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狂女重生 纨绔七皇妃 [目录] > 第187章: 残忍的极刑

《狂女重生 纨绔七皇妃》

第187章 残忍的极刑

妖冶的蓝色妖姬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翌日,是个大晴天。

二王府,黎墨早起后,就一直在守株待兔,等候驼背老头儿送上门。

辰时末,驼背老头儿不曾出现。黎墨失去耐心,让暗卫带人前去对方居住的破庙直接带人,并嘱咐莫要打草惊蛇。

巳时中,暗卫回来了,扛着四袋金灿灿的石头,还有一张字条儿。

当然,这个时候大家还不知道那金灿灿的是石头,都以为是金子。

领头的暗卫汇报说:“王爷,属下等前往寺庙,寻不见那驼背老头儿。一番苦苦搜寻下,找到了他藏匿在寺庙中的三袋金子,还有这个!”

他恭敬的递上字条儿。

黎墨听闻驼背老头儿没找到,但是将三袋金子带回来了,心情多少有一点儿郁结。因为,金子虽然拿回来了,但是他的病还没有去根儿啊!

当他展开字条儿,看到上面的内容后,脑子‘轰’的一声,就像是被雷劈了似的一阵晃神加阵痛。

但见字条儿上,歪歪扭扭写着一段话——“二王敬上,原谅老朽不告而别。实在是江湖上人心险恶,老朽太担心王爷过河拆桥。此一别,只盼经年不再相见!”

这段话,说的太清楚明白。那驼背老头儿,担心黎墨病好了过河拆掉,所以这最后一次的解药,没有给他。

不止如此,还带着他之前给的六千两黄金尽数带走了。

确切的说,不是六千两黄金,是四千五百两。因为驼背老头儿之前说过,第一日的一千五百两黄金连同荆风的马,都丢了!

“打开袋子!”黎墨攥紧手中的字条儿,双目赤红的命令出声。

暗卫依言打开三个袋子,露出里面金灿灿的金条。

黎墨上前拿了一块儿,用手一掂量就发现比金子轻很多。

他左手拿着金条,右手执起匕首,狠狠朝上面一划。登时,那金条被刮花,露出里面青色的表面。

那,不是小青砖石头还能是什么?

“混账!”黎墨愤怒的将手中的假金条重重摔在地上,怒声咆哮起来。

假金条应声落地,摔的四分五裂。诚如黎墨此时此刻的心情,肝胆俱裂!

整整六千两黄金,若非病入膏肓,若非急于治病换命,他也不会被那驼背老头儿吃的死死的,有求必应。

可是现在,病没有彻底治愈,金子被掉包,连那驼背老头儿都不翼而飞了,真是岂有此理!

他黎墨,何曾被人这样耍戏过?光是想想,都气的肺快炸开了。

“找!给本王找那老不死的。就算是挖地三尺,也要给本王找出来!”黎墨狠狠捏着手中的字条儿,厉声下达命令。

七王府那边,慕容秋雨第一时间接到消息,说二王府的暗卫正满大街搜寻一个驼背的老头儿。

“呵呵,驼背的老头儿,这特征好找啊!”慕容秋雨这话纯粹是说风凉话呢。

黎戬抿着香茶,嘴角挂着坏笑,“爱妃,只怕抓了全城的驼背,也找不到武慈仁啊!武慈仁,无此人,啧啧。你说你,怎么就这么调皮呢?”

他嘴角挂着宠溺的笑,伸手刮了刮慕容秋雨的小鼻子。

慕容秋雨嘴角抽搐,额头黑线哗啦啦往下掉。这男人,说话就说话,动手动脚的作甚?

临近傍晚时分,二王府那边的暗卫依旧没有找到体貌特征与驼背老头儿相仿的对象。

泱泱帝都,驼背之人倒不在少数,有个十几人之多。但是或女性,或中年男子,少有的几个老头儿,那也是年纪不相仿,体态不相仿。

“王爷,那武慈仁长的矮小瘦弱,说话声音沙哑粗糙,走起路来慢慢吞吞,还真是没人能对的上号儿!”暗卫前来汇报。

黎墨听到这消息,一阵愤怒。

突兀的,他脑子里划过一道光,“武慈仁?那个驼背老头儿叫武慈仁?”

暗卫重重点头,“对啊,张管事说是叫武慈仁的啊!”

“呵呵!”黎墨冷笑,笑的令人毛骨悚然。

他重重拍着桌子,怒声吼道:“好一个武慈仁!武慈仁,无此人。本王这是从一开始就被人摆了一道!”

黎墨难得聪明一回,意识到那个驼背老头儿是有点真本事,但是却用假身份到自己府上骗金子来了。

该死的老头儿……

黎墨血气上涌,挥手示意暗卫们退下时,一个人终是没能忍住,喷出了一口鲜血。

这口恶气,他郁结在心,根本发泄不出去!

晚饭,黎墨没有吃,寇海前来复命的时候,他还在生闷气。

“王爷,属下不负所望,找寻一天后,终于找到一个体态、身形、甚至声音都与王妃相像的女子!”寇海恭敬的开了口。

黎墨疲惫的抬起头,因着寇海的办事效率,心情好受了些许。

他沉声唤道:“把人带进来,本王瞧瞧!”

寇海点头,将人带了进来。

黎墨循目看过去,但见门口走进来一个体态轻盈的女子,乍一看逆着光,可不是跟慕容馨儿很像么?

不过,待走近些,那相貌却是丑了点儿。

黎墨起身走上前,从怀中掏出从慕容馨儿脸上撕下来的那张人皮面具,递给了这女子。

“把它戴上!”他冷声命令着。

那女子依言接过来,将人皮面具稳稳当当贴在自己脸上。登时,一个绝美倾城的慕容馨儿就出现了。

“果然是妙!”黎墨哼了声,亲眼见证了这人皮面具的好处,心头的郁闷又消散了不少。

他扭头看向寇海,冷声命令道:“好好安顿她,让王妃身边的婢女教会她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从今天开始,她就是二王府的王妃了!”

寇海找来的女子,虽说长的不好看,但是戴上面具就是个活脱脱儿的慕容馨儿。

接连两日,假慕容馨儿健步如飞的学会模仿慕容馨儿的说话语气,走路姿态,面具戴上,连黎墨都难辨真假。

不过,有一件事令黎墨糟心,那就是这个人皮面具假慕容馨儿戴上没一会儿,表面就褶皱。

他当下想到制作这人皮面具的人——荆风!

此前慕容馨儿带着人皮面具,皮肤没有褶皱。这只能说明,问题出在假慕容馨儿身边没有荆风。

这日,吃过晚膳,黎墨挽着假慕容馨儿来到了二王府的地牢。

地牢内,阴暗潮湿,扑鼻而来的是一股霉烂味儿。

慕容馨儿与荆风被关在相隔的牢房,浑身脏兮兮不人不鬼的。

“王爷!”有狱卒看到黎墨,立刻上前问安。

黎墨径自挽着假慕容馨儿朝里面走,他听到真的慕容馨儿在咆哮:“黎墨,你来了对不对?你快点放我出去,如果我爹知道你把我关在这里,他不会放过你的!”

“呵呵,谁说本王把馨儿关在地牢中了?馨儿,她明明就在本王身边,每日与本王花前月下,照顾本王的饮食,不知道多贴心呢!”黎墨走向慕容馨儿,冷声开了口。

慕容馨儿初始听到黎墨这番话,没能听懂是什么意思。

待看到黎墨挽着一个长得跟她一模一样的绝美女人走近她时,才豁然醒悟到黎墨表达的意思。

“你……你找人假扮我?”慕容馨儿指着假的慕容馨儿,愤声嘶吼。

黎墨呵呵冷笑,“你在胡说八道什么?这是本王的王妃,而你算什么东西?一个丑八怪罢了,也敢在这里嚣张?”

“不!黎墨,你不可以这样做。一个假货,她迟早会露馅儿的。”慕容馨儿想到这里,似乎看到了一抹曙光。

她将脏兮兮的手伸出牢门,紧紧抓住了黎墨的衣袖,“黎墨,你放我出去,只要你放我出去,我愿意配合你做任何事。骗我父亲,骗我姑姑,都可以的!

这个女人是假的,她一定会被我父亲和我姑姑拆穿的,到时候你就吃不了兜着走了!”

慕容馨儿这番话听起来很有道理,可是黎墨现在已经不再相信这个蛇蝎女人了。若他当真将她放出去,这女人反咬他一口,那他可就真的离死期不远了。

所以,无论如何黎墨都不会放了慕容馨儿。他本意是想让慕容馨儿生不如死的活着,现在又发现了对方必须活着的事实。

因为,慕容馨儿活着,他才好控制荆风!

只见黎墨甩开慕容馨儿,理都懒得理睬她,直接迈步走向隔壁的牢房。

“荆风,人皮面具需要药水巩固表皮效果对不对?”黎墨开门见山的询问出声。

荆风不吭声,脸上满是死寂的冷漠。

黎墨哼了声,作为荆风曾经的主子,他对自己这个曾经的心腹暗卫多少是了解一些的。这人,软硬不吃呢!

“荆风,你若说出药水的制作方法,本王可饶你一命!”黎墨再次开口。

可惜,荆风依旧不理睬他。

黎墨怒了,挥手命令道:“来人,给本王废了他!”

他这辈子不能人道,不能生育,他也要让荆风付出同等的代价。一个狗奴才,胆敢染指主子的女人,公然跟主子作对,怎能不付出点代价?

“啊!”地牢内,凄厉声平地而起。

能让杀手荆风痛成这样,想想都知道是残忍的极刑。是的,非常残忍!黎墨直接让人挥刀砍了荆风的子孙根。

在荆风痛呼,却依旧不肯说出药水的制作过程时,黎墨知道,荆风失去男人最宝贵的东西后,更不会再说。

但是,他不说,他也有办法逼他说。

荆风,不是在乎慕容馨儿吗?

当下,黎墨残忍的宣布道:“来人,把慕容馨儿这贱人的眼睛挖出来,卸下一条腿!”

……本章完结,下一章“ 黎戬,你就是个流氓!”↓↓↓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