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狂女重生 纨绔七皇妃 [目录] > 第144章:哼!想找死,成全你!

《狂女重生 纨绔七皇妃》

第144章哼!想找死,成全你!

妖冶的蓝色妖姬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马车外,荆风接收到慕容馨儿的命令,立刻驾着马车飞快朝前面走的慢悠悠的黎戬和慕容秋雨直撞过去。

这个本属于黎墨得力的暗卫,在被黎墨指给了慕容馨儿后,对慕容馨儿那是言听计从,决不考虑任何后果。这也是慕容馨儿青睐他的原因!

走在二王府队伍后面的七王府队伍,包括飓风,暴雨,惊雷,小兰,小竹众人,眼见前面这突发的变故,纷纷大声惊呼道:“王爷,王妃,小心啊!”

黎戬和慕容秋雨哪是寻常之人?

听到身后传来惊恐叫声,立刻双双戒备警惕起来。

两人齐齐回头,看到迎面冲来的马车。眸光一闪间,黎戬已经拥着慕容秋雨的纤腰堪堪避过可能发生的撞击。

而慕容秋雨一眼看到从轿帘朝外张望的慕容馨儿,当下了然,知道这是某个找死的女人要给她下绊子。

“哼!想找死,成全你!”慕容秋雨低呼一声,单手扣在腰间,蓦地扬手朝那飞奔的马儿掷了三根银针。

登时,那三根肉眼难以窥见的细小银针以百米穿杨的速度呼啸着朝奔跑的马儿飞射而去。

银针灌以内力,直接穿透进那马儿体内。虽然很细小,伤害力却很强悍。

“嘶!”那马儿凄厉尖叫,发了疯的开始横冲直撞起来。

山路崎岖,车轱辘摇摇晃晃,马车已然失控。驾车的荆风虽然有心掌握局势,可是终究心有余力不足。

那马儿就跟疯了一样,一头朝山路边的深沟冲去,如同下山猛虎,荆风根本勒不住它狂奔的步伐。

“王爷,马车失控,跳车吧!”荆风如此提议出声。

黎墨尚未回答,马车已经顺势翻滚到深沟内。

“啊!”但听马车内传出慕容馨儿痛苦的尖叫声,随后,是黎墨焦急关切的询问声。

黎戬搂紧慕容秋雨,站在原地讥讽的看着那翻滚到深沟内的马车。呵呵!谁想在他的女人面前搞什么花样,那真是多余了!

荆风将黎墨和慕容馨儿双双架出马车的时候,慕容馨儿竟然已经晕厥了过去。想想也是,昨晚挨了板子,落了胎,身体不知道虚弱成什么样子呢。

如今马车翻了,她一定是受到惊吓,也没少挨撞受疼。慕容秋雨觉得如果慕容馨儿没晕过去,她真应该送她一句良言——不作死就不会死!

这渣女,时时刻刻就想作死,挡都挡不住,真让她无语!

“前方发生何事?”身后,传来黎皇威严的质问声,显然被一波又一波事情弄的没了好心情,语气很是不耐烦。

带头开路的二王府队伍,纷纷闭嘴不敢吭声。

黎墨抱着晕迷的慕容馨儿,还没回应,七王府的队伍这边已经有人抢着应道:“回皇上话,二王爷的马儿突然疯魔,带着马车翻进深沟里了!”

闻言,黎皇眉头紧皱,高声问道:“可有人受伤?”

黎墨抱紧昏迷的慕容馨儿,听出黎皇语气中的不悦,只得沉声应道:“父皇,无碍!只是馨儿受了惊吓,昏迷过去了。”

他很想说有人对他的马儿动了手脚,可是刚刚荆风将他和慕容馨儿搀扶出马车后,已经第一时间对马儿做了一番大致的查看。

不论慕容秋雨和黎戬这对黑心肝的男女对他的马儿做了什么禽兽不如的事情,没有确凿证据之下,黎墨当然不敢妄自告状。

不然,没有证据就诬陷他们夫妻事小,被黎皇厌恶了多得不偿失?

黎皇听闻并没有人受到大伤,这便下令队伍继续前行。慕容馨儿晕迷与否,黎皇并不十分关心。

“秋雨,你的小白来了!”突兀的,黎戬紧了紧慕容秋雨的纤腰,示意她朝某条山间小路看。

慕容秋雨扭头一看,果然见小白英姿飒飒从一条满是皑皑白雪的小路撒欢儿的奔跑过来。

“它怎么来了?”慕容秋雨额头滑下黑线,嘴角抽搐的厉害。

在此之前,慕容秋雨一直将小白放养在龙延寺后山。一来是保持着小白的野性,二来也是不想让它暴露在大家视线之中惹上不必要的危险。

而今,这小白在光天化日,众目睽睽之下,就这么撒着欢儿像个求疼爱的孩子一样‘哒哒哒’朝自己奔跑过来,这是要闹哪样?

黎戬眼见慕容秋雨脸绷的紧紧,这便笑了起来。

“瞧你紧张的样子!若我看,小白这样暴露身份倒也是好事。以后带回七王府,我给它单独弄个大马场当祖宗似的供养它,不就行了?”

慕容秋雨承认,黎戬说的有道理。小白早晚是要回到她身边的,只不过……

“没什么好犹豫的!总好过它现在这样散养,哪天被人猎杀了去你不得心疼死啊?”黎戬戏谑的开口。

慕容秋雨反手捏了黎戬一把,“胡说八道!这里是龙延寺,谁敢放肆到这里猎杀动物?”

两人说话间,有人已经惊愕的呼喊出声,“狮子骢!皇上,有一匹狮子骢跑过来了!”

这话如同一记炸弹,在平地乍起轩然大波,可比黎墨和慕容馨儿乘坐的马车翻了更让人瞩目。

狮子骢是当今世上最好的千里马,无数爱马人都想得到。可惜,这样的宝马,当今天下只有北周皇朝才有血统纯正的。

黎皇听到呼喊声,整个人都从马车里钻出来,目光锃亮的看着‘哒哒哒’朝队伍跑过来的狮子骢。

那纯如雪的白,密而厚长的鬃毛,奔跑间的速度和脚尖步伐,看的黎皇一直郁闷不快的心情陡然好转很多。

当下,他就高声呼道:“御林军听令,速去降服那狮子骢,不得误伤分毫!”

寻常人只知那是一匹狮子骢,却不会看出血统纯不纯正。黎皇年轻时随军东征西战,自是见识过血统纯正的狮子骢。

如今只看一眼,他已经能确定那狮子骢是绝对北周皇朝血统纯正的千里马。

黎皇话音刚落地,几名御林军侍卫便受不住诱惑纷纷奔上前想要跟野性十足的狮子骢过上几招。

要知道,如果能在皇上面前降服这匹狮子骢,那以后平步青云之日近在眼前啊!

当几名御林军侍卫风风火火奔上前时,慕容秋雨扭头想要开口对黎皇表明小白是她的马。

然而,黎戬却及时拉住她,“别着急!让这几个侍卫陪咱们小白玩玩儿,看看最近这段时间它身上的野性足不足!”

“……”慕容秋雨嘴角抽搐。

很想反问一句,这‘咱们小白’四个字从何而来?小白是她一个人的好吗?

黎戬看出慕容秋雨眼底的鄙夷,立刻严肃的说:“哎,你那是什么眼神?本王说的不对吗?你是本王的妻,小白是你的马,本王妻子的马不就是本王的马?”

顿了顿,他又突然凑近慕容秋雨耳畔,故意低声暧-昧的呢喃道:“你都是本王的人了,你的马当然也是本王的。”

“哼!强词夺理,一派胡言!”慕容秋雨朝黎戬翻了个白眼,被他这番胡言乱语气的不轻。

眸光一转间,她看到有御林军侍卫冲到小白的马背上,可是却被野性的小白甩下马背,摔的那叫一个狼狈。

“呵呵!”耳畔传来黎戬恶趣味的讥笑声。

慕容秋雨突然之间好像是明白了为什么黎戬不让她第一时间说出小白的身份,原来这厮被小白甩下马背后心有不甘,如今巴不得有很多人被小白教训。

真是个……心思够恶劣的坏男人!

黎戬光是看着那些大内侍卫悲惨的样子,都觉得爽的不行。想当初他被小白甩下马背多少次啊?五脏六腑好悬没颠倒了!

小白是真的很烈,很野性。这不嘛!眨眼的功夫,已经将冲过去的几个大内高手尽数甩下马背,还不客气的抬起前蹄一顿踢踹,那叫一个蹄下不留情。

黎戬眼见小白又野性下蹄子又狠戾,一边咂舌感叹,一边对身旁的慕容秋雨说:“啧啧啧,爱妃,小白不愧是你调教出来的。这股子狠辣劲儿,丝毫不输于你啊!”

慕容秋雨倒也不谦虚,抿唇笑应道:“那当然了!我要的就是这种谁也驾驭不了它的效果。若有朝一日,它能随便被人驾驭了去,我就一刀宰了它!”

这最后一句话说的叫一个绝情,明明是含笑说出口的,可是黎戬听着却觉得周边空气都跟着冷了几分。

他毫不质疑慕容秋雨的话,他相信这个狠女人能干出那么毒辣的事儿。

不过,身边有这个一个恶毒的女人,他非但不觉得生气反而还觉得很欢喜,这可怎么破?

两人说话间,那厢已经陆续冲上前十几个御林军侍卫。一个个被小白踢的踢,踹的踹,一时间哀嚎声不绝于耳,竟然再没人敢斗胆上前了。

小白欢天喜地像个看到亲娘的孩子样儿,‘哒哒哒’撒欢儿的就朝慕容秋雨冲过来。

身后,有人疾声呼喊道:“快,护驾!这马疯了!”

然而,待众人将黎皇团团护住时,却见那白如雪的狮子骢欢快的跑到慕容秋雨身前,伸了马头朝她额头顶来顶去,还伸出舌头舔她的脸颊,像极了求疼爱的乖孩子。

黎戬最厌恶小白对慕容秋雨又蹭又舔,这匹公马,就知道占慕容秋雨的便宜好吗?

他恶狠狠的瞪视小白,怒声呵斥道:“你滚远点儿!”

……本章完结,下一章“舔我女人,阉了你”↓↓↓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