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狂女重生 纨绔七皇妃 [目录] > 第246章: 好手段,狂傲本性

《狂女重生 纨绔七皇妃》

第246章 好手段,狂傲本性

妖冶的蓝色妖姬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偌大的御花园,此刻寂静无声。

慕容秋雨傲立于花丛之中,冷眼看着狼狈摔倒在地的袁心瑶。

但见小丫头昂着头,双眼赤红,满脸委屈控诉的表情,正悲伤的望着她。

若可以,慕容秋雨真想拍手叫好,赞一句袁心瑶好手段!

不过想来,时机不对,当前局势并不允许她这样做。

在慕容秋雨冷眼看着袁心瑶的同时,众人终是不如当事人这般淡定,开始窃窃私语起来。

“天呐!这还没进门就开打了,看样子这七王妃可不是个省油的灯啊!”

“啧啧!女人这么凶悍,哪个男人能喜欢?难怪七王爷有了新欢就抛弃糟糠妻!”

“这七王妃胆子也忒大,光天化日,众目睽睽之下,竟敢动手打人。被封为女将军王,就猖狂起来啦!”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声音越来越肆无忌惮的大了起来。

慕容秋雨面无表情的将众人议论声听在耳畔,不吭一声,也懒得主动开口解释什么。

前世今生,她已经见惯了太多阴毒丑陋的嘴脸,所以历经重生后才会远离这些表里不一的长舌妇。

“发生何事了?”贤妃,良妃,还有德妃同行走过来,齐问出声。

之前三位妃子端着尊贵身份,并没有参与寻找袁心瑶丢失的耳环行列中。在众人埋头找耳环时,三位妃子便绕到御花园另一侧赏花去了。

如今听到异样声响,这才过来查看情况。毕竟,如今皇宫内群妃无首,贤良淑德四妃就是首当其冲的掌权人了。

而淑妃因为死了儿子黎烨,后被证实黎烨之子黎逸轩是野种,一怒之下疯掉了。现如今,还被黎皇幽禁在深宫大院内,形同废人一个。

所以,贤妃,良妃,德妃如今是雨露均沾,共同掌管后宫大小事宜。

众人看到三位妃子来了,纷纷噤声,等着看好戏。

容嬷嬷看到三位妃子,立刻跪在地上悲痛喊冤,“三位娘娘要给我们家表小姐做主呀!”

三妃不明情况,只看到袁心瑶狼狈的摔在地上,双眼通红。

贤妃率先开口问道:“这是怎么了?”

容嬷嬷扬手指着站在花丛中面无表情的慕容秋雨,怒声指控道:“回禀娘娘,是她!是七王妃掌掴了我们家表小姐!”

闻言,贤妃蹙眉,不可思议的反问道:“竟有这种事?”

容嬷嬷重重点头,掷地有声的应道:“娘娘,千真万确啊!这里这么多人,这么多双眼睛看着,大家都能作证老奴所言非虚。”

在场众人听到容嬷嬷这番话,很多人都点头附和,落井下石意味儿明显。

袁心瑶捂着脸颊,声音弱弱的解释道:“几位娘娘,这件事情不怪七嫂。七嫂她不是故意打臣女的,是……是臣女自己不小心摔倒了!”

慕容秋雨听到袁心瑶这番话,险些笑出声。

很想问一句,丫头,你说话这么矛盾,要不要去黄泉路重新投胎啊?

袁心瑶这番话不说还好,一说反倒是更坐实了慕容秋雨掌掴的事实。她先是说慕容秋雨不是故意打她,又说她自己不小心摔倒。

试问,什么叫不是故意打她的?不是故意,那就是打了呗!既然打了,又何来的她自己不小心摔倒之说呢?

在场中人,一个个都自认为聪明绝顶,哪个看不见袁心瑶捂着脸?哪个听不懂袁心瑶想表达什么?

贱人啊,就是花样多。这是慕容秋雨总结的。

良妃听到袁心瑶的话,步上前,凉凉的插言,“袁小姐先起来说话吧!”

一旁,容嬷嬷听到良妃这话,连忙爬起身将袁心瑶搀扶站起来。

袁心瑶被搀扶起来,还不忘替慕容秋雨求情,“几位娘娘,这件事情不怪七嫂,求你们不要为难她!是瑶儿不好,是瑶儿不该惹七嫂生气……”

这句话的潜台词听在慕容秋雨的耳朵里就是——“请几位娘娘为我做主,狠狠教训慕容秋雨!”

袁心瑶说完这番话后,就死死的咬着下唇,任眼中清泪顺腮滑落,端叫一个让人心疼。

慕容秋雨深呼一口气,只觉得自己再多看袁心瑶一眼,拿一直以来强悍的隐忍力便会崩溃似的。因为,这个死丫头某些白莲花手段,很像前世的慕容馨儿!

用柔弱伪装她内心的阴毒狠辣,博取众人的怜悯同情,然后将一向清冷示人的慕容秋雨……逼的走投无路!

当然,这种情况仅限前世。今生,谁敢逼她走投无路,她就让别人无路可走!反正,以她的身手就算走投无路,也可以翻墙的呀!

三妃看了眼袁心瑶这楚楚可怜的姿态,再扭头看向那厢面色清冷的慕容秋雨。

两个女人,一个羸弱,受害姿态明显,却不忘帮加害她的凶手说好话。另一个狂傲,害了别人还事不关己,置身事外的态度,连句解释的话语都不曾说。

贤妃眯紧双眸,假意对袁心瑶安抚了两句。

而后,轻蔑哼道:“这皇宫重地,岂容旁人撒野?袁小姐以为,这事儿是你不追究就能算了的吗?”

闻言,袁心瑶眼底闪过满意的亮光。她要的,就是这种结果!

她故作一副被贤妃呵斥住的柔弱姿态,闷头不敢再吭声,等待贤妃教训慕容秋雨。

贤妃很早就看慕容秋雨不顺眼,因为现如今西黎皇朝的一国之母被削去封号,两位嫡出皇子也相继暴毙。

黎皇膝下,仅剩四皇子黎泰,七皇子黎戬,八皇子黎焰,九皇子黎显四人了。

黎显太小,不成大器。黎焰常年奔波在外,朝堂之中没有党羽,且他母族不兴,早已摆明了放弃皇权的态度。

放眼整个西黎,最后资格接任黎皇登基称帝的人,唯有贤妃膝下的四皇子黎泰,还有靠着慕容秋雨而功名赫赫的黎戬了!

所以,综上所述,贤妃当然不喜欢慕容秋雨。她总觉得那黎戬貌丑,没大本事,全凭娶了个好妻子才有今日的成就。

如今让她逮到机会能光明正大的修理慕容秋雨,她怎么可能轻易放过呢?

只见她面朝慕容秋雨,冷声呵斥道:“大胆慕容秋雨,你可知罪?”

慕容秋雨听到贤妃这番呵斥,弯起唇角笑了起来,“贤妃娘娘此话怎讲?微臣,犯了何罪?”

她用‘微臣’这个字眼来自称,而不是‘臣妾’。

看似两个称呼没有什么大不了,可是内里渗透着的玄机却很深奥。

若她以‘臣妾’自称,那她就只是一个庶出皇子的妃子,身份低于贤妃不知道多少等级,只有被压的份儿。

但是她以‘微臣’自称,代表着的是她此刻端起了一品女将军王的身份。西黎皇宫内,三妃已是最大,可是也不过才从一品罢了。

慕容秋雨,是黎皇亲封的正一品。论等级,她比贤妃要高一级别。论身份,她不但只是黎戬的妃子,也是黎皇亲封的臣子。

直白的说,慕容秋雨这是暗暗告诫贤妃没权利处置她。

贤妃是多傲娇的一个人,被慕容秋雨这话一噎,气的脸色‘唰’的惨白起来。

“好一个狂傲的慕容秋雨!你别忘记了,就算你是将军,但你也是女人,是皇子的女人。而本宫,是皇上的女人!

这里不是金銮大殿,是后宫的地盘。在这泱泱后宫,所有女人都归我们三妃管辖。你,也不例外!”贤妃是真的被气坏了,才会喊出这番话来。

慕容秋雨知道,贤妃这是跟她杠上了!

她耸耸肩,一副无所谓的表情,“既然贤妃娘娘这么说了,那微臣岂敢忤逆您呢?只不过,贤妃娘娘张口就指责微臣有罪。敢问,微臣罪从何来?”

贤妃没有回话,淡淡的看向袁心瑶。

袁心瑶咬唇不语,她身旁的容嬷嬷紧忙怒斥道:“你敢装腔作势?刚刚你掌掴我们家表小姐,令她摔倒在地。这么多人看着的,你还想抵赖不成?”

质问声落地,回应容嬷嬷的,是慕容秋雨紧攥成拳的骨节‘咯吱’声。那声音,清脆响亮,听的在场人脸色发白。真的是光听着,就让人胆颤心惊。

“七王府真是养了一只让人刮目相看的白眼狼!张口闭口对女主人‘你你你’个不停,还口口声声‘我家表小姐’。

容嬷嬷,你家是谁家啊?你是七王府的人,却不护着自家女主人,反倒去维护旁人。莫非,你其实是袁家人派到七王府来的吗?”慕容秋雨问这话时,眼底染了几许冷意。

容嬷嬷讪讪的张张唇,脸色有些难看。刚刚她一时情急,只想袒护袁心瑶。却没想到,言语间被慕容秋雨挑了刺儿。

想了想,她挺起胸膛回应道:“七王妃,老奴当然是七王府的人。作为七王爷的乳娘,王爷喜欢谁,谁就是老奴的主子,老奴就舍了老命保护谁!”

言下之意就是,黎戬喜欢的人是袁心瑶,所以作为乳娘的容嬷嬷才会将袁心瑶看做是七王府的人。

慕容秋雨将拳头攥的更紧,骨节‘咯吱’声更响。

就听她冷声哼道:“太久没有教训人,这手都刺挠了。本宫竟不知道,什么时候七爷心尖儿上换了人!”

说话间,她迈步朝容嬷嬷走来。

容嬷嬷忌惮慕容秋雨的咯吱直响的拳头,吓的跪在地上抱住贤妃的大腿,“贤妃娘娘,救命!老奴也是帮理不帮亲,何罪之有啊,七王妃这是要杀老奴呀!”

贤妃听到容嬷嬷这话,立刻瞪向款款走来,满脸煞气的慕容秋雨,“慕容秋雨,你还想继续逞凶作恶不成?”

……本章完结,下一章“ 容不得你矢口否认!”↓↓↓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