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至尊太后 [目录] > 第28章:卷一 夜访将军府

《至尊太后》

第28章卷一 夜访将军府

恋月儿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夜幕降临,凉风徐徐。数不清的星星眨着眼睛,羡慕地望着那轮明月。月光柔和,辉洒大地。

敞开的窗子,白色的缦帘垂落地面。檀木书桌上烛光朦胧,男子俊美的脸越发的柔和,白衣胜雪,长长的墨发垂落在肩后,仿佛谪仙般。骨节分明的手指执着书本,神情专注。

风轻拂,烛光若明若暗。男子的眉蹙了蹙,放下书本用灯笼将烛光罩住。

叩叩——

敲门的声音响起,男子停下了动作。淡淡唤道:

“什么事?”

“禀王爷,出去探消息的侍卫回来了。”回话的声音有些嘶哑,正是昼王府年已六旬的老管家。

“让他进来吧。”男子,昼王背靠在椅背,若有所思。

“是。”管家答话,尔后传来沉稳的脚步声。

吱嘎一声,书房的门被推开了。月光从外面斜入,洒下一地的银白。

“属下参见王爷。”着窄袖青衫,腰系黑带的男子走了进来。他五官平凡,几乎是那种丢进人堆里无法找出的类型。在书桌前一尺处,他恭敬地朝轩辕昼跪地施礼。

“起来吧。”轩辕昼轻声道,“辛苦了,可探查到什么?”

轩辕昼的温语令侍卫颇感动,昼王虽位极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却秉性温和,对待下属从不以高傲态度相对,也不会对他们随意喝斥怒骂,令他们觉得受到尊重。所以他们即时再苦再累,也甘愿追随着他。

“劳王爷挂心。”侍卫越发恭敬,“属下幸不辱命,经过多日暗查探知前阵子出现的可疑人正是那夜辽国派来的奸细。他们意欲混入我国偷去重要的兵力布置图。”

“果然是这样。”轩辕昼眉头微蹙,看来这次夜辽国提出的联姻之事怕也是有内因。难道是想跟混入我朝的细作接头来个里应外合,欲吞没我天耀吗?

风徐徐,白色缦帘摇曳。

轩辕昼沉思着,清澈如水的眸子里此刻流露着睿智的光芒。既已探测到他们混来的细作,倒不妨先不动声色,静观其变,以免打草惊蛇。待他们自以为能得手时,再来个将计就将给他们一份错误的图纸。

“先继续监视他们,切不要打草惊蛇。”他朝侍卫吩咐道,“但他们的一举一动,都要向本王禀报。”

“是。”侍卫应道。

“你先下去吧。”轩辕昼挥挥手,这事先且这样吧。

“王爷——”

侍卫并没有离开,平凡的脸上踌躇。嘴掀了掀,却欲言又止。

“还有事吗?”轩辕昼奇怪地看了侍卫一眼,这般迟疑的模样实在令人好奇。

“属下有一事不知该讲不该讲?”

“但说无妨。”轩辕昼浅笑,鼓励道。

“属下此次探查夜辽国奸细一事,却无意间发现有一伙神秘人物出现在耀城。在他们出现的隔天便传出数名女子失踪之事,属下怀疑这伙贼子若不是采.花大盗,便是不法的人牙子。”事发之后,当地的官府也投入人力侦办此案,却并无结果。

“哦,有此事?!”轩辕昼俊眉紧拧,天子脚下居然有此等张狂的不法份子。“此案官府可曾查出凶手?”

“尚无。”侍卫抿了抿唇,想起那些痛失女儿的夫妇,心里也不禁对那伙人恨得牙痒痒。

“你是要本王派人协助破案吗?”看来某些蛀虫应该拔得了,否则,内忧将起。而他不管是身为天耀子民,还是皇帝的胞弟都应该尽全力。

“属下担心那伙人会继续做案,到时怕是会闹得人心惶惶。”侍卫点点头,对某些官员只知食百姓血肉,却不能为他们做事深悟痛绝。

“嗯。本王知道了。”轩辕昼表情严肃,“你即刻便传我的口令带人到府衙接管此案。”

“是,属下这就去。”侍卫嘴角微扬,朝轩辕昼鞠了一躬,离去。

书桌上的烛燃烧了大半截,轩辕昼靠在椅背有些疲惫。骨节分明的手指揉了揉额边,凉凉的夜风撩起几缕发丝,墙上的影子鲜明。

耳边闻着窗外花坛里不知名的虫子低鸣着,反而觉得宁静。微眯目的瞬间,脑海里划过那张冷戾、倔强的小脸。嘴角微扬,他忍不住浅笑起来。那个女娃粉雕玉琢,怎么瞧也是个小不点。可是她的表情却偏偏比成年者更冷,矛盾的组合却又诡异地融合。

想起侍卫刚刚所说有不少女子失踪,他不禁有些担心起冷弯弯来。虽说将军府戒备森严,女娃本身似乎也不是弱主。可是没来由的心就是怦怦跳动着,极为不放心。凡事有个万一,万一她要是真遇到那伙贼子可要如何是好?

越想越不能平静,往日的淡定似乎被抛到了一边。他站起来大步朝书房外跨去,拉开房门喝道:

“来人,给本王备轿。”

将军府

冷弯弯坐在主位,瞧着管家将昼王引进来。夜风徐徐,撩动着他的发丝。白衣胜雪,身材颀长。五官俊秀,气质温和。迈步间,衣摆飞扬。似乎见到轩辕昼,他都一幅风清道骨的谪仙之姿。

当轩辕昼踏入将军府,瞧见安好坐在眼前的冷弯弯。他才陡然惊觉自己的冲动,澄清的眸子闪过莫名的幽光。嘴角不自然地拉开,露出一抹自嘲的苦笑。没想到一向自认淡定的他也会有这么冲动的时候,不过见到这小女娃后,心倒是安定不少。

“王爷,请坐。”冷弯弯优雅地伸出小手摆出一个请的手势,态度从容、高贵。

“多谢三小姐。”轩辕昼朝冷弯弯拱拱手,浅笑。“冒昧打扰,还望三小姐不怪。”

“哪里。”对着轩辕昼浅浅的笑,冷弯弯似乎也摆不出臭脸。“不知王爷前来所为何事?”古人说话文绉绉的,真麻烦。有事就要说,不要罗罗嗦嗦的。虽说上次对你说过感兴趣,不过也是一时兴起罢了。

“是这样的。”轩辕昼见冷弯弯似乎将灯会的事给遗忘了,心里莫名有些失落。他敛了敛心神,严肃道。“近日耀城出现一伙神秘贼子,已有不少女子失踪。官府派人捉拿,却尚无结果。”

有结果才怪。

冷弯弯对那些只知收刮民脂民膏,遇到危险闪得比谁来快的官府中人没半点好感。根他们若能破案,太阳真要打西边出来。

“所以?”冷弯弯瞧着他,难道他深夜前来就是为这事?!

“冷将军功在我朝,现在他身在边境。将军府只有两位小姐做主,本王担心,所以特来看看。希望三小姐、大小姐注意安全。”

冷弯弯听着他的话,嘴角微勾起露出玩味的笑意。黑宝石般的双眸眨也不眨地盯着这个谪仙般的男子,他眼里的担心如此明显,令人觉得暖暖的。可是一个一人之上万人之下的王爷如此担心她,这不得不令人觉得奇怪。她可不会自恋地认为这个王爷喜欢上自己,毕竟这身体只是一个九岁小女童,而不是倾城大美人。除非他是个恋童癖,可是左看右看他都跟这够不上边。

轩辕昼被冷弯弯的表情给看着心慌,似乎整个人赤果果地呈现在她面前,所有心事都无处隐藏。有些狼狈地转开头,发丝飘动,眸光慌乱。

房间很安静,冷弯弯收了笑。眸子紧盯着轩辕昼的侧脸,脑海里闪过另一个人的身影。怎么没发现呢?冷冷的表情开始柔和,轩辕昼的侧颜居然与他如此的相像。在外人面前高不可攀的那人,面对自己时却总是小心翼翼,像对待最珍爱的宝贝般。外人说他冷酷无情、心狠手辣。但独唯自己知道那个人的心里有多么的苦,多么的孤独。在她五岁的时候,温柔的老妈疾病去世。那个人越发的淡漠,明明笑着。她却总觉得他心里在流泪,从此他所有的关爱给留给了自己。任由她任取任给,任由她一个人无法无天般地横行,而他只是微笑着站在她的身后。

眼角突然渗出了冰冷的液体,某种思念开始发醇。他还好吗?在自己穿到异时空后,他是否更加的孤寂。平生第一次后悔,如果早知道会离开。她是否不会那么信任,不会一直不肯叫他一声‘爸爸。’

轩辕昼似乎感觉到她的异样,迅速回头望向她。却见她眼角闪烁着亮光,她在哭吗?

“你——”很诧异,很心疼。

“多谢王爷,夜已深,王爷是否该离开了?”冷弯弯小手粗鲁在往眼睛一抹,再抬眸时,全然又是一幅平静的神情。似乎刚才只是轩辕昼的眼花,她根本没有流泪。

“那本王告辞了。”轩辕昼感觉到冷弯弯的心墙又竖了起来,却也只得无奈地起身离开。他想他需要想想自己究竟是什么了?

这夜,不寻常。

______刚从医院回来,抱歉,晚更了!祝大家春节快乐!____________

……本章完结,下一章“卷一 擒贼(上)”↓↓↓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