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狂女重生 纨绔七皇妃 [目录] > 第200章: 暗夜偷袭

《狂女重生 纨绔七皇妃》

第200章 暗夜偷袭

妖冶的蓝色妖姬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黎戬一边热烈的吻着慕容秋雨,一边将湿毛巾游移在她的娇躯上,一遍遍的擦拭。

慕容秋雨浑身绷的紧紧,双眸愤愤的瞪视黎戬,一副气的呕血的表情。

黎戬恶意在她唇上咬了一口,低笑问道:“怎么?为夫给你擦身子,你有意见?”

“……”慕容秋雨正要回答,就听黎戬又说:“白天,是谁说的晚上可以……嗯?”

他问这个问题的时候,一只手恶劣的游移到慕容秋雨身前,坏坏的捏了一下她的绵软。

慕容秋雨面色一僵,声音有些低,“今晚,我们要去偷袭敌军……”

她觉得这个理由还不错!

黎戬听得慕容秋雨这话,含笑在她耳垂儿轻咬了几下,“无妨!这种事情,总归是要为夫出力的。爱妃只管享受就好,不会妨碍你夜半偷袭敌军!”

“我……”慕容秋雨无语,很想问一句,她可以拒绝吗?

当然,这个问题黎戬根本没允许她问出口,就已经急切的将她拦腰抱起,大步朝床边走去。

“我还没擦完……”慕容秋雨无力的抗议。

黎戬低声失笑道:“没关系,为夫不嫌弃你!”

慕容秋雨心下微微叹气,她不知道黎戬为什么这样热衷于床笫之事。

一番云雨过后,慕容秋雨浑身都被汗水浸湿,额前几缕碎发,更是紧贴在脸颊。

黎戬倒是勤快的很,穿了裤子下床,将之前的清水端到床边,拧了毛巾给慕容秋雨擦身。

“我自己来吧!”慕容秋雨坐起身,伸手抢毛巾。

黎戬偏不给她,像个叛逆的孩子样儿,“抢什么?为夫给你擦不行么?就你这身上,哪里是我没看过没摸过的?”

“你……”慕容秋雨被黎戬这下流的话噎的不轻,狠狠瞪了他一眼后,别开头不肯再看他。

黎戬觉得慕容秋雨刚刚那一眼真是风情万种,娇嗔意味儿十足,颇具女人含羞带怯的韵味。

待黎戬擦拭完慕容秋雨和他自己的身子,再次钻进被窝时,慕容秋雨已经睡下了。他亲密的拥紧慕容秋雨的纤腰,闭上眼睛。

睡的迷迷糊糊之际,黎戬听到帐篷外传来副将赵凯的低唤声,“王爷,王妃!”

黎戬睁开惺忪睡眼,身旁的慕容秋雨已经先他之前坐起身来,并应声道:“赵副将,你将士兵分成四小队,我与七爷这便来!”

帐篷外,是赵凯恭敬的应声。

帐篷内,慕容秋雨随手挽起长发,偏头间,看到摘了银色面具的黎戬正目光定定的看着她。

“七爷,快起吧,大家都在等我们!”慕容秋雨作势推了黎戬一下,催促他起身。

黎戬伸手扣住慕容秋雨的纤腰,将她整个搂到自己怀中,狠狠的亲了一番,“你就是个妖精!”

若非当前局势不容许黎戬肆意胡来,他真想拥着慕容秋雨睡到天荒地老,永无止境。

当然,这种肉麻的话语,黎戬不会说出口的。

他亲罢慕容秋雨,就松开了对方,坐起身来火速穿衣。

少顷,夫妻二人整装待发,英姿飒飒的出现在夜色下。

张明扬和赵凯双双上前,拱手问安,“王爷,王妃!”

慕容秋雨目光灼灼的看着众多将士,眸底深处划过强烈的亢奋。那种亢奋,是与生俱来的血性。

她慕容秋雨,前世便是女将军王,叱咤战场所向披靡。她就像是为了战场而生的女战神,唯有战场,才是她绽放的地方!

黎戬侧目看向身旁的慕容秋雨,将对方眼底的炙热看的清楚。

“爱妃,你是父皇亲封的平祥将军,作战方面经验自是比本王丰富。今晚,由你当指挥使吧!”

黎戬言不由衷的说出这番话,没有别的原因,只是单纯的想让慕容秋雨毫无拘束的做她自己。

果然,慕容秋雨听到黎戬这话,眼底更炙热了。

她连推辞都省去了,直接下令道:“从我方军营到敌方军营,须得绕过一座小山坡。赵副将一会儿带领一队人马,在山坡以北处防守。

张将军,王爷,还有我,各自带领一队人马,分左右两方和正前方三处包抄敌方军营。最后有一点,你们给我记住了。”

说到这里时,慕容秋雨顿住了话语,目光清冷的看着大家,“当我鸣哨时,大家必须全力撤退。如有违抗着,军法处置!可听清楚了?”

“听清楚了!”众兵将齐声回应。

慕容秋雨点点头,挥手示意大家准备出发。

她简洁的对黎戬和张明扬分配好攻击的方向,三人一拍即合,火速上马朝敌方军营偷袭而去。

子时中,慕容秋雨带领的一队人马从正面直捣敌军防守区域。

“冲!”伴随一声强势的呼喊,阵阵叫杀声平地而起。

一时间,三队人马如下山猛虎般朝敌军大本营呼啸冲去。

火光冲天映照下,双方兵将打的你死我活,惨叫声不绝于耳。

慕容秋雨首当其冲,挥着长矛直朝敌军主帅住所奔去。正所谓,擒贼先擒王,这道理三岁小孩都懂!

“艾玛,这大半夜的吵吵嚷嚷,出什么事儿啦?”慕容秋雨持长矛冲进敌军主帐篷时,迎面就撞上一个抹着眼睛朝外走的男子。

那男子嘴里嘀嘀咕咕着什么,被慕容秋雨撞了个人仰马翻后,这才瞪大双眼厉喝道:“谁?”

烛光摇曳下,慕容秋雨与男子四目相对,可谓天雷勾动地火。

“季广!”慕容秋雨勾起唇角,丢了长矛就飞身上前将男子抓了起来。

她从腰间拔出一把小匕首,死死的抵着季广的脖颈,眼底是嗜血的笑意,“好久不见啊!”

前世,这季广与她没少争斗过。由于对方是毒医的关门弟子,慕容秋雨在他手里可没少吃亏。

季广眨着眼睛,惊骇的看着慕容秋雨,一脸茫然,“你你你……你谁啊你?”

“……”慕容秋雨嘴角抽搐,“一年不见,你就不认得我了?”

季广眼珠子转来转去,表情颇为纠结的思考着。看的出,他在很努力的思考慕容秋雨究竟是谁。

不过,季广有大把的时间思考慕容秋雨到底是谁,慕容秋雨却没有时间跟季广耗下去。

她毫不客气点了季广的穴道,匕首死死抵着对方的脖颈,拖着他就从主帅帐篷出来了。

“让你的人住手,不然……”慕容秋雨话一顿,匕首已经决绝的在季广脖颈间割了一道血口子。

季广吓的浑身颤栗不止,口中带着哭腔儿,“女侠,女侠饶命啊!咱有话好好说成吗?”

“……”慕容秋雨额头滑下黑线,有种想仰头望天的冲动。

季广,那个前世阴冷绝情,弑杀狠戾的东燕皇朝少将军,怎么可能是这么怂的角色?

慕容秋雨正认定季广在跟她耍把戏的时候,却听对方扯着嗓子,撕心裂肺的呼喊道:“别打啦!别打啦,再打下去本将军就没命啦!”

伴随着季广‘销魂’的刺耳喊声,原本打的难解难分的两队人马纷纷停住手上的动作。

季广嘿嘿一笑,无耻的对慕容秋雨说:“女侠,我的人停手了,你是不是该把你的匕首离我远一点儿了。这刀剑无眼,万一不小心……”

他说话间,小心翼翼的抬手,想要拨开慕容秋雨抵在她脖颈的匕首。

“你别想耍花样!”慕容秋雨将匕首凑近了几分,吓的季广浑身一哆嗦,不敢再乱动分毫。

“……”慕容秋雨嘴角又开始抽搐了。

她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儿!这季广,胆子是不是太小了点儿?

疑惑间,一道怒吼声破空传来,“放开我家将军!”

慕容秋雨抬眼看去,说话的是一个样貌粗壮的中年男子。那人,是季广身边的虎将拓跋翰。

此刻虽是暗夜下,但两军交战时,东燕皇朝的人就已经在第一时间点燃了火把。

在火把映照下,慕容秋雨清楚看到对面不远处的拓跋翰满脸紧张的样子,并不像是作假。

那么,她抓的这个就是真的季广,而非冒牌货了!

“哼,想要救你家将军,三日内让我看到你们的诚意!”慕容秋雨丢下这话,扬手就将季广丢上马背。

而她自己,也顺势翻身上马,动作一气呵成。

这之后,慕容秋雨吹了一声口哨,带着自己的队伍火速撤退。黎戬与张明扬听到慕容秋雨的哨声,也顾不得再对敌军落井下石,争相撤退离开。

一场暗夜偷袭,就这样轰轰烈烈的展开,然后悄无声息的结束。两军正式交战的整个过程,还不到一盏茶的时间!

若不是主帐篷内的季广将军消失不见了,东燕皇朝的兵将们会以为他们做了一个梦。

“该死,将军被敌军挟持了,还不快差人给皇上报信!”拓跋翰愤怒的丢下兵器,咆哮出声。

那厢,慕容秋雨与季广同骑一匹马,呼啸着朝西黎皇朝军营奔去。

夜风瑟瑟,季广双手紧紧抓着缰绳,能清楚感受到后腰处被一把匕首死死抵着。

他想回头,可是那匕首的主人立刻感受到他的举动,将匕首更抵近了他。

“别!女侠,别冲动啊!冲动是魔鬼,咱们君子谈话,动口不动手,成不?”季广好言相商,态度狗腿的像个三孙子。

如果不是刚刚慕容秋雨看到拓跋翰脸上突现的紧张之色,她会严重怀疑身前这男人的身份是别人假冒的。

当慕容秋雨挟持狗腿季广回到军营时,迎面而来的,是黎戬诡异的目光注视……

……本章完结,下一章“ 别逼我动手杀你!”↓↓↓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