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冷酷太子出逃妃 [目录] > 第52章:覆水重收VS解释

《冷酷太子出逃妃》

第52章覆水重收VS解释

水印蝴蝶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因为我嫉妒!当我发现,你的眼里不再只有我一个的时候,我疯了一样的嫉妒!那天的事情,是我被嫉妒遮蔽以心智,是我不该那样逼你!原谅我,可好?留下来,别离开我。可好?”是道歉?却怎么听来更似乞求?

“你好过份!”籽晴轻咬下唇,强忍泪水的倔强模样我见犹怜“你明明就心不在我,为何还要对我说这样的话,籽晴留下来,只会成了碍眼的人罢了,又何必强求?难不成,一定要毁掉籽晴的幸福,你才甘心么?!”

“不,我的心,一直在你身边不曾离开!”若非亲眼所见,谁会相信那冷血太子雨莫邪的眼里,竟然会流露出这般的深情?“纳茑儿为妾,是因为她中了索木云的毒,以至于欧樊受制与他,不得不为他卖命,我佯装迷恋鸢儿美色,纳之为妾,实则是为了带她回来让白太医诊治,为她解毒。对你刻意的冷漠,为是的是能够瞒天过海。你以为,那样对你,我不心疼么?!若不是为了达成你的愿望,我又岂愿将你推入别的男人怀抱?”

“我的……愿望?”这才想起,那开战前夕,是自己说的『不动干戈,平息战争,乃籽晴所愿』。原来,一切都委屈都源自自己。娘亲早就嘱咐过的,若是能相信他就别怀疑他。可是自己,没有做到!是自己怀疑了他,质疑了彼此的感情,才会觉得自己受尽委屈。

“想起来了?那你,原谅我了么?”籽晴的眼里,终于又只有他一个人了,那份温暖的依恋,终是又出现在了她看他的眼神里。

“那你倒说说,为何要驱我出宫?”心,已经融化!自以为无懈可击,自以为对他死了心绝了情,却终敌不过他真挚的眼神,顷刻间,所有的自以为悉数瓦解。只剩嘴巴不依不饶。

“一切本来尽在掌握,眼看鸢儿的毒就解了,却偏偏节外生枝,有人持你们从边疆带回来的簪子伤了人,很明显的意图是冲着我来的,意在试探我是否会维护鸢儿。这就证明,索木云对我对鸢儿的迷恋并没有完全信任。也证明,宫里有索木云的奸细。有这么个人在宫里,只在你的左右,叫我如坐针毡,我不确定他下一回是否会对你下手来试探我。与其让你在宫里冒险,不如将你送出宫去以策万全。”

“可是我明明在芳菲斋的门角看到了……看到了……你的衣衫……”那件衣服,着实叫她介怀。只是语气,已经从质疑盘问,在不知不觉中转换成了撒娇吃醋一般。

“籽晴何时,对我的衣服如此认得?你倒是细来想想,确定那衣服是我的?”擦掉嘴角的鲜血,他听出籽晴语气上的转变,已然知道,在籽晴心中,他仍不是无足轻重。她在生气,气的是她以为他和别的女人有染,这不就如同,他会气她的眼里有青枫是一个道理么?那么,是否同理可证,自己在籽晴心中一如籽晴在自己心中一样重要?

“皇宫虽大,但男人却少之又少,何况,又有谁敢把自己的衣服,挂在太子的宠妃门角?”确实,她不认得那件衣服是太子的,可是,不是他的,又会是谁的?

“傻瓜!”冰山终于融化,那湛蓝的眸里盛的不再是寒冷的冰魄而是大海一般深的柔情。把籽晴从青枫的怀里接过来,禁锢在自己怀中,而青枫也没有反抗,因为他亦感受的到,籽晴现在,更渴望的是谁的怀抱“你以为,索木云是何等人?只单行瞒天过海,他便会休战么?”

……本章完结,下一章“覆水重收VS真相”↓↓↓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