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冷酷太子出逃妃 [目录] > 第19章:情为何物VS思量

《冷酷太子出逃妃》

第19章情为何物VS思量

水印蝴蝶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把话说清,什么业障?籽晴刚才说,这两天有人袭击她,你可知道,是何人所为?”若不是刚刚有外人在,说话不方便,他又岂会现在才问?

“你可知道,只因当年一些旧事处理不当,险些要了籽晴的命!你若不能好好护她周全,就不若将她送回宫去!”风佑启难得激动。却也清楚自己终是没有立场说这样的话,只是他不懂,为何姨娘会将籽晴许给这样一个冷血的人?籽晴十指未沾过阳春水的亭阁闺秀,跑到那净是烟火的厨房为他煮面,他竟然……

拂袖离去,即使笑看世界如风佑启,也会因为真正关心的人而愤怒。谁知道,下一个夏桑是否就真的伤了籽晴?那是他在这世界上,唯一的妹妹……

“不会了,不会再有下一回……原来出言伤她,我亦难过。”容荡荡的书房,少了一丝难得的生气,只因为,籽晴不在这里!

纵然如此,籽晴那一稍纵即逝的哀伤,仍不断在邪主眼前回放——娇弱如她,为何能硬生生的吞那哀伤?纵然委屈,却仍要笑逐颜开么?若是那样,与他又有何差别?不,是不同的!他有冷漠的脸宣泄着他的孤寂,他用冷酷的心决绝的对待着来自一切的伤害;而她,不同,她用微笑的模样抹去自己的痛楚,她用温暖的信任包容与原谅一切伤害!

“何必委屈自己……”越是这样,他竟越是心疼,后悔自己竟然如此对她。一拳击在桌案,那安然案上的磨盘亦震了三震。

瑟瑟秋风,吹落残花一地。些许枯枝败落,也竟来到这尘世人间,看尽繁华冷暖。

似是豁然开朗,邪主信步离去。那脸上,终是有了笑容。

一轮秋影转金波,飞镜又重磨。已然疏昨淡月,断云微度。

邪主在那未央楼下徘徊良久,却始终不曾上去。虽籽晴房间灯犹未息,却也终是秀家闺阁,贸然进去总是不好。虽然,她早得他妃之名,却终是——未实。

“邪主,夜已颇深,为何还驻立与此?”籽晴早已发现邪主站在楼下,迟迟不见也上得阁楼,却也不见他离去,想是找她有事,却又不好上来么?于是,籽晴莲步轻易,下得楼来。

“这……给你的。”手中那精致的檀香木盒递向籽晴,脸却毫无表情的别向一侧。

籽晴一脸狐疑的打开木盒,随即会心一笑“邪主是还将今日之事挂在心上呢?”

“你,明白了么?”维持着那万年不变的毫无表情,若不是时不时的偷瞄籽晴的反映,也许不会将他怕尴尬表现的那般明显“若是还觉得委屈……”

“东西都送来了,籽晴还会不懂么?放心罢,籽晴并没放在心上。就算曾经觉得委屈,那也都过去了,有邪主的这份心意,籽晴就算有什么天大的委屈,也都烟消云散了!”轻轻摇晃着手中的檀香木盒,籽晴笑了。

“以后,若是觉得委屈,大声说出来便是了……”邪主凝望着籽晴那若干随着夜风飘拂的青丝,若有所思的嘱咐着。心中所想——他再也不要那哀伤之色出现在籽晴的脸上!

……本章完结,下一章“情为何物VS真相”↓↓↓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