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至尊太后 [目录] > 第40章:卷一 王者过招(上)

《至尊太后》

第40章卷一 王者过招(上)

恋月儿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偌大的宫殿里,文武百官携家眷都散了去。

殿外的风吹拂,摇曳的枝条在墙壁留下斑驳陆离的枝影。阳光浅浅含笑,却照不进殿里。

很冷,阳春三月似乎变成了寒冷冬季。

大殿之上,轩辕夜高高坐着俯视着殿中央站着的娇小身影。朗目冷傲,不起一丝波动。金色的龙袍摆长长地拽在地,三千墨发垂落在肩。金色的冠冕坠着流苏,随着他移动头部而晃动着。身后墙壁上飞龙盘旋,威武决然。他宛如那龙的化身,傲视群雄,睥睨天下……

冷弯弯立在殿中,目光不卑不亢地迎视着轩辕夜。不得不承认这男人气势凛人,卓尔不凡。以十几岁的稚龄将天耀皇朝打理得如此繁华,百姓安居乐业,她很欣赏。但欣赏归欣赏,该了结的还是要了结。

“说吧,你到底意欲何为?”娇小的身影似一株顽强而傲然的梅,不畏雪霜,深冬怒放着自己的芳华。清冷的声音似摔落在地的珍珠声声清脆,飘荡在偌大而安静的宫殿里。

日下山头,晚霞染红了天空。璀璨似锦,将宫殿包覆,似为它披上了华丽的彩纱。

风渐止,花木变得安静。

宫殿里的气氛却依然诡异,沉寂之中似又剑拔弩张。

轩辕夜望着冷弯弯嘴角勾了勾笑了,那笑灿如春花,却又无形之中带着强大的气压扑天盖地席卷而来。把玩着骨节分明的手指,神情似漫不经心般。淡淡又极缓地说道:

“如此无理,你就不怕朕治你的罪吗?”

微挑的眼眸似一泓见不到底的幽潭,注视着她的反应。

“你会吗?”仰着脖子果真是件累人的事情,冷弯弯也不客气,直接往旁边的案桌上一坐。两条短短的腿摇晃着,墨瞳却凌厉地回望。

“不要浪费姑奶奶的时间。”

无意义的废话就少来,她可不是来陪他大眼瞪小眼的。更不是要来满足他这个皇帝自大的权势尊严,如果他认为自己留下便是妥协,那么很遗憾令他失望。在她的字典里,从来没有妥协二字。从来没有!

“你——”

轩辕夜又被挑起了怒意,没错,他是打着要看这女娃臣服的主意。他,天耀皇朝至高无上的天子,一跺脚便能令大地震荡。从来没有人敢挑衅他的权威,可是这个小女娃一二再地无视他天子的尊贵身份,实在是太可气了。不给她教训,她永远也学不会低头。

深邃的墨眸一敛,熊熊燃烧的怒火被硬生生地压下去。骨节分明的手指握住椅栏,身子向前微倾。薄唇微勾,邪肆万分。

“你就不怕我治冷府上下所有人的罪?”

“你是昏君吗?”冷弯弯望了他一眼,突然崩出这么句话。

“什么意思?”轩辕夜眉梢挑了挑,她又是做什么?虽然不解,但却瞧不见她面上有丝毫的畏惧。握栏的手紧了紧,这女娃果真够胆量。

“若不是昏君,又怎么笨到去挑自己的屋梁。”冷弯弯挑了挑眉,笃定他不会那么做。冷裴远手握重兵,又是两朝之臣。整个天耀皇朝半数以上都是他的部下,盘根错节,他若想动冷裴远,不就是牵一发动全身。结果可不是冷府遭殃,而是他江山失去半臂。

轩辕夜的脸黑了下来,虽然冷弯弯的话不动听。却也是实事,一个冷裴远却是牵扯半数的天耀皇朝官员,只怕他若真下令,只会拆自己的台。且世人皆知镇北将军功绩卓越,除去他还会惹来民怨,到时候朝廷倒失了民心。不但如此原对天耀虎视眈眈的他国也会趁机而起,群攻他天耀。不过正因为冷裴远与宰相的权倾一朝,却也是不得不防。倘若他们有谋反之心,天耀便危矣。

朗目幽幽地望着一脸闲适的冷弯弯,算她厉害。不过他毕竟是皇上,转眼间又恢复了一贯的傲然,似冷弯弯所述的一切对自己皆不是问题。但她的话却提醒了他,如果冷裴远不能除却,那么便要将他牢牢抓住只能为自己所用。眸底闪过一道精光,冷月儿的事情正好可以做文章。

“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他背倚回龙椅背,几分慵懒,几分傲然霸气。“难道冷将军敢公然抗命吗?且如果朕没记错,冷府大千金可是两国联姻的绊脚石。国与家,冷将军会选择何方呢?”

最厌恶古代权势的蛮横,一道圣旨便要夺人幸福,甚至性命吗?狗屁。

冷弯弯眸光弯弯,回想起冷月儿泪光闪烁的悲伤模样。小脑袋一摇,她才不要再见她那模碍眼的苦脸模样。重新跳下案几,她一步步朝着殿上走去。

轩辕夜也不拦,手支着额头,风情慵懒,便那么瞧着她一步一步迎面而来。他倒要瞧瞧这小娃娃究竟想做些什么?

冷弯弯站到轩辕夜面前,目光冷冷地直视着他。光芒寒戾,似冻结的冰没有温度。

两人眸光交缠,对峙着。

无形的压力化作怒啸的飞龙在两人之间盘旋着,谁胜谁输,皆有定。

“你以为我会怕吗?”冷弯弯俯身直视着轩辕夜,目光与他的眼睛相对,几乎快碰上。樱唇微勾,肆邪狂妄不输轩辕夜。

“不怕?”轩辕夜笑,温热的气息吹在冷弯弯的颊上。转眼间,深邃如幽潭的眸子闪过诡异的光芒,右手如离弦之箭,骨节分明的双手掐住了冷弯弯纤细的脖子。

“你说,朕的手如果再用力,你会怎么样?”薄唇勾起,墨瞳靠近冷弯弯的脸。直到两人之间再无间隙,俊美无俦的面容与粉嫩的小脸居然不会突兀。

“试试不就知道。”冷弯弯小脸一偏,与那张俦美的脸分开。虽然她现在是小孩子,但是还是容不得别人吃她的豆腐。翦翦水瞳平静依兮,似一泓无波的水。好像被人掐住脖子的人,不是她一般。

“你——”

轩辕夜没想到冷弯弯在面对死亡时,居然还能如此平静。不过眼眸一转,他倒要瞧瞧这张小脸是真的无畏还是强装的平静。

“也对,试试便知。”

带着邪邪的笑,一双大手慢慢收紧。

冷弯弯仰头浅笑,看在轩辕夜眼里却是挑衅。

墨瞳里的怒火又被点燃,大手不再留情。突然用力掐紧,滑嫩的触感在手心,有瞬间的呆愣。但瞧着冷弯弯那张已经有些红通通却依然不驯的神情,又是一怒。

咯——

他仿佛听到了她纤颈的骨节在自己手里发出了声响,还不认输吗?

冷弯弯俏眉拧了拧,呼吸有些不畅。该死的男人真想掐死自己吗?该死的皇帝,该死的封建主义。居然真的将人命视杂草吗?想要她小姐的命,她还偏不如他的愿。

墨瞳闪了闪,右手突然伸出。银铃发出清脆的叮当声。

要反击了吗?

轩辕夜没错过她的举止,心里突然血液潘涌,兴奋起来。

冷弯弯一敛眉,轩辕夜只觉得眼前黑影晃过。再回神时,手里竟然空空的。抬眸却见冷弯弯娇小的身影独立在一旁的柱上,冷冷地望着自己。

“该你了。”

话落,她的身影似鬼魅又出现在他的身边。一把寒光闪烁的宝剑横在了他的脖子上,冰冷刺骨。

“你说如果我再用力,会是什么结果?”

冷弯弯也勾了勾唇,用轩辕夜的话反问过去。

——————《九岁小妖后》——————————

昨晚熬夜,现在刚睡醒。汗一个!

……本章完结,下一章“卷一 王者过招(下)”↓↓↓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