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冷酷太子出逃妃 [目录] > 第20章:情为何物VS真相

《冷酷太子出逃妃》

第20章情为何物VS真相

水印蝴蝶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我知道。”邪主只是轻轻的将嘴角上扬,散发出来的,竟是从没有过的惬意与释然“这是我,罪有应得。”心里。终是踏实了!然后竟席地而坐,吃起面来。

“那面已然生冷了,莫吃了罢,籽晴再去煮一碗便是了么。”籽晴出言阻止,却换来邪主深意的一笑,只这一笑,竟也让籽晴的心,漏掉了拍数。

“就算籽晴再为我煮上十碗,我却也仍是少吃了这一碗!”食尽人间美味,却只得这一碗最普通的阳春面,让他吃的这般开怀。

片刻时间,邪主将那一碗已然生冷的面吃的一点不剩,然后将空碗放下,满眼依恋的凝着籽晴半晌,终是开口“明日,送你回宫罢。”

“你果然,就是太子殿下么?”没有吃惊,没有波澜,籽晴再平静不过的问着。

“你,何时知晓的?”反倒是,原先还想着如何开口向籽晴解释的邪主,竟意外的有些错愕。

“就在刚刚,你送来荆条的时候。”籽晴的笑里,多了一份难言的苦涩“那『负荆请罪』的故事,只得娘亲一人知道,能听得这故事而我却不认得的人,不也就只得太子殿下一个了么。”竟想不到,逃到最后,终是回了原点么?

邪主也只是笑着点了点头,籽晴,终是有着女子天生的纤细敏感。无语间,尴尬竟蔓延开来。这是第一次,他二人相处,竟会觉得——不知从何开口了么?

银镜疏杳,朦胧月色印得树稍微微银莹。明明只有些许微光,却怎么灼了那树下伊人的眼?

无话可说,只因为他不再是山寨的邪主,而她亦不是单纯的小女奴了么?明明相惜,此刻知道自己本便是属于彼此,不是该庆幸?却怎么,心里竟然——微凉?

“你们这样怎么行呀?!”突然一声忍无可忍的大喝,使的尴尬气氛竟一扫而空。他们不是,应该谢谢这替他们打破了沉寂气氛的人么?为什么,却愤愤的怒瞪与他?莫不是,他们竟也欣然那尴尬?“呃……我不是躲起来偷看的,只不过,那青枫笨手笨脚的,竟然迷路了,所以,我们只得去又复返。”索性,风佑启一推二六五,青枫却也只得哑巴吃黄连。

“佑启哥的脚,很严重么?”虽然和邪主单独相处让她有着从未有过的尴尬,但她却也乐在其中。回想自己当时还对他说『我的未婚夫婿很疼爱我』,脸竟莫名的红了起来,怕是那个时候,他已然笑出内伤来了罢?但那飞远了的思绪,却被风佑启那大喝的一声扰了回来,而他脸上那近乎抽搐的表情,让籽晴深信——原来他刚才崴的那一下是直的么?!

“对……对啊!”对着籽晴说谎的时候,风佑启那无敌的口齿竟也会不那般流利,总是有种心虚的感觉。但现下,他却也只能硬着头皮装下去“都是青枫不好,带我回房,却又找不到路,所以……呃,那个……我们才又回到这来的。”

“簉廷山寨说大不大,说小却也不小,你若当真迷了路,便走到哪就睡到哪里吧。”明日,便要将籽晴送回宫中,邪主现下只想单独和籽晴好好的相处一会,哪怕,只是尴尬的陪她伫立。却怎么,那风佑启真的是不识相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竟在这种时候,还跑出来捣乱。且不说青枫能将籽晴那般轻易的将籽晴劫持,便已经说明了他对这里的地形甚为了解,只说那风佑启,一年最少也要来这簉廷山寨七八次,以前,怎么从不见他会迷路?

……本章完结,下一章“情为何物VS态度”↓↓↓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