表,一点都不实用。”油菜花既赏心悦目,又能炸油,在她看来一点也不比特丹差。

奶娘笑,冷弯弯当家。她倒清闲不少,六年的岁月并没在她身上留下过多的痕迹。反倒是冷弯弯不但身板抽长不少,那模样也越发好看。但却没人敢惹她,她的脾气从不肯扭弯。向来是想做什么便做什么,一幅天地间她最大的狂肆姿态。府里、府外的人都惧她,谁都知镇北将军府的小家当是个厉害的主儿,做起事来随心所欲;倘若谁不长眼惹到她,更会被她整得惨兮兮。背后,他们都叫她小妖女。

“啊——”吟琴突然惊叫,声极惊慌,手里的食物滚落一地。

“怎么了?怎么了?”轿夫们听到都慌忙站了起来。

“你就是冷弯弯?”

一个黑衣蒙着面巾的男子手持利剑,挟持着吟琴走了过来。他身后,站着另几名黑衣男子。

轿夫们看到这一幕,都慌了起来。站在原地不敢动,这些人是杀人不眨眼的杀手啊。

“放了我吟琴。”冷弯弯抬起头冷眸瞧着这行人,表情平静。

为首的黑衣人手一抬,吟琴被敲晕倒在了一旁。

“给我杀。”他大手一挥,身后的杀手都疯拥而上。

“奶娘,你小心。”冷弯弯将奶娘推到一边。

“小姐,你要当心。”奶娘瞧着这群来者不善的黑衣人,急焦也喊道。六年来,小姐遇袭无数,好在终是平安无事。希望这次也能平安渡过,琉璃眸担忧地望着。想起小姐以前说过也许会被人害了性命,现在想来确是如此。也许是她的错,妇人之仁只会害了小姐。

轿夫们瞧着黑衣人疯拥而上,心里也明白今日无论如何想是难逃一劫了。不如跟他们拼了,也许还有一限生机。心想着,各自捡起地上的石块等物朝黑衣人无张法地扔去。

眼见八名轿夫手上的石头似雨纷飞,虽无杀伤力,但也不是件令人舒服的事情。几名黑衣人恼了,寒光闪烁,剑势如虹。

轿夫们眼见阻拦不得,吓得拔腿便跑。怎奈他们这等空有力气的莽夫又如何比得过身手不凡的杀手,几个踉跄便跌倒在地。鲜血染红衣襟,双目暴睁,死状惨兮。

奶娘瞧见轿夫们都被害了性命,越发担心起冷弯弯。双手紧捏,无奈身无寸铁,只能站在一边干着急。

冷弯弯小小的身影似巧燕闪飞在诸黑衣人间,腰间的银铃叮当清脆,甚是诡异。

黑衣人原以为先前出任务的同门的言语夸大其辞,不过是一个几岁的小娃娃能有什么能奈?然而今日一见,却也不自觉紧张起来。每当他们的剑将碰到这女娃时,她总能避开。再瞧她眸光冷幽,听得铃声叮当,越发觉得事有诡异,那铃声反倒向他们的催命符般。而她不还手,只是来回闪躲。分明是在耍着他们玩?心里怒气噌地引燃,领头的黑衣人双目怒瞪:

“小丫头,你敢耍我们。”

语落,与几人递了个眼神。他将内力引于剑尖,挥剑砍去。而身后的两人则背过她,朝那中年女子奔去。如果没弄错,这丫头必是相当顾忌那中年女子。

冷弯弯瞧着为首黑衣人运内力,嘴唇勾起,似笑非笑。好像穿到这里,自己一次也没用过武功。倒是灵力运用频繁,也该让人瞧瞧她的功力了。她小小的身板站在那里,不偏不移。任黑衣人的剑挥来,却在剑尖距她五公分的时候,小手一挥,更强的内力将黑衣人的剑弹回。只听得卡察一声,那剑竟断成了两截。

黑衣人大惊,只觉得眼前一黑,胸前被冷弯弯的内力一击,噗的一口鲜血喷出,倒地。

“小姐——”

奶娘被其余的黑衣人用剑抵着脖子,冰冷的触感由脖间渗透至全身。她忍不住惊呼起来。

冷弯弯回首瞧见惊慌的奶娘,黑眸微眯。危险的气息扑天盖地,很好,居然敢用奶娘做威胁她。

“你快自刎,否则我要了她的命。”黑衣男子见首领被诛,几人也开始惊慌起来。这女娃简直不是凡人,她是妖女。

“哼。”冷弯弯冷哼一声,“天堂有路你们不走,偏要往地狱撞。”她最恨别人威胁她、命令她。风拂,腰间的银铃叮叮当当地摇动起来。几楼黑发的发丝飘飞,黑眸似含冰,空手冻结。手指朝几人一弹,无声点住几人的穴道。

啪——

黑衣人手上的剑落地,发出响声。奶娘趁机迈着有些发软的腿,蹒跚移离几人身边。

“你、你竟会隔空点穴。”突然动弹不得,所有的黑衣人都骇然。瞪大了眼睛,恐惧地望着一脸冷然的冷弯弯。

冷弯弯走到几人面前,持起地上的剑指着一黑衣人:“说,是谁让你们来刺杀我的?”

“哼。”黑衣人头反侧,不开口。

“不说?”冷弯弯挑眉,刷的一下斩断他的左臂。

“啊……”

血溅到其他人的脸上,所有人都惊骇。

“说不说?!”小小的脸满是冷戾,似修鬼临世。

所有的黑衣人被她一望,只觉寒气由脚底升起。如临万年寒库之中,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是、是镇北将军的夫人。”一个人胆小的黑衣人终于忍不住说出来。

“果真是她。”冷弯弯嘴角勾起,露出一个噬血的笑容。六年来,她还真是不余遗力地想除掉自己。可惜,自己却只是将那看成一场游戏。不过,现在看来游戏应该结束了。免得老鼠崩久了以为会成为老虎。

“我已经说了,小姐您就放了我们吧。”黑衣人求情。

冷弯弯冷冷瞅了他一眼,胆小鬼。手啪啪的两下拍到几名黑衣人身上,只听得一阵骨头分裂的声音。那几名黑衣人痛得倒在了地,好狠,她居然废了他们的武功。

几双黑眸恨恨地瞪着冷弯弯,牙齿死死咬着唇,不再让痛声呼出。这女娃心狠手辣,怕是他们越痛,她越开心吧。只叹他们倒霉,竟然遇到了这个妖女。

奶娘瞪大双眸瞅着冷弯弯,只觉得寒气上升。小姐刚才的冷戾,还有她的法术、武功都是她所不了解,很多时候她甚至怀疑眼前的小姐是否还是以前的那个她?

“啊——”

从昏迷里苏醒过来的吟琴,揉了揉朦胧的眼睛却被眼前这些血腥的画面所吓倒。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风光如画的地方居然变得如此血腥?

“别叫了。”冷弯弯冷横她一眼,准备回府。

“那、那这些呢?”吟琴指着车夫的尸体,颤抖着问。

“回去再让人来收拾。”冷弯弯道,他们也算是为她送命的,得好生安葬。“回去再让人送信去给将军,就说我受伤了。”

“啊?”

吟琴、奶娘面面相觑,她受伤了吗?没有啊。

带着满腹疑惑,两人还是乖乖跟着冷弯弯离去。

——《九岁小妖后》————

喜欢的朋友,请为月儿投上一票+留评吧,感谢ING。祝大家新年快乐。。。

……本章完结,下一章“卷一 将军休妻(上)”↓↓↓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