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狂女重生 纨绔七皇妃 [目录] > 第26章:可恼?可气?可伤感?

《狂女重生 纨绔七皇妃》

第26章可恼?可气?可伤感?

妖冶的蓝色妖姬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慕容秋雨有一颗七窍玲珑心!

她学东西快,善于抓住重点。

前世,为了捧黎墨登基称帝,她广泛的交际于各路臣子之间,游刃有余。她很会抓捏别人的心思,懂得对症下药的道理。

现下,她说出这么一句揣测了黎戬心思的话,算是报复对方刚刚险些将她推下池塘之仇。

她慕容秋雨重生归来,不是受委屈的。瑕疵必报,才是她的真性情!

若说黎墨和慕容馨儿是她最大的仇人,那么黎戬,就是她第二大仇人。她从未忘记过,对方在她身上加诸了什么样的耻辱和痛楚!

黎戬目光越加冷冽狠戾,他眯紧双眸一点点的凑近慕容秋雨。

慕容秋雨不躲不避,任由对方利箭般的眸光射向自己,仿若要在她身上射出千八百个窟窿似的。

“呵!让爱妃失望了,本王的世界里,没有伤心事。”黎戬勾勒住慕容秋雨的纤腰,鼻尖几乎贴在慕容秋雨的鼻尖上时,开口甩出这么一句不着边际的话。

慕容秋雨眨眨眼睛,那长长的睫毛,卷起好看的弧度,像是调皮的孩子上窜下跳。

她含笑回应道:“那可要恭喜七爷了!没有伤心事的人,铁石心肠,没有所谓的软肋。这样的人定能问鼎天下,所向披靡!”

“借爱妃吉言!”黎戬勾起唇角,冷笑出声。

顿了顿,补充道:“不过,本王即将做一件令爱妃伤心的事情,倒是真该向你说声抱歉!”

“什么?”慕容秋雨听到黎戬这话,心起狐疑。

正欲问个究竟,双唇却猛地被攫住。

那一瞬间,慕容秋雨赫然瞪大双眼,不敢置信的看向面前那张带着面具的脸。

黎戬肆无忌惮的rou躏慕容秋雨柔软的唇瓣,力道凶猛,近乎啃咬。

慕容秋雨吃痛回神,愤怒的试图推开对方。

黎戬反手扣住她挣扎抗拒的双手,以诡异的姿势交叉着背在慕容秋雨身后,令她挺起胸房双手愣是动弹不得。

“唔!”慕容秋雨呼吸被尽数夺去,双手又被对方控制住,怒从心中起,忍不住抬脚朝黎戬裆部踹去。

然而,黎戬却早有防范,双腿一夹,生生的止住了慕容秋雨朝他危险地带踹去的脚。

慕容秋雨愤怒摇头,试图甩开黎戬凌虐的索吻。

黎戬双手猛的扣住慕容秋雨背在身后的手腕,恶劣的朝上拉拽。

“哦!”慕容秋雨痛呼出声,摇头的动作嘎然止住。

黎戬趁势将长舌探入慕容秋雨檀口之中,肆意搅拌扫荡。直到慕容秋雨憋的脸颊通红,眼睛直翻时,黎戬才面无表情松开她。

“呼!呼!”慕容秋雨大口喘息,因陡然缺氧的缘故,脸颊涨红,目光泛着迷离之光。

怎么看都有一种沦陷情海的媚色!

反观黎戬,气息平稳,面色清冷,好像刚刚他亲吻的是一根木头桩子,挑不起他半点**。

“爱妃,本王滋味儿可好?”黎戬询问出声。

若忽略他面无表情的姿态,这番话应该是很暧昧的。

慕容秋雨冷眼瞪视黎戬,眸底蓄满了滔tian怒焰。

就听黎戬冷笑着说道:“爱妃历经沙场,是铜墙铁壁之躯,不畏惧疼痛。为了给你添添堵,本王只好出此下策。不知,爱妃可恼?可气?可伤感?”

“……”慕容秋雨觉得,黎戬是全天下最无耻的小人,没有之一!

夕阳西下时分,在御花园与众人漫步的皇后慕容颖借换身衣服为由,携慕容馨儿回了凤栖宫。

“馨儿,没什么要跟姑姑解释的么?”慕容颖屏退身边的宫婢,清冷开了口。

慕容馨儿听到慕容颖的询问,心知慕容颖这是不满她今日在大殿上邀约慕容秋雨同台献艺的事情。

她抿抿唇,将自己被慕容秋雨设计蒙骗的事实尽数告知慕容颖。

慕容颖挑眉,狐疑的问道:“你的意思是,秋雨故意装疯装哑,诱你上当?可是,她为何要这么做?”

慕容馨儿咬牙切齿的哼道:“姑姑,你可不知道,那个小贱人现在整个人都变了,又阴险又奸诈。

之前我在御花园质问她这件事情,她竟然直接跟我撕破脸,说我们不是姐妹,而是仇人,还说她绝对不会让我好过的。”

“她当真这么说?”慕容颖一听慕容馨儿这番说辞,脸色变的难看起来了。

慕容馨儿见慕容颖面色难看,却有些质疑自己的话,就下了一剂猛药,“姑姑,馨儿哪会骗你呢?

依我看,她一定是记恨了咱们逼她嫁给黎戬,所以打算跟咱们对着干了。”

慕容馨儿知道慕容颖厌恶痛恨黎戬,所以在她面前,从来都是直呼其名,连个‘七王爷’的尊称都不给。

“……”慕容颖眸光闪烁冷冽的光芒,不知道在算计着什么。

须臾,慕容颖轻声叹道:“秋雨那丫头,是个成大器的。”

慕容馨儿听到慕容颖这么夸赞慕容秋雨,脸色立刻难看起来了。

紧接着,又听慕容颖惋惜说道:“但是小小庶女,终究上不去台面。”

慕容馨儿心口一松,她无比庆幸自己出身嫡女,备受慕容昊的宠爱。娶她,等于是娶了慕容昊手上所有的兵权。

不然,像她这样空有美貌,却对夺嫡之争帮不上任何忙的女子,慕容颖哪会中意她?

却见慕容颖突然眸子危险的眯紧,声音阴狠的说道。

“当初本宫跟你爹好一番算计,才把那油盐不进的丫头许给了黎戬,防的是你二表哥得到她会如虎添翼,对你大表哥未来登基不利。”

慕容馨儿轻点头,对这件事情的内幕,她是为数不多的知情人之一。

黎睿和黎墨皆是慕容颖所生的嫡皇子,黎睿性格温润,重情重义,饱读诗书,心怀天下,是众多皇子中最出色的。黎皇曾毫不吝啬的感慨,黎睿是最佳皇位继承人!

而黎墨,志向远大,野心勃勃,可是为人却阴险恶毒。众多皇子中,黎皇最不喜欢的便是他!

听闻,儿时的黎墨因为听到宫婢聚集在一起谈论大皇子长的俊,最像黎皇,心下生怒,竟狠心差人将那些宫婢或挖了双眼,或挖了腿髌骨,还有两个被割鼻削耳。

因着这件事,黎皇大发雷霆,指着黎墨说他自私恶毒,日后定然不能坐上皇位。不然,将会是一个祸国殃民的暴君!

正是从那之后,慕容颖才会对黎墨大失所望,将所有的宠爱和重心都偏袒于黎睿。

慕容馨儿婉声分析道:“二表哥儿时触怒皇上,造成不可挽回的局面。

后来虽吸取教训,极力卖乖,但是终究不得姑姑关爱。估摸着正是如此,他更迫切的想要表现,证明他的能力!”

慕容颖点点头,拍了拍慕容馨儿的手,“馨儿你心思灵透,一语成谶啊!你二表哥争强好胜,本宫百般规劝他都听不进去。

那性子真心不适合做皇帝,反倒是当个亲王,平稳过一生才是最好的选择!”

“只可惜,二表哥不能谅解姑姑的苦心,逼的姑姑不得不在他婚事上从中作梗。”慕容馨儿轻声叹气,将体贴人的一面做的尽善尽美。

慕容颖也跟着叹了一口气,“哎,罢了,不提他了。”

慕容馨儿到嘴边的话吞回去,话锋一转问道:“姑姑,秋雨现在连我这亲姐姐都如此记恨。您跟爹把她嫁与黎戬那丑杂碎,她会不会……”

故意问到这里顿住话茬儿,慕容馨儿脸上显示出担忧之色。

慕容颖唇角掀起不屑的嘲讽弧度,“本宫还怕了她不成?

当初将她许给黎戬,一来是想让墨儿死心,二来打算让那丫头为本宫和你爹所摆布,从黎戬那里探到些有利消息。”

顿了顿,慕容颖继续说道:“但是,那丫头油盐不进,大喜日子便迫使咱们下药绑着她送进喜房。

既然她不能为本宫所用,那么本宫不介意毁了她。即便她武功高强又如何?本宫想要她死,比碾死一只蚂蚁还容易。”

慕容馨儿眼睛一亮,心中因为慕容颖这番话隐隐窃喜。

只要权势滔天的皇后姑姑对慕容秋雨那小贱人动了杀意,她就等同于有了最强的帮手,就不必惧怕那个武功高强的贱人了!

想到这儿,她欢喜的问道:“姑姑,那你准备怎么对付她?”

慕容颖挑起眉头,无奈的斥责道:“瞧把你给急的,她现在是黎戬那小孽种的王妃,今日又备受皇上瞩目。这种非常时期,杀她哪那么容易?”

慕容馨儿讪讪的沉了脸,刚刚是谁说杀死慕容秋雨比碾死一只蚂蚁还容易的?这么会儿,就又说不容易了!

她嘟着小嘴儿问道:“那怎么办啊?姑姑,她可是跟我撂下狠话,要对付我呐!”

慕容颖老神在在的笑道:“莫怕,有姑姑在呢!这猫捉了老鼠,通常不会直接吃掉。而是咬着玩儿,最后把老鼠玩死了才吃掉。所以,你急什么?”

慕容馨儿愣了一下,随即如醍醐灌顶般的拍手,“馨儿明白了!姑姑的意思是,咱们先玩弄玩弄她,让她在皇上面前失宠,不受关注了再弄死她?”

慕容颖点头,“你说对了一半!本宫不但要让她在皇上面前失宠,还要让她受尽黎戬那个小孽种的凌虐。”

慕容馨儿脸上笑意逐渐加深,脑海里恶补了一下黎戬残暴不仁的将慕容秋雨那贱人折磨的体无完肤,生不如死的姿态。

光是想一想那样的画面,她心中就乐开了花儿……

……本章完结,下一章“栽赃与反栽赃”↓↓↓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