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狂女重生 纨绔七皇妃 [目录] > 第169章:雷煞之死

《狂女重生 纨绔七皇妃》

第169章雷煞之死

妖冶的蓝色妖姬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荆风这番话,诉说的是事实!

他在慕容馨儿最美好,自己最卑微的状态下,对这个倾国倾城的绝美女人产生了爱意。从此,他与他的主子黎墨一样,对慕容馨儿念念不忘。

只不过,眼见他俊朗的主子黎墨都得不到慕容馨儿的侧目,荆风便知道自己这辈子注定只能仰望这个美丽的女人了。

当慕容馨儿嫁给黎墨,他成了对方的贴身暗卫后,荆风又欣喜又激动。他小心翼翼的收敛着对慕容馨儿的爱意,时不时会贪婪的看着她,又怕被对方发觉。

老天爷是厚待这个卑微的男人的!在他以为自己一辈子只能远观膜拜他心中的女神时,慕容馨儿出事了。

他忘不掉自己带着伤势找到慕容馨儿那天,她凄惨的模样。他看到她双脸血肉模糊,浑身布满凌虐后的痕迹时,第一个反应不是心疼她。

而是……欣喜若狂!因为他意识到,他心中的女神不再美好,那么他就能与之般配了。从此以后,他就不必在她面前落卑了。

他得到了他爱慕多时的女人,她的味道与他想象中一样,美好的无法用世间任何的语言形容。

在没得到慕容馨儿之前,荆风只小心翼翼的爱着。如今得到了慕容馨儿后,他才发现,每天黎墨上早朝后偷偷温存那一时半刻,远远不够解馋。

他贪婪的想要更多,更多更多。他想抱着慕容馨儿,腻死在她的身上。他爱死了这女人傲人的身体,还有那低低的吟叫声。

该死的好听,总也听不够!

所以,此刻的荆风,猴儿急的脱下慕容馨儿的衣服,不停的扯着,拽着,吻着她,抚着她。

慕容馨儿甚是乖巧的任由荆风褪去自己的衣衫,她被他推倒在枕间,感受他压在她身上亲吻她的云团。

那种感受,她挺喜欢的。因为,很愉悦!

当荆风和慕容馨儿在后院房间内的床笫间肆无忌惮行苟且之事时,有侍卫匆匆忙忙朝前院奔跑,并且很故意的撞了悠哉漫步的军师雷煞。

雷煞蹙眉,声音清冷的训斥道:“慌慌张张的,成何体统?”

那侍卫抬头看到雷煞,浑身颤抖的更厉害了,可谓是面如死灰,“见……见过雷……雷军师!”

雷煞不满对方这见鬼的表情,没好气的问道:“大白天你这是见鬼了吗?”

那侍卫一听雷煞这话,慌忙跪在地上磕头,“小的什么都没看见,小的什么都不会朝外说的,小的真的什么都没看见,求雷军师饶命啊!”

什么叫此地无银三百两?很明显,这个侍卫这个样子就是了。

明明雷煞没说什么,可是这侍卫却扑通一下跪在地上磕头喊饶命,还说什么都没看见,什么都不会朝外说。

这意思,不就是他看见了什么不能朝外说的秘密,并且事关重大,很有可能令他丧命么?

雷煞看了眼这侍卫奔跑过来的方向,眸光蓦地眯紧了,“你是后院的侍卫?”

那侍卫瑟抖着点头,并且再次强调,“小的什么都没看见,雷军师饶命呀!”

“……”雷煞眸光眯的更紧了,“你到底看到了什么,速速说来。你若实话实说,本军师会保你一命。若你不说,本军师这便砍了你的狗头!”

他是看到这个侍卫胆小,才敢这样威-胁恐-吓他的。在二王府里,军师雷煞的地位仅次于黎墨和慕容馨儿,他想砍谁的头,完全不需要向黎墨报备。

那侍卫一听雷煞这么说,当即浑身抖的更厉害了。

他四下张望,确定无人后,才压低声音问道:“雷军师,小的若实话实说,你……你真的不会出卖小的,真的会保全小的吗?”

雷煞皱眉,知道这侍卫一定是知晓了什么不好的事情。他心中没来由的阴沉下去,腾升起一抹不好的预感。

“你别废话,快将你看到的事情说出来。不然,本军师这就差人要了你的狗头!”雷煞焦急的催促出声。

那侍卫咬咬牙,终于决定实话实说。

他斗胆站起身,凑到雷煞耳畔低声耳语道:“雷军师,刚刚小的在后院巡逻,看到荆风暗卫进了王妃的房间,很久都没有出来。除此之外,小的还听到……”

“一派胡言,这怎么可能?”当雷煞听闻这侍卫说起慕容馨儿与荆风苟合之事后,立刻愤怒的咆哮出声。

那侍卫信誓旦旦的举手,做宣誓状,“雷军师,小的亲眼所见,如有半句虚言,天打五雷轰,不得好死……”

不待那侍卫发完毒誓,雷煞就气冲冲转身,拂袖离去。那离开的方向,不是去后院又是去哪里?

当雷煞身影在转角处消失不见时,站在原地瑟瑟发抖的侍卫悄然抬起头来。这一刻,他脸上哪有半点惶恐害怕之意?分明就明晃晃的闪烁着阴毒的笑意。

二王府后院,雷煞怒气冲冲朝慕容馨儿卧房走来。

他刚刚听闻侍卫汇报慕容馨儿趁黎墨不在府上,与荆风做苟且之事的消息后,只觉得脑子一片空白。

好不容易有了反应意识,第一想法就是前来验证虚实。若慕容馨儿没背着黎墨偷人,那就罢了。若她真的背着黎墨偷人……

不得不说,这一刻的雷煞是真的失去了理智。他跟在黎墨身边很多年,两个人的关系诚如黎墨所说那般,亦师亦友,仿若父子。

试问,不论师父还是父亲,知晓徒弟或儿子的妻子勾-搭男人,哪个不暴跳如雷,理性全无?

雷煞来到慕容馨儿门前,本想冲动的闯进去的。可是到底,他强大的理智终于在最后关头及时拉住了他的步伐。

他站在门外,竖耳聆听,果然不出意外的听到了里面传出阵阵女人下贱的低哼声,听起来非常无耻放-荡。

雷煞气的双拳紧攥,额头青筋暴露。他多想推门而入,将慕容馨儿这个背叛黎墨的贱女人拽下床,狠狠的暴打一顿,然后刺死那个胆大包天给王爷戴绿帽子的荆风。

可是,他没有这样做!雷煞是聪明的,他知道荆风武功高强,自己这样贸贸然闯进去,定是凶多吉少。若捉-奸不成,反被人杀掉,那可真是得不偿失了!

想了想,雷煞决定在黎墨没回来之前,先召集王府里的侍卫,将慕容馨儿和荆风双双拿下。至于如何定夺,待黎墨回府再行研究。

雷煞在心中计划好了一切,正要转身离开。突然,暗处有人飞掷出一个石子儿,正中转过身的雷煞的膝盖处。

雷煞毫无防备,中招后膝盖一软,‘噗通’一声跪在地上。虽然他强忍着不发出痛呼声,可是这跌倒的声音,依然令常年习武的荆风警觉的感受到了。

“糟糕,有人!”荆风惊呼一声,直接结束战斗。

他光着身子跳下地,简单披上一件外衣,连裤子都来不及穿一件,这便飞奔着开门冲出来。

荆风速度太快,以至于被打的膝盖发麻的雷煞才刚站起身,还没来得及落跑就被冲出门的荆风逮了个正着。

“雷军师?”荆风狐疑的皱眉,明显是没料到常年活跃在前院的雷煞会有到后院的时候。

不过,眼下一切都不是重点,重点是,这个雷煞应该已经知晓了他与慕容馨儿苟合的事情。

“进来吧你!”荆风当机立断,直接点了雷煞的穴道,将人拎小鸡似的拎进了慕容馨儿的房间,并反手将门关上落栓。

床榻上,慕容馨儿正在整理衣装,听到门声,探头来看。

当她看到一脸阴沉的雷煞时,吓的险些从床榻上掉下地。

荆风见慕容馨儿情绪不稳,连忙低声安抚道:“别怕,我把他点穴了!”

慕容馨儿不傻,知道刚刚雷煞一定是在外偷听了。

她三步并作两步来到荆风面前,指着动弹不得的雷煞询问道:“天呐,你怎么把他弄进来了呀?”

荆风实话实说道:“不然怎么办?他刚刚在外面偷听我们。若我不把他弄进来,咱们两个的事情就要人尽皆知了。”

慕容馨儿一脸慌乱表情,“那现在怎么办啊?”

荆风直白的回应道:“杀了他!只有死人不会朝外乱说。”

闻言,慕容馨儿被吓的不轻,“什么?杀了他?这怎么可以呢?王爷很在意他,而且他本事了得,能助王爷问鼎天下的!”

荆风冷声一哼,“那又怎样?你要知道,这糟老头子对王爷忠心耿耿。若我们今日放了他,那明天死的就是你跟我了!”

慕容馨儿一听荆风这么说,纠结的犹豫了一会儿,才严肃的决定道:“好,那就杀了他吧!反正,我早就看这个糟老头子不顺眼了,早死早好。”

荆风勾起慕容馨儿的下颚,银荡的笑道:“你放心吧,这件事情我会好好处理的。你只需保持镇定,保持从容,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就行了!”

慕容馨儿听得荆风这话,脸上染了几许笑意。

她重重点头,主动送给荆风一记火辣辣的热吻。

被点了穴道的雷煞,不能言不能语,更动弹不得。在听到慕容馨儿和荆风这般对话,又当着他的面热吻后,他心头‘咯噔’一下,直觉今日……大限将至!

荆风当着慕容馨儿的面,用枕头捂死了被点穴的雷煞,毫不留情。之后,趁无人之际,从后窗扛着尸体,丢到了后院的池塘里。

傍晚,夕阳西下时分,黎墨从皇宫匆匆赶了回来。

一进门,迎接他的不是慕容馨儿香软的怀抱,而是雷煞‘坠水而亡’的惊天事实。

黎墨听到管家说雷煞死了,半晌回不过神,不敢置信!

……本章完结,下一章“黎墨染重病”↓↓↓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