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至尊太后 [目录] > 第16章:卷一 将军休妻(上)

《至尊太后》

第16章卷一 将军休妻(上)

恋月儿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一望无尽的空地,无数的帐蓬,遥遥看去似朵朵的蘑菇。远处,一队队的士兵正操练着,喊声震雷。近处,穿着盔甲的士兵手持长矛在帐蓬四周警戒巡逻着。

将军帐里,冷裴远坐在虎椅上。右手拇指按着额际,一幅头痛的模样。他的对面坐着军师阮逸影、副将林呈启,两人嘴角微勾,似笑非笑。

“你们说我该将那个小淘气蛋怎么办?”想起冷弯弯,一向冷漠自傲的冷镇北将军也忍不住头疼。她简直不是常人,天不怕、地不怕,偏偏他还不得不佩服她将将军府管理得妥妥贴贴的。

“小姐也是为将军好。”阮逸影忍着笑,想起前几日,军营里居然来了一批貌美如花的女子。且她们还说是奉了弯弯小姐的命令为将军侍寝的。想起当时将军又红又青的面色,他就觉得够值。

“好什么好。”冷裴远瞪了阮逸影一眼,“你听说过这么小的女儿为当爹的选侍寝的吗?”更离谱的是还美其名曰是为了他的身体健康着想,真是的,他都怀疑自己的宝贝女儿究竟多少岁?虽然六年前她说过为他选侍妾,但那时他以为是小孩子胡乱说的。哪知现在她倒真的将人送到军营来了。天啊,传出去他堂堂镇北将军的颜面要往哪搁?

“噗。”阮逸影瞧着冷裴远无可奈何的表情,实在是忍不住笑了起来。

林呈启面色抽蓄,想也忍得辛苦。

“报。”帐蓬外传来士兵的声音。

“进来。”冷裴远收起头疼的表情,一脸冷漠。

“报告将军,府里有信函。”士兵低垂着头,双手呈上信件。

“嗯,你下去吧。”冷裴远接过信,双手翻开一看,大惊,砰的一下竟将桌上的砚台给摔到地上。墨汁四溅,甚是狼狈。

“将军,发生了什么事?”

阮逸影、林呈启瞧着将军惊慌的模样,都站了起来。神色甚为凝重,难道耀城出大事了?

“弯弯出事了。”冷裴然说,一边交待阮逸影、林呈启坐镇军营。他交待后,站起来朝外冲去,大喝道。“备马。”

接过士兵牵来的马,飞身跨到马背。狠踢了两下马肚子,似一阵青烟消失在众人的面前。

•将军府

阳光明媚,花香四溢。

沐昭云躺在睡榻上,怀抱雪白的猫。舒服地半眯起了眼眸,那个碍眼的贱丫头应该被解决了吧。这次邀请的可是江湖上顶尖的杀手,必要让她有去无回。想到这里,眼眸眯得更甚。

“娘、娘。”冷月儿跌跌撞撞地跑了进来,已十六岁的她身段较妙曼,容貌酷似沐昭云,倒有几分姿色。只见她神情慌张,冲进屋时竟将桌旁的凳子给撞翻在地。

“怎么了?慌慌张张的。”瞧见女儿的慌张,沐昭云忍不住蹙起了蛾眉。月儿遇事太不冷静了,这样子怎么能成就大事?

“娘,那贱丫头回来了。”冷月儿喘着气,乌黑的眸子带着恨意。这六年来,她的光芒完全被那贱丫头遮盖,不管府里还是府外都知道冷府的小姐是冷弯弯,反倒将她这个嫡亲的给忘了。

嘶——

沐昭云的手忍不住紧握,却将怀里的猫给捏痛。白猫双爪用力在沐昭云手上一抓,一条血痕出现在白晰的手腕处。疼得她忍不住嘶的一声,怒气顿生,用力将猫扔到地上。

“喵。”

白猫无辜地叫着,雪白的小身影转身窜出了门外。

“居然又失败了。”琉璃双眸迸射出仇恨的光芒,实在不甘心。六年来一直不曾间断的刺杀,却终以失败告终。本以为这次花大代价聘请江湖顶尖的杀手能将她如愿送去见她死鬼娘,却不想又失败了。难道就没办法收拾她吗?

“娘,我们要怎么办?”冷月儿望着娘亲,她害怕那贱丫头会回头来对付她们。那丫头性子阴冷,什么事都做得出来的。

“怕什么。”沐昭云瞪了眼慌张的女儿,“这六年来,我们做的还少吗?她有哪次知道是我们出手的?”她自以为是瞒天过海,天衣无缝。哪里知道其实那些都是冷弯弯故意装不知道,当成一场游戏反在戏弄她。

“对啊,她根本不知道是我们做的。”冷月儿双眸一亮,听母亲这么一说,她也放心不少。

“可是,娘,难道我们就这么任她嚣张下去?”害怕过后,冷月儿的坏心肠又起。她实在不甘心被那贱丫头骑在头上,凭什么她能做冷府的主子,而自己就不行?

“放心。”沐昭云眯起了眸,“我迟早会要她好看的。”

“嗯。”冷月儿也点头,“对了,要不咱们把大哥、小弟接回来帮咱们?”大哥是嫡长子,照理说管理冷府,他比那贱丫头更名正言顺。

“不行。”沐昭云摇头,“你大哥向来听你爹爹的话,他是不会帮我们的。而你小弟,身子骨弱,性子又既天真,很容易受到别人的欺骗,还是让他继续在你姥姥家养身体。”叹了口气,想她产两子一女。倒头来跟自己一条心的就只有女儿。

“夫人。”屋外传来管家不亢不卑的声音。

“什么事?”沐昭云挑了挑眉,与女儿对视一眼:这管家怎么来了?

“弯弯小姐请您与大小姐到前厅叙话。”管家传达着冷弯弯的旨意。

“有什么事?”沐昭云不悦地开口,怎么说她也还是将军夫人,这些人现在也太不将自己放在眼里了。

“奴才不知道,弯弯小姐只是请夫人与大小姐去一趟。”

“我们不去又怎么样?”冷月儿也不悦地嚷了起来,那贱丫头还真把自己当人物了。

“我们一会儿就去。”沐昭云想了想说。

“娘,我们为什么要去?”冷月儿不高兴,凭什么她让她们去便去?

“去瞧瞧那贱丫头耍什么把戏也好。”沐昭云眯起了眼,看那贱丫头究竟想做什么。

棕色的骏马到达镇北将军府,冷裴远将马交给侍卫。便焦急地往主院赶去。

“弯弯,你怎么样了?”人还未到,便先焦急地喊了起来。所谓关心必乱,一向睿智的他竟没有发现府里上下并没有什么变化,如果真是冷弯弯出事了,只怕府里早就闹开了。

冷弯弯翘着腿坐在桌边,听到冷裴远的声音。眉毛挑了挑,看来这冷裴远现在倒是真的关心她。

“弯弯,你——”冷裴远闯进屋子,却见女儿完好地坐在那里。愣了一下,“你没事?”

“我当然没事。”冷弯弯白了他一眼,“不过,爹爹,你要有事了。”休妻大事。

“没事就好。”见到女儿没事,冷裴远焦急的心就算缓过来,也顾不得责怪她为何乱传消息。他坐到另一边,端起茶先喝了口道。“我有什么事?”

“吟琴。”冷弯弯朝外换了声。

吟琴走了进来,将早准备好的东西交给她。

“喏,爹爹你自己瞧瞧吧。”冷弯弯将手上的东西全都交给冷裴远,这都是六年来沐昭云害她的证据。

“这是什么?”冷裴远疑惑地问道,接过那些东西看。面色越来越阴沉,没想到那女人居然越来越过份,居然在自己眼皮底下谋害弯弯。看着一份份的证据,他只觉得怒火熊熊。看来他是太放纵她了,才令她以为自己可以只手遮天。

“那贱人在哪里?”放下手上的东西,他已经是满面怒气。

“前厅。”冷弯弯冷冷道,对敌人仁慈,便是对自己残忍。所以对沐昭云接下来的处境,她可是一点不同情。

“走。”冷裴远冷戾地说道,甩袖朝外大步迈去。

“走吧,咱们也去瞧戏。”冷弯弯说道,带着吟琴跟了上去。

---------请喜欢此文的朋友多投票啊——————————

今天家里大扫除,做春节前的清洁。哈哈。。。提前新年好啊。。。

……本章完结,下一章“卷一 将军休妻(下)”↓↓↓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