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狂女重生 纨绔七皇妃 [目录] > 第182章:为夫孤枕难眠!

《狂女重生 纨绔七皇妃》

第182章为夫孤枕难眠!

妖冶的蓝色妖姬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夜色如墨,守在暗处的慕容秋雨看到寇海从慕容馨儿房间出来,知道大事已成。

她翻墙,悄然离开,脸上满是阴谋得逞后的诡异笑容。

今晚这一桩桩事情,都是原本就计划好的,一环扣着一环。若黎墨身边的军师雷煞还活着,那么兴许还有失败的可能。

雷煞一死,以黎墨冲动的头脑,不中招才怪!

寇海,是黎戬的心腹,是潜伏在二王府的眼线。雷煞之死,是寇海从中作梗。

他故意告诉寇海慕容馨儿与荆风苟且之事,在雷煞去印证时,用石子打伤雷煞,惊到荆风从而被灭口。

兵书里夹着的所谓雷煞留下的信函,是慕容秋雨仿写的。后院信鸽腿上所谓慕容颖传达的字条儿,也是慕容秋雨仿写的。

前世帮黎墨争夺天下,禁锢皇后慕容颖,并伪造对方的笔迹诱惑太子黎睿上当,所以对于慕容颖的笔迹,慕容秋雨最是清楚不过。

至于模仿雷煞的笔迹,纯是一时兴起。因为雷煞自创一种字体,很是磅礴大气,前世慕容秋雨没少费工夫学。

没想到,前世没派上什么用场,今生却是有了用武之地。

之前管家买回来的所谓迷迭香,都是被她动过手脚的。那根本不是真正的迷迭香,而是加入了曼陀罗粉的毒香。

曼陀罗粉,有令人神智失常,精神麻痹涣散,脾气暴躁生怒等功效。她相信,黎墨和慕容馨儿嗅了一整晚,效果一定会很突出。

而那对慕容馨儿爱的死去活来,害的小梅痛不欲生的恶人荆风,慕容秋雨今晚也好好的收拾了一顿。

她生怕这荆风太在意慕容馨儿,会在慕容馨儿夜半尖叫时前去营救,所以在寇海和黎墨在前院书房的时候,慕容秋雨已经在后院守株待兔。

当荆风从慕容馨儿房间出来后,慕容秋雨直接将人迷倒,丢回了房间。好戏的上演,可容不得任何意外发生。

之所以这么轻易得手,是因为荆风与慕容馨儿刚刚欢爱结束,神经处于极度亢奋和放松之中。若不然,慕容秋雨还要费些周折才能成事。

原本慕容秋雨是想要亲手解决了荆风的,可是她深知现在是关键时刻,若荆风死了,难免会引起渣男黎墨的怀疑。

罢了,不过是个恶人,早晚她会亲手宰了他,不急于这一时半刻!

慕容秋雨轻车熟路的从二王府后墙畅通无阻的离开,趁着夜色朝七王府飞奔。

走着走着,她突然慢下脚步,眉头在暗夜中紧皱起来。

身后,竟然跟了一条尾巴!是二王府的人吗?

慕容秋雨眯紧双眸,加快脚步,穿过长巷飞奔。身后的人,轻功卓越,这样都没能被甩开。

慕容秋雨知道,这是遇到高手了。看样子,想甩掉对方是没可能,只能正面交锋对决才行了。

她心中这样想的同时,猛的顿住脚步,转过身一招黑虎掏心呼啸朝来人心口抓去。

来人似乎早料到慕容秋雨会突然袭击似的,竟然身形一闪就躲避了开来。看那身影,应是个男人无疑。

慕容秋雨冷声一笑,身形如魅再次朝男人攻去。弑杀,转瞬袭来!

男人这次不曾躲避,反倒是迎头而上。电光火石间,两人正式交手。你一拳我一掌,左一踢右一踹,打的十分激烈,难分上下。

不知道是不是慕容秋雨的错觉,这男人武功应是在她之上的。可是,他却并不主动攻击自己,也没有痛下杀招。

似乎,意在纠缠她!

但是,慕容秋雨并不愿与之多做纠缠。眼见对方是个中高手,想要甩开他的纠缠大有困难,慕容秋雨单手扣在腰间抽出蚕丝雪锦,这便朝男人甩了过去。

不用绝招,很难脱身了!

男人眼见慕容秋雨甩出蚕丝雪锦,夜色下眸光微微闪烁。他一边耐着性子与慕容秋雨纠缠,一边小心避开慕容秋雨的狠戾袭击。

这女人,招招绝情狠辣,啧啧!

两人又纠缠了几十招,慕容秋雨试图声东击西,趁机逃脱。

她甩出蚕丝雪锦攻击,在对方闪避的同时,飞身就要踏夜离去。然而,男人纵身一跃,抓着蚕丝雪锦的一端,巧妙套住慕容秋雨的纤腰,竟是将她生生的拖拽了回去。

“呃!”慕容秋雨后背重重撞在男人胸膛,发出低低的哼声。

她反手想要劈向男人的头颅,却在扬起手的同时,听到男人低声失笑道:“爱妃武功退步了!”

“……”慕容秋雨扬起的手一晃,惊愕的唤道:“七爷,你怎么会在此?”

男人,也就是黎戬,他将唇凑到慕容秋雨耳畔,吹着令人浑身发麻的热气,声音满是戏谑的味道,“爱妃不在,为夫孤枕难眠!”

“……”这个解释,令慕容秋雨很无语。

难怪之前一直觉得来人武功高强,却处处留情,没成想竟是黎戬。

对此,黎戬的评价是,“爱妃出手狠辣,毫不留情,真真蛇蝎心肠!”

慕容秋雨嘴角一抽,没好气的哼道:“我本就是蛇蝎女,七爷若嫌弃,大可休之!”

话落,甩开黎戬就要独自离去。

可惜,她却忘记了蚕丝雪锦的一端在黎戬手中,另一端缠绕在她腰间。

才刚迈步要离开,身后黎戬猛的一拽蚕丝雪锦,生生将慕容秋雨再次拖拽回他身边。

“爱妃这般开不起玩笑?你是什么样的人,为夫又不是第一天知晓。要知道,为夫就喜欢你这狠辣劲儿!”黎戬拥住慕容秋雨,当下给了她一记火辣热吻。

慕容秋雨抗拒,黎戬干脆用蚕丝雪锦将其绑缚住,令她像个蚕宝宝似的在他怀中动弹不得。

“黎戬!”慕容秋雨一生气,准保开口唤黎戬的名字。

黎戬听到,低声笑应:“爱妃,为夫在这呢!”

“你……”慕容秋雨跺脚,毫不客气踩了黎戬的脚背。

黎戬不气不恼,含笑说:“爱妃如此调皮,当真该罚!”

他所谓的罚,便是将被蚕丝雪锦紧紧绑缚住的慕容秋雨推到长巷两边那冰冷的墙壁上,而后忘情的吻她,不容她有丝毫抗拒躲避的机会。

“唔!”慕容秋雨低呼一声,到底是被黎戬占尽了便宜,攫住了双唇。

黎戬其人,给慕容秋雨的印象是暴戾狠毒,翻脸无情。当然,这仅限于前世!

而今,黎戬给她的印象却是——恶劣,无耻,下-流,超级大混蛋!

至于黎戬具体恶劣混蛋到什么地步,慕容秋雨真心是没脸说。反正,她只知道,眼下他就在做混蛋才会做的事。

他将她推在墙壁上,**的吻她的唇,吻她细腻的脖颈,轻咬她骨干分明的锁骨。

当然,这些仅仅只是开始,他并不全然满足。他想要的,是更多,更多!

炙热的大手,隔着薄薄的衣裳,抚过慕容秋雨柔软的身躯。

之后,一路游移向下,到她腰间停住,隐有想褪去她夜行裤的趋势。

“黎戬,你别……别乱来!”慕容秋雨娇喘着,声音有几分惊恐,生怕黎戬当真会在这大半夜当街做出羞人之事。

没想到,黎戬对此给出的回答却是,“爱妃,月黑风高夜,男女欢好时。趁此夜半无人,你我亲密私语,不好吗?”

“好你个头!”慕容秋雨气急败坏斥责出声,“黎戬,你快松开我,不然我当真生气了!”

黎戬手指顿住,一本正经道:“松开你,也不是不可以。可是,你用什么来报答为夫?”

慕容秋雨几欲呕血,这男人……竟敢口出狂言索要报答?

“嗯,没有报答,为夫可不依!”黎戬说话间,指尖微动,大有扯去慕容秋雨夜行裤的模样。

慕容秋雨一惊,深知这黎戬厚颜无耻,什么事情都做的出来。

她当下低呼道:“你想要什么,只管开口!”

黎戬亲吻慕容秋雨的双唇,语气很愉悦,“为夫想要什么,爱妃你不是最清楚?”

慕容秋雨暗自叹气,点头,“好,如你所愿!”

“不止!”慕容秋雨松口时,黎戬却提出抗议。

慕容秋雨无语,半晌才问:“那要如何?”

黎戬阴笑,“要爱妃在上,为夫在下!”

“……”慕容秋雨一阵头疼,她要不要感谢黎戬给她骑在他身上逞凶作恶的机会?

凌晨,七王府一派平静,唯有后院主厢房内,窃窃私语声不绝于耳。

“别磨磨唧唧,快些脱光了上来!”床幔内,黎戬不悦的催促出声。

慕容秋雨穿着贴身衣物,眉头倒竖。她可不可以拒绝?应该是可以的吧?

“君子一言快马一鞭,你要食言吗?”黎戬见慕容秋雨呆站在床边,愤声质问。

慕容秋雨歪头,“王爷,我并非君子……”

所以,可以食言吗?

黎戬暴跳如雷,指着身下的被褥恐吓道:“你若敢食言,为夫就敢让你十天下不了这床。你若不信,大可试试!”

“……”慕容秋雨听得这话,果断宽衣解带。

她不相信谁,也不敢不相信黎戬啊!这男人没有节操,什么事情是他干不出来的?

黎戬见慕容秋雨乖乖宽衣解带,这才勾起唇角得意的笑了。

待慕容秋雨将自己脱的如同剥了壳的白水煮蛋后,黎戬双眼迸发绿油油的狼光,出口的话语有些亢奋激动。

他低声催促道:“快着点儿,快坐上来!”

那猴儿急的色胚样儿,哪里像个端庄冷傲的王爷?

……本章完结,下一章“你这个笨女人”↓↓↓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