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狂女重生 纨绔七皇妃 [目录] > 第180章:不可能!你撒谎!

《狂女重生 纨绔七皇妃》

第180章不可能!你撒谎!

妖冶的蓝色妖姬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黎墨本意是想先将慕容馨儿与荆风偷-情的苟且之事压下来,他不想与手握兵权的慕容昊正面起冲突。

思来想去,压下这件事情并非难事,只要处死之前撞破了慕容馨儿与荆风苟且之事的小侍卫即可。

然而,他万万没想到,这个看起来貌不惊人的小侍卫,竟然一张口就语不惊人死不休,爆出了一个令他承受不了的震惊消息!

此刻,黎墨双目圆睁,满眼写着不敢置信,正目瞪口呆的瞪着跪在地上浑身颤抖的小侍卫。

那小侍卫紧张兮兮的磕头,连声求饶道:“王爷,属下对您是忠心耿耿,天地日月可鉴呐!求王爷不要处死属下,饶了属下这条贱命吧!”

黎墨额头青筋暴起,迈着长腿三步并作两步奔到这小侍卫身前,一把抓住了对方的衣领子。

他咬牙切齿的怒斥道:“你给本王说清楚!你刚刚说什么?你把话再说一遍!”

小侍卫浑身瑟抖的更厉害,可是出口的话却没有一丝一毫更改,“王爷,属下说的都是实话。属下对您真的是忠心可鉴日月……”

“混账!本王要听的不是这个。你刚刚说雷军师是被谁谋害了?再说一遍!”黎墨愤声打断小侍卫没说完的话,呵斥他将之前的话重复一遍。

小侍卫紧忙点头,“是是是,王爷!雷军师是被王妃和荆风大侍卫谋害了的呀……”

“不可能!你撒谎!”黎墨再次打断小侍卫的话,脸上表情几欲狰狞扭曲。

小侍卫伸手做发誓状,“王爷,属下可以发毒誓。那乃是属下亲眼所见,绝无半句虚言,否则甘受天打五雷轰顶之苦,永世不得超生!”

闻言,黎墨倍受打击,连连倒退了三四步,险些一个趔趄跌坐在地上。

他目光猩红的看着小侍卫,声音绝冷的命令道:“讲!你给本王仔仔细细的把你看到的一切都讲出来,如有虚言和隐瞒,本王就砍了你的狗头!”

“不敢不敢,属下不敢有虚言隐瞒!”那小侍卫急三火四的点头表忠心。

待黎墨挥挥手间,小侍卫才开始耐心的讲诉道:“属下记得很清楚,那天是四月五日,皇上龙体欠安,王爷您进宫伺候皇上了。

雷军师在前院漫步,属下去找账房先生借支银子,看到雷军师还上前打过招呼的。待支完银子归来,属下发现雷军师已经不在前院了。

属下眼尖的发现,雷军师散步的地方掉了一个玉佩,正是雷军师贴身的信物,这便想着捡起来送还给他。

可是找遍了前院,竟然没发现他的下落。问了几个侍卫,都说没看到雷军师出府,属下只好到后院去找了。

王妃自打怀有身孕后,不喜欢被人打扰睡眠,属下想着就远离王妃的寝室找找看。这找着找着,就找到了池塘边。可是依旧是一无所获!

属下正准备离开,结果听到了异样的响动。属下以为大白天府里遭了贼,就躲到池塘边的假山后面观察情况,等待伺机行动。

结果,结果就被属下看到了荆风大侍卫扛着一个人朝池塘里丢了下去。王妃当时也在,帮着荆风大侍卫四面把风……”

“既然你知道雷军师是被荆风和王妃谋害,为何你之前不肯说出来?”黎墨并没有立刻相信这小侍卫的说辞,而是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那小侍卫不慌不忙的回应道:“王爷,属下是真的被吓破了胆,根本不敢说出来。雷军师的贴身信物,当时就在属下的怀里。

属下担心出面指证王妃和荆风大侍卫,反要被他们二人合伙儿反咬属下一口,到时候说属下贪图雷军师的玉佩,从而谋害了雷军师,那属下可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黎墨皱紧眉头,显然对这番说辞并不满意,“你若没有害人,又何必担心被人反咬一口呢?你说是王妃和荆风谋害了雷军师,本王还想说是你谋害了雷军师!

小侍卫诚惶诚恐的摇头,“王爷,属下绝对没有谋害过雷军师啊!至于属下的担忧,那都是有一定的原因的。

毕竟,王爷您多么宠着王妃,王府上下人尽皆知。而且,王妃如今有了王爷的孩子,更是备受恩宠。属下一介草民,命比纸薄,哪能跟王妃比?

属下连王妃和荆风大侍卫谋害雷军师的动机都不曾知晓,就怕因此惹祸上身,所以才一直对此事守口如瓶的呀!”

黎墨冷声哼道:“既然你怕惹祸上身,如今为何又把此事公布出来了呢?”

那小侍卫哭丧着一张脸回应道:“这不是逼的没办法了吗?属下对王爷可是忠心耿耿,可是王爷却因为属下撞破了王妃与荆风大侍卫的奸-情就要杀了属下灭口。

属下虽然愚笨,可是联想到事情的前因后果,这会儿也想清楚了一些内在的矛盾点。只怕当初雷军师就是因为撞破了王妃和荆风大侍卫的苟且之事,所以才会被灭口的呢!

除此之外,属下真是想不出也猜不透王妃和荆风大侍卫谋害雷军师的动机!”

小侍卫虽然一副诚惶诚恐的模样儿,但是说起话来却条理清晰,思路明确。不知不觉的就已经将雷煞之死解释的明明白白,还明摆着将矛头指向了慕容馨儿和荆风。

黎墨沉默,暗暗分析起这小侍卫前后的诸多说辞。不得不说,这小侍卫看着是个不成气候的,但是说起话来却是言辞犀利,有板有眼!

关于雷煞之死,此前一直是个令人费解的谜团。在这二王府里,雷煞的身份仅次于慕容馨儿。

举凡是个精明的,都恨不得凑上前去巴结巴结雷煞,绝对不会因为钱财谋害对方,更不存在无缘无故就弄死雷煞这样离奇的事情。

要说整个府上,与雷煞关系最差的,除了慕容馨儿,还能有谁?

慕容馨儿看雷煞不顺眼,雷煞看慕容馨儿亦是神烦。这一点,黎墨一直都知道。可是他能怎么办?

一边是他最爱的女人,一边是他最敬爱的恩师。他唯有从中调和,努力让他们之间关系融洽些。

可是,万万没想到,最后的最后,这两个互相看不顺眼的人,还是走上了对决之路。

按照小侍卫的说法,雷煞是撞破了慕容馨儿与荆风的苟且之事,从而被灭口的。这个动机,的确明朗通透,合情合理!

只是,这都是小侍卫的一面之词,黎墨不敢也不能轻易相信。

小侍卫眼见黎墨并没有尽数相信自己的说辞,咬咬牙,斗胆凑上前给黎墨出主意。

他低声说:“王爷,属下敢发毒誓,没有半句虚言。若王爷不信,大可安排人手,一试便知!”

黎墨听得这话,眉头一挑,“怎么试?”

小侍卫轻咳一声,压低声音,“王爷只需在夜半时分找人假扮成雷军师的样子,给王妃营造出一种做噩梦的气氛,到时结果如何不就一目了然了吗?”

末了,他又弱弱的补充道:“当然,这法子也不是很好,会有一定的危险性。毕竟,王妃可是还怀着龙孙呢!”

一番话说完,黎墨眸光赫然眯紧了。

若是以前,小侍卫的提议他是断然不会应允。莫说慕容馨儿怀了孩子,就是没怀上孩子,他也不会同意,生怕吓坏了佳人。

可是如今情况大不相同了!慕容馨儿虽然怀孕了,可是腹中的孩子不是他的,是个小野种,是他被扣了绿帽子的证明。

他恨不得亲手打掉那个小孽种,怎么会心疼小侍卫这馊主意会吓坏慕容馨儿从而导致滑胎呢?

哼,真要是被吓的滑胎了,倒是正好省的他亲自动手打下来了!

黎墨一想到慕容馨儿是出于自愿背叛他的事实,还有可能参与了谋害雷煞之事,这心中就一阵堵的慌,肺都快要炸开了。

好一会儿,他对小侍卫说:“此事本王会好生调查,若当真如你所说这般,本王就饶你一命。但若你说的全是虚言假语……”

“属下就奉上项上人头,任凭王爷处置!”小侍卫抢着表决心。

黎墨重重点头,“好!本王就让你多活些时候。”

他亲手将这小侍卫牢牢绑在书房,等待着夜幕的降临,好戏的上演。虽然,他心中很抗拒这番好戏!

因为他无法想象如果一切被证实,真的是慕容馨儿谋害了雷煞,他该如何是好。杀了慕容馨儿?亦或者,继续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吗?

带着种种疑问,黎墨重重坐在书桌前,疲惫不堪的揉了揉眉心。他告诫自己要冷静,要淡定。在一切没有被证实之前,他不能自乱阵脚!

这样安抚了自己的思绪后,黎墨随手从书架上抽出一本兵书,想翻开来看,算是打消时间。

甫一拿起那兵书,中间竟然就掉出了一封信函。

黎墨捡起来,定睛一看,面色赫然惨白起来。那熟悉的字体,不是出自军师雷煞,还能出自谁?

信函上,洋洋洒洒满是恨铁不成钢的语气——

“红颜乃祸水,狐媚银荡不堪。苦于藏匿深,没有证据指证。叹王爷爱美,听不进逆耳言。若他日我亡,断与祸水逃不开干系。

届时王爷看到此信,只盼能擦亮双眼,辨别忠奸善恶,莫被美色所累,轻责惨遭背叛,重则性命垂危!雷煞亲笔。”

黎墨怔怔的看着这封信,只觉得五雷轰顶莫过如此……

……本章完结,下一章“来自于地狱的呼唤”↓↓↓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