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至尊太后 [目录] > 第8章:卷一 父女相见

《至尊太后》

第8章卷一 父女相见

恋月儿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哒哒哒……

开阔的官道,三匹骏马急驰而过。为首那匹枣色骏马甚是骠悍,马背之上的男子约莫三十几岁,里着白色紧袖衫,外罩蓝色宽袍。腰系镶蓝宝石玉带,长发玉冠高束,鬓发随风吹。剑眉星目,嘴角微抿,不苟言笑,冷漠而高傲。

蓝衣男子身后的两名男子一人着白色长衫,长发如墨,眉目含笑,一幅儒雅之态;一人着青衫,三千青丝高束,五官棱角分明,黑眸似幽潭,平静如波。

两个时辰后,三匹马停在镇北将军府前,然后翻身下马。

“将军好。阮军师、林副将。”将军府外的侍卫连紧迎上前,将他们的马牵去马厩。

蓝袍男子不语而往府内走去,青衫男子随后。白衫男子则朝侍卫笑笑,然后尾随而入。

正厅

“将军,您回来了。”

“爹,您回来了。”

沐昭云、冷月儿两母女见到冷裴远都很激动,但面对他冷漠的表情却不敢放肆。两母女完然没有平日的跋扈,站在那里乖乖的。

“见过夫人、小姐。”

“见过夫人、小姐。”

白衫男子也就是军师阮逸影,青衫男子为副将林呈启朝沐昭云、冷月儿见礼。虽然心里却这骄纵的两母女并无好感,却也遵守该有的礼节。

“嗯。”沐昭云高傲地轻嗯声,在她看来这两人虽为军师、副将,却还是下人。

“将军,您一路风尘,妾身先去吩咐下人准备梳洗之物。”转身,笑意盈盈地望着冷裴远,半年不见,他还是一如往前令她心悸不已。

“不用了。”冷裴远冷冷说道,“信上说府里有人用妖法害人,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前几日突然接到府里来信,说有人用妖法害人。他原本以为是这女人在搞什么花样,但阿影却说不妨回府看看。深邃含霜的眸盯着沐昭云,似要将她看透。

“爹,是真的。”对爹爹,冷月儿是既崇拜却又畏惧。“北院那个小丫头不知用了什么妖法,居然凭空出现火将女儿跟下人们围起来,还将娘亲的额发烧了。”大大的眼睛带着愤恨跟恐惧。

阮逸影咬着嘴,心里偷笑。能让这两母女狼狈的人,他倒是佩服。侧目望向林呈启,瞧见一向面无表情的他难得地挑了挑眉。

“是这样吗?”冷裴远盯着沐昭云,这个女人从不肯安份。府里妾侍未有孕,便是她搞的鬼。别以为他不知道,难保这次不又是她搞的鬼。

“下人们都可以作证。”冷裴远的怀疑令沐昭云心伤,琉璃眸幽怨地望着他。为何他总是这样一再伤害自己,爱他有错吗?

“北院的丫头?”冷裴远想想却记不起是谁,也难怪,女人在他心里只分两种,有用的,没用的。

“是冷弯弯。”冷月儿抢答道,嘿,爹爹都想不起她了,果真是个多余的贱丫头。

“冷弯弯?”冷裴远似乎记得三年前有个妾侍为他生过一个女儿,是她吗?可是那不是个三岁大的孩子吗?会是她们口里的妖女?

“来人,去将北院的小姐带来。”他只有在出生的时候见过那孩子,现在也不知道长什么模样了。听她们提起,倒生出几分兴趣。

“是,将军。”门外的家丁领命,转身离去。

原来又是一个冷家小姐。

阮逸影勾唇,隐隐有种兴奋感。直觉这个冷小姐很不一样,他期待着她的出现。

北院

冷弯弯翘着小腿,半躺在屋顶。手里捧着书,正瞧着津津有味。昨晚在柜子里找到几本传奇,跟现代的小说差不多。

“小姐、小姐不好了。”奶娘焦急的声音传来。

“奶娘,怎么了?”冷弯弯收了书,小脑筋探出屋顶。

“哎哟,我的小姐您怎么到屋顶去了?”奶娘抬头一看,差点没吓出病。小姐怎么越来越喜欢待在高的地方,那多危险。拍着胸口,她觉得自己的寿命都会少几年。

“嘻嘻,没事。奶娘你说说什么事不好了?”数月的相处,冷弯弯已经习惯了奶娘这一惊一乍的性子。

“将军回府了,他要见小姐。”奶娘的眉又皱了起来,忧心忡忡。将军也只在小姐出生时出现过,后来就将小姐扔在这里不问不管,对小姐肯定没什么感情,现在怎么一回府就要见小姐?

“老爹回来了。”冷弯弯似笑非笑,“很好啊,我也想见见他。”话虽如此,那神情可不见想念,反而带着说不出的诡异。

“小姐——”奶娘担心地望着她,小姐不会又惹麻烦吧?

“奶娘放心啊。”冷弯弯笑,“来传话的人呢?”

“在院外。”

“那我们走吧。”小小的身影像只飞燕轻快地从屋顶飘落。

“……”

天啊,小姐居然会飞?奶娘愣愣的,已经不知道要怎样反应了。

冷弯弯笑,奶娘的反应在她意料之中。虽然多数现代人会的都是跆拳道、柔道之类的拳脚功夫,可她冷家却是武侠小说里才能见的飞檐走壁、足不沾湖水的绝世武功。这也是冷家能稳居**第一把龙椅的其中一个原因。软绵绵的小手拉起回不了神的奶娘,朝外走去。

“禀将军,弯弯小姐到。”

“进来吧。”磁性冷俊的声音从屋里传来。

冷弯弯挑眉,声音蛮好听的嘛。小手拉着奶娘走出来,一眼便瞧见正厅上位坐着那个男子。年纪看起来跟她现代的老爸相差无几,五官凌厉,剑眉星目,一袭蓝袍,冷漠傲然。

阮逸影、林呈启在冷弯弯进屋那瞬间都挑高了眉,这就是所谓的妖女?身板瘦小,还不到他们的小腿高。一张精致的小脸,双眸乌黑如宝石。一双小手拉着奶娘,怎么看也不过是个粉雕玉啄、什么事也不懂的小娃娃。

冷裴远眼眸望着那小小的身影,感觉很奇怪。这个娇小的娃娃就是三年前那个皱巴巴的女婴,他的女儿吗?记忆里那个替自己生孩子的女人有张清秀的脸,而眼前的女娃虽然还很小,但却能看出以后定是倾城美女。她的神态很像自己,黑宝石般的眼瞳没有半点怯意。心里点点头,对这女儿倒有几分赞赏。

“见过老爷、夫人、大小姐。”奶娘赶紧福了福身,又轻声让冷弯弯朝他们问安。

冷弯弯嘴角一勾,眼瞳直直盯着冷裴远:“你就是我爹?”

“放肆。”

“真没规矩。”

沐昭云母女同时喝道,既恼怒冷弯弯的态度,也藏着几分幸灾乐祸,巴不得将军治治这丫头。

阮逸影眼睛一亮,林呈启也扬了扬眉,他们预见有场好戏看。

“小姐。”奶娘赶紧拉拉冷弯弯,心里直为她捏了把汗。“将军,小姐年纪还小,不懂事,您千万不要生她的气。”跪下,硬着头皮为冷弯弯求情。

“奶娘,您起来。”冷弯弯硬是不让奶娘跪下,乌黑的大眼睛瞪着冷裴远。“我本来就没见过这个人,是要问一下,万一他不是我爹呢?”好吧,她承认是故意的。是故意想气气这个高高在上的将军老爹,为原来的冷弯弯出口气。

冷弯弯的话一落,全厅的人都倒抽了口气。

“你说我不是你爹?”冷裴远黑眸望着冷弯弯,眸光闪烁,让人瞧不清楚他的心思。

“你是吗?”冷弯弯抬起小脸,毫不示弱地瞪着他。“如果你是我爹,怎么会对我不管不问?如果你是我爹,你又怎会任下人欺负我?如果你是我爹,你为什么不替我被人毒死的娘报仇?!”

最后一句,语气尤重。眸光寒冷,若有所指地望向了一旁的沐昭云。

冷弯弯的每一个问都让人忍不住抽气,特别是奶娘,已经吓得软了双腿。小姐不是答应不惹祸的吗?这样子不是在给自己找麻烦吗?

有个性。

阮逸影、林呈启都忍不住在心里赞叹,这样的小姐还配为将军的子女嘛。

冷裴远望着冷弯弯,嘴角微弯。她在是向自己讨说法吗?

“如果你是在怪我不够关心你——”语停,意味深长地望着她。

“对,我就是在怪你。”

……本章完结,下一章“卷一 掌甩将军爹”↓↓↓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