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狂女重生 纨绔七皇妃 [目录] > 第172章:秋雨出面

《狂女重生 纨绔七皇妃》

第172章秋雨出面

妖冶的蓝色妖姬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五月十七日,距离黎墨病倒,已经整整十二日之久。

十二日的时间,对于旁人而言,转瞬即逝。可是对于黎墨而言,却是度日如年。

他一开始还能正常吃喝,一天如厕一两次。到了后来,光吃喝不能如厕,浑身浮肿的厉害,小腹憋的胀呼呼的难受。

那种想要如厕,却无法如厕,不能如厕的感受,令他死去活来。

他想,他终于体会到,什么叫‘大活人被尿憋死’的痛苦了!

如今的黎墨,躺在床上,小腹胀的如同怀孕五个多月的孕妇。他已经整整三日滴水未进,一粒米没吃。

他真怕,这样下去他没憋死,也要饿死了。

面对他这样严重的病情,一向不疼爱他的黎皇都亲自登门探望了。可是,黎墨却开心不起来。

他觉得,自己这是要病入膏肓了。不然,黎皇怎会屈尊降贵来看他?

毕竟,他的病至今太医们都束手无策,查不出病因啊。这,不是让他等死,还能是什么?

二王府,自称神医前来登门给黎墨看病的人,依旧排成排那么多,从清晨到日落。可惜,没有一个能治好黎墨病情的。

哪怕,能让他尿出一泡尿来,黎墨都会感激对方八辈祖宗。但是,吃了很多利尿的药,还是尿不出来。以至于现在肚子胀的,什么都吃不下喝不下了。

黎墨躺在床上,觉得自己真是大限将至,快要死掉了。

慕容馨儿守在黎墨的病床前,终日以泪洗面。她能不哭吗?如今她与皇后慕容颖已经疏离,关系不好了。

她和她父亲就指望着黎墨这一棵大树了。如果黎墨有什么三长两短,那慕容馨儿和慕容昊该怎么是好?

午后,温暖的阳光铺洒在大地上。

可是二王府内,却是乌云密布。又一个不知死活来求财的庸医被拉出府外,当着众多揭告示的人的面,施以杖刑。

只不过,与之前不同的是,这一次不是打几十下就不了了之。而是,直接将人活活打死了。原因,意图谋害二王爷黎墨!

也就是说,从此时此刻开始,举凡有人想进门救黎墨,就得做好治不好人就得死的心理准备。

这一招,吓跑了太多胆小如鼠之辈。试想,若二王爷的病那么容易治,偌大太医院怎么会束手无策?贴出告示这么多日,怎么会没人治得好?

很明显,因为二王爷这病情古怪啊,是绝症啊!

于是乎,意识到这一点后,众多求财若渴的人摸了摸脖子上顶着的脑袋瓜儿,最终在钱财和生命面前,一致的选择了后者——生命!

所以,原本排成长队给黎墨治病的队伍,瞬间锐减,成了看热闹的一员。

当接连有不怕死的人毅然决然进入二王府,最后被处以杖刑身亡后,敢揭告示顶着项上人头给黎墨治病的人越来越少。

最后,变成了……没有!

就在众多看热闹的人准备离开之时,有一个穿着落魄,身材矮小驼背的老头儿走出人群,上前揭了二王府的告示。

“这小病,老朽能治!”那驼背的老头儿一开口,声音沙哑如破锣,吸引到众多目光注视。

“嚯!这还真有不怕死朝前上的呢!”人群中,有人惊呼出声。

一群看热闹的人,这便因为这个突然冒出来的老头儿留下了离开的步伐。反正闲着也是闲着,看会儿热闹呗!

二王府负责接待此事的管事看到驼背老头儿揭了告示,立刻满脸怒气的推人,“滚开滚开,哪里来的叫花子?你认识字吗?这告示是你能揭的吗?”

驼背老头儿,也就是乔装易容的慕容秋雨。

她听到询问,沙哑着声音回应道:“我认识字啊!这上面不是求医治病的嘛,我来给二王爷治病呀。他这个病,我能治啊!”

“一派胡言!你个叫花子能治什么病?你看到这些死尸没有?这都是欺骗二王爷的下场,你想找死吗?”管事的指着地上横七竖八的尸体,愤声斥责起来。

慕容秋雨扭头看了眼地上的尸体,连连点头应道:“我能治啊,我真能治。我曾经是我们村儿最著名的赤脚神医,专治疑难杂症呐!”

管事的怎么可能相信穿着破败不堪的慕容秋雨这番话?

他推开慕容秋雨,准备收工回府。在外面接待了一小天儿不靠谱的所谓神医,他都累了。

“哎,官爷,你别走呀,我真的能治好二王爷的病。大不了治不好,你把我杀了还不行?你让我试试呗!”慕容秋雨扯住管事的衣服,不让他走。

一旁看热闹的众人见状,纷纷起哄,“管事的,就让这老头儿进去给二王爷看看吧!没准儿他就是世外高人呢!”

“去去去,你们都吃饱了撑的是不是?他还世外高人,我呸!”管事的没好气的甩开慕容秋雨,大步朝王府里迈去。

慕容秋雨急忙跟上前,哑着声音喊道:“我真是高人,我能治好二王爷。我能让他一炷香的时间撒出尿,你让我试试啊!”

众人听到慕容秋雨这番话,纷纷爆笑出声。

那管事的气急败坏,恨不得直接杀了这个驼背的‘老头儿’。可是当着众人的面,他若打杀无辜之人,那就要受到谴责和惩处的。

眸光一转,那管事的想到了光明正大处死‘驼背老头儿’的法子了。

他一脸阴笑着问道:“老头儿,你确定你要进这个门儿给我家王爷治病?”

慕容秋雨连连点头。

管事的又问:“你确定你能让我家王爷一炷香的时间……如厕?”

撒尿这种伤风败俗的词儿,管事的可说不出口。

慕容秋雨继续点头。

管事的见‘驼背老头儿’如此不知死活,脸上的阴笑更深了几分。

他指着一旁负责记录的人说:“既然你想进门,我也不能横加阻拦。如众人所言,万一你真是个高人呢?为了我家王爷着想,我不能放过任何一个可能治好他病的人。

你这样,我们这儿的规矩是,想进门就得签下生死契约。若你治不好我家王爷,就得奉上项上人头。你想进去,先签生死契约吧!”

“没问题!”慕容秋雨直言应声,一脸褶皱写满了自信。

她弯腰,慢吞吞的走到负责记录的人面前。那里有一张方桌,上面记录来人的信息,旁边放着生死契约。

慕容秋雨拿了一张生死契约,大笔一挥,签下自己的名字。当然,是假名!

那管事的在慕容秋雨签下名字后,直接抽走那张生死契约。

但见上面,横七竖八写着三个大字——“武慈仁”!

“武慈仁?”管事的狐疑的看向慕容秋雨。

慕容秋雨点头,“正是老朽!”

“这什么鬼名字?”管事的蹙眉,总觉得这个名字怪怪的。可是,他又说不上来哪里怪。

慕容秋雨心中暗笑,呵呵,这名字能不怪吗?武慈仁,无此人嘛!

“官爷,你看我这生死契约已经签好了,能带我去见王爷了吧?”慕容秋雨哑着声音询问出声。

那管事的收好生死契约,不耐烦的哼道:“走吧,跟我去见我家王爷。哼,见过寻死的,没见过你这么迫不及待寻死的!”

话落,大步朝王府中走去。

慕容秋雨紧跟在他身后,驼背弯腰慢吞吞的走着。

二王府东厢房内,黎墨躺在床上,正与慕容馨儿交代后事。

他没想到自己会病得这么严重,而且突然就没来由的病倒了,连个原因都查不出来。

“馨儿,我真是对不起你。你如今怀着孩子,可是我……我却不能陪着你们母子走下去了。”黎墨悲戚的叹气。

慕容馨儿一听黎墨这话,直接抓着他的手就嚎啕大哭起来,“墨,你不会死的,你不会有事的。你千万不能离开我们母子啊,呜呜呜!”

黎墨苦笑,“傻馨儿,事到如今,只怕大罗神仙都无力回天了。我虽心有不甘,却也无可奈何。你……你记着,等我走了以后,你照顾好我们的孩子……”

遗言还没交代完,管家前来敲门,说有人揭告示签生死契约,扬言能治好黎墨的病,让他一炷香时间内撒出尿。

对此,黎墨是不相信的。若能治好,早就治好了不是吗?何必等到现在?呵呵,不过是个求财若渴的骗子罢了。

不过,黎墨不相信,六神无主且急病乱投医的慕容馨儿却相信。

她握紧黎墨的手,急声唤道:“墨,让那人试试吧!万一……万一他真能治好你的病呢?不到最后关头,我们不要放弃希望,好不好?”

黎墨面对慕容馨儿的‘一往情深’,终于是点了点头,“好吧,让那人进来吧!”

少顷,管事的带着一个驼背弯腰的白胡子老头儿走进来。

床榻上的黎墨看到来人邋遢的样子,不由得心生失望。这哪像个会治病的?分明就是骗子!

慕容馨儿看到来人,也垮了脸。这人要是能治好黎墨,她给他下跪磕头。

这是慕容馨儿此刻的想法,在稍后,她暗自庆幸自己只是想一想,没说出口。不然,还真是丢尽了脸!

因为,就是这个其貌不扬的邋遢老头儿,治好了黎墨这绝症!

此刻,黎墨看着驼背的慕容秋雨,蹙眉低斥道:“张青,你……你怎么什么人都往府里带啊?这哪儿来的叫花子,给本王轰出去,别脏了本王的屋子!”

管事张青没待接言,慕容秋雨就慢吞吞的走上前,“二王爷,老朽乃是赤脚神医,专治疑难杂症,你可不能轰我出去啊。不然,你就没救啦!”

……本章完结,下一章“绝境逢生”↓↓↓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