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狂女重生 纨绔七皇妃 [目录] > 第260章: 公主?她更像个杀手

《狂女重生 纨绔七皇妃》

第260章 公主?她更像个杀手

妖冶的蓝色妖姬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皇宫通往宫门的必经之路,御林军三步一岗,五步一哨,守卫森严。

路的两侧,有曲径通幽的小路,是通往各个皇宫深院的。季广不由分说拉着黎戬夫妇朝一条小路飞奔,而后放慢脚步,示意二人不要说话。

他扬手朝前指了指,低声提示道:“看!”

黎戬和慕容秋雨自不是八卦之人,可是已经被季广拉到此处,不看白不看。

双双朝季广指着的方向看过去,但见前方不远处,潇公主凌潇潇正热情的抱住黎焰,踮脚献上火辣辣的吻。

从这个角度能清楚看到黎焰僵着身子,看的出来,他完全没料到凌潇潇会光天化日对他做出这种无礼的举动来。

待回过神时,黎焰毫不怜香惜玉的伸手,重重将凌潇潇推倒在地。

“啊!”那凌潇潇低呼一声,没个防备,硬生生的就摔倒在地了。

黎焰冷着声音,厌恶的斥道:“潇公主,请你自重。身为女子,礼仪廉耻四个字你父母没教导过你么?”

凌潇潇面色一僵,即便距离遥远,可是慕容秋雨仍能清楚的看到她脸上的难堪和尴尬。

不过,转瞬之间,凌潇潇就硬生生的压下了那些难堪之色,弯着唇角恢复灿烂笑意。

她不拘小节的爬起来,迈步朝黎焰走过去,嘴上坚持说道:“黎焰,如果摒弃礼仪廉耻四个字,我就能得到你。那么,为此我甘愿!”

“疯子!”黎焰愤声咒骂,丝毫没有因为凌潇潇是个女孩子而心软。

他转身拂袖离去,徒留下凌潇潇独自僵站在原地。待黎焰走出很远了,凌潇潇才缓缓抬起手来。

刚刚她摔倒在地时,手心按到了草丛中一块尖石,划破了手心。如今,有血色汨汨渗出,十分刺目。

季广蹙眉,迈步朝前走。

“喂,你干什么?”黎戬见状,单手扣住季广的肩膀。

季广回以淡笑,低声安抚道:“我能干什么?医者父母心,她受伤了。”

黎戬松开手,与慕容秋雨顿在原地,目送季广迈步朝凌潇潇走过去。

凌潇潇失魂落魄的望着黎焰离开的方向,连季广走到她身边都没能察觉到。

季广走近才看到凌潇潇脸上受伤的神色,与之前在饭桌上看到的灿烂笑意不同。那是一种绝望的悲伤,她眼眶红红的,像是丢了魂儿。

季广挑眉,问世间情为何物,直叫人生死相许!感情这东西,可真是害人不浅呀。

轻叹了一口气,季广大咧咧伸手将凌潇潇手上的手掌抬起来。

凌潇潇当即回过神,“你干什么?”

她反应很敏锐,几乎是在季广抓住她手的那一刻,另一只没受伤的手,就已经雷厉风行的扣住了季广的脖颈。

那干净利落的手法,眼底突然迸发出来的敌意和杀意,皆令季广心惊。就连不远处躲避着的慕容秋雨看了,都是双眸紧紧的一缩。

这潇公主,会武功?

季广咳了声,一手还攥着凌潇潇受伤的手,另一只手举起一瓶金疮药,费力的说道:“你……你受伤了!”

言下之意,他是看到凌潇潇受伤,给她送药的。

凌潇潇收敛起眼底的锋芒,果断缩回手。

“干你屁事!”她冷冷的讽了一句,扭头就走,不留下一片云彩。

季广僵站在原地,单手抚着自己疼痛难忍的脖颈,气的想骂娘。

与黎戬夫妇走出宫门,季广开始唠叨起来——

“靠!搞什么呀?那个潇公主,难怪八王爷不喜欢了。之前看她天真浪漫,笑的摇曳生花,还以为她是个聪慧可人的丫头。

没想到,她是那么的表里不一。你们都没看到她掐着我脖子时那狠戾的眼神儿,就跟杀人不眨眼的女魔头似的。

还有呀,我都说了她受伤,还给她看我自创的金疮药。结果她不领情也就算了,竟然吼我说,‘关你屁事!’好心变成驴肝肺,真是气死我了!”

黎戬难得弯起唇角,被季广一番唠叨声逗笑,“活该!”

他甩出两个字,落井下石。

季广被打击的不轻!

慕容秋雨一直沉默不语,陷入深深的沉思之中。

“慕容,你说你们女人是不是都这么善变啊?”季广懒得理睬落井下石的黎戬,就将问题抛给慕容秋雨。

慕容秋雨回过神,扭头朝皇宫方向望了一眼,声音淡淡的应道:“算是吧!”

季广对于这个敷衍的回答表示很受伤!

回到七王府,季广死皮赖脸纠缠着黎戬夫妇,可谓是寸步不离型。

黎戬不悦,开口下逐客令,“季将军,你可否回你的别院去?本王与秋雨,有要事相谈。”

季广自己给自己斟了一杯花茶,点头应答:“你们谈啊,当我不存在就好了嘛!”

“……”黎戬无语。

慕容秋雨举着杯子递到季广面前,示意他给自己也斟一杯茶。

季广大方,不但给慕容秋雨斟满一杯茶,还给黎戬带了份儿。他是多聪明的人,马上就反应过来慕容秋雨这是允许他坐在桌前旁听了。

果然,慕容秋雨抿了一口香气四溢的花茶后,沉声开了口,“七爷,之前你问我为何心事重重。如今,我便解释给你听!”

在慕容秋雨眼中,首先令她要提及的人,自是北周皇朝的周靖寒和周沁蕊兄妹。

“你们都知道我是重生来的,对前世一些人一些事不敢说了若指掌,却也清楚知道许多。

虽然我前世跟周靖寒接触颇少,但是我记得他是没有亲妹妹的。可是现在,他不但有了亲妹妹,还带到我们西黎来了。”

闻言,季广率先疑问道:“慕容你的意思是,那个北周郡主有问题?”

慕容秋雨点头,“问题大的很!我与那个郡主素不相识,可是她看着我的眼神戾色迸发,恨意横生,好像我刨过她家祖坟似的。”

“也许是因为你太漂亮了,那个北周郡主嫉妒你!”季广一锤定音。

慕容秋雨狠狠甩给他一记眼刀,继续说道:“再说周靖寒此人,他前世就阴险奸诈,绝情寡义。天和二十八年,他与北周太后苟且,合谋害死了北周幼帝,此后得以登基。

天和二十九年,他设计北周太后与官臣私通有染,赐死了对方,此后独霸整个北周,是有名的暴君,妄想一统四国。”

“之后呢?”季广好奇的追问出声。

慕容秋雨抿了一口花茶,凉凉回应道:“没有之后,因为……我就死了!”

“呃!好吧,你赢了。”季广摸摸鼻子,沉默下来。

顿了顿,季广突然后知后觉惊呼道:“等一下!你刚刚说周靖寒跟北周太后苟且?太后?那不就是……”

“周靖寒并非北周皇族中人!”黎戬在一旁好言解释,“他是外族,因救过先皇的命,才被赐予皇姓,享受王爷尊荣。”

“这个周靖寒,野心勃勃,此番前来联盟,只怕诚意不足。”慕容秋雨蹙眉,直白的评判。

黎戬哼了声,眼底闪过怒意,“岂止是诚意不足?竟敢将主意打到你的头上。此番联盟,他不节外生枝,我便留下他一只手,让他活着回去。

若他敢横生枝节,我定要他有来无回,死无葬身之地!这是他碰你的代价。”

季广浑身一哆嗦,何时见过黎戬这么戾色爆发的时候?吓的直吞口水。

慕容秋雨想到周靖寒对她的不轨举动,以及放肆至极的眼神,脸色也阴沉了下去,“一只手怎么够?我还要他一只眼睛。”

“好,就听秋雨的!”黎戬唇角掀起宠溺的笑,轻松的表情好像在跟慕容秋雨研究鱼眼睛好吃还是鱼翅好吃。

“……”季广频频吞着口水,只觉得人生第一次发现原来人的口水能噎死人。

乖乖呀,他有点儿后悔赖在这里听黎戬夫妇聊天了。这对夫妻如此腹黑残暴,简直就特么的不是人,又是要卸人手,又是要挖眼睛的。

“啊!麻麻,我要回火星去,地球太可怕啦,快来救我呀!”季广崩溃的抱着茶杯哀嚎。

黎戬和慕容秋雨双双抬手,一人打了季广一巴掌,“闭嘴!”

什么叫上贼船容易,下贼船难?季广现在就是了。

围绕周靖寒兄妹又探讨了几句后,黎戬唤来风雨雷电四暗卫,嘱咐他们暗中联络情报中心,将有关于周靖寒兄妹的信息尽快传递回来。

这之后,周靖寒兄妹的事情暂时搁置下来,慕容秋雨提及到了之前与黎焰纠缠不清的南凌潇公主——凌潇潇!

“这变化最大的人,若说季广是第一,这个潇公主绝对称得上是第二。”慕容秋雨纠结的开了口。

黎戬没吭声,倒是季广对凌潇潇很感兴趣,急切追问道:“怎么说?”

慕容秋雨沉声解释道:“这个潇公主,前世我是接触过的。作为南凌帝后唯一的女儿,潇公主备受宠爱,可是却并未因此恃宠而骄,反而温柔可人,卑谦懂事。

而现在,她性格与前世大相径庭。那种或张扬,或凌厉,或隐忍,或嗜血的多变性格,就好像完全变了一个人似的!除了那张脸,我很难相信她是真正的潇公主。”

“没错!那个女人是个伪装高手,与你说的温柔公主相比,她更像是个训练有素的杀手。”黎戬突然开口,冷静的评判出声。

他在凌潇潇对季广出手的那一瞬间,就已经将对方定义成了杀手。可是,堂堂公主,怎么可能与杀手挂钩?又因何性情大变呢?

一阵沉默间,季广突然拍手,“哎?你们说,有没有一种可能,那个潇公主也跟我一样,是个穿越来的?”

……本章完结,下一章“ 一定要得到她”↓↓↓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