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狂女重生 纨绔七皇妃 [目录] > 第160章:杀她不如诛心

《狂女重生 纨绔七皇妃》

第160章杀她不如诛心

妖冶的蓝色妖姬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刺痛从荆风的额头延伸至眼睛,而后是鼻子和脸骨。

然而,那种火辣辣的皮肉被刺破的痛楚,远远不如一只眼睛血红一片,什么都看不到来的更让荆风心惊!

一切发生的太快,以至于他根本没反应过来,就被眼前那矮子毁了容,并……划瞎了一只眼睛!

意识到这一点,荆风火速退至自认为安全的地带。

被划的眼睛前满是血红之色,逐渐被黑暗替代,仅剩另一只眼睛惊愕的瞪视着对面不远处的矮子。

“速战速决,斩草除根!”一阵诡异的沉静中,荆风听到矮子声音低沉的丢出四个字。

这之后,她揣起短匕首,持剑朝他刺了过来。而与此同时,身后也凶悍的传来破风的声音。

荆风暗叫糟糕,这矮子的实力已经是超乎他意料之外。那么,身后戾气很重的男人,岂不是更在他之上?

心思兜转间,那矮子与身后的男人同时持剑朝他刺过来,荆风狼狈防守,赫然发现这二人招招凶狠,咄咄逼人,只为以最快速度要了他的命。

他心知,这种情况之下,他想要逃出生天是白日做梦。但是死,他怎甘心?

眸光暗暗流转,荆风脑子里已经想到最保守的对策。他一边拼尽全力与前后夹击的两个人对抗,一边狼狈的逃窜。

当然,黎戬和女扮男装的慕容秋雨是绝对不会给他逃掉的机会!

“纳命来!”一声厉喝,平地而起。

荆风正与蒙面的黎戬过招,就听到慕容秋雨冷冽的呵斥声。他知道,是生是死只看这一步了!

他猛的转过头,佯装出要偷袭慕容秋雨的样子。可是,身后黎戬已经快速出招,将利剑穿透了他的左胸口。

而身前的慕容秋雨见状,更是狠辣不留情,在正前方狠狠的补了一剑到他左胸口。

“唔!”荆风低呼一声,满脸痛色,唇角缓缓渗出刺目的血色。

黎戬与慕容秋雨默契的拔出利剑,荆风胸口立刻喷出热血,重重的倒在地上。

他目光纠结的看着黎戬和慕容秋雨,声音弱不可闻:“你们……是哪路的?我与你们……可有旧仇?”

“哼,不妨就让你做个明白鬼,到了阴曹地府记得好好跟阎王爷告状,就说是我慕容秋雨杀的你!”慕容秋雨扯开面上蒙的黑布,满脸厉色。

“你……”荆风看到慕容秋雨,眸色紧缩起来,张张唇似乎想要说些什么。

可是半晌,却一个字也没能说出来,浑身抽搐着好像即将濒临死亡。

慕容秋雨冷声哼道:“这是你谋害小梅的代价!我不过是以牙还牙,以血还血。”

荆风弱弱的喘息,唇色愈加惨白,双眸似乎也睁不开要死翘翘的样子。

“心脏连中两剑,剑剑穿心而过,绝对没得活了!”一旁,黎戬收起剑,对慕容秋雨诉说着。

慕容秋雨冷眼看了看缓缓闭上双眼的荆风,哼了声道:“就这么死了,真是太便宜他。”

黎戬沉声催促道:“走吧!去看看慕容馨儿的状况。”

“嗯!”慕容秋雨点头,与黎戬双双闪身离开长巷。

两个人不知道,在他们消失在长巷外后,那本应该死掉的荆风,竟然蓦地睁开了双眸。

那一只血红的眼睛,加之从额头划到脸颊的长长疤痕,丑陋狰狞,非常骇人。他胸前,正在汹涌的流出刺目的血色。

可是他除了唇色惨白以外,没有半点濒临死亡的迹象。更甚至,他竟然挣扎着站起身来,摇摇晃晃的朝长巷深处走去。

荆风能确定,刚刚与慕容秋雨在一起的男人必定是七王爷黎戬无疑。想不到,这两个人竟然也做这种以多欺少的下三滥勾当。

只不过,他们以为把他引到长巷,双双攻击就能要他的命吗?呵呵,做梦!他荆风天生体质怪异,心脏长在右侧。

今日,他破釜沉舟,以诈死的方式苟活。他朝,毁容之仇,划瞎眼睛之仇,他定要双倍偿还!

黎戬与慕容秋雨离开长巷后,直接去找风雨雷电四人,与他们汇合。

破败的旧院内,风雨雷电四人清冷站着,神色各异。

破屋内,时不时传出男人亢奋的呼喊声,尽显银靡。

四人看到黎戬和慕容秋雨双双赶来,立刻迎上前。

不待开口,就听慕容秋雨沉声问道:“成了?”

虽是询问句,语气却是肯定的。

闪电点点头,率先回应道:“成了,现在还在里面!”

慕容秋雨‘嗯’了声,对黎戬说道:“那我进去看看!”

黎戬嘱咐她‘小心’,他可没兴趣看慕容馨儿的果体,自然不会随慕容秋雨一同进去。

慕容秋雨行至门口时,沉声命令里面的人滚蛋。那些个乞丐虽然意犹未尽,但是之前拿了闪电等人给的银子,如今也爽到了,哪敢不听?

“来了来了!”破屋内传出阵阵应答。

没多会儿,门开,几个脏兮兮的乞丐狂奔出来,一个个脸上写着银荡的绿光。

慕容秋雨冷声呵斥道:“哪儿来的滚哪儿去!今天发生的一切,都给忘到脑后去。”

那些乞丐纷纷点头,“这是一定的,这件事情天知地知,你们知我们知,绝对不会说给旁人听,找死的事情我们可不干!”

慕容秋雨没再理会那些人,迈着大步走进破屋内。

入眼看到的,是满屋破败狼藉。女人的衣服,被撕碎满地。扑面袭来的,是令人作呕的怪味道。

慕容馨儿狼狈的躺在地上,脸上被划的血肉模糊,惨不忍睹。

她身上,满是被凌虐后的疮痍痕迹。身下一双腿大大的分开来,中间某个地方正缓缓流出独属于男人的子孙万代。

慕容秋雨蹙眉,伸手将身上的黑衣服脱下,丢到了慕容馨儿的身上。

她自是不会因此同情怜悯慕容馨儿这个前世今生都恶毒的女人,只不过,她怕脏了自己的眼睛罢了!

慕容馨儿之前被点的哑穴已经自动解开,因为长时间处于受虐状态,所以有些嘶哑。

当慕容秋雨将黑衣丢到她赤果的身上时,她第一反应就是目光惊愕的看向对方。

当她对上慕容秋雨隐匿在黑布遮掩下的双眸时,整个人立刻凄厉的尖叫起来,“慕容秋雨,是你!是你这个贱人,是你在害我!”

她情绪激动的跳起来,可是到底之前承受了太多压榨,以至于整个人没站稳反倒跌坐在地上。

慕容秋雨伸手扯开黑色面巾,唇角勾起恶劣笑意。

她一步步走上前,居高临下的看着慕容馨儿,“没错!慕容馨儿,就是我,就是我害了你,你能奈我何?”

在慕容馨儿面前,她根本不屑躲躲藏藏。

“你这个贱人,你怎么能这样害我?你不得好死,呜呜呜!”慕容馨儿抓着身边一切能袭击的东西,不由分说就朝慕容秋雨身上砸过去。

慕容秋雨身形灵巧躲避开,脸上笑意更浓烈,“啧啧,慕容馨儿,仅仅是这样你就受不了,以后你还怎么跟我斗?

我告诉你,今日所作所为,不过是个开始。我们之间的血海深仇,我要慢慢跟你算个清楚!”

这番话别有深意,慕容秋雨今日的报复,只是为了以同样的方式向慕容馨儿讨回她对小梅做下的恶事。

至于前世慕容馨儿对她做过的那些令人发指的事情,慕容秋雨会用时间来一件件的掰算清楚。

“你杀了我吧!你这个贱人,你有种就杀了我啊!”慕容馨儿气急败坏的呼喊,嗓子越来越沙哑。

慕容秋雨听到慕容馨儿的喊声,唇角绽放出阴冷绝情的笑意,“杀了你?你确定?”

问这话时,她蹲到慕容馨儿身前,伸手死死地掐住了对方的脖颈。

“呃!”慕容馨儿赫然瞪大双眼,只觉得所有的呼吸都因为慕容秋雨这番动作被卡住了。

她奋力挣扎,想要抓花慕容秋雨近在咫尺的脸。可惜,才刚有所动作,慕容秋雨就伸出另一只手,将她袭击的爪子拍了下去。

慕容馨儿本就是娇弱的花骨朵,跟慕容秋雨这个自小习武的强者不能比。刚刚又承受了各种摧残压榨,现在浑身更是提不起一点力气。

“啊!不,不要!”慕容馨儿只觉得呼吸越来越困难,整个人都濒临死亡。

那种窒息的感觉,令她心慌!

她看着近在咫尺的慕容秋雨,看着对方眼底戏谑的笑意,却终究是不想就这样被对方杀掉。她不要死,死亡的感觉太痛苦了!

唯有活着,唯有活着才可以,她要活着!

“放开……我!”慕容馨儿使出吃奶的力气推开慕容秋雨,整个人趴在地上剧咳出声。

慕容秋雨无心杀慕容馨儿,不然以对方那点小力气自然是推不开她的。

她知道慕容馨儿胆小怕死,注重容貌。她怎么舍得让这个女人如此轻易的死去?那岂不是要影响大局,不好玩了?

正所谓,杀人不过头点地,诛心方为上上策!

慕容馨儿在乎容貌,那她就先毁了这女人的容貌,令她伤心欲绝!至于以后……

慕容秋雨冷艳看狼狈咳嗽的慕容馨儿,眼底划过狠戾之色。

这女人愿意苟且偷生,那就让她‘好好’活着吧!毕竟,这女人活着,她才能利用她诛黎墨那渣男的心。

黎墨啊黎墨,你前世今生为美色所迷惑,口口声声说对慕容馨儿是真爱。就让我好好见证一下,你们这对渣男渣女有多恩爱可好?

慕容秋雨冷哼一声,不多看慕容馨儿半眼,转身翩然离去。

与此同时,慕容馨儿抬头愤怒的望着慕容秋雨冷绝的背影,心中暗暗发狠儿。

她……绝不会放过慕容秋雨这贱人!绝不会!

……本章完结,下一章“将她拆吃入腹”↓↓↓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