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狂女重生 纨绔七皇妃 [目录] > 第120章:怎么?爱妃不愿意?

《狂女重生 纨绔七皇妃》

第120章怎么?爱妃不愿意?

妖冶的蓝色妖姬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黎戬问这番话时,很自然的将头上戴着的银色面具摘了下来,放在床头。

慕容秋雨纠结的看着黎戬满脸纵横交错的疤痕,嘴角抽了又抽。罢了!她何苦跟一个毁容的男人一般见识呢?

“七爷说笑了!秋雨是七爷的妻,自当服侍七爷就寝。七爷来,秋雨欢迎。七爷不来,秋雨理解。”慕容秋雨说这番话时,心中严重的鄙夷自己。

什么时候开始,她已经变的这么虚以为蛇。说谎话,无耻的话,这么溜了?难道,这就是所谓的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黎戬眯着眼睛,冷眼瞧慕容秋雨。他怎会听不出慕容秋雨言语间的虚伪?

不过,即便是听出来了,他也告诫自己不要恼怒。

“既然爱妃这样说,那还不快过来?”黎戬轻启薄唇,慢悠悠的召唤着。

慕容秋雨皱眉,下意识的反口问道:“什么?”

过去干什么?

疑惑间,就听黎戬补充道:“刚刚爱妃不是才说过,本王来了,你欢迎,自当服侍本王就寝的?”

“我……”慕容秋雨很想咬掉自己的舌头。她刚刚脑子一定是进水了,不然怎么会说出这种不着边际的话呢?

现在可好,被黎戬揪着话柄,骑虎难下了!

“怎么?爱妃不愿意?”黎戬坐在床头,好整以暇的看着慕容秋雨,眼底满是戏谑的笑意。

人生苦短,及时行乐吧!若终日与慕容秋雨闹不愉快,他还要不要活了?反之,闲着无事之际,捉弄捉弄这女人,看她糗大了的样子也蛮不错的。

慕容秋雨踌躇着凑上前,脸上写着‘苦大仇深’四个大字。

“七爷,秋雨服侍你更衣就寝!”她硬邦邦的说着,一双手开始凑上前解黎戬腰间的带子。

黎戬倒也配合,任由她解着。

两个人距离近,慕容秋雨弯着腰低头在黎戬胸前,他能轻嗅到她发间的香气,清新宜人。

他镇定自若的看着她忙乱的小手儿解开他的腰带,褪去他的外衫,而后伸手来解他棉衣的扣子。

黎戬长臂一捞,慕容秋雨没有防备,整个人被他拥进怀中,浑身绷的紧紧,不敢动弹分毫。

“爱妃,你很紧张?”黎戬在慕容秋雨额头印下一吻,低笑着询问出声。

慕容秋雨拒不承认,“没有,七爷想多了,我没有紧张!”

笑话!她紧张什么?又不是第一次跟这个男人被翻红浪……

黎戬对于慕容秋雨口是心非的本事表示赞叹,一个人能如此睁着眼睛说瞎话,那也算本事对吧?

他搂紧慕容秋雨的纤腰,下一瞬,将她整个人翻转间按到了被褥上。而他自己,扭转了当前的局势,以男上女下的姿势压上了慕容秋雨软香的娇-躯。

“七爷……”慕容秋雨低呼一声,双唇已经被黎戬重重攫住。

一番**过后,黎戬霸道的圈着慕容秋雨赤果的纤腰,迫令她枕在他臂弯之中。

暗夜下,两人姿势紧密相偎,各自无话。

隆冬天寒,日子一天天悄然而过。

十二月初,慕容秋雨癸水姗姗而来。虽然迟了三日,不过来了总归是喜事。以至于吃饭都倍觉可口,多吃了大半碗。

大清早,小梅前来服侍慕容秋雨起床用膳。

慕容秋雨因着癸水来临,腹痛难忍,懒得起身,便道:“小梅,一会儿给我熬点红糖大枣粥来,别的不吃了!”

小梅依言退下,临近晌午时分,慕容秋雨才爬起床,勉强喝了一碗热腾腾的红糖大枣粥。

午后,外面一丝风都没有,阳光普照,令这寒冬有了几丝暖意。

小兰和小竹在空旷的院子中央对剑,额头已经沁出细汗。小梅眼见慕容秋雨喝了粥又躺下去,闲来无事,便想去街上把自己新绣的绣品卖掉,买些丝线回来。

“小梅,我们陪你去吧!”小兰收了剑,大步走过来。

小梅摆摆手,满脸傻乎乎的笑意,“不用啦!你们两个练剑吧,我闲着没事儿,自己溜达去,很快就会回来的。”

小兰摇头,“不行……”

小梅是慕容秋雨身边唯一不会武功,却颇得慕容秋雨喜欢的。相比较后来跟着慕容秋雨的小兰和小竹,这小梅可是一开始就忠心耿耿跟着慕容秋雨的。

小兰和小竹并不放心小梅一个人出门上街,一来,小梅人傻,这种傻乎乎的丫头被人卖掉都会帮着人家数钱的。二来,小梅不会武功,若被人欺负了可如何是好?

小梅对于小兰和小竹的担忧,表示非常无语。

“那个收绣品的店铺距离王府不远,我去去就回。你们要是跟着我去了,王妃醒了身边都没人照应。你们还是继续练剑吧,不用担心我!”小梅挥挥手,脸上绽放笑意。

小兰和小竹拗不过小梅,只得任由对方去了。

大街上,虽然是隆冬腊月,可是依旧车水马龙,人头攒动。

小梅直接去了绣品店,将自己平日闲来无事绣的绣品展示给店家看。她不像小兰和小竹那样能吃苦,能习武。她人笨,闲暇之际也就只会绣绣花了。

绣品店经常收小梅的绣品,眼见这丫头绣法精致,效率又高,很是欢喜。大致检查一番后,双方就敲定了价格,比小梅预期的多了十几个铜板。

那店老板人很好,不止多给了小梅十几个铜板,还免费送了她一些漂亮的丝线。

小梅拎着丝线,兴高采烈离开绣品店,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笑容。

这笑容,在旁人眼中看着充满朝气,活力四射。但是,在慕容馨儿眼中看着,却无比的刺眼,令她逛街的好心情尽数消散。

“表姐,你怎么啦?快点走呀!”公主黎玥眼见慕容馨儿顿在原地不走了,就伸手拉扯她示意她快点走。

慕容馨儿却固执的顿在原地,目光死死的定在满脸灿烂笑意的小梅身上。

公主黎玥循着慕容馨儿的视线看过去,就看到慕容秋雨身旁的贴身丫鬟正拎着五颜六色的丝线,笑的像一朵盛放的花儿一样走过来。

都说爱屋及乌!到了慕容馨儿和黎玥这里,那就是恨屋及乌了。

“这丫头不是慕容秋雨那个贱女人身边的贴身丫鬟吗?”黎玥眯紧眸子,狐疑的询问出声。

慕容馨儿淡声应道:“没错!这个丫头名叫小梅,人傻天真,却是那个小贱人身边最得宠的丫鬟。”

“最得宠吗?”黎玥听到慕容馨儿这话,重复着询问了一句。

慕容馨儿肯定的点点头,“玥儿,你说,咱们对付不了慕容秋雨那个贱人,那就拿她身边的死丫头开刀,她会不会伤心呢?”

几乎是慕容馨儿话音一落地,黎玥就猜测到对方想做什么了。

她勾唇,满脸奸诈的阴毒笑意,“表姐,养只小猫小狗死了还心疼呢,更何况这丫头跟在那贱人身边可有些年了。我估摸着,她若是死了,那贱人一定会倍受打击!”

“杀了她?不不不,那贱人心冷狠毒。我们若真杀了这丫头,她顶多是伤心一下下,很快就会平复过来。”慕容馨儿目光循着小梅看过去,眼底绽放着冷戾阴毒的光芒。

黎玥挠挠头,一脸费解的询问道:“表姐,我们不杀了她,那还有什么办法能对付这丫头,从而还能打击到那个贱女人的呢?”

慕容馨儿听得黎玥的询问声,目光在小梅灿烂如花的脸上看了又看,最后转身看向跟在自己身后的暗卫。

这暗卫名唤荆风,是她与黎墨两情相悦后,对方专门指派给她的。这荆风身手矫健,武功高强,是黎墨诸多暗卫中数一数二的高手。

只听慕容馨儿低声唤道:“荆侍卫!”

“侧王妃!”荆风听到呼唤声,朝前走了三步。

待走的近了,慕容馨儿扬手指向在路边买糖葫芦的小梅,低声嘱咐道:“看到那个死丫头了吗?一会儿,你找个偏僻处,毁了她的清白身子,然后划花她的脸……”

荆风听的心房剧颤,疾声唤道:“侧王妃,这可使不得!”

“怎么就使不得了?你若不照我说的去做,我就让王爷砍了你的头。”慕容馨儿愤声斥责起来。

真是没想到,一个小小暗卫竟敢拒绝她的命令,真是胆大包天。

荆风眉头皱的紧紧,好一番犹豫,才低声说道:“侧王妃,你看这样行不行。属下可以出面,将那丫头绑到偏僻处划花她的脸。至于毁她清白那种事情,交由别人处理……”

闻言,慕容馨儿听懂了荆风的意思。原来,这侍卫是不愿意做那档子事儿!

如此一来,慕容馨儿倒是对这个荆风刮目相看了。要说那小梅虽然傻乎乎的,但是却有几分姿色的。这荆风,竟然还瞧不上眼儿?

慕容馨儿仔细这么一打量荆风,赫然发现对方相貌英俊潇洒,倒也算是鹤立鸡群的人物。

她淡声笑道:“还别说,你倒是有一张俊逸的脸,真毁了那死丫头的清白,那可是便宜了她。”

顿了顿,她眼底浮现出几丝恶毒的阴狠。

“你这样,把那死丫头绑到偏僻处,收买几个流浪的乞丐好好招待她。记着,事情办的漂亮点儿,可别留下蛛丝马迹。”慕容馨儿说这番话时,眼底的恶毒光芒更甚。

荆风痛快的应下来,迈着大步便穿过人群朝欢快咬糖葫芦的小梅走过去……

……本章完结,下一章“小梅,遭遇不测”↓↓↓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