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狂女重生 纨绔七皇妃 [目录] > 第136章:再乱动就掐死你

《狂女重生 纨绔七皇妃》

第136章再乱动就掐死你

妖冶的蓝色妖姬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黎戬站在慕容秋雨身旁,听到她接连打喷嚏的声音,这才想起来对方被泼了水的。这寒冬腊月,夜晚冷风袭骨,她可怎么受得了?

当下,黎戬想都没想,直接将自己身上厚重的披风解下来,罩在了慕容秋雨的身上。

黎戬长的身高马大,慕容秋雨则娇小瘦弱。这披风转到慕容秋雨身上,竟是将她全身都护了个严严实实,密不透风。

慕容秋雨眨着眼睛,看向身前为自己系带子的黎戬。他虽目光清冷,但是眸底深处的担忧之色那般浓烈,就好像她是他很在乎的女人。

有那么一刻,慕容秋雨觉得自己心里最深处有个隐匿的地方,似乎有什么东西在一点点的瓦解,好像要脱离她的掌控似的。

说实话,那种感觉……慕容秋雨不喜欢!重生一世,她不希望自己被任何人,被任何感情牵绊!

龙延寺发生纵火案,小世子黎逸轩被毒死。这样人为的意外,导致的结果多么恶劣自是不必细说!

黎皇悲痛万分,下令让御林军回宫请几名验尸仵作。这一来一回,也得个把时辰!

这期间,黎戬眼见慕容秋雨身上湿透,寒夜下衣服外面甚至结了冰碴,这便对黎皇报备,想带她回房换身衣服。

黎皇没有拒绝,挥手示意二人离开,并未多说什么。

黎戬挽着慕容秋雨一路匆匆离开现场,与黎墨,慕容馨儿这对渣男渣女擦身而过的时候,慕容秋雨敏锐的捕捉到二人面色紧绷难看,眼底隐有失望之色。

失望吗?慕容秋雨眯紧冷冽的双眸,心中有了一番计较。

黎戬带着慕容秋雨回到她居住的厢房,反手直接关门落闩,对拒之门外的暗卫和婢子命令道:“所有人都在外守着!”

飓风,暴雨和惊雷纷纷应声,但是小兰和小竹却是因为担心慕容秋雨的情况而脸色骤变起来。不过,倒也没敢硬闯进去。

刚刚在火场已经见证了七王爷对她们家主子的在意程度,想来他定不会让她们家主子冷着冻着的。

房间内,烛火通明。

慕容秋雨进门后直接来到衣柜前,将自己来之前打包的衣服拿出来。只不过,因为计划是在龙延寺住一夜的,所以她带的便也就只是换洗的外套。

而她现在的情况比较糟,棉衣和棉裤都湿了……

慕容秋雨皱着眉头,一时间不知该如何是好。想这寒冬腊月,不穿棉衣和棉裤可行否?貌似,不太行!

“犹犹豫豫的做什么,你不冷是不是?还不快些将衣服脱掉!”黎戬见慕容秋雨僵站在衣柜前发呆,不悦的走过来,没好气的低斥出声。

慕容秋雨扭头看向黎戬,直白的应道:“那个,我只带了外套……”

黎戬不语,只是暴露在银色面具以外的下脸庞绷的紧紧,生冷异常。

他不由分说,抬手就扯开慕容秋雨身上的披风带子,动作粗鲁的将披风丢到一旁。随后,又伸手来解慕容秋雨衣领间的扣子。

“七爷!”慕容秋雨皱眉,制止黎戬的动作。

黎戬瞪了慕容秋雨一眼,“慕容秋雨,你再敢乱动,本王就掐死你!”

他态度生冷,语气严肃,好像真的说到做到似的。

“我……”慕容秋雨哑然,眉头纠结的皱了起来。

这人,凭什么威胁她啊?

黎戬威胁完,动作更粗鲁的脱慕容秋雨身上的衣服。外套,棉衣,甚至动手脱她身下的棉裤……

“哎,七爷,我自己来!”慕容秋雨明白黎戬的意思了,他是想让她赶紧脱掉身上湿哒哒的衣物。汗颜,早说嘛!

她绝对忘记了刚刚黎戬催促她脱衣服的事实!

黎戬听到慕容秋雨说自己脱,这便顿住手站在一旁看她脱。慕容秋雨对于黎戬那冷森的注视目光,表示非常抵触。

拜托,她是要脱裤子啊。这男人死死的盯着她看,让她怎么毫无压力的脱呀?

慕容秋雨纠结的唤道:“七爷,你能不能……”转过身去!

“不能!”不待慕容秋雨把一整句话说完,黎戬就言辞犀利的拒绝了,并冷声催促道:“快点脱!不然,本王不介意帮你一把。”

“……”慕容秋雨嘴角抽搐,硬着头皮在黎戬犀利的目光注视下,略显笨拙的脱掉湿哒哒的棉裤。

哎,脱就脱吧!套用黎戬以前最爱说的那句话,她身上有哪一处是黎戬没见过的?矫情什么?

慕容秋雨才刚脱下湿棉裤,整个人就腾空而起,被黎戬拦腰抱了起来。

“……”她豁然瞪大双眼,因为身体突然失重的缘故,下意识的伸出藕臂搂紧黎戬的脖颈,寻求攀附。

黎戬看到慕容秋雨这番小举动,唇角小小的微扬起不易察觉的弧度。

他抱着慕容秋雨,在对方疑惑不解的目光注视下,迈步朝床边疾奔而去。下一瞬,慕容秋雨已经被黎戬丢到被褥上。

他用棉被子紧紧的裹住她几近赤果的娇躯,一边密不透风的掖着被角,一边似笑非笑的打趣儿道:“你这个样子看起来顺眼多了,像个作茧自缚的蚕宝宝!”

“你才作茧自缚,你才是蚕!”慕容秋雨想都没想,回斥出声。

黎戬眼睛一瞪,“犯了错你还敢顶嘴?”

那气势汹汹的模样儿,恨不得将慕容秋雨生吞活剥了。

可是,慕容秋雨是被吓大的吗?

她不悦的蹙紧眉头辩解,“我哪儿犯错了?明明就是……”

黎戬打断慕容秋雨的话茬儿,冷声训斥道:“冥顽不灵,该罚!”

俨然一副主宰者的傲娇姿态!

“你敢罚我?你……唔!”慕容秋雨正叫嚣间,话音嘎然而止。

不为其他,只因黎戬突然伸手捧住她的脸颊,以唇封住了她喋喋不休的双唇。

“唔!”慕容秋雨抗拒黎戬没来由的吻。

因为刚刚黎戬才说过要罚她,她又没犯错,干嘛接受惩罚的吻?

黎戬感受到慕容秋雨的抗拒,将她搂的更紧,吻的也更凶悍起来。可怜慕容秋雨如黎戬所形容的那样,像个蚕宝宝裹在茧壳里面似的,根本动弹不得。

世人都说蚕儿作茧自缚,慕容秋雨现在这情况,应该算是黎戬给她做茧逼她自缚的吧?这个卑劣的男人,就知道找寻各种机会欺负她,占她便宜。

黎戬的确是在欺负慕容秋雨,在占她便宜,而且占便宜占上了瘾,不愿意就此结束。他搂紧她,与她耳鬓厮磨,热烈激吻。

这一吻,直到慕容秋雨脸颊憋的通红,快要窒息之前才被黎戬宣布结束。

“……”慕容秋雨大口娇喘,愤愤的瞪视黎戬。

而始作俑者,在慕容秋雨目光瞪视下,竟是远比慕容秋雨还要愤怒,隐在银色面具下的双眼充斥满滔天}怒焰。

“慕容秋雨,你以后若再敢作死,本王就把你囚禁在王府里,让你过暗无天日的牢笼生活。”黎戬眯着眸子,冷声警告。

慕容秋雨没好气的哼道:“你凭什么囚禁我?你没有权利囚禁我!”

“就凭本王是你丈夫,就有这个权利。这话本王今日给你撂在这儿,你不信大可试试!”黎戬愤怒的瞪着慕容秋雨,语气决绝狠戾。

天知道,刚刚他听闻慕容秋雨葬身火海时多紧张。他不知道自己对慕容秋雨这算不算是动了情,反正他知道,这个女人是他的。

现在是,以后是,将来永远都是。而他的女人,他自是不允许发生任何危险和意外!

慕容秋雨被黎戬这番话呛的面红耳赤,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刚刚黎戬警告她的时候,言语间暴怒之外夹杂的似乎都是满满的担忧?

她张张唇,正想对黎戬说点儿什么。人家已然傲娇的白了她一眼,潇洒起身,大步朝门口走去。

黎戬拉开}房门,慕容秋雨以为他要离开。然而,他只是站在门内,并探头对外面呼唤道:“飓风,小兰!”

被点了名的飓风和小兰双双应声,狐疑的迈步上前,“王爷!”

黎戬言简意赅的命令道:“你二人骑快马速速下山,就近找个成衣店给王妃买身棉衣棉裤!”

“下山去买?爷,其实跟方丈说一声,借一身棉衣棉裤不是更好?”飓风不解的问出声。

要知道,下山去买棉衣棉裤,最快也得将近一个时辰吧?跟方丈借一身,那不过是张口闭口间一句话的事儿!

黎戬听到飓风的提议,唇角勾起冷笑,“呵,你是让王妃穿别人穿过的棉衣棉裤,且对方还是个男人?”

“……”飓风汗颜,灰溜溜的闭上嘴巴。

好吧!王爷说的有道理,寺庙里的和尚都是男人。男人的棉衣棉裤怎么能拿给王妃穿?

“还不快去?”黎戬见飓风呆站在原地,不悦的蹙眉。

飓风讪讪的指了指身旁的小兰,纠结的应道:“王爷,这种小事属下自己去办即可,不劳烦小兰姑娘一起去了!”

说这番话,一来是飓风认为自己与小兰孤男寡女,大晚上下山多有不便。

二来,倒也是真的为小兰着想。毕竟现在是寒冬腊月,夜晚非常冷的。下山买衣服一来一回少说要一个时辰,小兰一介女流之辈,犯不着跟他去遭罪!

黎戬眉头一挑,不冷不热的哼道:“你自己去?你会买女人的衣物吗?你知道买什么样的款式吗?你知道王妃穿什么尺寸吗?”

……本章完结,下一章“蚕宝宝生气了?很可爱!”↓↓↓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