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狂女重生 纨绔七皇妃 [目录] > 第248章: 劈手夺白刃

《狂女重生 纨绔七皇妃》

第248章 劈手夺白刃

妖冶的蓝色妖姬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论耍心机,前世的慕容秋雨定是输人不止八个级别的渣渣。

但是历经生死,跨越重生,她就算不会耍心机,也因为看多了慕容馨儿耍心机而无师自通的累积到了诸多经验。

所以,她知道在什么时候说什么话,能一击即中敌人的软肋!

果然,当慕容秋雨开口指控袁心瑶污蔑自己的时候,袁心瑶努力维持的镇定和理智被成功炸到了九霄云外。

只见她就像是被捉住痛处的跳梁小丑一样,怒声回斥道:“你竟然如此诋毁我?明明是你掌掴我在先,我念在表哥面子上,不想与你计较。

可是你看我性子软,就想倒打一耙是吗?我告诉你,慕容秋雨,虽然我身份不及你尊贵,但是我也不是你随便能欺辱的!”

慕容秋雨拍手叫好,“袁小姐嫉恶如仇,真是爽快人呀!既然如此,那就烦请你当着大家的面,将之前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说出来吧!”

“……”袁心瑶一怔,意识到自己被慕容秋雨绕了进去。

她脸色难看,有些骑虎难下的不自在。事情发展到现在这一步,什么都脱离了袁心瑶的掌控和想象。

慕容秋雨没有直接被问罪,她反倒是被拉出来澄清事实了。她知道,若此刻她再矫情的说事情与慕容秋雨无关,只怕就没有人愿意帮她了。

唯今之计,只能就坡下驴,将好戏唱到底,争取把慕容秋雨狠狠踩在脚下无法翻身才行!

这样思量一番后,袁心瑶终于是缓缓开了口。

她声音柔柔弱弱的说道:“既然你坚持让我说出事情的真相,那我也没必要顾及你的颜面了。”

慕容秋雨笑,“这话说的,好像你之前顾及过似的!”

“你!”袁心瑶咬牙,深呼了一口气,开始讲诉真相,“几位娘娘,事情是这样的。刚刚臣女的耳环突然丢失不见了,所以就请求大家帮忙寻找。

那个耳环对臣女来说非常重要,是表哥送给臣女的礼物。臣女自己也在焦急的寻找中,结果找着找着,臣女就走到了七王妃面前。

于是臣女就开口询问七王妃有没有看到那耳环,没想到,七王妃这便火冒三丈起来了。她低声训斥臣女,说臣女这是在变相的显摆表哥赠予的礼物。

臣女觉得委屈,这便跟七王妃争执了几句。没想到……没想到她不由分说,抬手就掌掴臣女……”

说到这里,袁心瑶黯然神伤,泪洒衣衫。那可怜兮兮的样子,好像受到了天大的委屈。

贤妃抬眼看向慕容秋雨,冷声问道:“慕容秋雨,你还有什么话可说?”

慕容秋雨拍拍手,对袁心瑶赞叹道:“袁小姐的故事编造的很精彩,不去酒楼说书可惜了!”

“……”袁心瑶咬着唇,眼泪流的更凶。那是无声的指控,更显得她楚楚可怜极了。

贤妃愤声呵斥道:“事到如今,慕容秋雨你还大言不惭抵赖!来人啊,把慕容秋雨拿下。公然在后宫惩恶行凶,重打八十大板!”

众人听到这责罚,吓的纷纷倒抽凉气。

倒是袁心瑶和容嬷嬷双双对视,眸底划过亢奋的喜色,似乎巴不得欣赏慕容秋雨挨打的凄惨模样。

贤妃话音落地后,有皇宫侍卫上前,想要压制慕容秋雨。

慕容秋雨身形一闪,堪堪避过两名皇宫侍卫的袭击。

“事实没搞清楚之前,就想给本宫乱扣黑帽,真是笑话!谁敢动本宫,休怪本宫无情!”慕容秋雨眸底杀气升腾,戾色浓烈。

那两个侍卫生生顿住脚步,被慕容秋雨强势的气场吓的不敢上前。

贤妃见状,气的胃疼,怒声咆哮道:“混账东西!慕容秋雨乃有罪之人,本宫已经彻查清楚,还不速将她拿下?”

悲催的侍卫进退不得,不上前就是违抗皇妃命令。上前,只怕会死的很惨……

“拿下慕容秋雨!违令者,立斩。”贤妃气急败坏的呵斥出声。

侍卫齐呼一声“七王妃得罪了”,硬着头皮上前来捉人。

慕容秋雨冷哼一声,劈手就将最先上前的侍卫撂倒在地。可怜那侍卫哼都没哼一声,就被劈晕了。

另一个侍卫见状,拔出佩刀朝慕容秋雨刺来。慕容秋雨顿在原地,身形不动分毫,目光冷冽瞪视他。

那侍卫见慕容秋雨不躲避,有些懵,想要收回佩刀,已然来不及。

众人看着那尖锐佩刀直朝慕容秋雨胸口刺去,纷纷尖叫起来。唯有袁心瑶看的双眼热烈,心中无声喊着‘刺进去!刺进去!’

当佩刀距离慕容秋雨胸口仅有三寸距离之时,如石雕般的慕容秋雨终于有所反应。

她双手朝身前对掌一拍,生生将朝她胸口刺来的佩刀夹在双掌的掌心之间,再也动弹不得分毫,更别说刺进她胸口内。

一时间,在场众人尽数瞪大双眼。

更令她们亮瞎的是,慕容秋雨在那侍卫惊恐的目光下,双手用力,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将佩刀一点点推向那侍卫。

那侍卫咂舌,被逼的频频后退。电光火石间,只听“咣”的一声脆响,那锃亮的佩刀应声而断,一半在那侍卫手上,一半在慕容秋雨的掌心之间。

“天呐!”人群中,有人被吓的抱头尖叫。

一直都知道,慕容秋雨是黎皇亲封的女将军,武功非凡。却没想到,她已经到了劈手夺白刃并断掉白刃的地步了!

这让一群养在深闺中的贵妇千金们,咂舌的同时,内心开始腾升起彻骨的冷意。她们真是低估了慕容秋雨啊!

那厢,慕容秋雨将掌心中夹着的半边佩刀丢到那侍卫脚前,“你是第一个敢公然刺杀本宫的人,本宫不会饶恕狗胆包天之辈。稍晚,你自行到皇上面前谢罪自裁!”

闻言,那侍卫吓的腿一软,跪在了地上,“七王妃饶命啊!属下只是听令行事,七王妃饶了属下吧!”

慕容秋雨不理会对方,那侍卫便跪着朝慕容秋雨扑过来。

说时迟,那时快,慕容秋雨低头朝地上扫了一眼,随后抬脚将一粒小石子踢飞,正中那侍卫胸前穴位处。

登时,那侍卫跪在地上动不得喊不得了!

慕容秋雨转身,看向一众傻眼的人,唇角是猖狂的笑意。

百花之中,众人面色惨白,心下惶恐。唯有那女子傲立人前,脸上是盛气凌人的王者风范。比花中之王还桀骜不驯!

她虽然在笑,可是目光却冷的让人脊背发寒。那一瞬间,有精明的人心里暗呼——“完了!”

貌似,她们所有人在落井下石,想要巴结袁家小姐的时候,都忽略了一个事实。那就是……慕容秋雨乃黎皇最宠爱的重臣!

刚刚慕容秋雨淡淡的说出让那侍卫稍晚到黎皇面前谢罪自裁,众臣妻听到这话,才一个个迟钝的反应过来她们干了什么。

她们……她们竟然合起伙儿,把黎皇的宠臣,把今天庆功宴的重要人物……狠狠的踩了一脚?

慕容秋雨并不在意众人此刻骤变的脸色,她扭头面朝贤妃,“贤妃娘娘,之前微臣与你有言在先。若微臣能力证自己的清白,你不但放过微臣,还要替微臣做主,惩罚作伪证的人。

而如今,贤妃娘娘在没给微臣任何辩解机会力证清白的情况下,就先发制人,想要重惩微臣,还让侍卫捉拿微臣。敢问,在这后宫重地,贤妃娘娘你就是王法咯?”

“一派胡言!”贤妃突然被慕容秋雨扣了这么一顶大黑帽子,气的浑身直哆嗦。

什么叫后宫重地她是王法?这种大逆不道的话要是被皇上听到,还不得扒了她的皮?

慕容秋雨嗤笑,原来贤妃也有害怕的事情?

一旁,良妃和德妃双双上前,有心将大事化小,“贤妃姐姐,现如今看似证据确凿,可是却也都是大家嘴上说的。

既然是这样,那七王妃想要力证自己的清白,我们也要给她机会才是。若她最终不能力证清白,你再处置她也不迟对吧?”

贤妃这会儿被慕容秋雨气的头脑发晕,听到良妃和德妃的规劝,咬着牙不得不点头,“好!就听两位妹妹的。”

良妃连忙看向慕容秋雨,温声唤道:“七王妃,你一直嚷着你是清白的,没有掌掴过袁家小姐。

情况你也看到了,袁家小姐和众多臣妻都指控你打了人。现在辩解的机会给你了,能不能验证你的清白,可就要看你自己的能力了!”

“多谢良妃娘娘提醒,微臣自会好好把握机会!”慕容秋雨抿唇,回以一抹真诚笑意。对于这良善的良妃,还有与世无争的德妃,慕容秋雨都不反感。

接下来,便是慕容秋雨自行辩解和验证自己清白的时候了。

她让袁心瑶配合她,将之前两人发生所谓口角的地方指证出来,又将袁心瑶挨打后摔倒的地方也确定下来。

之后,她唤了两个没有做伪证的臣妻分别在两个事发地点旁边站好,指着两人询问袁心瑶,“袁小姐,刚刚事发时,本宫大概就是从这里将你打到了那里是吧?”

“就是这么远!”袁心瑶肯定的点点头,似乎是在强调慕容秋雨将她打的多狠,摔出多远。

慕容秋雨很满意袁心瑶这白痴的配合!

她抬眼看向三位妃子,纠结的禀报道:“几位娘娘,微臣已经有了稳操胜券的把握验证清白。不过,这验证方式有些凶残,还望几位娘娘恩准!”

三妃听到慕容秋雨这话,纷纷怔住。

良妃抢着问道:“七王妃,你这是什么意思?何为凶残?可别闹出人命啊!”

……本章完结,下一章“ 凶残?可别闹出人命!”↓↓↓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