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至尊太后 [目录] > 第21章:卷一 少年天子轩辕夜

《至尊太后》

第21章卷一 少年天子轩辕夜

恋月儿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皇宫,金碧耀煌,美伦美奂。多少人图谋半生,血染天地,也只是为这用鲜血彻成的地方。

御书房里弥漫着龙涎的香味,金色的龙椅上坐着的正是当今的天子轩辕夜。如瀑布般的黑发披散在肩,与金黄的龙袍相映衬,分外的妖娆。靠在椅背上,俊美的面孔在烛光里隐约透着诡异的光泽。深邃如幽潭的眸子半眯着,几许慵懒。

“皇上,昼王到。”大内总管许茂尖细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进来吧。”轩辕夜睁开眼,懒懒开口。

吱——

御书房的门被推开,带来外面皎洁的月光,洒下一地的银白。

“皇兄。”轩辕昼翩翩而来,拽地白袍飘飞,似乘风而来的谪仙。月光落在他的身后,被他渡上了神秘的光晕。

“来了,坐吧。”轩辕夜挥了挥手,瞧着自己同母的弟弟。很多时候,昼的温柔、飘逸都令他觉得不可思议。身处这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居然还能拥有这样神人一般的性子,他真的是我的弟弟吗?

“皇兄,不知你叫臣弟来有什么事?”轩辕昼原本正为冷弯弯那句‘我对你有兴趣’而不知所措时,他的侍卫却急急赶来说是皇兄找他进宫。于是他匆匆辞了冷弯弯往皇宫里赶,不过冷弯弯小小的身影却已印在他的心里。

“这是刚接到夜辽国送来的信函,你看看吧。”轩辕夜将御桌上的折子递给轩辕昼,深邃的眸子闪烁着幽光。

“是。”轩辕昼接过折子,骨节分明的手指翻开。神情随着折子里的内容变得凝重。放下折子时,温柔的神情已经不复存在。

“昼,你怎么看?”轩辕夜修长的手指有节奏地敲打着椅子,低沉的声音在寂静的书房里响起。

“夜辽国在信里说想与我国联姻,依臣弟之见,他们分明是看中皇兄的后位空缺,妄想利用联姻之名令夜辽国的公主取得后位。”轩辕昼俊眉蹙起,这夜辽国向来对天耀虎视眈眈,打着不良企图。怎能让他们得逞,只是如果不联姻,只怕夜辽便会借口种种挑起战端,到时血流成河,受苦的只有百姓。

轩辕夜点了点头,夜辽国的目的昭然若揭。只是他们太小看天耀,他又怎会说让夜辽的目的得逞呢。

“既然他们提出联姻,我天耀自然接受。但是谁说联姻便一定得与朕?”薄唇微勾,轩辕夜似笑非笑。

“皇兄是说?“轩辕昼星眸一亮,似乎明白了轩辕夜的打算。

“他要联姻,朕便送他夜辽公主一个附马。”轩辕夜深邃的眸子闪烁着邪肆的光芒,夜辽国想玩游戏,他自然奉陪。

“皇兄的计策倒是妙计,可是选谁与他们联姻呢?”俊眉蹙起,虽说百官里青年才俊倒也不泛,但要找一个身份能匹配夜辽国公主的,又要能把持住自己的感情能监视她的人倒也难选。

“人选,明日在朝政上议。”轩辕夜深邃的眸底闪过一道精光,那些整日开口闭口宫规、祖制、江山社稷的老头子不是很厉害吗?那么就将这件事交给他们去折腾吧。他倒要瞧瞧他们能选出个怎样的人来。

轩辕昼摇了摇头,看穿皇兄又要为难那帮老臣子了。

气氛宁静,龙涎香弥漫。

“不过,皇后之位难道要一直空缺下去吗?”皇兄登基也已有数年,后位却一直空悬。朝臣里议论纷纷,都摸不透这位天子心里的打算。当然,一日空缺,他们便也都抱着希望能将自己的女儿往这位置上送。如果能登上凤座,母仪天下,家族权势也会跟着一跃而起,还有谁敢跟他们作对。

“该有人坐的时候自然有人坐。”轩辕夜眸子半眯,朝庭里,那些老头儿三翻五次提到后位不能长久空设;后宫里,那里女人勾心斗角也只为这后位。想要后位,他就偏要坐山观虎斗。等他们个个都折腾够了,自己才给他们来一个出乎意料的人选,这才有趣,不是吗?

“再说——”轩辕夜挑眉瞧着小自己一岁的轩辕昼,“朕可拥有整后宫的女人,倒是昼你到现在连一个侍妾都没有,母后可是担心不已,前阵子还让朕瞧瞧哪家大臣的千金娴雅能配得上你。”昼俊美、温柔,引无数女子芳心悸动。然而奇怪的是,至今为止他却连一个女人也没有。不止母后着急,连轩辕夜也很好奇其中的原因。

“令母后担忧,是臣弟的不是。”轩辕昼温柔地摇了摇头,“但臣弟实在尚无成亲之意。”虽然遇到的女子诸多,其中不乏温柔娴雅又有才情的女子,但他却总觉得没有特别的感觉。

“你啊……”

轩辕夜摇了摇头,此时傲然冷淡的表情已经有几许温情。从小他的性子便不喜亲近人,除了母后与这个同母的胞弟,其他同父异母的兄弟姐妹们皆不喜与他玩耍。当然他也不屑与那群草包玩在一起,在他看来那群草胞只会仗着他们皇子的身份耀武扬威,根本一点头脑都没有。

轩辕昼笑了,也许众人都觉得皇兄太过冷傲、唯我独尊,不易亲近,但是他却懂得皇兄高处不胜寒的孤寂与无奈。

御书房外

许茂手捧拂尘站在门外候旨,月光皎洁,星星眨眼。转眼净身进宫都已经四十年了,想起先皇在时的诸事仿佛就在昨天,却又那么遥远。先皇是位性情温和的皇帝,以仁爱治天下。但是他虽温和也过于心软,明知朝臣里有不少贪脏枉法,以权谋私的蛀虫却没有急时清理掉。以至于在他仙逝后,那些蛀虫便迫不及待地跳出来为害天耀国。他们欺新皇年幼,妄图欺上瞒下以篡夺皇权。却不料皇上虽年幼却是个手段凌厉的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便将那批阴谋份子给铲除。在新皇登基短短两年间,不但巩固了自己的地位,更将天耀朝发展到与夜辽等国并驾齐驱。令其他国都不敢小觑天耀,即时对天耀心存不轨,也只能在暗地里使手段。

月光柔和,似一张无边尽的薄纱覆在大地上。黑夜,神秘。

许茂抬起头望着那弯弦月。如果先皇还在的话,看到今日天耀的繁华似锦会很欣慰吧。

“许茂。”御书房里传来轩辕夜的声音。

“奴才在。”许茂收回飘远的思绪,抱着佛尘,赶紧走了进去。

“参见皇上、王爷。”垂首,问安。

“许公公不必多礼。”轩辕夜挥了挥手,轩辕昼依然是一脸的温柔笑意,轻声说道。

“下月十六便是皇太后四十的寿辰,许茂你可要好生张罗。”轩辕夜道。

“是。”许茂躬身答道,心里想着今年太后寿辰要弄些什么花样才能令她开心。

“还有——”轩辕夜停了停,“帮朕准备一套百姓的衣服。”

许茂一愣,皇上先前不是刚从宫外回来吗?心里有疑问,却依然恭敬地回道:

“是。”

“你下去吧。”轩辕夜挥了挥手,让许茂退了去。

“皇兄,你要出宫吗?”轩辕昼问。

“嗯,先前匆忙回宫,还有一事未了。”深邃了眸子闪了闪,据密报那个悦香阁不只是一家单纯的妓院,里面还隐藏着一股神秘的力量。先前他出现在那里,也是因对这密报产生了兴趣。

“皇兄一说,臣弟也想起有事未了。”脑海里闪过冷弯弯那双冷戾的眸子,还有她句话一直莫名地纠结着他的心房,令他无法忘却。

“怎么了?”难得瞧见一向温柔似春风的弟弟也有这么恍惚的时候,轩辕夜忍不住挑了挑眉。

“臣弟今日碰到一个奇怪的女娃。”想到冷弯弯那睥睨一切的模样,轩辕昼忍不住笑了笑。“她虽然才八九岁般的模样,却有着冷戾、傲视天下的目光。完全不像一个天真的孩童。”

“哦?”轩辕昼一说,轩辕夜也来了兴趣。薄唇勾了勾,“她是谁?”依稀记得在悦香阁时,那两个男子也曾提到过一名似乎很不一般的小姐,不知是否与昼说的是同一人?

“冷将军的女儿。”

“冷裴远不是只有冷月儿一个女儿吗?怎么又冒出个如此与众不同的女儿?”轩辕夜偏了偏头,记得昼以前向他提过冷将军的女儿冷月儿。

“不是,是冷弯弯。”轩辕昼也摇了摇头,对这冷弯弯的出现也不清楚。

“冷弯弯?”轩辕夜挑了挑眉,深邃如幽潭的眸子闪了闪,被勾起了兴趣。

“嗯。”轩辕昼点头,“臣弟还听说沐云郡主被冷将军休掉了,原因也是因为这冷弯弯。”想起在路上向随从打听到的消息,都觉得不可思议。那冷弯弯如此厉害,不但掌管了整个将军府,还令冷将军休妻。

“这倒有趣了。”轩辕夜敲了敲椅扶手,“朕倒是很想瞧瞧那冷弯弯。”一个八九岁的孩童居然有那般能耐,实在令人好奇。

“……”

轩辕昼突然无语,瞧见皇兄兴致勃勃的模样,没来由觉得不悦。

怎么了?

他摸着自己的胸口,皇兄不是他最尊敬的人吗?为何突然有种不想让他见冷弯弯的冲动?

窗外,月光皎洁依兮。

房内,两人心思却各不同。命运的齿轮,即将开始转动。

轩辕夜:拽拽男一号便是我,请大家投我票,送我花,将我打包入屋,我会回报你香吻滴.哈哈

……本章完结,下一章“卷一 苏展”↓↓↓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