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狂女重生 纨绔七皇妃 [目录] > 第176章:接我妻子回家

《狂女重生 纨绔七皇妃》

第176章接我妻子回家

妖冶的蓝色妖姬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黎墨一想到自己对慕容馨儿千般宠万般爱,最后得到的结果竟然是她彻骨的背叛,心中就一阵寒凉。

当然,更多的……是愤恨,是暴怒,是恨不得杀了慕容馨儿的迫切心情!

他待她那么好,她怎么就不知羞耻,勾搭上了别的男人呢?那个男人是谁?到底是谁?

一瞬间,黎墨的脑子里闪现出很多可疑的人。而最令他怀疑的对象,是他的心腹……荆风!

不得不说,这一次黎墨聪明了一把,做了一回真相帝。

他暗暗分析,荆风是他指派到慕容馨儿身边做贴身护卫的。二月初春龙节,慕容馨儿和荆风双双失踪,长达半个月之久。

虽然他们最终被确定是让山贼抓去了,可是却被关在一起。不然,那些山贼欲对慕容馨儿不轨时,荆风也就不会出面阻拦,落得被毁容划瞎一只眼睛的下场了。

那么,在长达半个月的时间里,荆风的舍命相救,是否成为慕容馨儿背叛他的原因呢?

如果那个姘-夫真的是荆风,那可真是……

“墨,你怎么了?做什么这样看我?”慕容馨儿眼见黎墨双目猩红的看着自己,没来由的脊背发寒起来。

黎墨听到慕容馨儿的询问声,隐在长袖下的双拳不由得攥的更紧了。

慕容馨儿不知道黎墨这是怎么了,但是她太了解黎墨为人。只要他心情不好,她一招就能令他束手就擒,乖乖投降。

“墨,你是不是不舒服啊?你到底怎么啦?你别吓我!”慕容馨儿说这话时,直接伸手环住黎墨的腰身,双目闪烁点点泪光,好像要被吓哭了。

黎墨看着慕容馨儿关切的眸子,那焦急的快要落泪的模样儿,令他没来由的悸动。

他暗暗告诫自己不要冲动,他安抚自己也许慕容馨儿并没有背叛他。

想想这些日子以来,他病得那么重,慕容馨儿对他贴身照顾,可谓是无微不至。看到他一心求死,她哭的像个泪人一样。

这些种种闪现心头后,黎墨终究是心头一软,潜意识里开始为慕容馨儿找没有背叛他的理由。

他想,万一慕容馨儿是被人强迫的呢?她这样柔软美好的女子,在外流落半个月之久,怎会不被人垂涎?

会不会是她其实被人玷-污了,但是不敢跟他说,怕他嫌弃她呢?

所以说,长的倾国倾城,还能时不时端出一副楚楚可怜模样儿的女人,才是最强悍的存在。

此刻,黎墨心中为慕容馨儿各种开脱后,咆燥的心情竟然一点点的恢复了平静。

他暗想着,有这样倾国倾城的美人儿陪在他身边,即便他不能人道,总好过一头撞死。至少,他还活着!至少,他和心爱的女人在一起。

“馨儿,我没事!”黎墨想了又想,最终还是在没有确定慕容馨儿背叛他的前提下,好言安抚对方。

慕容馨儿听到黎墨说没事,这才心情一松。刚刚不知道是她错觉还是眼花,竟然觉得黎墨看她的眼神凶神恶煞,好像要剁了她似的!

且说慕容秋雨离开二王府,在荆风的护送下离开。荆风特地牵了一匹马,驮着慕容秋雨要求带上的一千五百两黄金。

慕容秋雨走路慢吞吞,荆风嫌她走的太慢。这样走下去,天黑了都不一定到。

“你上马!”荆风冷着声音命令出声。

慕容秋雨也不跟荆风客气,笨拙的翻身上了马。虽然过程挺费劲,但是好在是上去了。

她在马上骑着,荆风在前面牵马。慕容秋雨看着荆风的背影,眸底满是冷冽阴毒的光芒。

她可忘不掉这男人对小梅做过什么事情,本以为上次她与黎戬联手,送他上了黄泉路的。万万没料到,他竟有命活下来。

此时此刻,慕容秋雨多想一剑刺过去,要了这男人的狗命。可是她知道,时机不对!

荆风牵着马走在前面,总觉得背后有一道怪怪的诡异目光在注视他似的。

他狐疑的回头,看向骑在马背上的糟老头儿。果然,那老家伙正皱着眉头瞪他。

荆风面色一沉,冷声呵斥道:“看什么看?”

慕容秋雨撇嘴儿,声音沙哑的说:“你不看老朽,怎么知道老朽在看你?”

“……”荆风很想训斥一顿这个糟老头儿,可是他偏偏不能那么做。

只得哼了声,继续前行。

“往左转!”

“往右转!”

“右转!”

“右转!”

这一路上,慕容秋雨故意耍戏荆风,一会儿让他左转,一会儿让他右转,转了足足十几个胡同,还在转。

眼看着天都已经黑下来,荆风终于火冒三丈,怒了,“你这糟老头儿,耍我是不是?你自己家在哪里你不知道吗?”

慕容秋雨指了指自己的脑袋,“人老了,不记道儿。这京城胡同太多,每一条都大同小异。现在天又比较黑,记错了也正常。”

“你……”荆风不能对慕容秋雨发怒,就将气撒在马上,扬手就朝马儿拍了一巴掌,指桑骂槐道:“还不快走,蠢死算了!”

慕容秋雨勾勾唇角,扬手间将一根银针悄无声息的拍进了马儿后背。

那马儿吃痛,当即咆哮了一声,撒开蹄子就跑。

慕容秋雨抓紧缰绳,双腿紧紧夹住马腹,故意惊慌失措的喊道:“哎呀,救命啊!马惊啦!”

荆风一看马儿自己跑了,那糟老头儿又是一副摇摇欲坠的模样儿,吓的连忙紧追而来,生怕对方摔死了。

可惜,纵使荆风轻功卓越,却不及慕容秋雨的雷霆手段。

她根本不给马儿喘息歇气儿的机会,眼见马儿隐有慢下来的趋势,就再拍一针到马背深处。

如此一来,马儿频频吃痛,没命的奔跑像个无头苍蝇似的。

荆风追着追着,就因体力消耗太多被马儿落下了一段距离。更悲剧的是,这里是胡同最多的地带。

诚如糟老头儿所言那般,每条胡同都差不多的样子。在他转了个弯将人和马跟丢了以后,竟然就再也找不到了。

夜色下,荆风惊慌失措的在各个胡同寻找所谓的糟老头儿时,慕容秋雨已经驾着马儿出了胡同。

她卸下马背上驮着的黄金,弃马在暗处吹起怪异的口哨声。

这之后,她开始飞快的卸下从头到脚的全部伪装。白色假发,白胡子,后背由小梅亲手缝制的圆棉包,一股脑儿的都丢进了装金条的袋子里。

她在原地等了一盏茶的时间,听到有马儿的‘哒哒’奔跑声平地传来。

慕容秋雨勾唇浅笑,吹口哨吸引对方寻声而来。

少顷,马儿欢快的奔跑来。只不过,出乎慕容秋雨意料之外的是,来的不但有她的小白,还有她的王爷夫君——黎戬!

夜色深沉,男人带着银色面具,穿着她给他买的月牙白锦袍,脚蹬白色长靴。驾着同色系的白色狮子骢,即便是黑暗中,都那般显眼。

“你怎么来了?”慕容秋雨奔上前,询问出声。

黎戬翻身下马,上前接过慕容秋雨吃力扛着的袋子,声音温柔似水的回应道:“我当然是接我妻子回家咯!”

他这话说的很是自然,可是慕容秋雨听了,心头却是一颤。

黎戬将袋子绑在小白的背上,转身见慕容秋雨顿在原地发呆,就开口唤道:“秋雨,怎么了?还不走吗?”

慕容秋雨回过神,“哦!走了,这就走。”

两人先后翻身上马,慕容秋雨在前,黎戬在后。

驾马朝七王府返回时,黎戬从慕容秋雨的身后紧紧搂住她的纤腰。

“我一整个下午都在担心你!你这么晚还没回来,我更是焦躁的不得了,生怕你被黎墨识穿,遇到什么危险。”黎戬一开口,就开始诉苦。

“……”慕容秋雨嘴角抽搐,有些无语。

曾几何时,她所认识的那个黎戬绝对不会跟人诉苦的。可是现在,这人就好像吃准了她吃软不吃硬似的,总放低姿态装可怜状。

“我说话,你有没有听到啊?我担心你,担心的都没吃晚饭呢!”黎戬见慕容秋雨没反应,言语间竟然有些幽怨,活像个被抛弃的小媳妇儿。

慕容秋雨额头滑下三根黑线,最后轻轻叹了口气,伸手握住了黎戬拥紧她腰间的大手。

她低声回应道:“我也还没吃晚饭呢!”

思来想去,最后只回应了这么一句话,实在是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总不能说,她耍戏别人一下午,爽着呢吧?

黎戬听到慕容秋雨这么说,将头枕在她后肩,“我出来的时候,让厨房做好了下酒菜。一会儿回家,你我小酌几杯。”

慕容秋雨听到黎戬说起‘回家’这个字眼,心头一暖。虽然极力抗拒着黎戬对她的好,可是他的七王府,真的是她现在栖身的家。

两人回到七王府后,黎戬卸下小白背上驮着的袋子。

小白浑身轻松,立刻围绕慕容秋雨打转儿,想用长长的舌头舔弄慕容秋雨香香的脸颊。

“滚开,你这色马!”黎戬眼疾手快,一巴掌拍了过去,下手那叫一个毫不留情。

“嘶!”小白挨打了,立刻不悦的晃晃马头,似乎在对黎戬叫嚣,又似乎在对慕容秋雨告状。

黎戬见状,没好气的哼道:“怎么着?不服呀?想打架吗?”

小白像是能听懂黎戬说话似的,抬起前蹄不停的在地上划拉,一副‘我要跟你决一死战’的嚣张样子。

黎戬‘哈’的一笑,“你还真是皮子太紧,欠收拾了呀!今晚我不拔你一层白毛,我黎戬都跟你姓。”

慕容秋雨无语,额头直划黑线。

她伸手扯住撸胳膊挽袖子准备跟小白大干一架的黎戬,没好气的数落道:“黎戬,你能不能有点出息啊,跟个哑巴畜生都能吵架干仗?”

……本章完结,下一章“无赖黎戬”↓↓↓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