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狂女重生 纨绔七皇妃 [目录] > 第184章: 天呐,是人皮面具?

《狂女重生 纨绔七皇妃》

第184章 天呐,是人皮面具?

妖冶的蓝色妖姬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慕容秋雨来到二王府的时候,管事张青将她礼貌的带进前院正厅。

黎墨正端坐在桌前,看到弯腰驼背,走路很慢的慕容秋雨,连忙起身相迎,“老人家怎么这么早就过来了?本王才刚还说,一会儿差人去接你的。”

慕容秋雨捋了捋胡子,哑声笑道:“无妨,走走路当是锻炼身体了!”

说话间,走到桌前,给黎墨稀释解药。

自打黎墨吃了慕容秋雨配给他的不知名的药后,所谓的绝症就日渐好转。原本如孕妇般凸起的大肚子已经恢复如初,排尿也正常了。

虽说腿脚依旧有些浮肿,但是基本上已经与正常人无疑。看这境况,再吃两三日分量的药就能痊愈。

黎墨觉得,关于恢复的程度,倒是证实了这驼背老头儿没有撒谎骗他,真真是有个四五日就能好利索的。

驼背老头儿的能耐,黎墨领教过了,自是感叹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对方不愿意交出药方,黎墨也不勉强。

等他身子好利索了,药方他会逼迫老头儿说出来,被老头儿拿走的金子,他也会让老头儿吐回来的。

黎墨心中计算着自己的小阴谋,却不知道,他的秉性慕容秋雨最是了解不过,所以压根儿就没打算给他机会拿捏自己。

“王爷,喝药!”慕容秋雨将稀释好的解药递给黎墨,哑声催促。

黎墨一仰头,将药喝了个精光。

才刚放下碗,门外款款走进来一个人,一个美人。

慕容馨儿早晨起床后,就让厨房做了温补的鸡汤,亲自端到前院正厅伺候黎墨喝。

昨晚做噩梦,梦到了死去的雷煞,她心中有些惶恐。因着是做梦,她也不知道自己有没有说不该说的话被黎墨听到。

这会儿来,纯粹是探探黎墨的反应的。

慕容秋雨拧眉看向慕容馨儿,她今日一身橘红裙裳,画了精致的淡妆,点了一些腮红。

想必,那张完美无瑕的人皮面具,毫无血色,所以她才聪明的点缀腮红,倒是衬得她人比花娇。不得不说,这慕容馨儿是个会打扮自己的女人!

黎墨这会儿心情不好,确切的说,是很糟糕。

他一看到慕容馨儿,满脑子里想到的就是她背叛自己和她谋害雷煞的事实。他一双手隐在长袖下,紧紧攥成拳状,就怕自己一个忍不住,冲上前活活的掐死慕容馨儿。

“墨,喝点儿鸡汤吧!这可是我让厨房特地给你熬的,补身子的。”慕容馨儿盛好一碗鸡汤,温温柔柔的送到黎墨面前。

黎墨很想将鸡汤尽数泼到慕容馨儿的脸上,但是他不能。至少,现在不能!

他目视慕容馨儿将滚烫的鸡汤送到自己面前,眸光一闪间,沉声应道:“馨儿,突然想吃点儿甜腻的。你去厨房给我端些甜饼就着鸡汤吃,可好?”

慕容馨儿眼见黎墨反应与平常无异,心中暗想着自己昨晚做噩梦应该是没乱喊叫什么。

她暗暗松了一口气,抿唇笑的极度甜美,“没问题啊,那王爷你先喝汤,我去去就来!”

慕容秋雨望着慕容馨儿款款离去的盈盈身姿,心中一阵冷笑。

呵呵,这女人真是个脑子智障的,也不想想看,若黎墨真是想吃甜饼,直接唤别人去厨房端来便是,怎会让她一个孕妇奔波劳累?

连她一个外人都看出来黎墨这是有心支开慕容馨儿,并且一点没有心疼她怀了孩子好吗?

当慕容馨儿的身影消失不见后,黎墨将一碗鸡汤推到了慕容秋雨面前。

“老人家帮本王瞧瞧,这鸡汤可有不妥!”黎墨这番话说的很直白。

在驼背老头儿面前,他已经没什么好隐瞒的。这老头儿知道他太多秘密。

比如他不能人道,比如他不能生育。所以,他才会毫不忌惮的让他查看鸡汤。

黎墨心中已经掂量好了,待自己病好后,要么将这老头儿杀掉,要么……关押起来留作他用。

总之,他是不会让一个知晓了他太多秘密的人逍遥活在人世间的!

驼背老头儿,也就是慕容秋雨,她听到黎墨这话,眸光微微闪烁了一下下。

她凑近鸡汤,轻嗅一番,而后用勺子舀了一点儿,吹凉后用指尖轻蘸,用舌尖舔了舔。

品味一番后,她端起桌上的茶杯,朝里面吐了一口,而后拿过另一个茶杯,斟满茶水后开始反复漱口。

黎墨目光死死盯着驼背老头儿,心下暗暗发冷。他想,即便驼背老头儿不说,他心中也大概有谱儿了。

“老人家,怎样?”黎墨眼见驼背老头儿放下茶杯,连忙急声询问。

慕容秋雨轻瞥了黎墨一眼,而后指着鸡汤低声回道:“不瞒王爷,这鸡汤确有不妥。里面搁了大剂量的断子绝孙药。

平常人,甚至医术精湛的郎中品尝,只怕都不会品尝的出来。因为这药初尝无色无味,很难辨认。”

黎墨捏紧双拳,想到昨夜截获的那只信鸽,他心中就一阵生恨。

不过,恨归恨,最起码的理智却还保持着,倒也难得。

就听他疑声问道:“老人家既说了这药无色无味,你又是如何辨认出的?”

慕容秋雨就知道黎墨会质疑,早想好了说辞。

他哀声叹道:“若非老朽亲身中过招,也不会对此药后续品味出那一点异味那么敏感。”

闻言,黎墨微惊,“老人家也中过此毒?”

慕容秋雨点头,“老朽年轻时,医术精湛,自诩神医,孤身走南闯北,曾去过西域贫瘠地。在那里,老朽被一个阴毒的同行陷害中了招。自那之后,老朽一生无子……”

“……”黎墨听着驼背老头儿凄凉的话语,心中也跟着一阵寒凉。

他以后,何尝不是断了香火,再无子嗣?

“这断子绝孙药,不但能断子绝孙,而且大剂量服用后,还会导致气血匮乏,寿命骤减!”慕容秋雨再开口,重重打击黎墨。

黎墨听得这话,浑身一僵。

他猛然想到昨晚信鸽附带的字条上的内容——“馨儿,适当加大药量!”

呵呵!他的母后啊,到底是有多狠,竟然害他没了生育的能力,还要悄无声息的谋害他的性命。要知道,他可是慕容颖唯一的儿子了啊!

还有那慕容馨儿,他对她多好,那般宠她爱她,知晓她给自己扣绿帽子,都极力找借口原谅她。

可结果呢?她给自己戴绿帽子也就罢了,竟然从一开始就在处心积虑的谋害自己。这个恶毒的女人,她根本就没有爱过自己。

黎墨想到慕容馨儿初嫁给他时,处处与他作对,甚至抗拒与他亲热。后来,太子黎睿死了,她一反常态,对他百般顺从。

他还以为慕容馨儿是看开了,却原来,她不是看开了,而是在想方设法降低他的警惕,然后伺机报复他,让他付出惨痛的代价。

黎墨心下冷笑:“慕容颖,慕容馨儿,你们假意与我交好,实际上是想给太子黎睿报仇,利用我夺得江山,然后以一招黄雀在后铲除掉我对吗?

呵呵,只可惜啊只可惜,老天有眼。我是谁?我是黎墨,是有帝王之相的黎墨啊!一群宵小之辈,也敢在我面前班门弄斧!真真可笑。”

此时此刻,黎墨不但不懊恼自己生病的事情,反而很庆幸自己此次得了撒不出尿的绝症。

不然,他不会偶然认识驼背老头儿,也不会知晓自己早没了生育能力,更不会因此怀疑上慕容馨儿,揪出她身后的恶毒慕容颖。

想慕容颖与慕容馨儿一环扣一环的谋害他,可是最终……还不是让他侥幸窥探了真相?

慕容颖,慕容馨儿,这两个蛇蝎毒妇,黎墨一个都不要放过。

慕容秋雨眼看黎墨脸色涨红,双目泛着阴狠的光芒,知道这是要有好戏看的节奏了。

这黎墨心中压着太多的火气,一会儿,慕容馨儿回来准保要倒大霉。

果然,接下来的事情如慕容秋雨所料想的那样。

当慕容馨儿端着一盘甜饼,笑意盈盈的走回到桌前看到黎墨一口鸡汤没喝时,眉头微微蹙了一下。

“墨,这鸡汤可得趁热喝才行,你怎么没喝啊?”慕容馨儿放下甜饼盘子,凑上前狐疑的询问出声。

她是狐疑的语气,可听在黎墨耳畔,却是在催促他快点喝这致命的断子绝孙药。

黎墨心中的火气,噌的一下子袭上脑门儿,那仅剩的一点理智,顿时灰飞烟灭。

他执起那一碗依旧滚烫的鸡汤,不由分说扬手就朝慕容馨儿娇媚的容颜泼了过去。

慕容馨儿没防备,顿时被泼了个正着。

“啊!好烫,好烫啊!”慕容馨儿大声惊呼,双手急切的用锦帕擦拭脸上滚烫的鸡汤。

她还没来得及询问黎墨为什么突然发疯泼她,突然,就听对面坐着的驼背老头儿惊愕的指着慕容馨儿喊道:“王爷,你快看她的脸!”

黎墨循声看过去,却见慕容馨儿的脸没被自己烫的通红肿胀,反倒是直接就从下巴处掀开了一大块儿人皮。

这……

“天呐,是人皮面具?”慕容秋雨在一旁落井下石,好心提示慢半拍的黎墨。

黎墨一听这话,扬手就朝慕容馨儿下巴那层掀起来的人皮抓了过去。

慕容馨儿慌忙捂脸,惊声呼道:“不要啊!”

然,终究是晚了一步,脸上被烫的掀开的人皮面具,猛的就被黎墨无情的扯了下去。

“啊!”

……本章完结,下一章“ 弄一碗堕胎药给她!”↓↓↓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