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狂女重生 纨绔七皇妃 [目录] > 第179章:渣男心伤

《狂女重生 纨绔七皇妃》

第179章渣男心伤

妖冶的蓝色妖姬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原来,昨晚慕容秋雨对马儿动了手脚,甩下荆风消失后,那荆风苦寻无果,只得回二王府如实复命。

黎墨听闻本事了得的驼背老头儿因为马受惊,消失的无影无踪,吓的六神无主,一夜没睡好,就怕驼背老头儿发生什么意外,导致他的病情无法治愈。

昨夜,黎墨就翻来覆去一夜没睡好。一方面,是驼背老头儿消失不见的事情。另一方面,自然是纠结谁给他投毒一事。

今日一整个上午,驼背老头儿没有出现,黎墨心中又慌又乱,就差将办事不利的荆风砍成八瓣儿了。

现在,眼看着驼背老头儿自己如约而至来送解药,黎墨心中怎能不激动?

“老朽承蒙王爷关心,昨日马受惊并无大碍。只是受了点点惊吓,小小的摔了一跤,然后马跑了,金子也全都被马驮走了。”

慕容秋雨说起昨晚之事,故作一副沉痛惋惜状,明显是在心疼那一袋金子。

黎墨和慕容馨儿听闻慕容秋雨说起那一袋子整整一千五百两黄金就这么凭空消失了,双双震惊,神色极其难看。

慕容馨儿沉不住气,直接就喊上了,“你把金子弄丢了?你怎么这么蠢,那么多金子说弄丢就给弄丢了?”

慕容秋雨白了慕容馨儿一眼,没好气的辩驳道:“王妃,老朽的金子丢了,老朽心疼的都快要滴血了。你身为王妃,在这里落井下石可不太适合吧?”

“……”慕容馨儿被慕容秋雨这话噎的无语,眼底蓄满了愤怒之火。

黎墨故作大方的说:“哎,俗话说,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这是个意外,谁也不想的。”

实际上,心里肉痛死了。一千五百两金子,整整十五万两白银啊,那得辛辛苦苦赚多久,多久呀?

而今,被这糟老头儿眨眼之间就给弄丢了,一个字儿都没能剩下,真是呕血。

不过,即便心中已经肉疼死了,黎墨表面却不表露分毫。

他好心安抚道:“老人家不必太过伤心了!不是有句话叫做破财免灾吗?也许老天让你丢了金子,实际上是令你避过了祸事。”

慕容秋雨捋着长长的假胡子笑出声,“王爷此言在理儿,的确是这个道理啊!”

她一边说着话,一边自顾自的到桌前斟了一杯水,将解药投进杯水中稀释。

相比较于昨天,今日一切就顺利的有些过分了。

慕容秋雨将药给黎墨服下,黎墨派人护送慕容秋雨回她所谓的家。鉴于昨晚发生那样的意外,这一次,黎墨命人抬轿子送慕容秋雨和巨额金条回家。

荆风办事不利,将人弄丢了,居住的地方也没摸索到,挺令黎墨失望的。

今日,他不但委派了荆风,还唤了府上其他两名暗卫一起前去护送,以免发生什么不可预见的意外。

慕容秋雨离开二王府时,面色阴沉。不为别的,只因黎墨那蠢货太过于愚蠢。

昨日她将话说的那么清楚,表明了慕容馨儿给黎墨戴绿帽子的事实。可是黎墨竟然没有追究慕容馨儿,依旧与其如胶似漆。

刚刚在黎墨的卧室,慕容秋雨只看慕容馨儿眼底的笑意和黎墨看慕容馨儿时的眼神,就知道黎墨这蠢货又开始犯蠢了。

前世今生,这个蠢男人都被美貌无双的慕容馨儿牵着鼻子走。不管发生什么大事小情,慕容馨儿嘴一撇儿,白莲花的死德性摆出来,黎墨就立刻心软投降。

啧啧!不知道黎墨若知晓是慕容馨儿杀死军师雷煞,并给黎墨投下了断子绝孙药的事实,还会否这样愚蠢的原谅慕容馨儿呢?

要知道,雷煞在黎墨心中的地位可是绝不亚于慕容馨儿。最重要的是,断子绝孙药令他没了男人的能力,也没了生育的能力。

这种情况下,除非黎墨疯掉了,不然……他应该会对慕容馨儿死心,亦或心生恨意吧?

慕容秋雨脑子里有了新算计,她要想方设法将一切都推到慕容馨儿的身上。她倒要看看,黎墨对慕容馨儿到底有多爱!

荆风与二王府另外两名侍卫护送慕容秋雨回家,这一次,慕容秋雨懒得做手脚,免得节外生枝。

一行人顺顺利利回到驼背老头儿‘居住’的场所……一条最深的胡同内尽头的破庙!

“你就住这儿?”荆风简直不敢相信,驼背老头儿是住在这样残败的破地方。

慕容秋雨‘嗯’了声,“是啊!老朽一直住在这里,风吹雨淋,日子难过的紧啊。若不是老天开眼,让老朽遇到王爷生病之事,只怕老朽这辈子都摆脱不了这破地方!”

寒暄的话,三言两语就说完了。

荆风细心的将周边环境查看了一遍,又将破败的寺庙内能藏匿黄金的地方扫视了一遍,这才带着另外两名暗卫一起离开。

黎墨此前下了密令,在他身体没有痊愈之前,这个驼背老头儿谁也不能动。但是住在哪里,一定要勘探清楚。

待得日后黎墨身体彻底复原,驼背老头儿没有了可以利用的价值,再杀他个措手不及,将金子全都收回去才是上上之策。

荆风等人离开后,暗处隐匿的黎戬翩然现身了。

“爱妃,你这样一天拿回一袋金子,让为夫压力颇大。难道,你日后想让为夫吃软饭傍着你了吗?”黎戬掂着沉甸甸的金子,无语的询问出声。

慕容秋雨含笑回应道:“成啊,七爷想吃软饭,我一定鼎力支持,绝不小气吝啬!”

黎戬顺坡爬驴,“这可是你说的,不能反悔啊!从今天开始,为夫就是爱妃你的人了,你要对为夫负起责任。”

慕容秋雨嘴角抽搐的很严重,“黎戬,你脑子病的很严重!找个时间,唤个太医瞧瞧吧。”

“……”黎戬没料到慕容秋雨会说出这么饱含讽刺意味儿的笑话,真是……煞风景!

慕容秋雨想到自己将要进行的计划,主动开口全盘对黎戬托出。毕竟,这事情成败与否,得看黎戬的眼线本事如何。

黎戬听闻慕容秋雨想对黎墨和慕容馨儿展开雷霆之击,非常赞同。收拾渣男渣女什么的,最开心啦!

二王府,接收到黎戬密令的眼线,第一时间将慕容秋雨传来的东西悄无声息放进了黎墨经常读的兵法书籍当中。

除此之外,这眼线乐此不疲的将当日撞了雷煞的戏码再次上演了一遍。只不过,这一次主角变成了黎墨!

两天时间,黎墨已经能在院子里四处走动了,那如同怀孕五个月的大肚子,也一点点的小了下去。

虽然没有恢复如初,但是已经算是有质的突破了。

夕阳西下时分,黎墨一觉醒来,发现慕容馨儿不在房间里。

他起身来到院中,想要散散步。

才刚出了房间,一道身影急匆匆冲了过来,力道之猛,竟然直接将黎墨撞倒在地了。

“王爷?属下该死,冲撞了王爷,属下真是该死!”那侍卫跪在地上,频频道歉。

黎墨皱眉,愤声质问道:“做什么这样慌慌张张,你见鬼了吗?”

此情此景,与那日眼线设计雷煞上钩的戏码竟是如出一辙。

不出所料,在一切按照步骤来的时候,黎墨也免不了上钩的厄运。

当他听到这小小侍卫说起慕容馨儿在后院与暗卫荆风苟且之事后,登时火冒三丈,双眸闪过嗜血的戾色。

他气冲冲的来到后院,在慕容馨儿的卧室门口站定脚步。果不其然,那小小侍卫没有撒谎,房间内真的传出阵阵女人和男人苟且的低喘声。

这一刻,黎墨只觉得五雷轰顶,心神剧裂。亏他一直在强自说服自己,为慕容馨儿找理由开脱,认为她没有背叛他。

却原来,这女人不但背叛了他,还明晃晃的在他的眼皮子底下将绿帽子牢牢实实扣在他头上。

黎墨应该推门冲进去,将荆风这个姘-夫就地斩杀,将慕容馨儿拽下床狠狠踹几脚方能解恨的。

可是,他到底是忍住了那冲动的步伐。

他理性的告诫自己,绝对不能对慕容馨儿闪现半点杀机。如今,他身边最得力的左膀右臂雷煞已经身亡。

这些年来暗中培养的势力虽然也还可以,但是总归上不得台面。而慕容馨儿的父亲慕容昊则不同了。

身为西黎皇朝的镇远将军,慕容昊手握兵权,可谓是执掌着半壁江山。有朝一日,黎墨妄想登基称帝,势必要借助镇远将军慕容昊的势力才能成事。

所以,如此一分析,他无论如何都不能将慕容馨儿怎么样的。至少,现在不是他因为慕容馨儿得罪慕容昊的时候。

这个慕容馨儿,可是慕容昊的心肝宝贝,他根本就动她不得!

黎墨在门外小站片刻后,转身拂袖离去。唯有阴沉嗜血的面色,看的出他是真的知晓了慕容馨儿给他扣绿帽子的事实。

黎墨回到前院,心情久久不能平复。待好不容易平复下来了,他猛地想起之前撞了他的那个小小侍卫。

对方知晓了慕容馨儿与荆风偷-情的丑事,若传扬出去,他的颜面何存?届时最后一层窗户纸被挑开,他与慕容昊会否走上决裂的地步?

想到这种可能,黎墨一阵心慌意乱,吩咐管家将那个小侍卫唤到书房。

“王爷,您找属下?”那小侍卫一进书房,就胆颤心惊的询问出声。

黎墨指着书桌上一杯热气腾腾的茶水,声音诡异阴沉的说:“这杯茶,本王赏赐给你了!”

闻言,那小侍卫立刻双腿一软,跪在了地上,“王爷饶命啊!属下不会朝外乱说的,属下口风很紧的。”

黎墨怎么会相信对方的说辞?

正要下令,唤人来灌下毒茶,却听那小侍卫高声喊道:“王爷,属下连雷军师被荆风和王妃谋害的事情都一直没对外说,难道还不足以证明属下口风紧吗?”

黎墨豁然瞪大双眼,“你说什么?”

……本章完结,下一章“不可能!你撒谎!”↓↓↓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