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狂女重生 纨绔七皇妃 [目录] > 第111章:双方对峙各有说法

《狂女重生 纨绔七皇妃》

第111章双方对峙各有说法

妖冶的蓝色妖姬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黎墨的帐篷,距离黎皇居住的帐篷并不远。

黎皇先行进去,皇后慕容颖和淑妃周嫣紧随其后。再然后,便是黎戬和慕容秋雨夫妇。

慕容秋雨一迈进黎墨的帐篷,就嗅到铺天盖地的血腥味道。

她拧紧眉头,率先看到的是立在帐篷门口处的雷煞。

与此同时,雷煞也看到了慕容秋雨。

四目相对,慕容秋雨面色淡漠,不起半点波澜。雷煞却满眼掩饰不住的心痛,好像慕容秋雨做了什么背叛他的事情。

想想也是,雷煞的主子是黎墨。如此一来,慕容秋雨背叛了黎墨,不就等于是背叛了雷煞吗?

慕容秋雨并不理会雷煞痛心疾首的表情,抬眼朝榻间看去。

只见床榻间,黎墨一边面色惨白如纸,好像经历了一场生死浩劫般。另一边脸被纱布包裹着,看不到伤成何种模样。

慕容秋雨心中冷笑,前世今生,雷煞不是一直说黎墨有帝王之相吗?好呀!那她就索性毁了黎墨那张脸,看他以后还有没有帝王之相了。

慕容馨儿端坐在床头,手上拎着锦帕正在擦泪。公主黎玥坐在她身旁,也双眼红肿着。

慕容秋雨看到这对表姐妹的姿态,眉头轻蹙,随即释然,眼底划过一抹嘲讽之色。

慕容馨儿和公主黎玥都是极其自私自利的女人,想必昨日历经了黎睿之死的事实,两人已经明确的站好了队伍,准备死心塌地跟着黎墨混了。

毕竟,黎睿一死,最有可能继承皇位的人就变成了黎墨!良禽都择木而栖,更别说慕容馨儿和黎玥这样没有道德底线的女人了。

慕容馨儿和公主黎玥眼见黎皇与皇后慕容颖,淑妃周嫣一同进来,纷纷起身问安,“儿臣见过父皇,母后,淑妃娘娘!”

黎皇微微摆手,“这些虚礼都免了吧!”

说话间,目光瞧向床榻上的黎墨。

黎墨挣扎着想要坐起身,弱弱的唤道:“父皇……”

黎皇皱眉,急忙上前安抚道:“老二,你身上还受着伤,就别乱动了!”

不管黎皇这一刻的关怀是走过场,还是真心实意,黎墨听了心中都倍感激动。

同激动不已的,还有慕容馨儿,公主黎玥和皇后慕容颖。

黎墨这是守得云开见月明,终于被黎皇重视了吗?还是说,太子黎睿意外毙命,黎皇不得不退而求其次将黎墨内定为新太子的人选了?

慕容馨儿一想到黎墨有可能会被封为新太子,心中激动的就难以复加。她想到之前慕容颖和慕容昊曾分析过,黎墨很可能是帝王命数。

若当真如此,那她只要好好抱住黎墨这棵大树,以后不就不愁不能母仪天下当皇后了吗?

至于黎睿……

她承认,那是自己唯一深爱过的男人,对方待她也极好。

可是又有什么用呢?黎睿为人终究是不如黎墨奸诈,连小命儿都保不住,何谈争夺皇位君临天下?

而黎墨就不一样了!他够狠够毒,虽然脾气坏,床笫间很无耻,但是他命好呀!是有帝王命数的嘛!

慕容馨儿越想心下越欢喜,唇角不自觉的荡漾起愉悦的弧度,好像已经在憧憬中看到自己当上了皇后似的。

慕容秋雨一直在观察黎墨和慕容馨儿,眼见他们因为黎皇的关心暗自欣喜,眉头挑了又挑。

这对渣男渣女,可真‘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真想问一句,他们那沾沾自喜好像已经当上皇帝皇后的愉悦感是从何而来的?

正想着,忽听黎皇沉声开了口。

他语气悲痛严肃的唤道:“老二,老七,太子和老六去了。昨日在狩猎场到底发生何事,朕希望你们能如实回答!”

黎墨和黎戬双双对望,眼神之中电光火石,硝烟四起。那是不死不休的愤恨!

一阵沉默中,黎皇看向床榻上身受重伤的黎墨,“老二,你先说吧!”

“是,父皇!”黎墨声音虚弱的唤了声。

之后,他目光愤怒的射向黎戬和慕容秋雨,声音冷绝的叙述道:“昨日,儿臣率众进入狩猎场。大家都四散开来,在外围狩猎。

七弟突然提议,想要跟儿臣和六弟到密林深处射杀凶猛的野兽,看谁有胆识,并且猎的多。儿臣与六弟纷纷应下,率着随行的侍卫朝密林深处而去。

当时,我们都是分开狩猎的。后来,儿臣隐约听到密林更深处传来打斗声和惊呼声,这便立刻率侍卫前去查看情况。”

他说到这里,故意顿了顿。

“你看到了什么?二王爷,你是不是看到七王爷杀了我家烨儿?”淑妃周嫣疾声询问起来。

黎戬和慕容秋雨双双似笑非笑的看向床榻间的黎墨,似乎并不惧怕对方污蔑他们。

黎墨深呼一口气,脑子里回荡着的是雷煞刚刚对他的叮嘱——

“王爷,切记,话别说绝,事别做尽!那慕容秋雨是天生凤格命数,这样的人,可谓是命格奇硬,自有老天庇护。莫要急功近利,导致惹祸上身!”

他知道,雷煞是担心他将话说的太坚决,以至于黎戬和慕容秋雨搬出什么后招儿逼的他无路可退。

到时候,他没能将黎戬和慕容秋雨推入万劫不复的境地,反倒会连累自己惹火烧身。一个不小心,昨日之事就会变成他是嫌疑人了。

那可就大大的不妙了!

黎墨斟酌再三,终是决定听从雷煞的话,为自己留一条后路。黎戬并非等闲之辈,慕容秋雨又是天生凤格。小心点儿,总归是没错的!

“二王爷,你倒是说话呀!你看到七王爷杀死我家烨儿了对不对?”淑妃周嫣眼见黎墨不吭声,这便冲到床前焦急的催促起来。

公主黎玥眼睛一瞪,将维护哥哥的好妹妹形象表现的淋漓尽致。

她语气不悦的说:“淑妃娘娘,请你冷静点!我二哥他现在重伤在身,一口气说了那么多的话,你还不得让他歇口气吗?”

黎墨听到黎玥这番话,眸光闪了闪。

他故作痛楚状,声音艰难的开口说道:“抱歉,淑妃娘娘,我元气大伤,没能及时回复你。”

淑妃周嫣立刻抬起头,巴巴儿的等着黎墨接下来说出的后文。

黎皇和慕容颖也纷纷面色凝重的看向黎墨,等待他将整件事情叙述完整。

就听黎墨低声解释道:“父皇,儿臣赶到事发地的时候,只看到满地躺着大哥和六弟的随行侍卫,还有很多黑衣人。

儿臣不知道发生了何事,却能肯定他们遭受到了伏击。

最为心痛的是,儿臣看到大哥和六弟……已经双双毙命!”

“你是说,太子和老六(烨儿)死在一起的?”黎皇和淑妃周嫣双双反问出声,眼底闪烁着浓烈的质疑。

黎墨肯定的应道:“没错!儿臣闻讯赶到事发地的时候,看到的画面就是那样的。”

“然后呢?”黎皇追问出声。

黎墨目光射向黎戬和慕容秋雨,声音染了几分悲痛,“儿臣又听到前方传来厮斗声,心中惊骇,忙差人将大哥和六弟的尸首带着,一路循声探去!

结果,儿臣看到七弟和七弟妹杀了很多黑衣人。

儿臣当时非常震惊,质问他们大哥和六弟是不是被他们谋害的。七弟和七弟妹看到儿臣凭空出现,这便试图射杀儿臣!”

“怎么可能?”黎皇赫然瞪大双眼,质疑意味儿很明显。

黎墨抬手,艰难的指了指自己受伤的左脸,又指了指受伤的肩胛处。

“儿臣不敢有半句虚言!这脸上的伤,就是七弟妹抓的,父皇可差御医比对痕印。

至于这肩胛处的伤,则是被父皇赐予给七弟妹那玄铁神箭所伤,更是做不得假!”

黎墨字字句句悲痛诚恳,将受害者的姿态表演的那叫一个淋漓尽致。

慕容秋雨真是忍不住要为他鼓掌叫好了,啧啧,这演技不去梨园春戏台唱戏,多屈才?

几乎是在黎墨话音落地的同时,公主黎玥就立刻跳脚的指着慕容秋雨大呼小叫道:“父皇,是七哥和这个女人!

一定是他们心怀不轨,早在密林深处埋好了炸药,然后故意引二哥和六哥到密林深处,又想了歪点子将大哥也引诱了去,然后引燃炸药想将几个哥哥炸死!”

淑妃周嫣刚刚经历丧子之痛,情绪本就不稳,听风就是雨。如今听到黎玥的指控,立刻跟着大呼小叫起来。

“没错!皇上,一定是他们两个人狼狈为奸,故意谋害烨儿。我可怜的烨儿啊,呜呜呜!皇上,你要为臣妾做主呀!”

淑妃周嫣痛哭失声,倒是真的悲痛,绝非作假。

黎皇拧紧眉头,目光淡淡的瞟向黎戬和慕容秋雨,“平祥将军,老二所言可否属实?”

慕容秋雨垂眸,声音平静的应道:“回父皇的话,二哥前面所言的确非虚,但是后面……!”

“啊!你这个凶手,你还我烨儿的性命!烨儿性情温润,不争不夺,你怎么能这么狠对他下手呀?”

淑妃周嫣一听慕容秋雨这话,也不等她说完后文,就立刻疯了似的朝慕容秋雨冲过去。

慕容秋雨身形微动,在淑妃周嫣靠近自己一步之遥时,单手一扬,朝她胸前猛的一戳。登时,淑妃周嫣顿在原地动弹不得,张着嘴巴无法言语了。

慕容秋雨抬眸朝黎皇看去,声音低沉的解释道:“父皇,儿臣承认二哥脸上的抓伤和肩上的箭伤是我所为,但是也就仅此而已。

至于六哥的死,儿臣可是有另一番与二哥不同的说辞!”

“哦?”黎皇听到慕容秋雨这样说,眼底染了几许凝重之色,“你且把你的说辞说来给朕听听!”

……本章完结,下一章“慕容秋雨有高见”↓↓↓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