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狂女重生 纨绔七皇妃 [目录] > 第210章: 弱水三千只取一瓢

《狂女重生 纨绔七皇妃》

第210章 弱水三千只取一瓢

妖冶的蓝色妖姬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前世,她在最灿烂的年纪,被打入冷宫。在临盆之际,被亲夫长姐谋害。

可以说,那是短暂的,不堪回首的一辈子。

今生,她攀附黎戬,与之合作,将黎墨逼上造反的绝路。未来,她的一辈子似乎还很长,很长!

曾经不止一次想过,利用重生这个逆天的事实,顺利除掉仇人后,就放下屠刀,笑傲江湖。

或一个人,或与小兰和小竹一起。她畅想的未来里,从不曾有过一个叫黎戬的人!

可是黎戬的未来,无时无刻不在憧憬着有她的存在。

他说,希望她给他生一个孩子。这样他就有了绑缚她的借口,不让她离开他半步!

他说,他已经知道了她是重生女的事实。那么,以他的头脑,想必一定猜出了她与黎墨之间的恩怨纠葛。

难怪!难怪那日黎墨造反,他最终放走了黎墨,让她亲自手刃仇人。

他还说,他知道她想要的不过是一生一世一双人,一辈子。所以,他告诉她,弱水三千,他只取一瓢饮!

慕容秋雨脑子里闪过很多与黎戬之间发生的种种往事,最初始黎戬的冷戾暴躁,后来的转变,继而放低姿态,在她面前像个幼稚的孩子。

他能为了她,豪掷千金,只为买一支玉簪!他能为了她,跟一匹马斗的不可开交!他能为了她,放下尊严只为博她一笑……

有些事情,果然是不能多想。因为回头一想,才发现,他们两个人相处期间,黎戬为她改变了多少,做了多少。

而她,除了一次次的逃避黎戬的热情,一次次的泼他冷水,什么都没做过。

“黎戬!黎戬!”慕容秋雨紧紧抱住黎戬的双手,哭的泣不成声。

这是她第一次在他面前,哭的像个手足无措的孩子。

黎戬张张唇,想要说什么。到底是心气不足,眼睛眨了又眨,人已经是虚弱的不成样子。

他固执的抓着慕容秋雨的手,双目灼灼的盯着她看,想要得到一个答案。

季广看出来,立刻伸手捏了慕容秋雨一把。

吼!在伤者面前,尤其是一个濒临死亡危险的伤者面前,就算是撒谎也好啊!

慕容秋雨被季广捏的一痛,从回忆中幡然醒悟。

一抬头间,就看到黎戬正双目灼灼的盯着她看,等待她的回答。

慕容秋雨吸吸鼻子,立刻点头应道:“我答应你!黎戬,如果你大难不死,从今以后我慕容秋雨就是你的人,跟你一辈子!”

黎戬唇角掀起笑意,眼神定定的望着慕容秋雨,伸手比划了一个‘一’。

慕容秋雨咬着唇瓣,极力控制下,眼泪依旧滑落个不停。

她伸手,将黎戬的一根手指紧紧攥住,声音低沉却虔诚认真的说:“一辈子!说话算话,你一定要好好的。”

黎戬唇角的笑意加深,似乎听到了世界上最美丽的誓言。

他缓缓闭上双眼,可是唇角的笑意却未减半分。

简陋的帐篷,在季广的要求下,被点满了蜡烛。

军营内,医用药材颇为齐全。对于季广这个现代医生而言,没有手术刀,没有手术剪子,镊子,钳子,这些都可以忽视。

但是,没有最佳的医用伤口缝合线,没有医用缝合针,这是个棘手的问题!

“缝合针?什么样子的?”慕容秋雨急切询问出声。

季广摇头,“这个不难办,找些绣花针火烤后弯成我要的形状就能用。现在最棘手的是缝合线!

在我们那里,有专门的医用内里缝合线。那东西会留在患者体内,日积月累将与皮肉相合,没有任何危险。

可是你们这儿全是缝衣服的线,那东西缝一缝皮肤表层的伤口倒是无妨,过个十天半月拆了就行。

你丈夫这情况,最少要从内到外缝合三层之多。也就是说,有两层是要在皮肉内层做缝合的,要是普通的线留在他体内,只怕日后会存在排斥现象的!”

慕容秋雨不懂什么是排斥现象,但是却也听懂了,给黎戬缝合伤口不能用普通丝线。

“那你觉得什么线能用?你说,我想想办法!”慕容秋雨疾声询问。

军营距离边关平辽城不算很远,如果季广需要的东西能买到,慕容秋雨就亲自跑一趟平辽县城。

季广略微思考,凭借自己的医学知识念叨道:“这医用缝合线,在材质上历经了普通丝线,羊肠线,蚕丝线,化学合成线,到后来的纯天然胶原蛋白缝合线……”

“羊肠线?是羊的肠子做的吗?我去弄!”慕容秋雨转身就要离开。

季广被慕容秋雨风风火火的性格雷跪了,“女侠,你听我把话说完啊!这羊肠线不是很理想,也会有排斥反应的。你要是能弄,最好是弄点儿蚕丝线来!”

“蚕丝线?这边关凄凉之地,我去哪儿弄……”慕容秋雨说话间,突然瞪大双眼。

“等等,你说蚕丝线?你确定吗?”慕容秋雨满脸欣喜若狂。

季广一看这表情,就乐了,“我确定啊!怎么着,看你这意思,你能弄到呗!”

慕容秋雨当着季广的面,就开始解腰带。

“哎哎哎,女侠,这可使不得!你丈夫生死未卜,你这不对啊。我给你说过,我可是有心上人的,我女朋友可漂亮了,你诱惑不了我……啊!”季广正说着,突然尖叫出声。

原来,是慕容秋雨将腰间的蚕丝雪锦丢到他头上了。

“你想什么呢?我是想把这条蚕丝雪锦给你拆了做缝合线用。你看看材质行不行,这个可是能伸缩的天蚕丝!”慕容秋雨指着蚕丝雪锦,满脸紧张。

季广听闻自己误会了慕容秋雨的意思,也不难为情。

他抓着蚕丝雪锦仔仔细细打量,随即眼睛蓄满亮光,“艾玛!好东西啊,这可是好东西啊!”

“这就是可以了?”慕容秋雨也欣喜若狂。

季广连连点头,“绝对可以啊!女侠,这东西送我吧!”

“去!你想的美,快别废话,赶紧救人!”慕容秋雨训斥了季广几句,不忘记催促他快点施救。

一切准备就绪!

依照季广的要求,十几只绣花针被弯成圆弧形状,有的还被穿了两个孔。每根针,慕容秋雨都给穿上了细细的天蚕丝,排成一排放在床侧的桌上,方便季广随时取了用。

在季广给黎戬主刀手术的整个过程,慕容秋雨就在旁边全程参观。说是参观,不如说是监视。

当然,也外加给季广当副手!

季广三两下将黎戬衣服剥光,用烈酒在他伤口处抹了一遍算是消毒。随即,直接将被火烤过的刀子刺进黎戬伤患处旁边位置。

“啊!”目睹季广眼睛都不眨一下就将黎戬胸口划了一道口子这一幕时,慕容秋雨身子一晃,差点跪在地上。

“你……”这是救人还是杀人?怎么不是拔箭,反倒开膛破腹了?

季广投入到手术之中,整个人都变的很凝重庄严,“别紧张!”

他一边扒开黎戬的皮肤表层,一边沉声解释道:“人在吸气和呼气时,心脏大小是不同的。我无法确定你丈夫身体里这支箭是在他吸气时射进去的,还是呼气时射进去的。

如果这支箭恰好是他呼气时心脏成小状态射进来的,那么我贸贸然将箭拔出来,又恰巧是他吸气心脏最大状态时,那么他将会面临血喷如注的死亡下场。”

慕容秋雨听的懵懵懂懂,但是目光看到季广双手如同翻腾猪肉一样在翻腾着黎戬的血肉内层,心口还是颤抖的厉害。

“这种血腥画面,平常人自是无法承受。我前世干这个的,天天都看,习惯麻木了!”季广说话间,一只手已经攥住了刺的很深的箭羽。

他面色凝重的看向慕容秋雨,深吸了一口气,“呼!我要拔箭了,虽然之前给他灌了麻沸散,但是我比较担心你们这里的药不管用,你尽量按住他。

我拔了箭,就得立刻为他缝合。这个过程,是容不得半点疏忽的,懂么?”

慕容秋雨郑重点头,凑上前狠狠的按住黎戬。

季广冲慕容秋雨点了一下头,顿时手起箭羽拔出。

“噗!”伴随箭羽离开黎戬的身体,一股热血喷出来。

陷入昏迷中的黎戬,整个人颤抖了一下,慕容秋雨立刻紧张的按着。

对于慕容秋雨来说,拔出箭羽那一瞬间喷出的鲜血,足以令她心凉到谷底。

可是对于穿越人士季广来说,那点儿血代表的是黎戬的安全。若箭羽刺穿心脏或大动脉,只怕会血流如注的!

如果说之前慕容秋雨一直在质疑季广的医术,那么接下来,就是她见证奇迹的时刻。

刺目的烛光下,季广双手如同鬼斧神工,将一枚枚圆弧状的针灵巧的穿过黎戬内里的肉层。那缝合手法颇为怪异,慕容秋雨见都没见过。

她暗暗感叹这世间竟有如此巧手,将缝合做的这么精妙,快捷,完美!

当季广将最外面一层皮肤细密的缝合完毕时,他的脸上已经是大汗淋漓的状态。

“大功告成!”季广剪断天蚕丝,利落打了个结,然后才挥着衣袖擦拭额头的汗水。

这一刻,给予他的,是慕容秋雨单膝跪地郑重的道谢声。

“季广,谢谢你!这个人情,我慕容秋雨和我的丈夫黎戬,承你一辈子!”

无论黎戬接下来面临的是生是死,在季广救治黎戬的过程中,她都看到了对方的认真和努力。

这声谢谢,她发自肺腑,他受之无愧!

……本章完结,下一章“ 发烧,生命垂危”↓↓↓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