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狂女重生 纨绔七皇妃 [目录] > 第170章:黎墨染重病

《狂女重生 纨绔七皇妃》

第170章黎墨染重病

妖冶的蓝色妖姬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天和二十六年四月五日,二王府的军师,能力非凡的面相师雷煞,毙命!

最先发现雷煞坠塘身亡的人,是二王府里的两个小丫鬟。

听闻,她们到池塘打水洗衣服,结果就看到了雷煞漂浮在池塘里,吓的哇哇乱叫,引的全府上下前来围观,一同见证了一代辉煌军师的死亡惨状。

黎墨回来的时候,雷煞的尸体就摆在池塘边。二王府的管家拿不了主意,奏请了王妃慕容馨儿后,慕容馨儿说一切等黎墨回来处理。

而今,黎墨回来看到恩师的尸体摆在池塘边,激动的当场就腿软跪了下去。那种悲戚的心情,无法用言语来形容。

这么多年来,雷煞跟在他身边,风雨不误的为他谋划千秋霸业。他自小不受父皇母后宠爱,在雷煞这里得到属于亲情的慰藉。

他曾经无感谢上苍厚待他,为他带来了军师雷煞,这个亦师亦友的男人!

“啊!”雷煞凄厉的嘶吼,咆哮,不愿意相信自称知晓天命的雷煞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死了。

他记得,雷煞曾经跟他说过,要与他共创繁荣天下的。可是,他怎么就突然死了呢?

不是知晓天命吗?怎么会没有预料到危险的到来呢?

“请仵作来,上报官府,全力彻查军师死因!”黎墨在短暂的绝望悲伤后,冷声甩出这番话。

他不敢相信为人精明聪慧的雷煞,会坠塘身亡。他不信!他断定雷煞的死另有蹊跷。

等待仵作上门的时候,黎墨看着雷煞冰冷的尸体,眸光猩红,落下泪来,哭的像个孩子。

慕容馨儿守在一旁,看着黎墨哭泣的样子,心中一阵幽怨。

这该死的蠢男人,为了一个糟老头子哭成这样,至于吗?

就算没有了雷煞,他还有她,有她父亲慕容昊相助,这天下迟早还是黎墨的。有什么好哭的?真是没出息!

仵作前来验尸的时候,官府也派人前来查看了现场的情况。

那仵作仔仔细细对雷煞的尸体做了一番检验后,十分肯定的对黎墨说:“王爷,雷军师并非坠入池塘溺水而亡。初步推断,他是窒息而亡,被人丢到池塘的!”

闻言,黎墨猩红的眸子死死瞪向那仵作,“把话说清楚!”

那仵作点头,详细解释道:“这个池塘我刚刚勘探过,水说深不深,说浅不浅,淹死成年人的几率并不大。

我们假设雷军师不小心栽到池塘最深处,无法自救被淹死。那么,在这个过程中,他溺水后,缺乏呼吸,口腔和鼻腔会吸入大量的水。

这个池塘常年无人好生打理,里面淤泥杂质很多。而雷军师的口腔和鼻腔里,却很干净,没有吸入这些乱七八糟的脏物。

由这一点可以看出,雷军师是死后被人丢到池塘的!至于说他窒息而亡,则是初步推断。

他浑身上下没有致命伤患,身体肤色也没有中毒迹象,所以小的猜测应该是窒息而亡!”

“是谁?是谁向军师下手,是谁?”黎墨咆哮着质问出声。

没有人回答他!

慕容馨儿好心上前安抚道:“墨,你冷静点儿。你这样,我好心疼啊!”

黎墨像是找到避风的港湾,一把将慕容馨儿紧紧抱住。

他冷声喊道:“若被本王知晓是谁谋害军师,本王定要将其剥皮抽筋,挫骨扬灰!”

慕容馨儿听到黎墨这番发狠儿的叫嚣,浑身一僵,被吓的不轻。

戌时,官府派来的人,将二王府上上下下的人都召集到前院。

夜幕下,烛灯通明。

众人接受各种盘问,比如谁见过死者雷煞,什么时候见过,他在做什么,跟谁在一起。

大家纷纷回应,不敢有所隐瞒。最终,排查一番后,得出这样一些信息。

午膳后,前院的人们基本都见过雷煞独自漫步在长廊内。

未时末,后院厨房有少数人看到雷煞的身影出现在后院,并朝王妃卧室的方向走去。

自那以后,再无人见过雷煞了。

听到这些回应,官府的人例行盘问慕容馨儿,“敢问王妃,未时末人在哪里,做了些什么?”

慕容馨儿没想到矛头会指到自己的身上,她心中一阵慌乱,却在黎墨狐疑的看向自己时,强自逼迫自己镇定下来。

她讪讪回应道:“本宫自从有了身孕后,就终日嗜睡,所以吃过午饭一直到申时都在房中睡觉。这一点,全府上下都能作证!”

慕容馨儿一搬出怀孕的事实,谁敢不买账?就连黎墨,都是十分信任慕容馨儿这番说辞的。

官府的人又问:“王妃睡觉期间,雷军师可曾前来敲门惊扰?”

慕容馨儿摇头,“没有!本宫睡的很香甜,没有人来敲门。临近申时末的时候,管家急三火四来敲门,把本宫惊了一跳。

本宫那个时候才知道,原来……雷军师已经遭遇不测了!”

黎墨听闻管家敲门惊吓到慕容馨儿,立刻关切的低声询问她有没有被吓到,身子有没有不舒服什么的。

慕容馨儿表示雷煞的死给她冲击很大,她受到些许惊吓,肚子有一点疼痛。

黎墨面对雷煞死亡既成的事实,已经悲伤过度,再受不得半点摧残打击。一听说慕容馨儿肚子有点疼,当下抱起对方匆匆回房,并唤了府医前来诊脉。

待确定了慕容馨儿和腹中的小宝宝都平安无事后,黎墨才安抚了几句,回到前院。

关于雷煞的死亡,基本能确定是他杀了。可是凶手是谁,作案动机,杀人原因,无人知晓,无从排查,当真是一丁点儿的线索都没有。

就连哪里是第一案发现场,都排查不到任何信息!

于是乎,历经了三天时间的苦苦排查后,军师雷煞的死……宣布成了无头公案!

黎墨逐渐接受了雷煞死亡的事实,虽然内心惋惜不已,却也没有办法。毕竟,人死不能复生。

他想到雷煞过往的种种,记起对方曾说过他有帝王之相,而慕容秋雨是天生凤格。那个时候,雷煞曾经说过,他是泄露了天机,日后要遭受天谴的。

而今细细想一想,莫不是……这就是泄露天机后必须承受的天谴吗?

他不知道这算不算是天谴,他只知道,雷煞死了,他从此等同于是失去了左膀右臂。

起初的日子里,黎墨不吃不喝不睡觉,就呆呆的坐在书房里,看军师雷煞为他谋划的种种事迹,为他做出的杰出贡献。

是慕容馨儿体贴入微的前来照顾黎墨,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甚至以她和腹中孩子鼓励黎墨早日接受现实,回到现实生活中来。

她好言安抚说道:“墨,你还有我,还有宝宝,还有我爹。我们是一家人,虽然雷军师不在了,可是你不能自暴自弃,你要为了我们好好的活着啊!”

如果有别的可能,慕容馨儿当然不愿意低三下四诱哄黎墨。

她之前没有听从皇后姑姑慕容颖的话给黎墨下毒,反倒是勾搭着黎墨与之好上了。

慕容颖对她恨铁不成钢,只是碍于慕容昊的面子没撕破脸。这一点,慕容馨儿知道。所以,她既然选择了黎墨,就得坚持到底。

好在,黎墨对雷煞虽然情深意重,可是既定的死亡结果已经摆在那里。黎墨是有野心的人,自然不会因为雷煞的死就放弃自己坚持的理想。

故而,在慕容馨儿体贴入微的照顾下,黎墨开始进食,开始慢慢从悲痛的阴霾中走出来。

然而,当黎墨开始一点点恢复正常饮食状态后不久,身体却开始出现问题了。

这第一个问题,就是床笫之欢!

他发现,无论晚上他多么精神奕奕,多么想与慕容馨儿苟合。只要到了关键处,那身下的某物就不给面子,软趴趴的萎缩下去。

他明明心中迫切的想要与慕容馨儿欢好,可就是不能成其好事。一次这样,两次这样,次次都这样!

连慕容馨儿都发现黎墨的不正常了,她以为黎墨是没从军师雷煞死亡的悲哀中解脱出来,好言安抚对方不打紧什么的。

事实上,慕容馨儿真的对于黎墨的亲热表示可有可无。她是个放-荡的女人,喜欢强悍的男人。

这黎墨每次把她撩-拨的浑身燥热难耐,却在最终什么也做不成,她心里气着呢,恨不得对方离她远点,不能行就别招惹她。

若没有荆风私底下偷偷摸摸身体力行的安慰有所需求的慕容馨儿,只怕对方就该疯掉了。

黎墨太清楚自己的身体状况,他肯定确定自己绝非因为军师雷煞的死亡,导致了失去那种能力。

他明明很想要跟慕容馨儿成其好事,怎么就做不成呢?带着这个疑问,黎墨首次秘密前往太医院诊脉。

然而,得出的结果竟然是……身体无恙!可是,身体无恙,为何不能行鱼水之欢?

太医对此也解释不清楚,只说黎墨应该是身体虚,多吃些补品就好了。

无奈之下,黎墨回府吩咐下人买了诸多壮-阳的药物补身子。然而,药没少吃,到了晚上依旧不行。

这还是小事儿,当他壮-阳药物吃的越来越多后,身体非但没强壮起来,反倒是越来越虚弱不堪了。

终于,在雷煞死亡的一个月后,也就是天和二十六年五月五日,黎墨……病倒了!

这一次的病情,来的凶猛无措,太医院群医查不出病因,尽数束手无策。

七王府,慕容秋雨得知这一消息,脸上绽放诡异的笑容。

呵呵,她耐心等了这么久。重磅戏,终于该登场了呢!

……本章完结,下一章“按兵不动(新年快乐!!!)”↓↓↓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