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冷酷太子出逃妃 [目录] > 第34章:情随事迁VS坦诚

《冷酷太子出逃妃》

第34章情随事迁VS坦诚

水印蝴蝶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跑离了芳菲斋,籽晴的魂似被抽离一般飘荡着,漫无目的,却又不想停留!恍然回神,却发现已经处在了鉴月轩的大门之外!也好,反正挂心水嬷嬷,不去探望一番也终是无法安心。

“要是让我知道是哪个该千刀竟拿簪子刺你,我定不会饶他!”才到门口,籽晴便听到娘亲那愤愤的近乎咬牙切齿的声音!终也难怪,水嬷嬷从自己还没出生便伴在娘亲左右,娘亲待之如同姐妹,现下,当然会心疼,会生气。

“若瑜莫气,我定会为你主持公道,对那伤了水依的待人绝不轻饶!”皇上亦忧心忡忡,这回伤的是水依,下回呢?会不会就是皇后?思及至此,不禁冷汗殷殷,寝食难安!若不将那叵测之人除去,叫他如何安心?

淡淡芙蓉清香,送来的竟是丝丝寒彻骨!籽晴定定身形,只袅袅步入中堂。

“父皇,娘亲!”轻轻福身,这是见到长辈起码的礼貌“籽晴来探望嬷嬷的!”轻轻抿着小嘴,心中那掩饰不住的牵挂跃然脸上——那受伤卧榻的,终是从小看着自己长大的嬷嬷啊!

“小喜子!”皇上冷眼扫过苦着一张脸的喜公公,冷冷的唤着。

“不关喜公公的事,父皇莫气,喜公公哪里顶的住籽晴的央求么。”笑着为喜公公开脱,只因为她终是不愿意有人因她而被牵连“籽晴刚刚去过白叔叔那里,看到了那簪子!”

“籽晴可是知道,那是何人之物?”皇上随口一问,却触及籽晴那微蹙的峨眉以及泛笑的嘴角时,心中竟然一惊。

“是,籽晴知道!”轻垂眼睑,毕恭毕敬的回着皇上的问话,从皇上那一闪即过的眸里,籽晴知道他已经想起那是自己曾向他炫耀过的『纪念品』“那簪子,是籽晴的!”

风,依旧轻轻,芙蓉花香,依然淡淡,却怎么,那彻骨寒意,却只觉更甚?明明,她是众人所识得的籽晴不是么?有谁会怀疑她会刺伤嬷嬷?明明,她是众人最爱的籽晴不是么?即便是她真的刺伤了嬷嬷,又有谁会怪她?何况乎,不是她!明明众人皆知的结果是不予追究,那为何,寒冷却冻伤了每个人的心?仿佛这句话但从籽晴口中所出,便会造成无法挽救的结果?莫不是,只是多心?

“你当日不是说,那簪子共有两支,相同模样?另一只何在?”虽为一国之君,心中终是有所偏宠,他会怀疑天下人,却终会相一切办法为籽晴开脱!

“另一只,在鸢儿那里!籽晴刚才去确认过了,鸢儿的发簪,仍在她处!确是籽晴的那一只,不翼而飞!”头,埋的更低。终是从小到大,第一次说谎。心里的紧张局促,使得她根本不敢抬眼正视那满屋子关心着她的人——尤其床榻之上的水嬷嬷!

“算了,嬷嬷相信,籽晴不会刺伤嬷嬷的!籽晴从不撒谎,她说那簪子是提了,就定是掉了,许是哪人存心害籽晴,才会用来伤我!反正也只不过是皮外之伤,就这么罢了吧!”虽然明显的吃力,嬷嬷却终是开口。从小到大都一样,但凡牵扯上籽晴,她总是拼命似的袒护着!

“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终是明白,那彻骨的寒意,与风无关,与花无关,只关乎那人,那心,已然满是冰霜“我决不容许任何危及到皇额娘的不安存在,今日起,籽晴便出宫去罢!”这般的决绝,甚至不屑看她一眼,眼前这人,真的是那日承诺会保护自己的——邪主么?

……本章完结,下一章“情随事迁VS代价”↓↓↓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