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至尊太后 [目录] > 第17章:卷一 将军休妻(下)

《至尊太后》

第17章卷一 将军休妻(下)

恋月儿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精致的前厅,茶香弥漫。

沐昭云坐在主位,冷月儿坐在她身侧。两人都蛾眉蹙起,望了望空荡的前厅。

“那贱丫头到底在搞什么鬼?她怎么没出现?”不知为何,沐昭云总有种不安的感觉。心怦怦跳动着,希望不要出什么事才好。

“娘,你说那贱丫头是不是耍我们?”冷月儿不耐烦地敲打着茶几,咚咚咚的声音在宁静的前厅里格外的刺耳。

“将军好。”门外传来仆人的问安声。

将军?沐昭云母女一惊,她们没听错吧?将军(爹爹)回来了?!

“将军,您怎么回来了?”

冷裴远满面怒容,周身散发着冷戾的气息。他紧抿着唇,大步跨向沐昭云。手里的信函等物用力撒向她,信纸似雪片纷飞落在沐昭云的四周。

沐昭云一惊,如此震怒的将军是她不曾见过的。心里的不安更加强烈,她压抑着惧意,将那些信函拾起来一看,脸色大变:

“这、这是谁陷害我?!”怎么可能?那些刺杀贱丫头的证据怎么全跑到将军这里来了?她琉璃眸闪过一丝惊慌,却又强抑制下来。满目委屈,朝冷裴远喊枉。

“是不是陷害,你自己心里清楚。”冷裴远冷哼一声,没错过她眼底的惊慌。心里也更怒,居然到现在还百般抵赖。

“爹爹、娘,到底怎么了?”冷月儿被爹的怒气吓坏了,颤抖地拾起信函一看,吓得脸色惨白,手一抖,信函飘飞落地。这、这,怎么可能?

“现在还有什么话要说的?”冷裴远瞧着大女儿的反应,心里越发痛恨。想来好好一个女儿也被这毒辣的女子给带坏了。

“我还要说什么?”沐昭云看见丈夫脸上的绝然与冷意,一颗心如坠冰库。这个男人是她的天,她的所盼。然而二十余载的夫妻情份居然抵不上一个贱丫头,怎能不心寒?就算她想除去那丫头,也不只是为她自己啊。她是想保住儿女的未来,保住将军府。“我有做错吗?我不过只想保护将军府。那贱丫头任性妄为,难保哪天不会为府里带来灾难。”她没有错,精致的脸上满是倔强。

“保住将军府?”冷裴远瞪着她大笑,“好一个保护将军府,你怎么不说是你的私心作祟?你怕弯弯夺去你的权势,你怕她为她娘报仇?”不说,并不代表他不知道。那些怀孕的妾身如何会莫名流产?弯弯的亲娘又如何中毒被迫将弯弯早产?一切都是眼前这个女人所为。

“你——”沐昭云望着他,痛心疾首。这个目光阴冷,咄咄逼人的男子便是她渴望相伴一生的良人吗?原来二十余载自己一直自欺欺人,他心里从来不曾有过自己。甚至他恨着自己,她所做的一切在他眼里皆是自私自利,这样的男子还留恋什么?心彻底死了,高傲的表情如灰败。

“爹,您怎么能这么说娘?”冷月儿见爹如此责怪、冤枉娘,也忍不住埋怨地开口。“娘到底做错了什么?我又做过过什么?为什么您一直不爱我们,从小到大,您甚至抱也没抱过我。为什么?为什么?”她不懂啊,就算平民百姓家里也是父慈子孝,偏偏她一直儒慕的爹爹从来不给她亲切的笑脸。原以为爹爹是冷漠的,对任何人都一样。可是为何自那个贱丫头出现后,完全不一样了。她才懂得爹不是不会笑,不是不慈爱,只是他所有的爱都给了那个贱丫头。

冷裴远听着冷月儿的抱怨,心里也升起了疚愧感。是他的错,不该因为不喜欢沐昭云而连带子女也没好感。可是即使愧疚,她们所做的也不能抹杀。狠了狠心,无视冷月儿含泪带怨的表情。

“来人,将笔墨呈上。”大手一挥,他朝着门外的仆人唤道。

“你要休了我?”沐昭云瞪着他,原以为已经死的心居然还会疼痛。他居然为了那个贱丫头要休她这个正妻?怎能,他怎能居然绝情。

“爹,不要啊。”冷月儿被吓懵了,咚的跪下扑到他的腿边死死拉住他的衣角。“爹,你不能休了娘亲。难道您要让我跟大哥、小弟都成为没娘的孩子吗?”

“你也到出阁的年龄了,难道还想带着你娘出嫁不成?”冷弯弯冷笑,迈着优雅的小步子走进来。“早知如今,又何必当初。你只想到你们兄妹没了娘,可又想过我的娘亲更死得不明不白;又可曾想到过那些侍妾肚子里的孩子何其无辜?!”

“你——”冷月儿瞪着矮她一截的冷弯弯,“你胡说。”她才不相信那些事情是娘亲所为。

“是不是胡说,你怎么不问问她。”冷弯弯眸角上扬,朝沐昭云望了望。

“娘亲,你说不是这样的,对吧。”冷月儿望着娘亲,目带希翼。

沐昭云的脸色一片惨白,冷弯弯的话令深埋内心的罪恶破土而出。她忘不了那些侍妾腿间流出的鲜血,更忘不了晓莲含恨的目光。身子斜跌在椅子上,头深埋进双手。无力反驳,甚是狼狈。

“娘——”冷月儿不敢相信地瞧着似默认的娘亲,怎么可能?难道爹爹一直没有其他子女是因为她?难道贱丫头的娘亲也是被她害死的,所以现在其实她是在报复她们?无助、不可置信,无数的情绪在心间翻涌。难道从头至尾不是贱丫头在抢走属于她的东西,而是她们对不起她在先?心里一直固认的事实似城堡轰然倒塌,她懵了。

“这是休书,从此以后,你不再是我的妻子。”冷裴远神情冷然,眼前这个女子嫁给自己二十余载,为他育二子一女,心里不是不感激的。可是却也因为她让自己更多的子女没了来到世上的机会,那也是条条鲜血的生命。不能为失去的孩子们报仇,那么一纸休书,从此两不相干吧。

“休书?”沐昭云愣愣接过休书,“哈哈哈……”手深掐住休书,笑得悲切。二十余载夫妻,换来的便是一纸休书?骄傲如她,怎堪承受?神情已经有些颠狂。

“娘,娘,您怎么了?”沐昭云的颠狂令冷月儿吓坏了,抱住她一个劲儿地呼喊着。泪流满颊,为什么?为什么会是现在这个局面啊?

冷裴远望着神情颠狂的沐昭云神情拧起了眉,早知如此何必当初。他顿了顿,甩袖离去。

冷弯弯冷眸望了沐昭云母女,也跟着离去。

空旷的前厅,沐照云凄厉的笑声,冷月儿无助的哭声回荡。

“月儿,你要记住。男人都是薄情寡义的。”

良久,沐昭云止住笑声。目光悲切地望着女儿,尔后跌跌撞撞地离去。

冷月儿呆坐在那里,目光不知所措。

那日之后,沐昭云搬离了将军府。冷月儿也变得沉默,不复往日的张扬跋扈。

于是,将军府所有人皆知:

惹熊惹虎,千万不能惹冷弯弯。

——————《九岁小妖后》——————————

下章预告:《痦男楚卸恒》,男二号即将登场。紧接着男主、男三号将陆续上场,期待吧·

冷裴远:为了女儿,我休了发妻。各位看官给我点票票吧

……本章完结,下一章“卷一 灯会相逢”↓↓↓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