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狂女重生 纨绔七皇妃 [目录] > 第262章: 留下一只狗爪

《狂女重生 纨绔七皇妃》

第262章 留下一只狗爪

妖冶的蓝色妖姬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周沁蕊听到周靖寒这话,气的双目猩红,整张脸都狰狞扭曲起来了。

可是她硬生生忍下了那卡在心口的愤怒,与周靖寒接触时间不长,但她却清楚的知道这个人脾气多暴躁,性格多冷血。

若她此刻惹他不痛快,那以后可就别想有好日子过了!

眸光一转,周沁蕊脸上显现出一抹悲伤之色。

她凄楚的询问道:“周靖寒,你当我是什么了?既然你非慕容秋雨不可,那我又算是什么?”

周靖寒嗤的冷笑出声,“你?呵,你在我心中,是我的好搭档啊。我们互相帮助,榨取对方身上最有价值的东西,不是吗?”

“你……”周沁蕊屏住呼吸,双眸紧紧的缩了起来。

周靖寒拍了拍周沁蕊的脸,“你想要荣华富贵,我就成全你。耐心等待我制造机会,让你成为黎皇的妃子。至于我和慕容秋雨的事情,你别想妄加干涉!不然……”

他突然翻了脸,力道加重,险些捏碎周沁蕊的下颚骨。

“唔!”周沁蕊痛的倒抽气。

周靖寒冷笑,狠狠的在周沁蕊唇上啃了一口,“我能救你,也能毁了你。你可别逼我亲手毁了你这么一个上好的尤物,慕-容-馨-儿!”

最后四个字,周靖寒一字一顿,似是在提醒着什么。

周沁蕊双目赫然瞪大,眼底闪过惊恐的光芒。

没错!她不是什么周沁蕊,她是慕容馨儿,是那个被慕容秋雨毁了容貌的嫡亲姐姐,是那个险些被黎戬暗卫搜查出来,最后被周靖寒救下来的慕容馨儿!

周靖寒很满意对方的反应,缓缓松开了手。周沁蕊,不,她的真实身份是慕容馨儿。

只见慕容馨儿蜷缩着爬到床角,声音低顺的应道:“我知道了,刚刚是我糊涂。还望摄政王不要生气,切记答应过我的事情!”

慕容馨儿发现自己无法驾驭周靖寒这个狠戾绝情的男人,如果可以,她很想做这个男人的女人,哪怕只是个妾室也甘愿。

宁为强大男人身边的妾,不做缩头乌龟的妻。这是她追求荣华富贵,权势地位的准则!

可是,她看不透周靖寒。她不知道这个男人为何执迷于从未见过面的慕容秋雨,非得到那个贱人不可。

而既然她驾驭不了这个男人,自然懂得适时放弃,只抓住自己能够抓住的。此前,周靖寒曾答应过慕容馨儿,会帮她勾搭到黎皇。

如果黎皇成了慕容馨儿的入幕之宾,那么慕容馨儿作为北周皇朝的郡主,接受封妃就是指日可待的事情了。

慕容馨儿曾发过誓,只要她有翻身的一天,第一个要弄死的人就是慕容秋雨。她绝对不会让那个贱人好过!

周靖寒眼见慕容馨儿乖巧下来,满意的点了点头,“这样才乖!你放心,只要有我在,你定会是黎皇的人。最迟,明晚!”

他说的如此笃定,慕容馨儿丝毫不怀疑他的话。这个男人在她眼中,能力是非凡的。

当周靖寒披上衣服转身离开内殿时,慕容馨儿脸上伪装出来的柔弱尽数消散。她愤怒的将枕头丢到地上,赤果的胸口上下起伏。

“慕容秋雨,你这个贱人,你算个什么东西?你给我等着,早晚我要让你死无葬身之地。这个世界上,有你没我,有我……没你!”慕容馨儿愤怒的低斥出声。

昏暗的烛光下,一道身影悄悄朝床边走来,在慕容馨儿盛怒之下,陡然掀开了床幔。

“鬼鬼祟祟的干什么?”慕容馨儿抬头看向来人,脸上的怒色缓和了些许。

来人满脸堆笑,是个身材非常高挑的婢女。

她声音柔顺的劝道:“郡主,夜深了,好好安歇吧!”

慕容馨儿嘴一撇,“荆风,这里四下无人,你能别装女人说话吗?我听着浑身起鸡皮疙瘩。”

没错,这个高挑的婢女,正是荆风假扮的。

当初黎墨造反失败消息传回到二王府,所有守着地牢的侍卫都闻讯跑掉了。那个时候,慕容馨儿以为自己必死无疑了。

没成想,关键时刻荆风竟然破开牢门,将她成功解救。原来,武功高强的荆风,小小木质牢房根本挡不住他。

只不过,他担心二王府守卫太森严,带不出去慕容馨儿,所以才甘心留在大牢里陪伴对方,直到找寻到最佳逃离的机会。

两人逃亡期间,荆风一直伪装成女子陪伴在慕容馨儿身边。他会高超的易容术,会装女子的声音,武功还很厉害。有他在身边,慕容馨儿少吃了许多苦难。

如果说在那之前,慕容馨儿利用荆风的成分居多,那么在历经了生生死死,大起大落之下,慕容馨儿就是真的被荆风对她的诚意打动了。

虽然荆风被黎墨断了子孙根,已经不再是男人,但是有失也有得。他从此得到了慕容馨儿全身心的信任和爱戴!

此刻,荆风听到慕容馨儿数落他装女人的说话声难听,这便恢复了粗犷的本色声音。

“馨儿,摄政王惹你生气了?”荆风将地上的枕头捡起来,拍干净后放在床头。

慕容馨儿叹了口气,摇头,“他没惹我,是我自己不开心。我在想,这样终日被男人当玩物的日子,何时才是尽头?”

闻言,荆风伸手将她拥进怀中,“傻瓜,有付出才有回报。既然你选择了这条路,那就好好走下去。不管发生什么事,我都会一直在你身边保护你,陪伴你!”

荆风应该是天底下第一号大傻瓜,他这辈子最惨的事情就是爱上了慕容馨儿,从此不可自拔。即便知道慕容馨儿傲慢,贪婪,阴毒,可是他就是喜欢她,割舍不下她。

他看着慕容馨儿成为黎睿的女人,成为黎墨的女人,终于也成了他的女人,直到他为了她被变的与太监无异。

之后,他又看着她成为周靖寒的女人,最后即将成为黎皇那个老头子的女人。心里痛恨着自己的无能,可是到底他还是选择要伴她左右!

慕容馨儿听到荆风这番真诚的话语,发自肺腑的感动。

她伸手,拉住荆风的手,紧紧贴在自己的脸颊上,低声呢喃道:“荆风,幸好你一直在我身边。天底下,再也没有人像你对我这么好了!”

荆风欣慰的笑了,觉得有慕容馨儿这番话,他就是立刻死掉都无憾了。

“荆风,上来,今晚……”慕容馨儿一边低唤他,一边替他解开腰带。

荆风声音有些哑,他虽然没了子孙根,可到底是个男人,是个会觊觎女色的男人。

慕容馨儿笑的魅惑勾人,“上来吧!即便做不成,玩玩儿总是可以的。”

这话一落地,荆风再也忍耐不住心底的狂热,就势将慕容馨儿狠狠扑倒在床笫间。诚如她说的那样,不能做,总能欣赏,总能摩挲,总能亲吻膜拜……

跳动的烛光,见证着一场违和的男欢女爱,无尽无休!

夜色,浓重。

使臣别院,周靖寒回到自己的居所后,迅速换上了一身夜行衣。

“主子!”有暗卫进来,低唤出声。

周靖寒挑眉,“如何?”

那暗卫恭敬的汇报道:“别院四下布满眼线,每两个时辰换岗一次。如今距离下一次换岗,还有一刻钟!”

周靖寒点头,挥手示意对方离开。

一刻钟后,正值换岗松懈期,周靖寒顺利的踏夜离去,直奔帝都内七王府的居所。

他身影如魅,穿梭于房顶之上,最终缓步落在七王府后院主卧房顶。

房间内,寂静无声。周靖寒蹑手蹑脚,掀开一块瓦片。

但见里面只留桌上一只烛火,散发着昏暗的光芒。床笫间,床幔遮挡住里面的景象。想必,里面的人睡的很沉重。

他轻轻放下瓦片,陷入沉思之中。

如果一切是自己想象的那样,那么接下来很多事情就要棘手多了。慕容秋雨,旷世宝藏,北周帝位,一统天下……

目前看来,除了唾手可得的北周帝位,其它几样都需要费些时力。尤其是这个慕容秋雨!

若她真的与自己一样,是个重生之人……

“嗖”的一声响,凭空打断了周靖寒的沉思。

那种对危险与生俱来的敏锐,令他下意识的侧开身子。

一道银光闪过,似乎是毒针一类的东西。

周靖寒倒抽一口凉气,目光冷冽的射向正前方。

但见夜色下,距离他三米开外的房檐上,慕容秋雨一袭贴身中衣,正冷傲的看着他。

“……”周靖寒心中一跳。

没料到转瞬之间,本该在床笫内沉睡的慕容秋雨竟然悄无声息上了房顶,而他竟然毫无察觉。是他敏锐能力下降了,还是慕容秋雨内力深厚太不可测?

“你是何人?”慕容秋雨清冷开口,质问出声。

周靖寒不语,起身便想离开此地。然,才刚转过身,就看到着一身月牙白长袍的黎戬,正背对着他立在房檐另一侧。

那黎戬悠悠转过身,竟是贱笑了一声,“不想回答,也可以。留下一只狗爪,本王就饶你一条狗命!”

“……”周靖寒因为这话,眸光倏然危险的眯紧了。

到底是他小看了这对夫妻,以为自己神不知鬼不觉夜探七王府。

却没想到,一个走神间,人家才叫个神不知不觉的,这就把他给前后夹击包围住了!

看来,今晚要有一场硬仗要打。也好,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他就陪这两个小辈玩玩儿,探一探他们到底有几斤几两。

想到此,周靖寒冷声斥道:“大言不惭,谁要谁的狗爪,还未必然!”

……本章完结,下一章“ 强悍的黎戬”↓↓↓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