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狂女重生 纨绔七皇妃 [目录] > 第130章:阴谋诡计,轮番上演

《狂女重生 纨绔七皇妃》

第130章阴谋诡计,轮番上演

妖冶的蓝色妖姬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二王府正厅内,慕容颖和黎玥听到慕容馨儿的询问声,双双扭头朝门口看过去。

黎玥首当其冲,一马当先奔上前拉住黎墨的衣袖,“二哥,大事不好了!”

“发生什么事了?”黎墨拧紧眉头,脸上呈现出少许的紧张之色。

少顷,黎玥叽里呱啦的将黎皇宠爱小世子黎逸轩的事情说给黎墨听,并毫无保留的将黎皇准备将西黎江山交给小世子的事实也说给黎墨听。

黎墨乍一听到黎玥这番话,又惊又怒。惊的是竟有这种荒唐事,怒的自然是黎皇对他的不公。

想他自狩猎场归来,脸上和肩上都受着伤。可是黎皇回宫后只让人送来了一只千年人参,然后就销声匿迹,好像他死活对方都不关心了似的。

现在,黎皇更是绝情到宁愿立一个孙子辈儿的小世子为太子,接任西黎江山的千秋霸业,也不愿意让他这个皇后嫡出的,名正言顺的嫡皇子接任吗?

想到这残酷的现实,黎墨心中恼怒的不行,险些将桌子给掀了。

“墨儿,把雷军师唤过来,咱们商讨商讨有什么办法!”慕容颖将希望寄托在雷煞的身上。

黎墨点头,差人去请军师雷煞。须臾,雷煞孤身前来,一一问了安行了礼后,慕容颖亲自简洁的将事情告知给雷煞,并询问他黎皇有心传位给小世子是真心还是假意。

雷煞沉默了一阵,凝重的分析道:“启禀皇后娘娘,依老夫之见,皇上打着将西黎江山传给小世子的想法应该不似虚假。”

慕容颖心下一沉,急声追问道:“怎么说?”

雷煞沉声解释道:“试想想,太子殿下英年早逝,我家王爷又并不受宠。七王爷倒是因着亡故母妃的原因,颇得皇上一点恩宠。

可是他毕竟容貌尽毁,做天子有损皇族威严,更不一定能让百姓心悦诚服的接受。如此一来,皇上有心将皇位传给小世子倒也很有可能。毕竟,那小世子的确聪慧,教育的极好!”

言下之意就是,小世子黎逸轩天资聪慧,接受的教育又好。黎皇若有心栽培,倒也不算太晚,很有可能成为跨过叔伯辈分直接接任皇位的人选。

“雷军师,如今我们可是一家人,那也就不需要说两家话了。依你之见,本宫寻个妥善机会,灭了那小东西如何?”慕容颖在脖子前面比划了一下,冷声询问着。

雷煞直接摇头否决,“不可!淑妃胆敢公然将小世子送到皇上身边卖乖讨巧,只怕防备措施一定是做的极好。也许她此刻正等着皇后娘娘对小世子下手,从而揪你的小辫子!”

慕容颖哑然,觉得雷煞这话很有道理。

一旁,黎墨不甘心的询问道:“雷军师,难道就没有什么好办法对付那死小孩的吗?他活着,绝对是本王的一大阻碍。”

雷煞不慌不忙的安抚道:“王爷不必急躁,此事并非没有解决之法。”

这话一落地,慕容颖,黎墨,甚至慕容馨儿和黎玥,纷纷目光晶亮的盯着雷煞看,巴巴的等着他万无一失的解决之法。

雷煞眯紧双眸,声音低沉的说道:“淑妃敢让小世子明晃晃的站出来,必定是在他身边安排潜伏着数不清的大内高手。想要在皇宫里对他下手,定然无法成功。”

顿了顿,他继续说道:“过些日子,便是监斋菩萨的生辰日,依着我西黎皇朝的风俗习惯,那一天要到皇家寺院吃斋念佛。如若好生安排部署一下,想必能有好的收获!”

闻言,慕容颖和黎墨双双对望,同时在对方眼底看到一抹恶毒的狂热火苗儿。

他们二人不愧是母子,雷煞一点即通。

那小世子太小,在皇宫里备受黎皇宠爱,身边一定是高手如云,想要对他下手难如登天。

但是若出门在外,且是去慕容颖和黎墨提前安排好的地方,那么想要谋害那死小孩,不就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了么?

想到这一点,慕容颖和黎墨双双阴笑起来了。

十二月二十三日,是监斋菩萨的生辰之日。监斋菩萨,又唤紧那罗,传闻曾化身为少林寺香积厨火头老和尚,持三尺拨火棍打退过围寺的红巾军。

西黎皇朝一向信奉民以食为天的道理,这监斋菩萨曾是厨房火头,故而每年监斋菩萨生辰之日,皇族都会到皇家寺院吃斋念佛,以此表达对这位菩萨的爱戴之情。

今年,自然也不例外!

十二月二十二日,黎戬下早朝归来就把此事跟慕容秋雨说了。慕容秋雨命小兰和小竹打了包袱,装了些路上吃的干粮和饮用水。

翌日出发前,慕容秋雨特地看过了小梅,然后才跟随黎戬一起离开七王府。

这一次去皇家寺院吃斋念佛,给监斋菩萨庆生,黎戬身边带着的是飓风,暴雨和惊雷三人,其余的都是王府里的普通侍卫。

慕容秋雨带着的是小兰和小竹,至于小梅自然是留在王府养伤,有闪电照顾在旁,慕容秋雨倒也不担心。

众人在宫门口汇合,跟随皇家侍卫队一起出发。

当七王府的马车抵达宫门口时,那里已经停着很多辆马车。

此次前去皇家寺院,皇上,皇后与诸位皇子,公主是一定要去的。

另外一同前去的,还有镇远大将军慕容昊,三品以上官员及官员夫人们。

慕容秋雨掀开帘子,刚跃下马车,就看到慕容馨儿迎面走了过来。

慕容馨儿满脸绽放盈盈笑意,似乎心情很好的样子,主动跟慕容秋雨打招呼,“哟,妹妹你来的早呀!”

慕容秋雨看到慕容馨儿虚伪的假笑,拧紧眉头不冷不热的应和道:“没有姐姐早呀!”

慕容馨儿见慕容秋雨一脸不高兴的样子,心中很是亢奋。慕容秋雨不高兴,她才会觉得开心呀!

“哎,妹妹,怎么没看到你身边的丫鬟小梅呀?这好多日没见到她,我都有些想她了。”慕容馨儿故意朝慕容秋雨身边的小兰和小竹打量了几眼,然后哪壶不开提哪壶。

果然,听到慕容馨儿提及小梅,慕容秋雨的脸色更难看起来了。若说之前是怀疑小梅突发意外与慕容馨儿有关,那么现在她就是确定绝对与之脱不开关系了。

不然,慕容馨儿哪会无端端的提及小梅?她这分明就是给自己添堵的。

慕容秋雨眸光泛起冷戾的光芒,恨不得就此掏出一把匕首将慕容馨儿洋溢的笑脸划成一道道血口子。可是,她不能!

于是乎,面对慕容馨儿故意的挑衅行为,慕容秋雨只回以了皮笑肉不笑的淡漠。

“劳姐姐挂念了!小梅那丫头前几日染了风寒,所以留在府里呢。”慕容秋雨面色平淡的回应出声。

慕容馨儿眼见慕容秋雨撒谎眼睛都不眨,心中颇为鄙夷。啧啧,瞧瞧某人撒谎的技术多高明呀?脸不红心不跳,她可真是佩服呢!

要知道,那日她听闻荆风说用剑尖划花了小梅的脸颊,将人丢给了五六个肮脏的乞丐时,心中高兴的都快要整个人飘起来了。

她当时就在想,慕容秋雨看到小梅的凄惨状况会是什么反应呢?如今看来,那个小梅在慕容秋雨心中应该是占据着一定的位置的。

慕容馨儿淡声笑道:“哎呀呀,这么不小心,染了风寒呀?真是可怜见儿的。等到了龙延寺,我可得好好帮她祈福,祝愿她早点好起来呢!”

慕容秋雨抿紧唇角,声音冷了几分,“这个就不劳姐姐费心了,不过是小风寒,算不得什么的。”

“小风寒啊?呵呵呵,好吧!妹妹说什么,那就是什么吧!”慕容馨儿说完这话,便要转身离开。

然而,她才刚转过身,慕容秋雨就上前一步,亲昵的抓住了她的手。

“姐姐,有句话妹妹要跟你说!”慕容秋雨满脸冷森笑意,令人光是看着就觉得毛骨悚然。

慕容馨儿并不认为慕容秋雨胆敢在众人面前对她动手,所以并没有慌乱害怕,只是似笑非笑的看着近在咫尺的慕容秋雨。

慕容秋雨倾身凑上前,在慕容馨儿耳畔低声耳语道:“慕容馨儿,你做过的好事,迟早我会如数并加倍偿还给你的。你给我等着!”

慕容馨儿瞬间就明白慕容秋雨言语间要表达的意思了,她嗤的一笑,并不认帐,“呵呵,妹妹你在说什么,我都听不懂!”

傻瓜才会做了坏事后,在仇敌面前吆喝承认一切。当然,也有一种不是傻瓜,却也敢吆喝承认的。那就是真正的强者,不畏惧一切后果!

很显然,慕容馨儿既不是傻瓜,也不是强者。所以,在没有证据指证她之前,她不会承认此事惹火烧身。

虚虚实实的气一气慕容秋雨无妨,但是不能实实在在落实了自己的罪行,惹怒了慕容秋雨这个会武功的女人,她也没什么好果子吃不是?

慕容秋雨觉得慕容馨儿现在是变的聪明一点儿了,至少知道在敌强我弱的情况下,正面交锋也留有余地。

姐妹二人亲密的靠在一起,外人看了会误以为她们多亲密无间,竟然靠在一起说悄悄话。然而,唯有她们各自清楚的知道,在对方心中自己是什么样的一个存在。

“慕容馨儿,你就装吧!迟早有一天,我会撕下你虚伪的面具,让你后悔来到这个世界上!”慕容秋雨冷声恐-吓完,转身欲走。

然,才刚要转身离开,突然有东西一头撞了过来,将她和慕容馨儿撞的各自分开。

下一瞬,刺耳的哭嚎声平地而起,“哇啊啊!好痛痛!”

……本章完结,下一章“句句朝她心窝子里捅!”↓↓↓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