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狂女重生 纨绔七皇妃 [目录] > 第214章: 亲吻?幻觉?

《狂女重生 纨绔七皇妃》

第214章 亲吻?幻觉?

妖冶的蓝色妖姬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她来不及褪去盔甲,更来不及吃一碗热乎的饭菜,急匆匆的冲回了自己的帐篷。

帐篷内,季广与军医坐在桌前,正大眼瞪小眼。而黎戬躺在床榻上,依旧处于昏迷状态。

慕容秋雨有些稀奇,她犹记得自己离开帐篷时,这季广和军医如同阔别三生重见的故友,畅聊的那叫一个高兴。

怎么这会儿,两个人你看我,我看你,玩儿起了沉默不语,含情脉脉对视?

当然,这并不是慕容秋雨关心的话题。

她大步奔到床前,伸手抚了抚黎戬的额头,确定不烧后,才扭头看向桌前对坐的二人。

“王爷今日状况还好吗?”慕容秋雨关切的询问黎戬的情况。

那厢,季广与军医眨着眼睛,不吭声……

慕容秋雨皱眉,再次伸手探了探黎戬的额头。

温热的,不烧,却也不凉!

仔细聆听,呼吸平稳顺畅,这才放下心来。

扭头,慕容秋雨蹙眉看向季广和军医。

“哑巴了?不让你们说话的时候,一个个话比谁都多。现在让你们说话了,怎么都不吭声了?”

季广和军医互相看了眼对方,最后是季广忍不住,率先开了口。

“艾玛,女侠,这是我们可以说话的节奏了吧?我先恭喜女侠完胜敌军,聪慧如女诸葛,令在下佩服佩服!”季广说话间,直接弹跳起身,步上前狗腿的赞叹。

慕容秋雨嘴角抽搐,对这季广着实无语。这人,他在恭喜自己的时候就没考虑过他们东燕皇朝人的感受吗?

呃,好吧!她脑子抽了,这季广根本不是东燕皇朝的人,能感同身受对方的悲剧才见鬼了。

说句直白的话,这人颇为没心没肺了!

“王爷他还好吧?”慕容秋雨目前只关心黎戬的状态。

季广听到慕容秋雨的询问,快哭了,“这么残酷的问题,你让我怎么回答才好?”

闻言,慕容秋雨心口一沉,“怎么?”

季广眼见慕容秋雨满脸紧张,急忙好言解释道:“你别紧张,他没事,他很好。”

慕容秋雨将信将疑,“真的吗?那你还这副表情?”

季广摊手,满脸苦呵呵的笑,“我这副表情,是因为你丈夫身体太好了啊!你知道吗?你今天刚走不久,他就醒过来了……”

“什么?你说他今天醒了?”慕容秋雨不敢置信的瞪大双眼。

季广重重点头,“是啊!他一醒过来,就训斥我和李军医,不让我俩说话,还警告我们再敢打扰他睡觉,就咔嚓我们的狗头!”

“然后呢?”慕容秋雨眼睛瞪的又圆又大。

季广耸肩,“没有然后了啊!然后他又晕过去了。但是我跟李军医被他震慑到,就没敢再说话了呗!”

慕容秋雨一听季广这么说,整个人都泄了气,以为他在诳她。

倒是李军医起身上前,印证了季广所言非虚。

对于黎戬能这么快苏醒过来那么一小阵儿,季广和李军医都觉得与之强悍的体魄和深厚的内力修为有关。

换做一般人,受了这么重的伤,即便季广是神医圣手,拔了箭保住命也得个三五天能醒呢!

慕容秋雨听闻黎戬苏醒过是事实,心中很是高兴。她已经可以确定,黎戬正式脱离了生命危险!

“炊事营那边该是开饭了,你们过去吃晚饭吧,这里有我就可以!”慕容秋雨温声开口,言语间柔和许多。

季广和李军医双双点头,行至帐篷门口处时,季广回头叮嘱道:“哦,对了,有件事情忘记对你说。

你丈夫也就醒过来那么一小会儿,还错过了喝药的最佳时辰。他昏迷的时候,死活灌不进去汤药。

桌上那保温盅里,是之前差人熬的促进伤口愈合,补充气血体力的汤药。李军医说了,药材珍贵着呢。

你想办法给喂下,要是实在喂不进去,你就嘴对嘴给他渡药,可千万别浪费了!到时候伤口愈合慢,别说我没提醒你就行!”

丢下这话后,季广吊儿郎当搂着李军医的肩膀离开帐篷,一副‘哥俩我,哥俩亲’的姿态,直接戳瞎慕容秋雨的眼睛。

慕容秋雨目送那二人一老一少,勾肩搭背离开,这才缓缓放下帐篷的门帘,转身朝桌边走过去。

她将季广所说的保温盅打开,把里面刺鼻的浓烈汤药倒在碗里,翩然走到床边。

此刻,黎戬睡的安详,可是慕容秋雨却不得不叨扰他,给他强行灌药。

当然,在强行灌药之前,她有尝试着开口呼唤黎戬,可惜黎戬沉睡,没有醒来的意思。

慕容秋雨抿了抿唇角,深呼一口气,如昨晚那般,启唇含了一口汤药,俯首封住黎戬的薄唇,将药汁渡给他。

一口,两口,三口……

待得最后一口时,慕容秋雨放下碗,凑到黎戬唇边继续喂药。她以为,喂完了这一口,便也就搞定了一切。

偏生,这最后一口汤药,昏睡的黎戬很是不配合,咽下的非常慢。

慕容秋雨耐心的贴着他的薄唇,密不透风的堵着他唇角,等待汤药一点点渗透到黎戬嗓眼儿中。

终于,这一口汤药喂完了,慕容秋雨松了一口气,双手撑在床边,作势要起身离开。

却也就是在这一刻,一双手突然搂住她的脖颈,炙热的薄唇,将彼此间已经拉开的距离重新贴近,贴紧,最后痴缠住。

慕容秋雨第一反应是愣住,浑身僵硬。随即,她整个人松缓下来,眉眼间挑起一点类似于欢喜的弧度。

以至于,在欢喜的同时,她纵容了某个人下流的行径,任他对她各种吃豆腐,各种深入亲吻。

两个人的唇齿间,蔓延着浓烈的汤药味道,极苦。可是慕容秋雨却觉得,自己品尝到了一丝甘甜的味道。

在他舌尖勾勒她唇形的时候,她含笑启唇,第一次如此主动的探出舌尖儿,回应对方恶劣的挑-逗行为。

唇舌交缠,彼此呼吸缠绕在一起,好像怎么吻都吻不够对方。

慕容秋雨脑子一片空白,唯有一个念头在不停叫嚣……“吻他!吻他!吻他!”

“师妹,你还没吃晚饭吧?我端了些饭菜过来,一起吃吧!”帐篷外,由远及近的脚步声响起。一并传来的,是张明扬晴朗的呼唤声。

床榻间,吻的痴缠的两个人双双愣住,热吻也僵持住。

最先回过神的,是慕容秋雨。

她猛的坐起身来,涨红着脸看向黎戬。

而黎戬,双手垂在身侧的被褥间,一直没有血色的薄唇染了几点红润色。那,是慕容秋雨的功劳!

他璀璨深邃的星眸,灼灼的盯着慕容秋雨看个不停,热烈的散发着狼一样的绿光。

慕容秋雨被看的心口慌得厉害,急忙别过头去。

而这个时候,帐篷的门帘已经被人掀开,但见张明扬拎着食盒迈步走了进来。

他满脸温润笑意,“师妹,你在的呀?我刚刚唤你,你没吭声,我还以为你去如厕了!”

他一边说着话,一边将食盒拎到桌前。

扭头,眼见慕容秋雨怔怔的坐在床边,张明扬含笑唤道:“师妹,你傻愣着干什么呢?过来吃晚饭,打了一天仗你不饿吗?”

“啊?哦,我……”慕容秋雨难得有结巴的时候。

她站起身,下意识的看向床榻上的黎戬。却见那厮眼睛紧闭,一副昏迷状。

“……”慕容秋雨张张唇,无语了。

搞什么?难道刚刚发生的一切,都只是她自己的幻觉吗?难道黎戬根本没醒过?

抿抿唇,慕容秋雨还能清楚感受到唇角热吻后残存的酥麻感觉。嗯,这感觉是真实的,错不了!

至于黎戬为什么又装睡,她不得而知。

深呼一口气,慕容秋雨决定暂时不管黎戬了。她迈步走到桌前,抿着唇落座。

张明扬已经十分殷勤的将食盒打开,把饭菜端出来摆在桌上。

他欢喜地说:“今日打了胜仗,全靠你聪慧过人的计谋。炊事营这边加了一道荤菜,算是小小庆贺一下,快趁热吃!”

边关军营,地处偏僻,自是比不得京城的御林军和京城外镇守城门的军营伙食好。

一个个五大三粗的壮男,每天主食只吃米饭馒头,菜无非是青菜豆腐,偶尔吃顿荤菜,跟过年过节似的。

慕容秋雨看了眼桌上的菜,依旧是没有油水的青菜炒豆腐。加的那道荤菜,说是荤菜,其实不过是豆角炒肉。

一整盘子里,也不过就是几块肉眼能数过来的小肉块儿,算是沾沾荤腥儿罢了。

张明扬一边招呼慕容秋雨吃饭,一边将肉块儿夹到慕容秋雨的碗里。

见状,慕容秋雨急忙阻止,还抄起筷子将碗里的肉夹回了张明扬的饭碗里。

“师兄,你这是干什么呀?你吃就行了,不用给我夹。”慕容秋雨说话间,将几块肉统统夹到张明扬碗里。

张明扬面色一沉,声音有些不高兴,“师妹,你这是嫌弃师兄了?”

慕容秋雨连忙摇头,“怎么会?师兄这是说的哪里话。我只是口味清淡,不喜吃肉。若不然,哪会跟师兄客气?”

她说的一本正经,比真的还真。

张明扬没再僵持,慕容秋雨如今是王妃,断然不会缺吃缺喝。倒是他在边关军营待得久了,便以为每个人都喜欢吃肉。

两个人并未围绕肉的问题你推我搡,他们秉持着‘食不言’的原则,安静将饭吃完。

待放下碗筷后,张明扬扭头看向床榻上昏睡的黎戬,低声问道:“师妹,你可舒心?”

……本章完结,下一章“ 一吻定情”↓↓↓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