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至尊太后 [目录] > 第26章:卷一 (女)王见王(上)

《至尊太后》

第26章卷一 (女)王见王(上)

恋月儿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阳光从窗棂折射而入,在地板上留下斑驳的光影。窗外夏风拂动,吹乱了屋子里弥漫的脂粉味。

白纱帐,雕纹床。红得艳俗的锦被,金丝枕。

老.鸨浓妆艳抹的脸颊在阳光的映衬下有些骇人,一双不算太大的眼睛瞧着屋子里的物件,嘴角挂着满足的笑容。做她这行见多了薄性冷情的男子,唯有银子才最安全。四年来,她努力打拼着这一切可容不得人破坏。想起水潋屋子里那两个神秘的男子,笑容垮下。凭她识人的本领断定这两人今日来肯定是有原因的,希望不要不幸给她料准便好。从床榻上站了起来,她来来回回地走动。信鸽放飞快半个时辰了,应该到小老板手上了吧。

风撩拔着她额边的发丝,几缕凌乱地飘飞。如同她此刻的心情吧,焦躁不安。蹙了蹙蛾眉,也不知道那两人在水潋房里都谈了些什么?水潋那丫头明显是被那蓝袍男子给迷住了,可不给她跑人啊。越想越烦躁,她朝水潋阁方向张望。恨不得有双透视眼,能将屋子的情形看个明白。碧儿那小丫头瞧起来笨头笨脑的,也不知道能不能顺利探到消息?

咚咚——

“妈妈。”老.鸨正焦虑着,被敲门声吓了一跳。凝下神一听,不是碧儿的声音吗?

吱嘎——

她赶紧甩着手绢,把房门打开。

“怎么样?都听到什么了?”一手急忙将碧儿拉回房间,她迫不及待地问道。

碧儿瞧老.鸨惊慌焦急的模样有些怔然,妈妈怎么如此失措?乖巧地将心里的疑惑咽下,她张着大眼睛略思索了下,便将听到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诉老.鸨:

“两位公子先听了姑娘弹琴,姑娘谈的是《凤求凰》。”奇怪,平日里姑娘都不轻易弹这类曲子的。

“凤求凰?”老.鸨冷冷哼了声,果然那丫头有了别的心思。哼,想一拍屁股走人,她妄想。也不想想为了将她捧成如今四花魁之首,她花了多少心思。想过河拆桥,门都没有。

“是啊。”碧儿点了点头,“那位蓝袍公子还问姑娘为何肯待在悦香阁?可想过其他打算?”

果然是想挖角,老.鸨紧捏着手拍。

“可是奇怪的是后来他们谈到什么小老板?”碧儿大眼睛疑惑地眨了眨,望着老.鸨问道。“妈妈,我们悦香阁真有什么小老板吗?”小丫头才来悦香阁一年,并不清楚这里以前的事。只是听到水潋称那小老板如此的厉害,忍不住好奇起来。

老.鸨心里咯吱了一下,难道他们是冲着小主子来的?精明的眼睛却不动声色,瞧着好奇的碧儿没好气地说道:“小丫头管那么多做啥?去去,回水潋阁待着去。瞧瞧他们又说了些什么?”

碧儿得不到老.鸨的答案有些失望,不过她不过是个侍候人的丫头,只能乖乖听话。朝老.鸨福了福身,转身离去。

老.鸨重新关上房门,回转身却瞧见小主子居然坐在了她的床榻上。吓了一大跳,哧,主子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双眸四周张望,最后落到了窗。难道她是从窗外爬进来的?

“见过小主子。”她抿了抿唇,莲步姗姗。朝冷弯弯福了福身后,柔顺地站到一旁。表情淡然,全没有平日里的市侩。

“嗯。”冷弯弯轻轻应了声,黑宝石般的冷然,“刚才你们的对话我都听到了。”没想到居然有人会查悦香阁背后的老板,这倒奇了。她除了四年前买下悦香阁外,这里的一切事务皆是交由老.鸨在打理。而她不曾出现在这里,居然还能让人察觉到。来人看来果真不简单,双眸微微眯起,她被勾起了兴趣。

“小主子,您瞧他们的目的究竟是什么?”本以为两人是冲着水潋来的,怎知却是绕着她打探小主子的消息?难道是有人要对小主子不利吗?

“带我去瞧瞧。”冷弯弯没有回答老.鸨的问题,来人有什么目的见了便知。

“是。”老.鸨微微福了身,领着冷弯弯朝水潋阁走去。

·另一边

碧儿端着糕点、果盘回到水潋阁,却发现里面的气氛有些微妙。双眸眨了眨,却又看不出微妙在何处?双手将果盘、糕点搁桌上后,静静站到一边。

水潋坐到琴边,又开始抚琴轻吟着曲子。乐声悠悠,歌声婉转。

蓝袍男子低垂着眼,眸里精光闪过。看来这水潋倒不是笨女子,现在无论他怎样迂回询问。她要么浅笑、要么抚琴,就是不再继续香阁背后老板的话题。但她越是不说,自己反倒越加好奇。手执起茶杯轻轻一品,却侧耳听到外面传来细碎的脚步声。一顿后,不动着色地继续品茶听曲。

影双耳动了动,接着也沉寂不动。

“两位公子,打扰了。”老.鸨满脸堆笑,打断了水潋的琴声。

屋子几人望去,却见老鸨身后的娇小娃娃。表情各有所亦,水潋是诧异,然后恭敬地站起来福了福身。碧儿好奇地转动着双眸,瞧见水潋的举止后也乖乖跟着福身。影仅望了一眼,便收回了视线。蓝袍男子坐在椅上,挑高了眉饶有兴趣地她。只见她梳着双髻坠着珠花,一袭粉色衫裙,裙摆透着白色的花朵。模样粉雕玉琢,甚是可爱。那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炯然有神,碎步优雅,浑身上下流露出一股不属于孩童的冷然,跟不可侵犯的高贵。

冷弯弯黑宝石般的双眸轻轻扫过里面的几人,水潋妩媚妖娆如初见。她身边的小丫头睁着好奇的眼睛,所有心思都写在脸上。那黑袍男子不发一语,气质淡漠仿若影子般存在。而那蓝袍男子想必就是正主了,看他丰神俊朗,气度不凡。一袭华贵的绣纹蓝袍,腰间系镶嵌着罕有的蓝宝石的玉带。星目炯然,嘴带浅笑。手执茶杯的动作优雅,然而当她眸光与他相撞时,却没错过他眸里那抹幽光。心里了然,一种相同的气息充斥着。这人分明是贯于发号施令的上位者,尽管他现在掩饰着,那骨子里的霸气、傲然,睥睨一切的气势却逃不过她的双目。

“妈妈,这位小小姐是?”蓝袍男子搁下茶杯,挑挑了眉,用不解的目光瞧着他们。

“公子,这是……”

“我是悦香阁的老板。”冷弯弯略带稚气的嗓音打断老.鸨的话,既然已经看清来人的本质。没必要隐瞒,黑宝石般的眼眸冷然地注视着蓝袍男子。并不因他变得锐利的眼睛而示弱,就那么抑着头冷然相对。

“骗人——”

碧儿听到小女娃的话冲口而出,如果几岁的娃娃也能当第一大老板,那么她们这些成年的女子岂不是太一无是处了吗?

“碧儿,休得无理。”水潋见贴身丫头如此莽撞,忍不住斥责道。

冷弯弯冷冷朝多嘴的小丫头一瞥,碧儿吓了一跳。天啊,好冷的眼神。她似乎被冰了一下,情不自禁地颤抖了下。

“妈妈,让她们都出去。”冷弯弯站在原地冷冷开口,屋子里的气氛顿时凝结。

水潋望着蓝袍男子欲言又止,好不容易再见他一面,难道又要如上前一般匆匆别离吗?

碧儿瞠目结舌,还没有从她是悦香阁幕后老板的消息里回过神来。又被她冷戾的气势给骇住,这刻她才真自懂得不能以孩子的目光去看待她。

“是、是。”老.鸨感觉到冷弯弯的冷然,额边渗出了薄汗。连忙一手拉住不情不愿的水潋,一手拉住呆愣的碧儿往门外走去。

“且慢——”蓝袍男子突然出声,嘴角带笑。

水潋水眸里涌出惊喜,回头含情默默地望着他。

“妈妈。”蓝袍男子望着老.鸨,“我们可是拿着银子来的,哪有将姑娘带走留下客人的道理?”

“这、这——”老鸨望着冷弯弯,面带难色。

“奴家留下侍候爷跟主子吧。”水潋也恳求地开口。

冷弯弯横了她一言,水潋讪讪地住了口。

“公子到悦香阁的目的,无非是要见我。”冷弯弯眸光深沉,言语笃定。

水潋闻言,不相信地抬起了头。

“哈,小小姐果然聪明。”蓝袍男子笑得开怀,深如幽潭的眸子赞赏地瞧着小小女孩。笑意淡后,浑身的霸气毫不掩饰地张显出来。

他的回答令水潋黯然心伤,原来他的出现并不是偶然。接近自己也是别有用心,本以为会得到一段幸福,但怎忘却欢场男子有几个是值得托负的人呢?清澈的眸子氤氲了水气,她带着失望、心伤离去。

——————————————————————————

《九岁小妖后》与新坑《贼女王妃》招蓦有意在文里客串角色的亲们,如果有意者,请将自己的网名、性格、爱好留在评论区。月儿将为诸位亲量身打造合适你们的角色哦!嘻嘻~~

……本章完结,下一章“卷一 (女)王见王(下)”↓↓↓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