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狂女重生 纨绔七皇妃 [目录] > 第152章:兵不血刃捉元凶

《狂女重生 纨绔七皇妃》

第152章兵不血刃捉元凶

妖冶的蓝色妖姬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那阎王爷发起怒来,不可小窥。

他拍桌而起,将一个本本状的物体猛的砸到李湘云头上,怒声呵斥道。

“罪妇李湘云,你所犯下的滔天罪行,陆判官一桩桩一件件皆记录在案,你且看看可有污蔑了你?”

李湘云被本本砸的一阵头晕目眩,这阎王爷丢个本子力道都这么大,砸的她眼前直冒金星。

她拾起本子,打开一页页翻看。不过是看了两页,脸色已经由白到黑,最后瘫软在地。

原来,这本子上不但记录着李湘云毒杀亲子的事实,还记录着她偷人和害人的事实。

正震惊想要继续翻看下去,却听阎王爷怒声哼道。

“我阎王殿与天上神界相通,你在阳间做下的恶事,不但你自己心中清楚,天知地也知,岂是你能推卸掉的?”

阎王爷话音落地,一旁的陆判官便及时劝慰道:“罪妇李湘云,你前几世皆与人为善。常言道,种善因得善果,种恶因得恶果。

虽说你这一世作恶多端,但是念及前几世你功德无量,阎王爷自会公正待你。你不妨老实交代了你的犯罪事实,争取坦白从宽。

哪怕只落得个六道轮回再世为人,总好过堕入那十八层地狱,受尽无极之苦啊!”

李湘云脑子发懵,还没作出回应,一旁的丁三便不满的呼喊道:“凭什么饶恕这个毒妇?我不服!”

阎王爷不耐烦的命令道:“来呀,将这个前世今生双手沾满鲜血人命的恶人打入十八层地狱,让他受尽烈火焚心之苦,永世不得超生!”

话音落地,两名面目可憎的鬼差上前,拉起丁三就朝外拖。

丁三大喊大叫,直至身影消失不见。

少顷,李湘云听到一声凄厉的哀嚎声,是属于丁三的声音,“啊!好烫,救我!快救救我,啊!啊!啊!”

凄厉的吼叫声,一声比一声高亢,一声比一声揪心,听的李湘云浑身瑟抖。

阎王爷怒目看向李湘云,愤声质问道:“罪妇李湘云,你可想好了是从实招来,还是抵死不认?”

“我……我……”李湘云结结巴巴,说不出下文。

陆判官在一旁亟不可待的提示道:“罪妇李湘云,你还是通通招了吧!

你的犯罪事实,我已记录在案。之所以要你亲口阐明事实真相,只是给你死去的儿子一个交代。”

李湘云蹙眉,狐疑的问道:“给我儿子一个交代?”

陆判官点头,“对呀!你还不知道吧?你儿子死不瞑目,不肯堕入六道轮回,非要到阳间问问你为何狠心谋害他。

如今,他化身厉鬼已有数日。只怕再得不到确切答案,就要失去重新投胎做人的机会了!”

李湘云一听因为这个原因,阎王爷和陆判官才明知真相还要审讯她交代实情,脑子一懵间,竟然张口将自己谋害小世子黎逸轩的事实尽数交代了出来。

“这件事情,说来话长!当年我嫁给六王爷的时候,与我家府上一名郎中私定终身。谁曾想,家中做主把我许给了六王爷。

婚后,六王爷妾室众多,我又不是会讨人欢心的主儿,所以备受六王爷冷落。再一次回娘家省亲的时候,我一个没忍住,与那郎中有了苟且之欢。

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后来,我发现自己怀孕了,孩子的亲爹自然是那郎中。我与那郎中决定生下孩子,吃了令胎儿发育缓慢的药物。

十月怀胎生下孩子,怎么看都像是七八个月的早产儿。六王爷并未怀疑,还因为这个早产儿的缘故,对我多了几分宠爱……”

李湘云说起往事,脸上似悲似痛。有些事情,不说一句都不想说。说了,就想全部都说出来。

这之后,李湘云将自己与郎中,六王爷之间的感情纠葛大致交代了一遍。言语间,提及小世子黎逸轩,她是喜欢的。

“我十月怀胎,辛苦生下的孩子,我能不喜欢吗?我能不爱着吗?

可是,他毕竟不是六王爷的种。这么些年来,我终日活在胆颤心惊之中,就怕被六王爷知晓了我偷人的事实。

上个月,六王爷在狩猎场出事毙命了。我不甘寂寞,越发大胆,与那郎中开始频繁幽会。结果,那么巧就被二王侧妃撞见了。

我终日惶惶不安,生怕二王侧妃将此事告知皇上。可是等了又等,也不见对方有所动作。我生怕对方是为了抓住确凿证据,给我致命一击。

于是,我决定先下手为强。而最关键的,便是我儿子的身份不能曝光。不然我死不打紧,我整个家族都要被株连。混淆皇室血统,可是要被诛九族的!”

说到这里,阎王爷冷着声音打断李湘云,“所以,你就想毒杀亲子,准备牺牲他一人,挽救你和你的家族?”

李湘云重重点头,“没错!我当时疯魔了,我想,只有我儿子死了,他的身份才不会被人指摘诟病,也永远不会被任何人发现端倪。”

“你如何将事情做的天衣无缝,那么精准的计算了你儿子死亡的时间?”那厢,陆判官作好奇状询问出声。

李湘云苦笑摇头,“哪是什么天衣无缝?不过是我那姘夫是郎中,知晓药物相克的道理。所以出发龙延寺之前,给我儿子服下了一味慢性毒药。

那毒药会蔓延到骨膜内,制造出非短期中毒的假象。而我在入住龙延寺厢房后,便在厢房内焚烧与慢性毒药相克的毒香。

我故意带走我儿子,去见了母妃。之后又说要去沐浴,将儿子给了身边的乳娘。

当乳娘将我儿子带回厢房后,我儿子嗅到毒香,就会引发体内的另一位慢性毒药,催速毒质的变化。

我想,如此一来,我不在现场,我儿子却突然暴毙。

于情于理,我都会第一个被排除掉嫌疑。而按照我儿子中毒的程度分析,二王侧妃就会是最大嫌疑人!

只是千算万算,没料到后面会发生那么多变故……”

“李湘云,你果真是好大的胆子!”李湘云还没感慨完毕,阎王爷便气急败坏的嘶吼出声。

李湘云跪在大殿中央,哭啼啼乞求道:“阎王爷,求你开恩啊,我这也是一时糊涂,没有办法才出此下策的。求你让我儿子转世投胎,让我远离地狱极刑之苦啊!”

高座之上,阎王爷愤声呵斥道:“李湘云,你且看看朕是谁?”

李湘云听到对方自称‘朕’,下意识地抬头看过去。

但见高座上的阎王爷一把扯掉脸上画的凶神恶煞的面具,露出一张李湘云极其熟悉的愤怒脸庞。

那,不是当今西黎皇朝的皇帝黎翼翔,还能是谁?

李湘云惊愕的看着黎皇,整个傻掉说不出话来。

与此同时,大殿内诸多人都有所动作。

陆判官掀开面具,露出七王爷黎戬的银色面具。牛头马面,掀去头上唱戏用的假道具,露出当今大理寺最高官员的脸庞。

黑白无常,是七王府暗卫暴雨和惊雷。诸多鬼差,也都是当朝重臣假扮的,就连慕容秋雨都在这一行人之中隐匿着扮成面目可憎的鬼差。

这一刻,李湘云发懵的脑子终于醒悟过来。她这是……

“你们合起伙来诈我?”李湘云愤怒的咆哮出声。

慕容秋雨掀去鬼差的面具,含笑应道:“非也!不过是略施小计,以兵不血刃之法揪出谋害小世子的元凶罢了!”

李湘云呼啸着朝慕容秋雨冲过来,满脸恨意,“是你!一定是你出的主意,你这女人屡次坏我好事,你去死,去死!”

李湘云魔怔了一样,大有想杀死慕容秋雨的架势。

慕容秋雨眼看李湘云朝她飞扑过来,身形微动半分,只是嘲讽的看向对方。

在众人满心担忧的时候,那李湘云突然在距离慕容秋雨两米开外的地方顿住脚步,而后捂着胸口倒在了地上。

众人见状,只觉云里雾里,连黎皇都满眼狐疑之色。

慕容秋雨很快为大家解惑,“之前,七王府第一暗卫飓风伪装成你委派的杀手钢子,到皇宫里刺了你一剑,你可记得?”

李湘云捂着胸口,咬牙切齿,“原来,从那个时候你就在算计我了!”

慕容秋雨耸肩,“没错!我让飓风到戏班弄了把伸缩自如的假剑,里面装了一包鸭血。假剑刺向你的时候,剑尖回缩到剑柄内部,里面的鸭血随即喷出。

与此同时,飓风朝你胸口射了三枚加料的银针,让你感受到痛意之后晕厥过去。如此,便令你产生了你已经死亡的假象。

我们为你营造了地狱的氛围,逼迫你亲代了犯罪事实和动机。至于你现在胸口刺痛无比,那是因为你暴怒后血液逆流,加快了体内银针毒素的流动。”

这番解释,可谓是够清楚详细,即便是傻瓜也听得懂!

“呵呵!呵呵呵!慕容秋雨,你真是好算计,你太奸诈了!”李湘云怒极反笑,坐在地上嘶吼出声。

高座之上,黎皇痛心疾首的宣布道:“罪妇李湘云,混淆皇室血统,毒杀亲子,罪不可恕,现交给大理寺卿全权处理此事后续事宜!”

大理寺官员应声,挥手命侍卫将李湘云带下去。然而,当侍卫靠近李湘云后,对方突然拼尽最后一口力气,夺了侍卫的佩刀。

“大胆李湘云,皇上面前竟敢造次!”黎戬怒声呵斥。

李湘云目不斜视,直盯盯看向黎皇,“皇上,一人做事一人当。

我李湘云落得今日下场,只叹罪有应得。如今我血溅三尺,就此谢罪,望皇上开恩饶恕我李家一门!”

她说完这话,刀锋一转,割破喉咙。

一时间,当真是血溅三尺,惊愕了在场众人……

……本章完结,下一章“鹿死谁手还未知”↓↓↓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