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狂女重生 纨绔七皇妃 [目录] > 第151章:黑白无常来锁魂

《狂女重生 纨绔七皇妃》

第151章黑白无常来锁魂

妖冶的蓝色妖姬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慕容秋雨用半个时辰的时间,真诚对黎皇表示道歉,并说明了她怂恿黎戬诱骗黎皇来七王府的目的。

也不知是黎皇年纪大了,还是太偏爱慕容秋雨这个他亲自册封的女将军。在听闻对方欺骗自己的事实后,黎皇非但没有生气,还大度的原谅了慕容秋雨。

至于慕容秋雨引他前来的真正目的,黎皇自然是十分关注上心的。当下,慕容秋雨差人将丁三带到黎皇面前,让对方口述李湘云犯罪的事实和动机。

丁三是被慕容秋雨的狠辣手段彻底吓崩溃了,一想到钢子的下场,他哪敢在黎皇面前胡说八道?故而,他老老实实交代了所有真相,只求最后李湘云能被处死。

那样,如慕容秋雨跟他说的,李湘云一死,他和他的家人也就平安无忧了。日后天大地大,做点儿什么也比这样提心吊胆过日子好!

黎皇听完丁三的控诉,面色阴沉的骇人。这是在情理之中的事情!

毕竟,这关乎到皇室子孙血统的问题。如果丁三是胡言乱语,或者恶意中伤六王妃李湘云,那么牵连的就是黎戬夫妇。

如果丁三说的是事实,那么六王妃李湘云就要面临被处以极刑的重罚。

混淆皇室血统,给皇子扣绿帽子,试图谋害亲子嫁祸其他皇子皇妃。不止如此,还委派杀手对皇妃图谋不轨!

不论上述哪一条,都足够将六王妃李湘云处以极刑了。

只不过……

“这番说辞,毕竟只是这人的片面之词!”黎皇长叹一口气后,蹙眉看向慕容秋雨。

慕容秋雨轻轻点头,“父皇,这的确只是丁三的片面之词。如果六王妃一口否定,加之小世子死亡已久,可谓是死无对证,这事情就要棘手了!所以……”

她斗胆上前,在黎皇耳畔低声耳语了一番。

黎戬,飓风,暴雨,惊雷,几个人眼看黎皇的脸色一会儿黑,一会儿白,也不知道慕容秋雨对黎皇说了什么,导致对方的脸色像五彩缤纷的调色盘一样。

当慕容秋雨退后三步,远离开黎皇之时,黎皇眯紧双眸,脸上是一派凝重之色。

好一会儿,他才轻叹道:“就依了平祥将军的提议吧!”

慕容秋雨弯起唇角,单膝跪地表达谢意,“谢父皇恩准!”

皇宫内,六王妃李湘云在第一时间就得知了黎皇被黎戬请到七王府的事情。

想到自己派出去的得力杀手没有任何消息,连人是死是活都不得而知,李湘云心情沉重极了。

难道是丁三和钢子猎杀行动失败,被慕容秋雨捉到七王府审讯,找了黎皇去旁听?

就在她心慌意乱之时,有一个男子悄悄溜进了她的寝宫。

“属下见过六王妃!”来人一进内殿,这便哑着声音开口问安。

李湘云身边的宫婢被这突然冒出来的陌生男子吓的魂飞魄散,正要高声尖叫,李湘云看清来人,欣喜若狂的奔上前。

“钢子,你回来了?”李湘云激动地询问出声。

来人,是带着钢子的人皮面具的飓风。

飓风抬起头看向李湘云,一字一顿回道:“属下幸不辱命,得以平安归来。只是丁三他……”

说到这里,伪装成钢子的飓风顿住话茬儿,偏头看向李湘云身旁的宫婢,似乎有难言之隐。

李湘云在听到飓风前面说了‘幸不辱命’四个字时,已经被喜悦之情冲散了心中所有的慌乱。

她当下挥手示意宫婢退下,急切询问道:“慕容秋雨死了?”

飓风咬牙应道:“对方非常狡猾奸诈,属下和丁三虽然拼尽全力,却也不过是重伤了她而已。丁三已经被那女人杀死,属下侥幸逃脱,却被对方投了毒。”

言下之意,慕容秋雨死或没死,还是未知数!

李湘云听到慕容秋雨只是受了重伤,眉头紧蹙起来。看样子,黎皇去七王府是探望重伤的慕容秋雨了?

“王妃,属下有一事相求,还请王妃成全!”飓风突然语气坚定的开口。

李湘云拧着眉头看向他,没有接言。

飓风便徒自说道:“属下如今身中剧毒,已经没有几日可活,希望王妃能放了属下的家人,让属下与亲人共享几日天伦之乐!”

闻言,李湘云眸光费闪过一抹阴狠的戾色。

“你想要离开?”李湘云眯紧双眸,阴阳怪气的询问出声。

飓风重重点头,朝李湘云磕了一个头,“望王妃能成全属下!”

李湘云弯起唇角,笑的分外诡异。

她迈步上前,假意搀扶飓风,口中状似诚恳的应道:“钢子,你跟着本宫这么久,为本宫鞠躬尽瘁,本宫真是舍不得你走。”

顿了顿,又说道:“不过,你把话说到这份上,本宫若准你离开,倒显得不近人情了!起了吧,本宫这就送你跟你的家人……团圆!”

最后两个字落地的瞬间,李湘云已经搀扶起假扮成钢子的飓风。她一手搀扶起飓风,另一只手飞快出招,竟是将一把沁了毒的匕首绝情的朝飓风划过去。

飓风早有防备,身形一闪间,堪堪避过李湘云袭击而来的毒匕首。

他身形一转,右手抓起身侧的佩剑,愤怒刺向李湘云胸前。

“噗”的一声响,李湘云只觉得胸前一阵刺痛,随即低头便看到心口窝儿位置染上一大朵刺目的红花。

“呃,钢子,你……你……”李湘云指着飓风,满脸惊愕,不敢相信她会被‘钢子’杀害。

飓风眯着眸子,冷声哼道:“王妃,是你逼属下这么做的,到了黄泉路上好好投胎,可别来找属下兴师问罪!”

李湘云俩眼一翻,陷入一片黑暗之中。

当李湘云再次恢复意识的时候,四周一片黑暗,森冷极了。

她跌跌撞撞的爬起来,首先摸了摸自己的胸口。那里不痛不痒,更没有任何剑伤。然而,李湘云确定自己被钢子刺了一剑。

“难道,我死了?”李湘云不敢置信的自言自语。

黑暗中,两团诡异的火苗儿赫然出现,凭空飘飞,吓的李湘云浑身瑟抖。

她故作镇定的呼喊道:“谁?是谁在那里装神弄鬼?”

两团火苗儿陡然绽放开来,随即出现两个面目可憎的男人。一个身穿黑衣,一个身穿白衣。两人耷拉着长长的舌头,光是看着就令人毛骨悚然。

“罪妇李湘云,阳寿已尽,鬼差黑白无常特来锁魂!”黑衣男人和白衣男人自称阴间鬼差黑白无常,自报家门后,这便甩出一根铁链缠住李湘云的脖颈。

李湘云吓的不轻,高声喊道:“不要!放开我,我没死,我还活着的。”

黑无常冷声呵斥道:“每个阳寿已尽的人,到了阴间都说自己还活着,快点跟上!”

说话间,这黑无常大力拉扯缠绕在李湘云脖颈上的铁链,拉着她朝前走。白无常则紧跟在后,时不时的推搡李湘云几下。

李湘云脑子有些懵,分不清这是现实还是梦境。如果是做梦,之前钢子捅她的一刀算怎么回事?如果是现实,那她……当真就这么死了吗?

李湘云浑浑噩噩跟在黑无常身后走,所过之处皆是一片黑暗。不知走了多久,前方终于看到一抹亮光。

“阎-王-殿!”李湘云看到这样三个字,崩溃的险些哭出声。这里,是地狱?

黑无常奋力扯着李湘云,一把将她拉进阎王殿内。只见大殿内,烛光通明,高处坐着凶神恶煞的半百男人。想必,是阎王了!

阎王身旁,站着一个拿笔的判官,应该是坊间奉为陆判的阴间审判官。

陆判身旁,站着一个牛头人身的男人,一个马头人身的男人。不消说,这应该就是阴间最出名的牛头马面!

大殿中央,跪着一个男子,背影看起来有些熟悉。可是李湘云这会儿脑子发懵,心情崩溃,已经想不起对方是谁了。

“来者何人?”阎王一开口,声音浑厚冷硬,震慑意味儿十足。

黑无常和白无常双双上前,恭敬回应道:“回禀阎王爷,此人是生死簿上弑杀亲子,给亡夫扣绿帽,谋害她人,恶贯满盈的罪妇李湘云!”

闻言,阎王怒声呵斥道:“大胆罪妇,竟然犯下如此滔天罪行!”

李湘云急忙喊冤,“阎王爷,我冤枉呀!”

“你冤枉?李湘云,你背着六王爷偷汉子,生下名义上的小世子黎逸轩。

恐被二王侧妃发现偷人实情,就狠心毒杀亲子,事后想栽赃给对方。这些种种,你敢不认?”大殿上背对李湘云跪着的男子,突然高声指控起来。

李湘云错愕的看向对方,却见那跪在大殿中央的男子,竟然是……丁三!

她怔愣住,“丁三?你不是已经死了吗?”

丁三抬起断了三根手指的手,怒声应道。

“拜六王妃所赐,我如今的确死了,还将面临背负太多人命被打入十八层地狱的厄运。可是,我怎么甘心一个人到那无极地狱去?”

李湘云这才后知后觉的想起,自己如今也是个死人了。

那丁三指着李湘云对阎王喊道:“阎王爷,跟李湘云这个毒杀亲子的恶妇比起来,最该下十八层地狱的人是她,是她李湘云!”

李湘云听到丁三的指控,急忙辩解道:“没有!阎王爷明鉴,我没有做过那些事情,这个人在污蔑我。”

高座之上,阎王爷猛的一拍桌子,怒声嘶吼道:“污蔑你?你当我这阎王殿是什么地方?”

……本章完结,下一章“兵不血刃捉元凶”↓↓↓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