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狂女重生 纨绔七皇妃 [目录] > 第266章: 生死与他无关

《狂女重生 纨绔七皇妃》

第266章 生死与他无关

妖冶的蓝色妖姬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相比较于慕容秋雨对凌潇潇的欣赏,黎焰却是非常厌恶这个纠缠他的浪荡女。

是的!他给凌潇潇的定义是……浪荡!

这辈子,他就没见识过像凌潇潇这样色胆包天的女子。

初相见,此女冲到他面前,将他紧紧抱住,一口一声‘黎焰’呼唤他。她俨然一副疯子姿态,让他极其反感。

二次相见,此女目光坚定的对他示爱。是的,没有错,他们仅仅见过两次面,可是这个女子竟然对他示爱!

三次,四次,以后的每一次相见,此女都对他展开很无耻的爱情攻势,逼的他只想火速逃回西黎来。

他对她表明了自己有未婚妻,并且很相爱,那之后她失落了一阵子,他以为就此摆脱了她。

可是没几天,她又出现在他面前,口口声声说只要他没成亲,她就要跟他口中的未婚妻公平竞争到底。

因为这个原因,黎焰吓的逃回西黎。可是所谓的未婚妻,哪有?遇到慕容秋雨是个意外。但是,武功高强的慕容秋雨却令黎焰发现一抹曙光。

他暗想着,那凌潇潇如此厚颜无耻,一般的女人肯定不是她的对手。可是慕容秋雨很强势,若有她当幌子,相信凌潇潇应该会知难而退吧?

黎焰抱着这种想法,终日纠缠慕容秋雨。事实上,他的确很喜欢慕容秋雨这样强势却又自重的女人。

只不过,心中喜欢归喜欢,欣赏归欣赏,知道对方是黎戬的妻子,他并没想真的染指。说来说去,也就是想借强势的慕容秋雨打击打击凌潇潇,让对方知难而退罢了!

可是没成想,现在竟然落到了这种境地。若凌潇潇真请旨赐婚,他一头撞死算了。感情是两个人的事情,他绝对不要娶一个自己不喜欢的浪荡女。

黎焰心中有自己的坚持,所以在听到凌潇潇说‘感情可以慢慢培养’这种话后,脸色更阴沉起来了。

这个女人,怎么就这么厚颜无耻呢?既然她百般纠缠,那就别怪自己心狠手辣,不留情面了。

黎焰眯紧双眸,计上心头。

他冷眼看着凌潇潇,没好气的讥讽道:“呵,潇公主倒是自信过人。”

凌潇潇掀唇,笑的灿烂,“好说,做人自信一点,活的才开心啊!”

黎焰点头,“好!既然潇公主你如此自信满满,那你敢不敢跟我赌一把呢?”

“赌?”凌潇潇听到黎焰这话,眸光下意识的眯紧了。

黎焰‘嗯’了声,“我刚刚说过,我喜欢的女人是像秋雨这样的。她能征服连男人都无法征服的狮子骢,我拜倒在她石榴裙下也是人之常情。”

“所以呢?”凌潇潇皱眉,不知道黎焰想表达什么。

倒是一旁的慕容秋雨,聪慧的意识到什么。

她上前一步,按住黎焰的肩膀,“八爷,开玩笑要有个度,潇公主的身份……”

“无妨!”凌潇潇打断慕容秋雨的话,“七王妃不必担心我!”

黎焰很满意凌潇潇这样自负过头的反应,他心中暗道:“这都是你自找的!”

“黎焰,你想赌什么?”凌潇潇直白的询问出声,一副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姿态。

黎焰如慕容秋雨预料那般,诡异的轻语道:“我要跟你赌征服秋雨的狮子骢!若你能降服她的坐骑小白,我就……”

“娶我?”凌潇潇笑意盈盈的询问出声。

黎焰一噎,本想一口应下,却在关键时刻给自己留了一条后路,“我接受你的喜欢,并且愿意尝试喜欢你!”

至于到时候尝试过还是喜欢不上对方,那可就怪不得他咯!想到这一点,黎焰觉得自己真是个聪明绝顶的天才。

凌潇潇想都没想,一口应下,“好!我跟你赌了。”

“潇公主,万万不可。我那狮子骢生性刚烈,十分危险。”慕容秋雨开口劝解出声。

凌潇潇暖暖一笑,“无碍的!我心里有数儿,七王妃不必担忧。”

顿了顿,又道:“走吧,马场在哪里,我们现在就去!”

黎焰趁机提条件,“呐呐呐,是你自愿驯马的。如果输了,以后你就从我眼前消失。如果受伤了,也别赖我,更别赖我七哥和秋雨啊!”

“……”凌潇潇脸色一僵,声音冷了几分,“知道了!”

慕容秋雨眼见劝解无效,叹了一口气,与黎戬,季广一起引领着黎焰和凌潇潇朝马场走去。

途中,季广见气氛沉静压抑,就开口调节气氛。

他好奇的询问黎焰,“八爷,今日皇宫里没什么节目吗?这各国使臣悉数前来,黎皇就没什么表示?”

黎焰耸肩,“说起这个,你们还不知道吧?本来父皇今日想设宴招待各国使臣的。可是偏生不巧,昨晚上那个北周皇朝来的郡主不知怎么着了凉。

听说躺在床上都起不来身了,那个北周皇朝的摄政王就奏请父皇,将四国聚宴的日期押后了。你们家太子跟南凌皇朝的太子,被张明扬带出去体验西黎民风了。

我呢,这就带着潇公主来七哥这里了呗!”

闻言,黎戬夫妇和季广心照不宣的对视一眼,心中各自有了一番计较。

呵呵,什么北周皇朝的郡主着凉生病啊?糊弄鬼去吧!明明就是那个周靖寒吃了黎戬一掌,爬不起来身了吧?活该!

几个人说话间,已经行至马场外围。

一场生死攸关的赌注,即将就此展开。

慕容秋雨太了解小白的个性,放心不下凌潇潇。

她漫步上前,对凌潇潇最后一次奉劝道:“潇公主,还是算了吧!”

凌潇潇见慕容秋雨眼中关切之情溢于言表,心下感动,“谢谢七王妃关心,但是……我坚持!”

她有她不得不坚持的原因,可是不足为外人道也。扭头看向一旁与季广低声耳语的黎焰,凌潇潇眼底闪过一抹复杂之色。

慕容秋雨在一旁看得清楚,这个凌潇潇对黎焰……绝对是用情至深!

马场内,小白看到自家主人慕容秋雨,英姿飒飒的撒欢儿奔跑过来。

黎焰假好心的提示道:“潇公主,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我的世界,没有后悔两个字!”凌潇潇看了眼马场内那高大的狮子骢,眼底闪过一抹激动的狂热。

真是一匹世间罕见的宝马呀!她已经迫不及待想要骑在那宽厚的马背上,满场飞奔了。

当凌潇潇毅然决然的迈步进马场时,围观的几个人神色各异起来。

今日的凌潇潇,穿着一身天蓝色长裙。走进马场后,她将几根头绳解下来,分别缠绕在自己双腕和裤脚处。

如此一来,长袖贴身,避免拖沓,更显得她整个人精神奕奕。

她大步冲到小白身旁,一个箭步弹跳起来,双手紧紧抓住小白脖颈间的鬃毛,翻身利落的上了马。

“好!”季广忍不住高声赞叹。

那厢,小白突然被陌生人骑上马背,立刻满场撒欢儿奔跑起来,竭尽所能的想把凌潇潇摔下马背。

不得不说,凌潇潇是有点儿本事的。她绕场半圈之多,才被小白甩下马背。这可不比黎戬和黎焰差!

当凌潇潇被小白毫不怜香惜玉的甩下马背时,慕容秋雨和季广纷纷惊呼出声,齐齐问道:“潇公主,你没事吧?”

凌潇潇一个鲤鱼打挺,利落的站起身来。

她看了一眼站在黎戬身旁的黎焰,兄弟二人,一个头戴银色面具,显得生冷绝情。另一个面无表情,一副没心没肺不关心她死活的模样儿。

凌潇潇暗叹了一口气,说不失望是假的。连慕容秋雨和那个什么季广都有关心慰问她,可是那个人却无动于衷。

“潇公主,你还好吧?”季广将双手罩在嘴角,高声询问。

身为医者,最见不得别人受伤,他这绝对是职业病犯了!

凌潇潇回过神,摇摇头,“我没事!”

转身,她再次朝小白奔去。毫不例外,她又一次成功翻身上了马背。

半柱香时间,凌潇潇再次被小白甩下马背。

与前次无异,关心她安好的人依旧是慕容秋雨和季广。

凌潇潇第三次翻身上马,她告诉自己,她对黎焰的试探只有三次,她只准自己被甩下马背三次。

“这个潇公主不错,值得你用心对待!”马场外围,一向话少的黎戬难得好心,对身旁面无表情的黎焰劝解了一句。

季广和慕容秋雨听到,双双点头附和,一副‘他说的对’的表情。

黎焰冷眼看着马场内的凌潇潇,眼底的厌恶之色再次显现,“你们知道什么?我跟你们说,你们千万别被这女人骗了。

事实上,她可是个色胆包天的浪荡女。我就算是一辈子不成亲,也绝对不会娶这样的女子!”

“色胆包天的浪荡女?八爷这话从何说起啊?”季广好奇的询问出声。

黎焰显然不愿详细说他和凌潇潇之间的事情,只是反问了一句,“你们认为初次见面就抱着你不放,二次见面就示爱要嫁给你的女人,不浪荡吗?”

“切!这说明人家对你一见钟情,再见倾心,怎么就是浪荡了呀?”季广率先反驳。

黎戬沉思片刻,给出与季广相反的结论,“若真如老八所言,我倒觉得是有些轻浮了。毕竟,她公主身份摆在那里,对陌生男人投怀送抱着实不妥!”

几个人正说话间,马场内的凌潇潇第三次摔下马背。这一次,明显比前两次要严重许多。

她躺在地上,蜷缩着身子,似乎很痛苦的样子。

“潇公主!”慕容秋雨想都没想,飞身到她身边。

季广职业病发,也一路匆忙的朝凌潇潇飞奔而来。

马场内,凌潇潇目光望向马场外围。

那里,黎焰依旧面无表情站着,仿佛她的生死与他无关……

……本章完结,下一章“ 不再爱你”↓↓↓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