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至尊太后 [目录] > 第7章:卷一 猫戏鼠的乐趣

《至尊太后》

第7章卷一 猫戏鼠的乐趣

恋月儿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星星璀璨闪烁,镶嵌在无边的夜幕上。或密或稀,似一匹华丽的锦被。夜风吹拂,冷入心脾。月季在美丽的星空下翩翩起舞,吐纳芬芳。

白色的床缦被窗外的夜风掀起,似浪轻翻。床上的人儿睫毛轻垂,嘴角微拉。小小的xiōng部起伏,睡得香甜。

“咚咚咚……”突然,院外传来大声的捶门声。“开门、开门。”

床上的人儿眼睛倏地睁开,精光闪烁,完然没有睡着时的香甜模样。

“吱——”

冷弯弯听到开卧室房门的声音,想来是奶娘出去看情况了。她小小的眉一皱,大半夜如此折腾,想来来者不善。嘴角微勾,她露出一个冷冷的笑。小小的身子敏捷地跃起,将床榻边的外衣装上,也走了出去。

奶娘打开院门,却见将军夫人居然出现在门外。她的脸色很冷,星光映在她脸上,诡异无比。她身后是一大群家丁,都是凶神恶煞的模样。

奶娘一惊,想来是白日的事。当即福了福身,委婉问道:“见过夫人,不知道夫人深夜前来所为何事?”

“那个小贱种呢。”沐昭云冷眼瞧了瞧奶娘,就是这个多事的老女人护着,那个小贱种才能活到现在。心里不由得愤恨,瞪了瞪她。

奶娘强压抑着心里对沐昭云骂小姐的不满,平静地说:“小姐已经睡了。”

“果然是贱种。”沐昭云满目厌恶,扬高声音,“那小贱种将我月儿吓成病了,居然还睡得下。去将她给我拖出来。”她朝身后的家丁挥挥手,命令道。

“慢着——”奶娘伸开双臂拦住家丁,心急如焚。“夫人,小姐也是将军的女儿,你不能这么做。”双眸强压住恐惧望着沐昭云,心却咚咚跳着。白日里当小姐用火将大小姐他们围住时,她就知道祸事要来了。但是不管怎么样,她也要保护从出生便没了娘又得不到爹疼的小姐。

“反了,你。”沐昭云瞪着奶娘,柳眉倒竖。纤纤玉手指着她,指上的玉环在星光照射下闪烁着璀璨光芒,却有几分冷意。“你一个下人居然敢教训起本夫人来。来人啊,给我掌嘴。”

“谁敢。”软软的稚童之语,却带着不可抗拒的强势。不是冷弯弯,是谁。

“小姐。”奶娘赶紧迎了上去,“夜深露凉,你怎么出来了?”

“奶娘,没事的。”冷弯弯给奶娘一个甜甜的笑,望向沐昭云等人时却是冷得令人打颤。

“你就是那个小贱种。”沐昭云被冷弯弯一瞪有瞬间的虚软,却挺着身子反瞪回去。这丫头黑发如墨。随意披在小小的肩头,白色的衫裙随夜风摇曳,一双小足拽着鞋子,几分懒慵,子夜般的眼瞳泛着冷意,怎么看那神态度都不像三岁的稚童。那气势宛如将军一般,果然是那贱丫环生的贱种。她气得牙痒痒,恨不得甩这个小贱种一巴掌。

冷弯弯仰着头望着这个女人,云髻高束,左右髻里斜插珠钗,一朵大大的粉花在髻中。绿色抹胸露凝脂,外罩窄袖衣,长裙系胸,腰系环佩。白色披帛沿肩垂落,夜风拂,衣袂飞。很是高贵妩媚,再瞧她虽年约三十,容貌却丝毫不老,妆容精致,神情跋扈,必是将军夫人。

“小贱种,你喊谁?”冷弯弯懒懒甩了她眼,果真有其母必有其女。大孔雀生出小孔雀,原来冷月儿讨厌的个性便是遗自她。

“小贱种,叫你。”沐昭云气冲冲地答,高贵的将军夫人对着一个不到她膝高的孩童发怒,那模样说有多丑便有多丑。

“哦,原来小贱种在叫我。”冷弯弯小手掏了掏耳朵,“我听到了,你是小贱种嘛。”

“噗——”

奶娘又是一笑,没想到小姐骂人居然这么有一套。

“你——”可怜的沐昭云跟她女儿一样被冷弯弯洗刷了,“你这个贱丫头吓了我们月儿不说,还再这里鬼言狡辩,我今天非治你不可。”

“冷大小姐被吓死了吗?”冷弯弯似笑非笑,“果真是亏心事做多了,碰到阎王了。”

“呸呸呸……”沐昭云失态地指着冷弯弯骂道,“你这个贱丫头少咒我们月儿,该到阎王那里报道的人是你,你该去赔你的死鬼老娘。”

崩——

冷弯弯只觉得心里的弦噌地断裂,浑身散发着冰冷的气息。那双原配如黑宝石般的晶莹眼瞳,似含了万年冰般,寒气冻人。凌乱的发丝飘飞,精致的脸面无表情,她仿佛修罗般。

“怎样?我有说错吗?”沐昭云吞了吞口水,怪了,这贱丫头怎么看起来那么可怕。“你娘本身就是个贱丫环,还妄想攀上将军,她配吗?麻雀也想变凤凰。”

“呵呵……”冷弯弯笑得邪肆,“我现在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什么?什么?”沐昭云满脸不解,这贱丫头在说些什么东西?

“听说我娘是被人毒死的。”冷弯弯紧紧盯着沐昭云,笑意森冷。“你说为人子女的该不该为母报仇?”

“你——”

沐昭云后退一步,心里的恐慌再也掩不住。她、她果然是来报仇的,是晓莲,一定是她的灵魂开始作怪了。浑身的颤栗着,只觉得一股寒气由脚心直窜而上。满天灿烂的星辰却化作了晓莲阴冷悱恻的笑脸,她是要来索命的吗?

冷弯弯盯着失态的沐昭云,原本她也只是探试。却没想到果真是她害了这身子主人的老娘,啧啧啧,本小姐都还没找上门,你居然自己送上门来,那可不要怪我了。

冷笑,软绵绵的小手摇曳起腰间的银铃。叮叮当当,在沉寂的黑夜里,铃声分外刺耳,似诡异的鬼魂呜哽;似夺命的修罗在狂笑,所有人都变了脸。

家丁们盯着那个矮不丁咚的弯弯小姐,心里发麻。白日有人传这小姐已经不是原来的小姐,被鬼魅附了身。他们还将信将疑,可是现在这小姐如此冷魅,哪里还是从前胆小懦弱不受宠的小姐。她果真是被脏东西附了身,想着,他们都情不自禁地退了一步。

冷弯弯瞧着他们的动作,眼底眸光一闪,果真是群胆小鬼。这样子就吓倒了,比起她手下的那些兄弟真是差得远了。枪林弹雨,面不改色。

嘴角勾起,小手摇铃的动作没有停。叮叮当当,铃声越发响亮。隐隐约约里,光洁的地面亮起来。

“小姐。”奶娘吓一跳,白日的时候小姐摇铃便凭空冒出大火,火光映天,很是骇人。现在难道小姐又要弄出火来?天啊,这个可是将军夫人,是郡主。如果把她吓坏,小姐就真的闯大祸了。额间薄汗渗出,她焦急地拉住冷弯弯。

“你、你要做什么?”沐昭云指着冷弯弯,头上步摇颤动。

“做什么?我要报仇。”冷弯弯放脱奶娘的手,眸光冰寒,冰冻三尺。“以前欺负过我们、害死我娘的人,我一个都不会放过。”我是小妖女,不是吗?

语落,咻的一下。随着冷弯弯的手指一弹。一束火光窜向沐昭云。嗤的一声,将沐昭云额前几楼发给烧掉了半截。

“啊——”

沐昭云吓呆愣住,一动也不敢动。

“夫人。”所有的下人骇然,瞪着不知如何是好。

“怎么样?”冷弯弯勾唇,似笑非笑。“被烧了头发的滋味,怎么样?!”

“你——”沐昭云气急败坏,风范尽失。“你这个妖女,我要通知将军,让他将你赶出去。”

“请便。”冷弯弯小手甩甩,一幅你有本事尽管来的模样。正好她也想见见那个摧残祖国花朵,又在她死后对女儿不管不问的家伙。

“哼,我们走。”眼见奈她不何,沐昭云甩袖而去。一群下人也跟着离去,想来明天所有人都会知道北院的弯弯小姐是个会妖法的小妖女。

奶娘见小姐只是捉弄了夫人,并没有真的伤她倒了心。但她哪知道冷弯弯不是放过夫人,长久的折磨更令人恐惧,不是吗?猫捉老鼠的游戏,应该很好玩。乌黑的眸子半眯,危险地想着。

喧闹的夜,终于静了下来。

风拂,星星眨着眼,月季摇曳,夜安静。

……本章完结,下一章“卷一 父女相见”↓↓↓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