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狂女重生 纨绔七皇妃 [目录] > 第181章:来自于地狱的呼唤

《狂女重生 纨绔七皇妃》

第181章来自于地狱的呼唤

妖冶的蓝色妖姬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依着信上所言,雷煞似乎早就在怀疑慕容馨儿背叛黎墨,只是苦于没有实质性的证据,所以没有跟黎墨提及此事。

雷煞一直不喜慕容馨儿,而黎墨平日太宠爱慕容馨儿,因为这个女人的缘故,雷煞没少数落过黎墨。

可是黎墨听不进去,雷煞操碎了心,最后索性就不在黎墨面前说慕容馨儿的坏话了。看样子,他这是想找到实质性的证据给黎墨看,所以死盯着慕容馨儿不放。

可惜啊可惜,雷煞才刚发现了慕容馨儿背叛黎墨的事实,就被人杀掉灭口了。若这一切是真的,那么害死雷煞的间接凶手,岂不就是黎墨本人?

黎墨内心百感交集,恨不得立刻就冲到后院质问慕容馨儿。可是,他强自忍住了,他知道现在还不是时候。

夜晚,如期而至,黎墨却没像往常那般来到后院与慕容馨儿一起睡。

如今的他,不但丧失了生育能力,连做男人最喜欢的**之事都做不成了,去慕容馨儿那里只会徒增怒火罢了。

慕容馨儿听人传话,说黎墨今晚在前院睡,心中别提多高兴。要知道,她今日伺候荆风那个能力强悍的男人,累的浑身跟散了架似的,可没有心思招呼黎墨了呢!

黎墨在书房与那小侍卫大眼瞪小眼,听到管家传话说慕容馨儿知晓他不回后院安歇,似乎神情间很愉悦的样子,心中更怒的不得了。

他站起身,迈着大步就朝后院奔去。不管他还能不能做男人能做的事情,慕容馨儿都是他的王妃,是他的女人。

她不安分,给他扣绿帽子,这口气他无论如何是忍不了的,迟早要给讨回来。虽说他不能行鱼水之欢,但是过过手瘾总是可以的。

黎墨心中揣着这样变-态的思想,迈着大步就朝后院奔去。

守株待兔在后院暗处的慕容秋雨,看到黎墨现身,立刻放飞了事先准备好的鸽子。

夜色下,鸽子突然腾空飞出来,惊了黎墨一跳,以为有人在暗中甩暗器偷袭他。他难得反应快,扬手就朝那鸽子劈过去。

可怜那鸽子扑腾了几下,立刻摔在地上一动不动了。

黎墨看着突然出现在后院的鸽子,眉头下意识的蹙紧了。这大晚上的,怎么会有鸽子?要知道,鸽子到了晚上都要乖乖睡觉的。除非……

是信鸽!

这样想,黎墨紧忙弯身将昏死的鸽子捡了起来。借着后院房檐的灯笼一照,那鸽子后腿上果然绑缚着一张字条儿。

黎墨看不清字条儿上的字,只得反身折回前院书房,仔仔细细研究一下这字条儿的内容。

待黎墨离开后,暗处的慕容秋雨勾起唇角,诡异的笑了。

呵呵,黎墨,慕容馨儿,预祝你们今晚有一个快乐的纠缠!

黎墨带着字条儿回到书房后,这便打开仔细看了起来。这不看不打紧,一看立刻脚底板血液呼啸着朝脑门儿窜,险些一口血喷出来。

但见那字条儿上,赫然是慕容颖的笔迹,内容黎墨只看一眼,就心凉如冰。

“馨儿,适当加大药量!”

字条儿是慕容颖传给慕容馨儿的,内容是让慕容馨儿加大药量。加大什么药量?这个不言而喻了。

之前,驼背老头儿跟黎墨说起过,断子绝孙药能避开太医院群医的诊脉,可见这是多稀奇罕见的珍贵东西。一般人,轻易是弄不到的!

黎墨看着这张字条儿上简洁明了的话语,除了苦笑,不知该做出什么表情。

呵呵真是想不到,原来害的他不能人道,不能生育的人,竟然是他的母后慕容颖,还有他最心爱的枕边人……慕容馨儿。

黎墨紧紧的攥着那字条儿,双目转瞬间猩红一片。

“来人!”他冷喝出声。

管家屁颠颠儿跑进来,一脸谄媚笑意,“王爷,有何吩咐?”

黎墨眯紧双眸,冷声应道:“差人去万花楼,买些迷迭香回来!”

管家不知道黎墨买那种东西要干什么,主子吩咐的事情,他照办就是了。当下,他点头匆匆离去。

一炷香的时间过去,管家拿着一把跟普通香无异的迷迭香回来了。

黎墨挥手示意管家退下,起身走到被捆绑着的小侍卫面前,亲自为他松绑。

小侍卫受宠若惊,颤声声唤道:“王爷,你……你这是……”

黎墨悠悠的解释道:“王妃偷-情之事,你是除了本王之外唯一的知情人。而且,你还知晓了雷军师的死因。

在事实没被证实之前,本王不想让旁人知道此事。所以,今晚的计划,你来实施吧!”

话是这么说,但是只要是个精明的,就能从黎墨语气中听出他已经基本相信了小侍卫的说辞。

这一天发生了太多事情,对于黎墨而言,简直就像是经历了一波又一波的致命打击似的。

先是他亲自证实了慕容馨儿背叛他,而后又被他得知了雷煞的死因,看到了雷煞夹在他兵书中的信函。

而刚刚,他更是亲自截获了慕容颖给慕容馨儿的信鸽,知晓了她们姑侄女联手对他投毒的事实。

这些种种事件后,黎墨想不相信小侍卫的说辞,都是自欺欺人了!他甚至不知道,自己还有什么必要去证明这些事实。

难道,他还心存一丝希望,觉得这一切是误会吗?呵呵,可能吗?

黎墨在亥时初回到了后院,慕容馨儿没想到黎墨会这么晚过来。

她躺在床上,眼睛半睁半闭,声音含含糊糊的说:“墨,我太困了,宝宝也太困了,就不招呼你了!”

黎墨不动声色的应道:“不必,你跟宝宝好好睡吧。我就是不放心你怀着宝宝一个人睡,所以才过来的!”

慕容馨儿哼唧了一声,闭上眼睛继续睡下了。

黎墨从衣袖中取出大把迷迭香,投到香鼎中点燃。来此之前,他已经服下了解药的。

迷迭香,能迷惑人的心智,令人分不清楚现实还是梦境。今晚,他要慕容馨儿给他个交代!

黎墨点燃迷迭香后,来到窗边将反锁的窗户打开,对外面漆黑的夜色打了一个手势。待听到一声类似于虫叫的声音后,才转身脱去外衣和鞋子,在慕容馨儿身旁轻轻躺下。

慕容馨儿察觉到黎墨躺下来,伸手依赖的拥住了对方。

半个时辰后,整个房间弥漫开迷迭香的味道。

黎墨发出低低的暗号声,不多时,窗外传来窸窸窣窣的声响。若是睡着的人,很难听到。

但见昏暗的寝室内,利落的翻进来一个人。这人全身上下穿着白衣白裤,大有一种仙风道骨之感。

他披头散发,胡须绵长,乍一看去,像极了已故的二王府军师——雷煞!

黎墨暗暗点头,对来人打了个手势后,闭上眼睛假装沉睡。

寂静的房间内,悠悠的传出沉闷沙哑的呼唤声,“慕容馨儿!慕容馨儿!慕容馨儿!”

这声音绵长不绝,像是来自于地狱的呼唤。

昏睡中的慕容馨儿听到这呼唤声,只觉得浑身一凉,下意识的就睁开了双眼。

她循声望去,但见角落里缓缓走出来一个老者,逆着烛火之光,怎么看怎么像死去的雷煞。

“你你你……”慕容馨儿紧张的舌头都打结了,半晌没能说出下文。

她想张口大喊,可是她舌头打结根本不好使了。她想抓起东西朝来人打过去,可是身旁除了昏睡中的黎墨,什么都没有。

黎墨?慕容馨儿像是看到救星一样,拼命摇晃黎墨,想让对方醒过来救自己。

然而,任凭她对黎墨摇来晃去,可是黎墨却依旧沉睡着没有醒过来的迹象。

来人声音低沉的指控道:“慕容馨儿,你这蛇蝎女人,阴狠歹毒。你与荆风做出苟且之事,害我性命,你不得好死,你还我命来!”

他说完这话,伸手朝慕容馨儿抓过来。

慕容馨儿惊恐的呼喊道:“不要,不要杀我,你要找就找荆风,是他杀的你啊!”

当来人冰冷的手卡住慕容馨儿脖颈时,她终于因为受惊过度和吸入太多迷迭香,眼睛一翻昏死了过去。

黎墨缓缓睁开双眼,坐起身来。

虽然刚刚只是小小试探,但是非因果已经显而易见。

他心力交瘁的挥挥手,低声说道:“寇海,你且下去吧!今天发生的一切,包括你之前知道的事情,全都烂在肚子里。日后,本王会好好提拔你!”

寇海,也就是假扮成雷煞的小侍卫。他听到黎墨这话,立刻点头应下来,一副忠心不二的模样。

黎墨看着寇海离开的背影,心中很是纠结。

一方面,他想将这个知晓了自己太多秘密的侍卫杀死。一方面,他心寒自己被枕边人,母后,心腹暗卫重重背叛的事实,想要寻求一丝忠诚的守护。

他想,他不杀这个寇海,应该与对方对他的忠诚有关!他万万想不到,日后这个被他加倍信任的寇海,竟也作出了背叛他的事情。

并且,这寇海的背叛,害的他再无翻身机会,死于慕容秋雨的乱箭之下。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

此刻,黎墨揉揉眉头,将猩红的目光尽数犀利的落在身旁昏迷过去的慕容馨儿身上。

他看着她那张绝美倾城的脸,只觉得从未有过的碍眼。

有那么一刻,他想着这女人对他的绝情背叛,狠戾下毒,想着她害的他不能人道生育。

他就心生恨意,想亲手毁了她最在乎的这张脸……

……本章完结,下一章“为夫孤枕难眠!”↓↓↓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