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狂女重生 纨绔七皇妃 [目录] > 第259章: 费解!太多疑惑

《狂女重生 纨绔七皇妃》

第259章 费解!太多疑惑

妖冶的蓝色妖姬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都说眼睛是一个人的心灵窗口!

不管那人多么会伪装,但是象征着心善与心恶的眼睛,都会在四目相视时无所遁形。

慕容秋雨历经重生,自诩有一双能识人的慧眼。旁的人不说,就只说季广,说黎焰,说袁心瑶!

这几个人,她一眼就能看出是善是恶。

季广眸底清澈纯良,是个可以交心的坦荡君子!

黎焰眸底灵光闪烁,是个狡黠奸诈之辈。不过,对人没有恶意。

袁心瑶眸底或柔或怜,乍一看是个令人怜爱的天真丫头。可惜,再看一眼,浮夸的温柔可怜表象下,隐匿着浓烈的算计,不会是什么好人。

再来说说这周沁蕊,即便有心收敛,佯装娇媚模样儿,可是那眼底飞闪过的阴毒恨意,还是表露出她是怎样一个恶毒女子。

恶毒?脑子里闪过这个词汇,慕容秋雨眸子眯的更紧了些。

她死死盯着周沁蕊,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劲儿。那周沁蕊眼见慕容秋雨死盯着她看,讪讪的挤出一丝不自在的笑意,而后重重垂下头去。

慕容秋雨淡淡的收回视线,心中却是狐疑更甚。这周靖寒和周沁蕊兄妹,两个人都怪怪的!

鉴于南凌皇朝的使臣队伍和北周皇朝的使臣队伍长途跋涉赶过来,可谓是旅途劳累。黎皇并没有唤臣子前来作陪,只让几位皇子来给使臣们接风。

此刻,他略备薄酒佳肴,款待远道来客。大家各自落座,寒暄数语。

黎皇举杯道:“待得明日,朕当设盛宴好好款待众位远道而来的使臣!”

听得这话,三国使臣首领各自举杯,客套的谢过黎皇。

一顿饭,吃的和睦融融。待酒足饭饱后,宫婢端来饭后甜品。

南凌皇朝的潇公主凌潇潇这时候突然开口对黎皇唤道:“黎皇陛下,小女有个不情之请,还望黎皇陛下能够成全!”

闻言,黎皇大方的点头笑应道:“潇公主远道而来,乃我西黎贵客。有什么要求直说便是,朕定当尽力而为!”

凌潇潇见黎皇这么说,脸上绽放出灿烂的笑意。

她扭头,视线看向桌上唯一一个将头埋的低低想装死的男人,欢喜的说:“黎皇陛下,是这样的。

此前贵国八皇子在我南凌作客,一直是小女陪伴左右,带他领略我南凌皇朝的风土人情。

而今到了贵国地界儿,八皇子乃是小女的旧识,所以小女想恳求黎皇陛下允诺未来数日,让八皇子陪伴小女见识一下贵国的风土人情!”

一番话落地,桌前众人皆嘴角抽搐。

这凌潇潇,身为女子如此不矜持,竟已经色胆包天到开口讨人的地步了?真是丧心病狂。

黎焰千算万算,没算到凌潇潇能斗胆到这种地步。他愤愤的抬头瞪视凌潇潇,眼底怒意横生。

反观凌潇潇呢?她眯着丹凤眼,樱唇勾起可爱的灿烂笑容,一副完全不知道羞耻为何物的模样儿,开心的不得了。

黎皇看了眼面色黑沉的第八子,眉眼间闪过重重疑惑,心中暗道,这老八倒是有本事,能把南凌皇朝帝后的爱女迷成这副德行!

都说知子莫若父!黎皇虽不知道之前黎焰在南凌皇朝与这潇公主发生过什么感情纠葛,但是明眼一看自家儿子的脸色,就知道多半是潇公主有意,老八无情。

不过,他大话在之前已经说得太满,如今被潇公主讨人算是骑虎难下。若不答应下来,可就丢了皇帝的颜面。

所以,毫不犹豫的,黎皇就将自己的儿子出卖的彻彻底底,拱手送到了凌潇潇的手心里。

他含笑应道:“潇公主抬爱老八,那是老八的福气,朕在此谢过潇公主之前对老八的照顾。你且放心,未来几日,朕定会让老八带你好好在帝都玩玩儿,保证潇公主你乐不思蜀!”

凌潇潇听到黎皇金口应下自己的请求,欢喜的不得了。

她口无遮拦的笑道:“黎皇陛下真会说笑!若八皇子真能让小女乐不思蜀,那小女就留在西黎不回去了。”

“……”果断的,桌上众人再次无语,嘴角抽搐起来。

黎焰更是面色难看的要命,忍不住站起身丢下一句‘身体不适’,这便匆匆告退。

凌潇潇一听黎焰说身体不适,又见他面色的确惨白难看,离开的步伐凌乱踉跄,忙跟着站起身来。

她礼貌的对黎皇表明自己要离开的态度,“黎皇陛下,请恕小女失礼,离开一下下!”

黎皇点头也不是,摇头也不是,心说你都把朕的儿子吓跑了,还执迷不悟呐?

凌潇潇可不管黎皇应不应,冲众人点头微笑,而后一转身,跟一只花蝴蝶似的飘飞出殿门。

“潇潇,你给我回来!”桌前,南凌皇朝太子殿下凌俊泽眼见凌潇潇追寻黎焰离去,气的直咬牙。

这个不争气的死丫头,是要把南凌皇朝的脸丢尽了才甘心吗?

慕容秋雨端坐桌前,目光微眯着,看向凌潇潇之前做的位置。不是她的错觉,是真的不一样了!

众人小坐了一会儿,黎焰和凌潇潇依旧没回来。

黎皇眼见众人将饭后甜品吃下,有几位使臣已经露出疲乏之态,这便差人安排两队使臣的住宿问题。

见状,黎戬夫妇和季广起身与众人告别。

周靖寒突然开口询问道:“东燕季将军,身为使臣队伍一员,理应住在黎皇陛下安排的住所。可是现下,是要去哪里呢?”

季广与周靖寒素不相识,没料到对方会与他说话。

愣了一下,才应道:“哦,不瞒周兄,我如今借宿在七王府。”

季广对周靖寒这个浑身散发戾气的男人只有一个评价,那就是——此人危险,应远离!

周靖寒一听季广住在七王府,立刻戏谑问道:“想必七王府人杰地灵,定是个好地方吧?”

季广下意识的点头应道:“那是自然!七王爷和七王妃乃一对妙人,将七王府打点的温馨有爱,我住的都不想走了!”

这是大实话,是季广由衷的肺腑之言。

可是,却被周靖寒钻了空子,“呵呵!听季将军这么一说,倒是勾起了我想一探究竟的欲望。七王爷,可否让我也借宿府上?”

“不行!”黎戬想都没想,直接拒绝出声。

季广一听周靖寒和黎戬的对话,暗叫糟糕。得!言语有陷阱,必须会聊天。他就是那个不会聊天的二货!

那厢,周靖寒似乎没料到黎戬敢在黎皇面前直白拒绝他的请求,当场黑了脸。

倒是慕容秋雨悠悠开口解释道:“摄政王莫要见怪!我家七爷之所以拒绝您入住府上,纯粹是为了您好。

像您这样尊贵无比的身份,自当是要接受西黎最舒畅的居所。这一点,七王府可比不得皇宫……”

“若我说,不介意呢?”周靖寒眯起双眸,似笑非笑的询问慕容秋雨。

黎戬有心开口,被慕容秋雨扯住手。

只听慕容秋雨不好意思的回应道:“摄政王,实不相瞒,七王府内厢房甚少,加之我与七爷心腹太多,又成双凑了对,一个个都被我家大方的七爷赠了上好的厢房当婚房。

故而,如今府上已经没有多余的厢房了。此前剩下的唯一一间,被季将军住下了。若摄政王坚持到七王府入住,倒也不是腾不出房间。

只不过,都是被丫鬟下人住过的房,实在拉低摄政王的身份,怎好意思让您去住?要不,您看这样吧,您将就着跟季将军睡一间房可成?”

此时的季广已经知道自己祸从口出,连忙及时补救道:“哎呀,这怎么行呢?我不习惯跟别人一起住一间房的!”

慕容秋雨心下冷哼,算这死小子反应快。

周靖寒不傻,自是听的出慕容秋雨故意找尽借口不让他借宿七王府。事实上,他也就是随口一提。知道黎戬会拒绝,故意给对方添添堵罢了。

且不说慕容秋雨是否跟他一样,乃重生人士。就只说这个黎戬,已经是超乎了他意料之外的强悍。

这种情况之下,他除非傻了,不然怎么可能把自己送到人家的眼皮子底下承受监视?

这样一想,周靖寒皮笑肉不笑的开了口,“罢了,我没有季将军好福气,还是安分住在黎皇陛下安排的居所吧!”

黎皇听到这话,立刻点头,“摄政王放心,朕定会妥善安排你的住所!”

黎戬夫妇这才与季广顺利告别众使臣队伍,步上离宫的步伐。

出了福禄殿,黎戬抬手打了季广一个爆栗,冷声斥道:“蠢!”

季广翻翻白眼儿,忍了。谁让他刚刚差点祸从口出,给黎戬夫妇招惹不必要的麻烦人呢?

顿了顿,他低声嘀咕道:“那个周靖寒,看着就不是什么好人,阴险凌厉!”

黎戬和慕容秋雨齐齐鄙视季广,还用他说?当他们夫妻眼瞎吗?

“……”季广很受伤,被无良腹黑夫妻打击到了。

他傲娇的一扭头,跑到二人前面,不理他们了。

黎戬挽着慕容秋雨的手朝前走,眼见四下无人,便开口问道:“秋雨,你之前想与我说什么?”

慕容秋雨抿唇,声音低沉,“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跟你说!事实上,我现在头脑还有点晕沉,有太多疑惑解不开。”

“说说看!”黎戬抬起慕容秋雨的手,放在唇边亲吻,催促出声。

慕容秋雨‘嗯’了声,脸上因为黎戬的举动飞起一朵绯红色。

她正要开口,突见之前跑在前面的季广风风火火冲了回来。

“哎呀,七爷,慕容,有好戏看啦!那个色胆包天的潇公主正在轻薄八爷,快跟我去看呀,迟了恐是来不及!”

……本章完结,下一章“ 公主?她更像个杀手”↓↓↓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