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狂女重生 纨绔七皇妃 [目录] > 第239章: 未婚夫小火哥

《狂女重生 纨绔七皇妃》

第239章 未婚夫小火哥

妖冶的蓝色妖姬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那贼人眼见慕容秋雨彪悍来袭,惊的双目圆睁。

他一边连连后退,一边高声喊道:“喂!误会,是误会,我不是贼人……”

慕容秋雨一掌劈过去,厉声叱道:“贼人都说自己不是贼人!”

那贼人敏捷避开慕容秋雨的掌风,疾声喊停:“你要做甚?你别过来,不然我不客气了。”

慕容秋雨会听他的……才怪!

她顺势而发,身子一跃,便向那贼人面门劈去。

那贼人也不是个省油的灯,反手一挡,两个人这便正式交起手来。

令慕容秋雨讶异的是,那贼人不但轻功很好,武功竟也在她之上。

十几招过下来,慕容秋雨额头已经沁出细密汗珠儿,并且……落了下风。

那贼人却是爆发力极强,整个人被燃起了斗志。

他主动进攻,一边与慕容秋雨过招,一边亢奋的喊道:“难得遇到旗鼓相当的对手,今日你我就打个痛快!”

慕容秋雨嘴角莫名一抽,打个痛快?呵呵,她现在就已经落了下风,这还有痛快可言吗?

不过,倔强腹黑如慕容秋雨,赤手空拳打不过这贼人,不代表她用武器也打不过呀!

这般想,慕容秋雨当下不含糊,反手在腰间一扣,大力一抽,蚕丝雪锦便凭空绕上她皓腕。

“好!今日我就陪你打个痛快!”慕容秋雨丢下这话,扬手将蚕丝雪锦一甩。

那贼人见状,眸光一颤,惊声呼道:“蚕丝雪锦?”

慕容秋雨笑,“倒是识货之人!”

蚕丝雪锦飞甩出去,眼看着就要缠绕上那贼人的脖颈。那贼人陡然回过神,扬手一挥,蚕丝雪锦遇到物体便自动灵巧的缠绕上去。

慕容秋雨眼见出师不利,狠狠抓着蚕丝雪锦的一端,想要将那贼人拉扯到自己身前,而后用雪锦缠绕上他的脖颈。

那贼人也不知打着什么主意,竟任由慕容秋雨将他拉扯到身前。慕容秋雨蹙眉,不觉得这贼人战斗力会弱到让她予取予求的地步。

心下正质疑对方有何算计之时,却见那贼人猛的一抖蚕丝雪锦那一端,在半空绕出一个好看的弧度。

慕容秋雨毫无防备,整个人被蚕丝雪锦带着踉跄奔上前。那贼人顺势用蚕丝雪锦将慕容秋雨绕了一圈又一圈,而后朝怀中一带。

顿时,本想利用蚕丝雪锦将那贼人捆绑束缚住的慕容秋雨尝受到了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真切滋味儿。

因为,她一向引以为傲的蚕丝雪锦,将她结结实实捆缚住,动弹不得了!

这还不止,那贼人捆绑住她也就算了,竟还敢斗胆将她纳在怀中。

“你放肆!”慕容秋雨愤怒的瞪视那贼人。

那贼人嚣张的保持着拥住慕容秋雨的暧-昧姿态,脸上满是猥琐笑意,“美人儿,你刚刚一口一个‘贼人’‘贼人’的唤我,就该知道我是个放肆的人咯!”

“你……”慕容秋雨眯紧双眸,厉声警告道:“我告诉你,识相的立刻放开我。不然,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慕容秋雨不否认,此刻她内心对眼前的贼人起了杀意。她懊恼自己的疏忽大意,落得被人困住的下场。她想,今日出门一定是忘记看黄历了!

就一个字来形容——‘衰’!

那贼人听到慕容秋雨的警告声,脸上笑意加深,“哟,口气倒是不小,让我生不如死啊?你确定当前这种情况,是你让我生不如死,而不是我让你生不如死?”

问这话时,那贼人故意凑近慕容秋雨,两人几乎额头抵着额头。

慕容秋雨双手是被束缚住了,但是双脚却是自由的。她心中深知自己不是这贼人的对手,所以心中腾升起一个一击必中的不良诡计。

面对贼人一点点猥琐的靠近,慕容秋雨突然展唇一笑,“你想让我怎么生不如死,嗯?”

“……”那贼人没料到一脸肃杀之色的女人竟会突然对他笑,一时竟然怔住了。

就是现在!慕容秋雨心中暗呼一声,猛的屈膝抬脚,用尽平生最大力气朝那贼人胯下踹去。

待那贼人意识到不妙,有些躲避之时,已经为时已晚。虽说没有被十成十的力道踢中下盘,但是至少也承受到了五成五的力道。

“嗷!”那贼人痛呼一声,整个人蹲在地上浑身瑟抖起来。

慕容秋雨眼见对方蹲在地上护着子孙根,连忙奋力挣脱捆绑住自己的蚕丝雪锦。

不过是眨眼的功夫,慕容秋雨就成功脱困,并将蚕丝雪锦重新掌握在自己手中。

她怒光凶狠的瞪视蹲在地上痛苦哀嚎的男人,健步如飞冲上前,在电光火石之间,她双手一缠一绕,左右交织拉紧。

“呃!”那贼人顿时翻着白眼儿,脸色涨红起来了。

慕容秋雨冷声哼道:“你个大胆毛贼,敢在太岁头上动土。今日不杀你,我慕容秋雨枉为人!”

“你……咳咳……”那毛贼在听到慕容秋雨自报家门后,双眸倏然绽放亮光。

他想说什么,可是奈何慕容秋雨勒的力道太紧,他完全说不出话来。

就在这千钧一发间,长巷口突然传来一声惊呼:“哎呀!哎呀呀!快住手,这怎么俩抓贼的还打起来啦!”

慕容秋雨手下一抖,扭头看向来人。但见长巷口处,之前那喊抓贼的老妇在一个年轻男子搀扶下,急急忙忙冲了过来。

那老妇看着慕容秋雨,急的直拍大腿:“哎呀呀,女侠快松手,这位公子是帮我抓贼的恩人呀!”

“……”慕容秋雨嘴角一抽,只觉得五雷轰顶。

当慕容秋雨松开被误认为贼人的男子后,那男子已经进气多出气少,一副要死翘翘的样子了。

慕容秋雨睬都不睬他,自顾自的将蚕丝雪锦一圈圈的缠绕到自己腰间。而在这其间,老妇和她儿子已经将前因后果简洁的说与她听了。

原来,那老妇被贼人抢了装钱的荷包,当下就喊抓贼。而眼前这个被慕容秋雨误认为是贼人的男子,安抚老妇说他定会帮其拿回荷包。

慕容秋雨扶额,无力的询问道:“大娘,既然有人帮你抓贼了,你刚刚怎么还不停的喊抓贼呢?”

如果不是老妇哭天喊地,还指着男子跑开的方向,慕容秋雨也不会误会对方是贼啊!

那老妇讪讪的笑,“那个……我看这公子长的白白净净,怕他抢不回荷包……”

误会解除,老妇在儿子的陪同下,取回了荷包,对见义勇为的男子各种道谢后,匆忙离去。

那健步如飞的样子,令慕容秋雨咂舌。

一回头,慕容秋雨终于知道那母子二人为何跑的那么快了。因为,整个长巷内,只剩下慕容秋雨和被误认为贼人的男子。

而那男子,此刻依偎在墙角,双眸紧闭,唇色发白,脖颈处还有一道赫然醒目的勒痕。怎么看,都像是被人谋杀了……

“……”慕容秋雨额头滑下黑线。

这男人武功在她之上,应该不至于就这么死翘翘了吧?

“喂,别装死啊!”慕容秋雨抬手,拍了拍男子的俊颜。

男子毫无反应,且……俊颜泛凉,像极了一点点冷却身体温度的……死人!

慕容秋雨心下一惊,倒抽了一口凉气。若换做以前,她决定能干出拍拍屁-股走人的举动。她慕容秋雨一生歹毒,杀的人还少么?根本不差这一个误杀的。

只不过,如今不同往日。她身份被黎皇抬的太高,可谓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并且,她与黎戬走到今时今日的地步,尤其不易。

她不愿因为自己的一时冲动,连累到黎戬分毫。心中暗暗叹气,果然闲事是管不得的。她刚刚一定是抽风了,一定是!

慕容秋雨皱着眉头,伸手探向男子的鼻腔前。没有呼吸!

“真的死了?”她自言自语,言语间满是质疑和不敢相信。

顿了顿,慕容秋雨伸手扣住男子的手腕,试探他的脉搏。

感受到微弱的脉搏跳动,慕容秋雨缓缓松了一口气。还好,还有一线生机!

她正要松开手施救,男子突然睁开双眼,猛的伸手将慕容秋雨纳入怀中。

“呵!慕容秋雨,你真是给了我一份大礼。”男子咬着牙,一副爱也不能恨也不能的暧-昧姿态。

慕容秋雨整个人懵掉:“……”

待回过神,意识到男子吃自己豆腐后,慕容秋雨疾如风快如电的做出一个凶猛举动。

她双手抓住男子衣领,将人整个拎站起来,而后反手将对方双手扭在身后,一脚踢中他后膝腕处,令男子狼狈的跪在地上。

顿时,男子鬼哭狼嚎起来,那叫一个毫无形象可言。

“哎呀!哎呀呀!痛痛痛,你轻点儿呀!”男子一边喊着,一边倒抽凉气。

不止如此,他还口出狂言,“慕容秋雨,你知不知道你这是什么行为啊?你这是谋杀亲夫,你这么恶毒可是要被沉塘喂鱼的!”

慕容秋雨听到男子这番猥琐话语,气急败坏,手上力道更猛,“再敢胡言乱语,我勾了你舌头!”

男子高声呼道:“慕容秋雨,我是你未婚夫小火哥啊!就是那个请你吃糖葫芦和棉花糖的小火哥啊!”

慕容秋雨整个人僵住,耳畔反复回荡着男子这番话。

未婚夫?小火哥?

脑子里,若隐若现出一个肉肉的男孩子,抹着鼻涕傻笑递给她一根冰糖葫芦……

一阵倒抽气,慕容秋雨目瞪口呆看向对方。

那自称是未婚夫小火哥的男子眼见慕容秋雨这个反应,立刻欢天喜地的笑了,“怎么样?怎么样?你想起我了是不是?我跟你说,我回来娶你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 最毒妇人心!”↓↓↓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