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狂女重生 纨绔七皇妃 [目录] > 第153章:鹿死谁手还未知

《狂女重生 纨绔七皇妃》

第153章鹿死谁手还未知

妖冶的蓝色妖姬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天和二十五年腊月二十九,已故六王爷黎烨的王妃李湘云因毒杀亲子,混淆皇室血统给六王爷扣绿帽,试图谋害二王侧妃和七王妃等众多原因,被黎皇下令交予大理寺重判。

李湘云在证据确凿,无力回天之下,愤恨自杀于皇宫内。

这之后,黎皇有感于年关将近,不想多造杀业,这便将李湘云和伪世子黎逸轩的尸骸送回李湘云的娘家,并下令将李家贬为庶民,流放边关。

自此后,李家人……终生不得入京为官!

这件轰动一时的龙延寺毒杀世子案,不,确切的说,是毒杀伪世子案,就此做出了结。

伤心多日的黎皇,在得知事实真相后暗自欣慰。毕竟,那黎逸轩不是他的皇孙。皇家人多薄情,不是自己的亲人,当然不会去心疼了!

慕容秋雨智破毒杀伪世子案,一时间成了坊间百姓茶余饭后赞叹的对象。

二王府内,养身子的慕容馨儿得知慕容秋雨将毒杀伪世子案告破,忍不住嗤鼻愤恼。

“哼!那个贱人,就知道惺惺作态耍威风!她是杀人凶手,她害死了我的孩子!”慕容馨儿已经将自己滑胎的原因尽数推卸在慕容秋雨身上。

与她一样奇葩的,是黎墨也这么认为。

他咬牙切齿道:“慕容秋雨深受父皇宠爱,明明能在第一时间求情救下我们的孩子。可是她却没有那么做,着实可恨!馨儿,你就等着吧,我一定会为我们的孩子报仇的!”

慕容馨儿紧紧拥着黎墨,满脸楚楚可怜的委屈模样儿,“王爷,我相信你不会让我们的孩子白白死掉的,我相信你一定会为我们的孩子报仇的!”

“当然!我会让慕容秋雨血债血偿的,绝对会的!”黎墨反手将慕容馨儿搂的紧紧,眸底蓄满了阴毒的戾色。

想他那么盼望着能有一个孩子,能换来父皇的关注目光。可是这一切,却硬生生被慕容秋雨毁掉了。

这让他如何不恨?

黎墨与慕容馨儿双双痛恨着慕容秋雨的时候,慕容秋雨正心情大好的在马场骑着小白兜风。

李湘云死后,慕容秋雨兑现承诺,将丁三和他的家人放走,还给了些许银子。丁三离开前,千恩万谢。他是真的厌倦了打打杀杀的日子,走的毫不留恋,反而很开心!

马场内,慕容秋雨骑马自娱自乐。马场外,黎戬好整以暇的看着她。

兜了几圈儿后,慕容秋雨才依依不舍的下马,与小白亲昵一番后离开。

黎戬见慕容秋雨从马场出来,直接迎上前,霸道的将人圈在怀中,不由分说现在她唇上印下一吻。

“你干什么?”慕容秋雨捂住双唇,瞪视黎戬。

光天化日,朗朗乾坤,这男人忒不要脸了!

黎戬迎上慕容秋雨的瞪视目光,薄唇弯起好看的弧度,应的那叫一个理所当然,“我亲我的女人!”

“……”慕容秋雨推了黎戬一下,“谁是你女人?不知羞!”

黎戬雷打不动,将慕容秋雨搂的更紧密,笑的很不地道,“呵呵,你确定不是我的女人吗?那……我现在把你就地正法,变成我的女人可好?”

说话间,假意去扯慕容秋雨的衣服。

慕容秋雨急忙按住黎戬胡闹的大手,“别闹了!你就这么闲,无事可做啊?”

黎戬笑着点头,“是啊,无事可做,闲的很。要不,跟你做点什么?”

“……”慕容秋雨额头滑下黑线,对于黎戬越来越猥琐的性格表示真心的无语了。曾几何时那个冷酷暴戾的男人呢?那个看到她就忘记烦别人的男人呢?

老天!这样下去,她真担心自己被这个刷新节操下限的男人折腾疯掉!

腊月三十,是西黎皇朝的传统节日……除夕!

大清早,七王府张灯结彩,大家忙里忙外,一阵热闹喧哗。后院的慕容秋雨也没闲着,指挥小兰和小竹二婢子贴窗花,福字和春联门神。

过年了,该有的气氛不能少!

才贴了一多半,黎戬就带着飓风,暴雨和惊雷三人来后院,美其名曰帮忙。慕容秋雨倒也不客气,将挂鞭炮挂灯笼这种登高的事情交给他们男人做。

“小竹,小兰,剩下的春联放着让飓风他们贴吧!你们两个带王妃回房梳洗装扮,一会儿要进宫。”黎戬对小兰小竹吩咐出声。

慕容秋雨知道,除夕这天皇家繁琐规矩很多。早晨要进宫拜祖宗,给祖宗上香祈福。中午要在皇宫用膳,吃团圆饭,临近傍晚才能各自打道回府。

黎戬带着慕容秋雨进宫的时候,首先看到的是二王爷黎墨和他的军师雷煞。慕容馨儿滑胎了,这种场合即便她有心想来,那也是不允许的,太晦气!

黎墨一看到黎戬和慕容秋雨相携而来,眼底立刻充斥着满满的怒焰。

慕容秋雨笑脸迎人的打招呼,“二哥来的可真早呀!咦,怎么不见姐姐呢?”

这问题,简直就是给黎墨添堵。可是,慕容秋雨就是故意问的。

果然,黎墨听到慕容秋雨的询问,脸色更加难看。

他哼了声,上前一步低声怒斥道:“慕容秋雨,你休要得意。你这恶毒女人害死了本王和馨儿的孩子,本王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闻言,慕容秋雨脸上笑意更深起来。哎呦呦,有人这是不分青红皂白给她扣屎盆子,想要跟她正是宣战了呢!

慕容秋雨扭头看向黎戬,满脸不可思议的表情,“七爷,我刚刚看到一只疯狗在胡乱咬人!”

黎戬眼底蓄满笑意,很配合的应声,“是呀!本王也看到了。这疯狗病的挺厉害,逮着谁都想咬一口!”

“你们……你们好大的胆子,竟敢在大殿之上辱骂本王?”黎墨陡然提高声音,目的自然是吸引已经到场的皇亲贵官关注到黎戬和慕容秋雨。

有二王党派的人听到黎墨的呵斥声,立刻围靠过来。

只不过,还没等这些人开口,慕容秋雨就含笑说道:“二哥,你一口咬定我们夫妻在这大殿之上辱骂你,这可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慕容秋雨,你少狡辩了!你刚刚骂本王是疯狗!”黎墨眼见围过来的人越来越多,这便语气拔高了许多。

慕容秋雨听到黎墨这话,笑意不减半分,“二哥,你真是误会我跟七爷了!我们俩刚刚聊起来皇宫的路上看到一只咬人的疯狗,这一点雷军师可以作证的呀。

二哥你一口咬定我们骂你,这是从何说起啊?难道你这是在间接承认你是我跟七爷聊的那只乱咬人的疯狗吗?”

问这话时,慕容秋雨眼睛一眨一眨的,似乎很疑惑茫然的样子。

黎墨被气的额头青筋暴起直跳,可是却已经无力再反驳下去。刚刚黎戬与慕容秋雨讽刺他是疯狗的时候,的确没指名道姓。

他若在这个问题上争执下去,明显得不到什么好处,还会被人嘲讽愚蠢幼稚!罢了!嘴上争吵算不得英雄好汉,他朝生死面前见真章。

然而,黎墨有心就此作罢,慕容秋雨却没耍戏够!

她眼见围观的人逐渐散去,目光弯起盈盈弧度看向黎墨身旁的雷煞。

“雷军师,二哥的脸留了疤,可谓是破相了。如此一来,有些事情也要因此而改变了,你说是不是呀?”慕容秋雨问这话时,满脸讥讽的看着黎墨破相的左脸颊。

黎墨听到慕容秋雨这话,心中‘咯噔’一下。他自是听懂了慕容秋雨的弦外之音!

这女人是在嘲讽他的帝王之相被破,日后难以登基称帝……可恶,这个贱女人!若不是她的背叛,若不是她的突然袭击,他的脸颊怎么会受伤?又怎么会破相留疤?

不得不说,慕容秋雨这话可是一针见血的触及到了黎墨和雷煞二人心中的隐痛。

狩猎场归来后,黎墨用了各种灵丹妙药。但是当日慕容秋雨抓的够狠够深,以至于现在他的脸颊依旧留下了几道与肉色不同的长疤痕。

帝王之相遭到破坏,自然就没了那与生俱来的王者贵气。这一点,雷煞不否认!只不过,他已经选择拥护黎墨,并为此付出了很多心血和努力,只能死撑到底。

他愿意用余生跟命运斗上一斗!不然,还能怎样?放弃吗?不!一切部署均在掌握之中,胜利就近在眼前,他绝对不能轻言放弃。

“七王妃,这不到最后关头,鹿死谁手就是未知数。能与你站在敌对的立场针锋相对,是我雷煞的荣幸!”雷煞说这番话时,脸上闪烁着异样的光芒。

那种想要与天斗,与命抗争的坚定模样,看的慕容秋雨心中一阵冷笑。

她毫不留情的讥讽道:“雷军师对自己,对二哥有信心,这是好事。不过呢,有时候盲目的自信,是要付出代价的。”

雷煞正要开口说点儿什么,一旁黎戬低声笑道:“爱妃,何必与某些人逞一时口舌之快呢?”

慕容秋雨立刻点头赞同,“是哦!”

简单的两个字,讽刺意味儿十足。以至于丢下这两个字后,夫妻二人携手离开,吝啬的连个眼神都不甩给黎墨和雷煞。

黎墨目光死死的盯着黎戬和慕容秋雨相携的手,心下暗暗发誓,总有一天,他会将这对狗男女亲手斩杀,让他们死无葬身之地!

尤其是慕容秋雨,那个胆敢背叛他,破了他帝王之相的贱女人。他不会放过她的,绝对不会放过她……

……本章完结,下一章“许愿与她到白头”↓↓↓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