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至尊太后 [目录] > 第38章:卷一 拒婚?

《至尊太后》

第38章卷一 拒婚?

恋月儿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皇上——”

苏展只觉得一颗心掉进了千年冰潭,冻得他几近窒息。旁人的恭喜声似一道道的催命符更加令他冷到四肢百骸都结冰,那双清澈的眼瞳被蒙了尘。迷朦里含着无尽的忧伤,一向微扬浅笑的嘴角拉成了直线。

“草民已经有心上人了,请皇上收回成命。”

“展儿。”吏部尚书苏耀成得意的笑容垮下,无比震惊地望着儿子。回头再瞧见恩师一脸的不悦,皇上、太后一脸的震然,更吓得连滚带爬踉跄窜到苏展身边,扑通跪到了地上。

“太后、皇上,犬儿只是一时胡语,求皇上、太后饶了他。”回转身,又连忙伸手拉着苏展的衣摆要他跪下请罪。

“草民有罪。”苏展跪下,表情却依然坚定。“但草民所言全是事实,还望皇上成全草民。”如果没有月儿,也许他会接受这看似荣耀的圣旨。但现在既与月儿许约三生,又怎可负她?

“这——”原本一番好意的皇太后也被这变故给惊得不知如何是好?琉璃眼定然地望着轩辕夜,“皇儿,你看这该如何是好?”

轩辕夜一语不发,眼睛冷然地望着苏展。全身散发着冰冷的气息,俊脸上没有什么表情。

原本热闹的场面一下子沉寂下来,众人都屏息着不敢发言,也猜不透轩辕夜在想些什么?不过原本对苏家抱妒忌心情的官员们可都在心里幸灾乐祸,谁不知皇上性情不定,而这苏展尽敢拒旨,这下子他们苏家可要惹祸上身了。

冷月儿一颗心忐忑不安,纤细双手死死地捏着手绢。黑白分明的眸子盈着水雾,眼光闪闪。轩辕夜的口谕似一把利剑插在她的心间,幸福的憧憬被击得支离破碎。原以为只能眼睁睁瞧着他另娶她人,心痛得不能呼吸。然而现在苏展的拒婚,又让已经死寂的心复活。是感动,是期待,也是惊惧。没想到他居然能为自己抗旨,眼眶泛红,不能言语的感动似一道暖流在心间流淌。然而还来不及开心,却又被苏展的安危给牵动着。抗旨可是死罪,皇上会治他的罪吗?情感纠结,渴望幸福的未来,却又担心他的安危?她要怎么办?

冷弯弯瞧着冷月儿似拧麻花般的双手,黑宝石般灵动的双眸闪过莫名的光芒。对这个越来越依赖自己的姐姐,她也逐渐有了感情。眼见她如此担忧,软绵绵的小手不由自主地握住了她的纤纤玉手。

冷月儿感觉到冷弯弯无声的安慰,回眸冲她一笑,却笑得比哭还难看,那交握的手如此颤抖,将她内心的不安真实地反映出来。

气氛很诡异,所有的人都低垂着头。

冷裴远轻搁下杯子,苏展的拒婚令他激赏。然而皇命难违,就算他现在拒婚就有用吗?只怕到最后依然不得不顺从去娶那个夜辽的公主,微侧身回眸却见大女儿红着眼眶,那么悲伤地望着跪在地上的苏展。心里也跟着疼痛起来,这个女儿从小就缺乏他的关爱,他欠她的太多,如果苏展真是她的幸福,自己是不是该帮她抓牢呢?

楚御恒瞧着直挺地跪在地上的苏展,深邃的眼里闪过欣赏的光芒。原本瞧他一幅弱书生的模样,没想到却有如此的坚定与勇气,实在令人佩服。

“有心上人,那又怎样?”轩辕夜终于开口了,语气冷得没有温度。剑眉挑起,有些危险地望着跪在地上的苏展。没想到这个斯文的公子居然敢拒婚,有几分欣赏,但皇权绝不容他挑衅。“哪怕已经成亲,也得给我退了。”

“皇上——”苏展蓦然抬头,不敢相信地望着轩辕夜。清澈的眸子却并不惧怕,反而涌起前所未有的坚定。“草民与她两情厢愿,也许一生之约。绝不会弃她而另娶。”

“展儿,你糊涂了。”苏耀成一听,只觉得冷汗从额间频繁渗出。一个劲地拉着他,阻止他的妄语。

“爹,孩儿不孝。”苏展拂开苏耀成的手,坚定地道。“但孩儿绝不后悔,也绝不娶那夜辽公主。”大殿之上青年俊才皆是,为何偏要他去娶一国公主?

“大胆。”原本对他抱着重期的宰相刷地站了起来,铁青着脸指着苏展责备道。“皇上让你娶夜辽公主,那是你几生修来的福气,你居然敢抗旨?”

“草民自问身份卑微、才学疏浅,配不上夜辽公主。”他定然地望着宰相,并不惧怕他。“倒是宰相公子一表人材,他更合适。”

“你、你——”宰相瞪着他说不出话,精明如他怎不知皇上的打算,又怎肯让自己的宝贝儿子去摊上那个包袱?那不荣誉,根本是地雷。一个不慎,便会惹上抄家灭族的祸事。

“够了!”轩辕夜冷冷地喝道,戾眼扫去。

宰相与苏展皆噤了声,不敢再语。

“你的心上人是哪家小姐?”他冷然地望着苏展,倒要瞧瞧究竟是谁能让他不顾性命也要抗旨拒婚?

苏展抿了抿嘴却不开口,只是直视着地面。现在说出来只怕月儿也难逃获罪,倒不如他一人抗。

“不说?”轩辕夜危险地眯起了眼,很好、很好,他居然敢无视自己的威严。“难道你就不怕朕下令治你的罪?你可要知抗旨是杀头的大罪。”

“展儿,你倒说啊。”苏耀成急得无法,使劲拉着苏展的袍摆。

大殿里众人都四处观望,猜测究竟谁才是他的心上人?

冷月儿听到轩辕夜冰冷的话语,再看着苏展一幅豁出去的模样。急得默默流泪,不行,她不能让展一个人去面对。

“是我。”她鼓足勇气站了起来,袍口将案桌上的酒杯掀翻,湿了她的衣襟。那双盈泪的眼眸却闪烁着前所未有的坚定,她走出案边,跪到苏展的身边。头朝皇上一躬。“苏公子的心上人是民女。”

“月儿。”苏展望着身边的她,担心到心痛。

“说好的要永远在一起。”冷月儿朝苏展微笑,“如论前面道路如何,我都要和你一起面对。”

“好。”苏展的眼湿润了,骨节分明的大手坚定地握上了她的玉手。

众人一见却是镇北将军的大女儿皆是一惊,忍不住窃窃私语起来。所有的目光都投向了冷裴远,却见他面似罩霜,冷得戾人。

冷裴远见冷月儿主动站了出来,他也走上前跪下,请罪道:

“臣教女无方,还请陛下治罪。”

“爹,对不起。”冷月儿见到父亲,愧疚地流泪。“是女儿连累你了。”

冷裴远没有说话,却给了她一记安定的眼神。

“皇上,冷将军是国之栋梁。冷小姐与苏公子也是有情在先,错不在他们。还请皇兄三思。”轩辕昼的思索终于在冷裴远的自请罪时清醒过来,没想到苏展不惜抗旨拒婚的心上人居然是冷月儿。记忆里冷月儿一直是个娇蛮的千金小姐,现在看来她倒是成长了不少。已经有勇气与苏展共同面对难题了,倒是令人佩服。

“请皇上三思。”

大殿的人跪成了一片,齐声道。宏亮的声音震荡着宫殿似乎都在颤动着。

一部份是冷裴远的势力,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他们自是知道这个道理;另一拨则是宰相的人,虽气苏展所为。但他却是自己得意门生的儿子,怎能眼见他们受治;还有的人则是心不甘情不愿,却只能附合的人。

轩辕夜高高地坐在殿上,目光如炬,将众人的神情都看在眼底。他抿着唇,似在思考。

“皇上,大家所言甚是。且今日本是哀家的生辰,你就让他们都先退下吧。”皇太后也也敛了笑,劝着轩辕夜。皇权居然不容挑办,但是这两个当事人,一个是冷将军的女儿,一个又是宰相得意门生的儿子。他们的身后牵扯的更是半数以上的官员,这些可是江山的根基,都不能忽视的。

轩辕夜的目光不离冷弯弯,原本他是想看她有什么反应的。但既然母后开口了,自然不能拂了她的意。

“母后生辰,自然不能扰了您的兴。”轩辕夜对着皇太后浅笑,回转身,目光炯然地望着地上跪着的四人。“你们先退下吧,这事过后再谈。”

“谢皇上、太后。”

四人退下,心里却依然压着石头。皇上说过后再谈,却没有说是收回成命,还是饶他们的罪。

冷月儿与苏展痴凝,交换着彼此的决定:不管这事如何收场,他们都要并肩同前进。

冷弯弯唇勾了勾,墨黑的眼瞳迎着轩辕夜若有所意的眼神。眸光闪闪,那男人不肯收回成命是想跟自己过招吗?呵,她在心底冷笑。如果你以为皇上的身份,我便怕了。那么很遗憾要让你失望了。翦翦水瞳傲然不驯地望着他,接下他的挑战。

有意思。

轩辕夜眉梢挑了挑,这女娃果真没令自己失望。瞧见她傲然的模样,似一朵绽放在颠崖边的雪莲。高高俯视着山脚睥睨着一切,他很期待着她的反击。

楚御恒一直注视着轩辕夜,心里并不因为他是皇帝而忘记悦香阁之仇。深邃的目光在瞧见他与冷弯弯的对视时,流露出浓浓的不悦。心里仿佛被什么卡住般不顺畅,没去想原因,却莫名的更加瞧不顺眼轩辕夜……

————《九岁小妖后》————

第一更,稍后第二更。感谢大家提意见,谢谢亲们支持哦!

……本章完结,下一章“卷一 皇后吗?”↓↓↓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