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狂女重生 纨绔七皇妃 [目录] > 第162章:渣女的算计

《狂女重生 纨绔七皇妃》

第162章渣女的算计

妖冶的蓝色妖姬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慕容秋雨是个喜欢未雨绸缪的人!

她深知慕容馨儿身边有一个不简单的荆风后,这便让黎戬之前安排潜伏在二王府的眼线多多关注一下慕容馨儿与荆风的状况。

要知道,荆风是黎墨的暗卫,被赏赐给慕容馨儿保护她的。但是,他却背叛原主黎墨,隐瞒了慕容馨儿被毁容的事实真相,还好心帮对方制作人皮面具恢复如花美貌。

试问,他求的是什么?这世上,没有人会毫无目的这样帮助别人。荆风是处心积虑,还是有心预谋什么呢?

对此,慕容秋雨不但好奇,还觉得很有知晓的必要。

二王府,慕容馨儿历经半个月的时间,毛发无损的回来了。

最高兴的人,莫过于黎墨,其次便是慕容昊!

傍晚,黎墨设宴招待慕容昊,给慕容馨儿压惊,一并重谢为保慕容馨儿周全而瞎了一只眼睛,被毁了整张脸,还身受重伤的荆风。

席间,黎墨和慕容昊少不了对荆风表达重谢,荆风倒也谦虚,连声说这些是他身为暗卫应该做的。

酒席吃到夜半时分,慕容昊才摇摇晃晃上了将军府的马车离开。

而黎墨抱着慕容馨儿,直接回房亲热。

都说小别胜新婚,黎墨前世今生都为慕容馨儿的美貌和婀娜身姿吸引,半个月没跟她欢好,早就忍不住了!

“墨,你别急嘛!哎,你讨厌,轻一点啦!”房间内,慕容馨儿娇嗔的声音,听的人浑身骨头酥麻。

房间外,荆风阴沉着脸迈步隐于暗夜中。

翌日清晨,黎墨顶着喝酒后痛的欲裂的头去上早朝。他前脚离开,有人后脚就翻窗而入,掀开床幔爬到了慕容馨儿的床上。

“墨,你不去上早朝吗?一会儿该迟了!”慕容馨儿挥手推开来人,闭目昏睡。

来人不语,霸道的将慕容馨儿整个人翻转过来,欺身压上去,不由分说就吻上她红润的双唇。

“唔!”慕容馨儿察觉到这不属于黎墨的气息,立刻睁开双眼,慌乱的推开对方。

待定睛看清来人,她缩着坐在角落,眸色一沉,“荆风?你怎么跑到我房里来了,万一被人瞧见怎么办?”

荆风冷哼一声,一把将慕容馨儿拉到怀中,“怎么?想过河拆桥啊?”

“我……我哪有?我只是怕别人瞧见,你跟我就都完了!”慕容馨儿惆怅的瞪了荆风一眼,似乎在怪罪对方不识好歹。

荆风低头吻了吻慕容馨儿的唇瓣,压低声音应道:“没有过河拆桥就好!馨儿,我可告诉你,你脸上这层皮,没有我的药水长期敷面,就会萎缩脱落的。”

闻言,慕容馨儿眸色紧张起来,一把将荆风紧紧抱住,“我不会过河拆桥的,荆风!你对我的恩情,我这辈子都不会忘。

你知晓我被毁容,却没有嫌弃我,还帮我治脸,帮我想法子搪塞黎墨的盘查。这些我都记得,绝对不会忘的!”

这些是实话!

回想起荆风将她带去乌龙山义兄那里养伤的日子,慕容馨儿心中百感交集。那个时候,她看着自己丑陋的脸,没有勇气活下去,只想一头撞死算了。

是荆风!是他安抚她冷静,安抚她美貌还会回来。慕容馨儿也是在那时才知道,原来荆风竟然对她一见钟情,私底下暗恋了她很久很久。

这个叫荆风的男人,骨子里有种自卑心理。在慕容馨儿绝美的时候,他暗恋她,视她为女神,不敢亵渎她分毫。

可是,在慕容馨儿被毁了容貌后,他骨子里那点自卑心理终于尽数消散。他开始热情如火的接近她,甚至斗胆强迫她与之欢好。

当然了,他回报给慕容馨儿的,是一张近乎完美的人皮面具,令慕容馨儿恢复了倾国的美貌!

慕容馨儿注重自己的脸,胜过一切。她这辈子,跟过太子黎睿,跟过二王黎墨。甚至,还被一群乞丐玩弄过。

所以,对于她而言,多跟一个男人欢好,并不算什么大不了的事情。虽说这荆风瞎了眼,毁了容,可是他有一双巧夺天工的手。

他能制作人皮面具,还她倾城倾国的美貌,让她继续做西黎皇朝第一美人!

慕容馨儿觉得,用自己的身体换取美貌,这交易太值得了。她庆幸荆风不嫌弃她毁容,不嫌弃她被乞丐玩弄过。

而今,荆风听到慕容馨儿真诚的话语,脸上绽放出一抹得意的笑。只不过,那笑因为他脸上狰狞的疤痕,显得非常丑陋。

“馨儿,你这番话听的我好生欢喜!”荆风执起慕容馨儿的下颚,吻上她的唇。

慕容馨儿知道,荆风既然敢斗胆进来她的房间,必定是避开了众人的耳目。这男人,倒也是有点本事的!

看在他能让她永葆美丽容颜的份儿上,慕容馨儿自然不想怠慢他。

索性,她坐起身来,开始伸手主动褪荆风身上的衣物。

待彼此坦诚相见时,她抚过荆风胸前的伤口,将他轻轻推到在被褥上。

她温柔的说:“你身上还受着伤,让我伺候你!”

话落,她骑到他身上,牵引着他的双手来到她傲人的胸前,让他得以肆意把玩她的两抹云团。

无耻的放纵,在这一刻悄然开始……

欢爱过后,荆风将慕容馨儿紧紧纳入怀中,不厌其烦的对她香软的身体上下其手,各种摩挲。

慕容馨儿依偎在荆风怀中,撒了一会儿娇后,开始念叨慕容秋雨的狠辣。

“我们姐妹一场,我不过是让你对她的婢女痛下狠手,她就这般报复你我。说起来,我最对不起的人就是你了。”

她是个聪明的女人,至少,在喜欢她的男人面前,她很聪明,懂得审时度势,更懂得抓住任何有利于自己的人脉。

而她又会恰到好处的控制言语分寸,让对方感受到她要表达的意思,又不会觉得自己是被她利用了的。

果然,荆风听到慕容馨儿这番话后,将她搂的更紧,言语间满是疼惜,“傻馨儿,说什么呢?你没有对不起我。为你做千般事,都是我自愿的。

要说对不起,反倒是我没有照顾好你,害的你被那个恶毒的女人算计了去。不过你放心,我不会让你白白受伤的。这笔账,我迟早向那女人讨回来!”

慕容馨儿一听荆风这么说了,唇角染上阴狠笑意。她很想对付慕容秋雨,可是因为对方实力太强悍,她无能为力,所以才只好将谋害的目标转移到小梅身上。

没成想,偷鸡不成蚀把米,她心里恨着呢,又不敢告诉黎墨实情,怕对方嫌弃她。这些苦楚,她也就只能对荆风说一说了。

倒也不是指望着荆风眼下能帮她报仇,只是待假以时日,荆风如果能在保她周全和美貌并在的同时,能给予慕容秋雨重创可是极好的事情呢!

想到荆风善于易容,还会制作人皮面具,慕容馨儿心中暗想着,若他身体恢复如初,扮作慕容秋雨身边的人,到时候伺机对付那贱人,是不是会很容易?

光是想到这一点,慕容馨儿就莫名的亢奋。她知道,在接下来荆风恢复身体的日子里,她得好好对他,哄得他对她千依百顺才行。

不过,哄荆风是一回事,她心中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临近晌午的时候,慕容馨儿端着一盅甜品来到书房。

“墨,忙完了吗?”慕容馨儿将甜品放在书桌上,满脸盈盈笑意。

黎墨起身上前,搂住慕容馨儿给了她一个热辣的吻,“还在忙!过来给我送汤?”

慕容馨儿点头,“是啊!怕你忙的忘记吃东西,就让厨房煲了一盅甜粥,快趁热吃吧!”

黎墨搂着慕容馨儿坐下,含笑说道:“你喂我!”

慕容馨儿娇笑,拿出勺子咬了一口,在唇边吹凉,送至黎墨嘴前。

黎墨满意的张口吞下,一双手忍不住在慕容馨儿身上肆意作乱。

待慕容馨儿将一盅甜粥喂完,黎墨也将慕容馨儿身上的衣服剥的精光了。

“墨,不要了,这样没有节制怎么行呢?”慕容馨儿嘴上说着不要,双手却是将黎墨搂的紧紧,傲人的云团直朝黎墨身前磨蹭。

黎墨伸手罩住那云团,一阵揉搓把玩后,开始步入正题。

待得一晌欢好后,慕容馨儿腻在黎墨怀中,视线停留在他左脸颊上无法痊愈的伤疤上。

她伸手,轻轻抚了抚那伤疤。

黎墨立刻浑身一僵,按住了她的手,声音萧瑟的询问道:“是不是……很难看?”

慕容馨儿摇头,“还好,淡了许多。不细看,根本看不出来!”

黎墨叹气,“你不用安抚我,我知道,难看的紧。”

慕容馨儿目光流转间,终于开始说起心中最想说的话题,“墨,其实你这脸也不是没有办法恢复如初的!”

闻言,黎墨心头一喜,“此话当真?”

慕容馨儿重重点头,将她命荆风偷偷毁了小梅容貌的事情告诉给黎墨。末了,不忘提起小梅如今容貌复原的事情。

她故意将此事告诉给黎墨,心中暗想着,若黎墨能得到祛疤的良药,届时她就能摆脱人皮面具,绝对是美事一桩!

果然,在意帝王之相破损的黎墨听到慕容馨儿这番话,直接忽略了对方没事招惹慕容秋雨婢女的事实,只将全部心思关注到了小梅复原的容貌一事上。

他沉声说:“看来,黎戬或者慕容秋雨手中一定有祛疤的灵药!”

慕容馨儿眼底划过笑意,她知道,黎墨这种不达目的不罢休的人,一定会想方设法弄到祛疤灵药。

而她需要做的,就是静静等待黎墨的好消息!

……本章完结,下一章“渣女安然无恙”↓↓↓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