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冷酷太子出逃妃 [目录] > 第4章:落跑新娘VS初吻

《冷酷太子出逃妃》

第4章落跑新娘VS初吻

水印蝴蝶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重重的甩上房门,却丝毫没有减少他的怒气,邪主将籽晴丢到桌案后的椅子上,力道恰到好处——让她感到疼痛,却不至于弄伤了她。

“你……你真的会放了佑启哥么?”他刚才说的话的意思,应该是这样没错罢?原来当他的奴面子这般的大么?只一求情,他便放人么?怎么都觉得不太真实,尤其现在的邪主脸黑的犹如包拯……

“你不应该先关心一下你自己的处境么?身为我的奴,竟帮着别人说话,你可知道后果么?!”眸间的深邃又添了三分,可嘴角竟挂着冷冷的笑。

“他不是别人,他是佑启哥。”虽然不确定是如今天换另一个人被绑来这边,她是不是也会不顾邪主的怒气去求情,但至少当佑启哥站在眼前的时候,她无法不管——且不说佑启哥从小就常来看她,陪她一起玩。只说她若眼睁睁的看着佑启哥遭遇不测却袖手旁观,那亲亲的娘亲就非剥了她的皮不可。

“我看,我有必要让你清楚一下,谁才是‘自己人’”当眸子里已经满是海的湛蓝,表明他的怒气已经达到了顶点,一点一点的逼向被甩在椅子上无处可逃的籽晴,本打算着给她压迫感,让她知道害怕,知道他才是她的主。然而,他竟着了魔般的吻上了她的唇……

啪的一声清脆,源自籽晴的纤纤玉手和邪主那冷毅的脸。

趁着邪主微微一愣,籽晴猛然将他推开打算夺门而出,却不料那门怎么也打不开,只得贴着墙壁一步步的后退,直到被邪主逼到墙角,再也无路可退。

“你可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看着籽晴蜷缩在墙角瑟瑟发抖,心中多少有些愧疚,但终究他还是不擅长暖言细语。

“你怎么能如此对我?即便我是你的捋来的奴,也不能任你侮辱罢,你可懂得男女授受不清么。”泪前婆娑的控诉只换来邪主轻蔑一笑。

“你也懂得男女授受不清么?那你倒说说看,你和那‘佑启哥’可有避讳所谓‘授受不清’?!”明明一看到风佑便满眼的殷切关心,那时她怎不想着男女终究‘授受不清’?

“佑启哥是姨母的儿子,是亲人,当然不用避讳!而且,我和佑启哥没有做出过份的事情来。”下意识的又用手抹了抹自己的唇,虽然他是个很帅很帅的帅哥没有错,但那也不能随便就亲人家呀?!

“哼,你是我的奴,我想做什么都不叫‘过份’”听到她亲口说出只是把风佑启当做哥哥,他心里那团浊气竟渐渐消退,可听到她竟转弯抹角的说他的吻是‘过份’的,还不住的擦着那被他吻过的唇,他终究还是觉得心里非常的不爽!

“你……你不要再靠近我了!我……我……我是有婚约在身的,我的准夫婿可是很厉害的,他发现我不见了,一定会来找我的,你若再欺负我,他一定不会放过你的!”籽晴虚张声势的在邪主面前挥挥粉拳,企图证明她确实有个很厉害的‘准夫婿’。

……本章完结,下一章“落跑新娘VS相公”↓↓↓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