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至尊太后 [目录] > 第19章:卷一 悦香阁结冤

《至尊太后》

第19章卷一 悦香阁结冤

恋月儿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耀城西面,飘香楼、艳春坊、悦香阁等几大烟花地均设址在此。其中悦香阁更为翘楚,它旗下的青女环肥燕瘦,个个靓眼。其中四大花魁更是倾国倾城,引无数富贵权势者竞折腰。金山银河抛洒,只为博得美人笑。

今日又逢灯会。悦香阁越发的热闹非凡。楼阁四周悬挂的灯亮赛过苍穹上的星辰,指引着寻花问柳的男人们往那幢飘弥靡靡之间的地方而去。

楚卸恒带着阿宝潇潇洒洒出现在悦香阁前,浓妆艳抹的老.鸨眼睛噌地一亮。约,又有大财神上门了。扭着蛮腰,她笑眯了双眼似一弯月牙悬挂。虽然似乎都瞧见她的眼睛里银子在闪烁,知道自己被当成了肥羊,但却并不觉得讨厌。

“哟,好俊的公子。您是外地来的吧?!”

“妈妈好眼力。”楚御恒挑了挑眉,笑得暧昧。“在下正是蓦名而来,妈妈可不要欺生,一定要介绍美女给我哦。”

“公子真会说话。”楚御恒的话令老鸨很受用,笑嗔地轻拍了一下他。“我们悦香阁个个都是美人,保证不会令您失望的。”

“自然是美人。”楚御恒深邃的眸邪气地朝四周的女子眨了眨眼,又引起一阵狂痴。“不过,我可是奔你们的花魁来的。”自十六岁便身入花丛,一般的胭脂水粉怎入得了他的眼。

“这——”老.鸨有些为难地瞧着他,“公子,不是妈妈我不让您见,只是要见她们规矩可大了。”

“那么这呢?”楚御恒怎不懂她的意思,骨节分明的手伸出。一锭沉甸甸的金子在他手掌里,朝老.鸨招着手。

“嘿,公子您要见,妈妈我自然安排。可是——”老.鸨望着那锭金子,双眸发光。

楚御恒挑了挑眉,又加了一锭金子。

“公子,您怎么样能工巧匠。”

老.鸨快速接过金子,戴着板指的手来回抚摸着。双眸露出满意的神情,还不忘尽职地朝楚卸恒介绍道:

“我们悦香阁四位花魁水潋、梅吟、诗情、书画,个个美如天仙,才情过人。公子您要见哪一位?”

“四位都美如天仙,我倒难做决定了。”男子似为难地蹙起了眉,“不如就要水潋吧。”

“好,我这就去安排。”老.鸨笑得欢,心里却低估装什么为难,一开口便点了花魁榜首。

“那就有劳妈妈了。”楚御恒摇着玉扇,笑得一派风流倜傥。

“哪里、哪里。”老.鸨摆着手,这公子怎么比我更会酸?回转身朝另一边的丫环喊道,“小红,你过来。带这位公子去水敛阁。”

被唤作小红的丫环依言走了过来,梳着双髻。穿着绣花衫裙,模样倒周正。但处在这群莺莺燕燕里,倒普通得不能再普通了。

“公子,请。”小丫环见到楚御恒也忍不住红了双颊,低垂着头细细地说道。

楚御恒得意地挑了眉,点了下头。跟随着她往楼上走去,身后的阿宝不情不愿也跟了上去。真弄不懂公子为什么喜欢到这种地方?瞧瞧那些姑娘穿着袒胸露背,脸上抹着红红绿绿的。身上的味道浓得呛死人,说起话来嗲得更令他一身直起鸡皮疙瘩,有什么好的。

四大花魁的院落独自于悦香阁的后方,水潋阁位中,雕梁画栋、琉璃飞檐。没有悦香阁前厅的靡靡之气,阁前诧紫嫣红的花怒放着,吐着芬芳。碧绿如茵的小草也随风摇曳,如果不是知道这里,恐怕会令人有种走到哪家闺秀的院落,如此怡人清雅。

“姑娘,公子到了。”想必早有人来跟水潋支声,小红站在门前如是道。

“进来吧。”似黄莺般悦耳轻柔的声音从屋子里传来。

楚御恒深邃的眼睛一亮,光听这声音已经能够想像到那花魁究竟美到何种程度了。

吱——

小红推开房门,退到了一旁。

楚御恒领着阿宝走了进来,屋子清馨的香味弥漫着,白色的沙缦随窗外吹拂进来的风摇曳着,沙缦后一个纤细的身影隐隐约约,她似坐在古筝前。

“公子,要听曲子吗?”柔柔的声音再次传来。

“自然。”楚御恒点头,“不过,我现在对姑娘本人比较感兴趣。”声音低沉,令人不自觉被迷惑。

那身影站了起来,莲步轻移。沙缦被掀起,露出身影。

“哇,好漂亮。”阿宝瞧着出现的女子目瞪口呆,忍不住冲口而出,神情很是可爱。

“果然不愧为花魁之首。”楚御恒打量着水潋,云髻花颜,弱柳腰。白色抹胸裸露雪肤,外着一袭红袍妩媚动人。倾城倾国,当如是。

水潋也打量着来人,只见这位公子剑眉飞扬,星目凝神。鼻梁高挺,薄唇轻抿。一袭白色长袍绣金边,玉骨扇在手,好一位风度翩翩的俊公子。瞧他望着自己双眸闪光,但却并无轻薄之意。倒令她另眼相看,想来这位公子应该不是那些狎玩之人。

“公子谬赞了。”水潋福了福身,“两位公子请坐。”纤手亲自为他们斟上茶,她也坐到另一到另一边。

“公子,可要听曲?”人也见了,现在听曲应该无议异了吧。

“好。”品茶、赏乐、观美人,何等美事,焉有拒绝之理?

“那奴家便调上一曲《春归了》。”语落,她坐回筝旁。双手垂于筝上,纤指拔动音。婉转悦耳的曲子绕梁而行。

楚御恒半眯起了眸,果真是人美曲悦乐。

阿宝听着曲子有些痴了,没想到这个姑娘不但人美曲也美,难怪少爷一定要来。

啪啪——

“好曲子。”

掌声伴着磁性的嗓音,房屋被推开了。

屋子的人一惊,楚御恒心绪陡然紧绷,该死的,有人接近屋子,自己也没发现。深邃如幽潭的眸子似利箭朝来人望去,只见来人黑发披肩,面容俊美,一袭紫袍拽地,很是神秘。尤其那双深邃的双眸闪烁着霸气、不可一世的光芒,更令人不敢直逼。他的身后跟着一名高大的男子,一身黑衣,窄袖劲装。浓眉大眼,五官凌厉。脚步沉稳却轻盈,看来也是个练家子。

楚御恒见到他们,心里的警戒更深了一层。他们的气势说明不是普通人,尤其这紫袍男子浑身都散发着神秘莫测的气息,在未知道他是敌是友前,绝不能掉以轻心。

“阁下未曾敲门,便只行进来。是否太失礼了?”楚御恒冷着眼不悦地瞧着他。

“这屋子是你的吗?”紫袍男子挑了挑眉,反问道。

“不是。”楚御恒抿了抿嘴。

“既然不是,你有权利责怪我们不请自来吗?”薄唇轻勾,似笑非笑。

“你——”楚御恒无言,瞪着男子。

“哇,他跟那个小小姐好像哦。”阿宝瞧着紫袍男子的神态,又想起了在街上遇到的那个小姑娘。那挑眉、冷笑、勾唇角,两人几乎都给人一样的感觉。

“难怪我觉得讨厌。”楚御恒拧了拧眉,“原来跟那个被宠坏的丫头一样的毒舌,一样的自大。”瞧着紫袍男子,楚御恒越发的觉得讨厌。

“水潋姑娘,他们擅闯你的房间,你不生气吗?”深邃的眸子扫过水潋,却见她正呆呆地瞧着紫袍男子。不由得,不悦地说道。

“咳,没关系,想来两位公子也是客人。”水潋不好意思的轻咳一声,掩饰自己的失神。这位紫袍男子高高在上的强势神情,令她移不开视线。还有那深邃闪烁着神秘光芒的眼睛,似会勾人魂魄似的,令她迷失。从来不曾见到过如此特别的男子,仿佛是一朵黑罂粟,明知有毒却依然甘愿沉沦于花的芬芳。

“什么没关系?”楚御恒不高兴了,“现在我才是你的客人。”明明是他先来的,不是吗?看到水潋瞧着紫袍男子的神情,他就不爽。向来都是女子见了自己只有芳心乱撞的份,这水潋居然不识真宝。反而眼勾勾地瞧着他,太不识人了。

“啊。”水潋瞧着楚御恒明显的怒气,不知所措。的确照理说是他先点自己的,他才是现在的客人。可是,滟潋水眸望着紫袍男子。她却不想错过,想进一步了解这个男人。

“爷——”

气氛正僵持时,门外又走来一个青袍的侍从。只见他凑在黑袍男子耳边细细低语,尔后黑袍男子唤道紫袍男子。

紫袍男子深邃的眸子朝他一瞥,似明了其中的意思。

“水潋姑娘,果真倾国倾城。不过,在下今日有急事就先行告辞,他日必定会再访姑娘。”语落,眸扫过一旁的楚御恒,三人如来时般匆匆离去。

“啊,我——”水潋还未反映过来,便瞧见那人的身影已经隐没在黑暗里。绝美的脸涌上失望,下一次真的能再见到他吗?

“算你识相。”瞧见令人讨厌的家伙走了,楚御恒又摇着玉扇一派潇洒。只是瞧见水潋失望的神情,自尊心又是受损。心里恨恨地想到下次见到那家伙,一定要让他好看。总之,他们的梁子是结上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卷一 我对你有兴趣”↓↓↓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