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狂女重生 纨绔七皇妃 [目录] > 第268章: 同为穿越人士

《狂女重生 纨绔七皇妃》

第268章 同为穿越人士

妖冶的蓝色妖姬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季广看到凌潇潇原本紧蹙的眉头皱的更紧,心中暗叫糟糕。

他一张脸倏然垮了下去,写满囧态。妈妈呀,人家不是穿越人士,根本听不懂他的鸟语!

“那个……呵呵,潇公主,你慢走!”季广挠挠头,觉得尴尬的想钻进地缝儿里了。

他一个穿越人士跟古代女人说鸟语,人家一定以为他是神经病吧?

季广想转身落荒而逃的时候,凌潇潇紧皱的眉头终于舒展开来。

她下意识地问了句,“你……是穿越来的?”

季广脚步一顿,“咦?你竟然知道穿越?”

凌潇潇没回答,脸上是哭笑不得的表情。

季广恍然大悟,一拍脑门儿跳了起来,“你你你……你是……你是穿来的?”

相较于季广的激动,凌潇潇可是淡定多了。

她一把扯住季广,将他朝远离开七王府的地方拉,“你鬼吼鬼叫的,生怕别人不知道你多特殊啊?穿越来的,很光彩吗?小心别人说你借尸还魂是鬼,一把火烧死你!”

季广听到凌潇潇一口气跟他说这么多话,最重要的是对方间接承认了穿越的事实,立刻欢天喜地起来。

他激动的就差跳上去将凌潇潇抱住了,斟酌再三,他抓住凌潇潇的手,紧紧的握着,“哎呀,人生四大喜事之一,他乡遇故知啊!亲人,你就是我的亲人,我太激动了!”

凌潇潇本来郁闷至极的心情,因为季广这一出儿胡闹,竟是缓解了许多。这男人……

“你挺有屌丝气质的,前世做什么的?”凌潇潇将季广定义成了男屌丝。

季广嘿嘿一笑,“美女,你眼拙了哦!我不是屌丝,我是正统的高富帅,还是24k纯帅呢。”

“所以呢?你到底做什么的?”凌潇潇忍不住笑了起来。

这种在古代遇到同是穿越者的感觉,说实话还不赖。

季广眯着眼睛,灿烂的笑,“医生!够高端大气上档次吧?白衣天使说的就是我。你呢?”

凌潇潇抿了抿唇角,不吭声。

季广不高兴了,“哎哎哎,你不是吧?大家同是穿越人士,这可是比彗星撞地球还低的几率。不说堪比亲人,那也缘分大大滴。你连你以前是干什么的,都对我保密呀?”

凌潇潇依旧不吭声,只不过,在季广追问之下,她在脖子上做了一个‘咔嚓’的动作。

季广一脸恍然大悟的表情,“哦!明白了。”

凌潇潇含笑点头,这人还不算太笨!

结果,下一瞬,她听到季广说:“原来你是个杀猪的,难怪不愿说呢。跟我这个白衣天使相比,你这个屠夫的确不上档次!”

“……”凌潇潇一口老血哽在嗓眼儿,险些血溅当场,成为第二个冤死的窦娥。

“我杀的,不是猪,而是……人!”凌潇潇好言解释出声,难得脸上挂着和煦的笑容。

季广浑身一哆嗦,下巴重重砸在地上,“杀……杀杀杀……人?”

凌潇潇脸上的笑意更深了,“至于这么惊讶吗?”

季广直吞口水,他不惊讶才怪啊!脑子里,飞闪过黎戬曾经对凌潇潇的评价——“与温柔公主相比,她更像是个训练有素的杀手。”

“乖乖呀!七爷就是个预言帝啊,他说你像训练有素的杀手,没想到你还真是啊。”季广摸摸自己的脖子,倒抽凉气。

凌潇潇听到季广这话,眸色猛的深沉起来。

她一把揪住季广的衣领,声音冷如冰霜,“你刚刚嘀咕什么?”

“我我我……我可什么都没说呀!”季广意识到自己把心里所想脱口说了出来,吓的连忙噤声否认。

他很讲义气的,可不能出卖七爷呀!

凌潇潇见季广不肯说实话,就轻声叹息道:“你知道前世我杀过多少人吗?”

“……”季广摇头,脊背发寒。

凌潇潇伸出五根手指。

季广声音发颤,“五个!”

凌潇潇摇头。

季广唇齿发白,“五十个!”

凌潇潇依旧摇头。

季广吓尿了,一把抱住凌潇潇的胳膊,“姑奶奶,你饶了我吧,我不想死!”

这特么一个娇滴滴的小姑娘手上犯了五百多条人命,简直就是亡命之徒好吗?

凌潇潇扬手朝前指了指,“你,找个地方,请我吃饭!”

季广哪敢不从?立刻点头应下来。

两人路过一家名为客满香的酒楼,发现里面顾客不是很多,就闪身进去,择靠窗位置落座下来。

“你是自己招,还是让我逼着你招?”凌潇潇把玩着筷子,笑看向季广。

那笑叫一个冷冽,令季广觉得毛骨悚然的。

他欲哭无泪,“我……我不能招呀!”

凌潇潇一边把玩筷子,一边压低声音,“知道吗?前世,我是特工局里最高级别的特工,专门负责猎杀国家通缉的恐怖分子头目。

当然,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我猎杀之前,会采取活捉手段将人掳走。然后用尽各种酷刑,令对方招供出同伙。你,想知道我最善用哪些酷刑么?”

季广吓得直摇头,真的快要哭了。

他抱着桌子哀嚎不已,“麻麻,我要回家,这里好可怕,我要回到火星去!”

“别跟我装,立刻老实招来!”凌潇潇厉声呵斥,女王范儿丝毫不输于慕容秋雨。

于是乎,季广这个欺软怕硬的,瞬间就跟双打的蔫巴茄子似的,软了下去。

他交代了黎戬因何评价凌潇潇不像公主像杀手,结果言语有陷阱,他不知不觉被狡猾的凌潇潇绕进去,意外的爆料出了慕容秋雨是重生女的事实。

“姑奶奶,我求你千万要保密,这事儿谁也不能告诉呀,不然我就死定了!”季广悲哀的用脑门儿撞桌子。

他这么蠢,活着多痛苦,不如一头撞死算了!

凌潇潇用筷子敲了敲季广的头,“你放心吧,我不会朝外说的。你,我,慕容秋雨,彼此彼此,都是身份特殊的人。”

季广听到凌潇潇的保证之语,感动的隔着桌子握住她的手,“亲人啊,我就知道你不会眼睁睁看着我这个跟你同病相怜的穿越者死无葬身之地的。那个,我……”

话音,嘎然顿住了,季广错愕的看着凌潇潇的掌心,惊声呼道:“哎呦我去!你这手是不想要了呀?昨儿个旧伤未愈,今天又添新伤。”

凌潇潇缩回手,不吭声。

季广瞪着凌潇潇渗血的手掌,职业病又犯了。

“小二,给爷弄点烧酒和干净的棉花棉布来!”季广从怀中摸出一块碎银子,抛给店小二。

那店小二立刻乐了,屁颠颠儿的应声去准备。

片刻后,就动作麻利的将季广需要的东西送了上来。

“手伸出来啊!”季广催促出声。

凌潇潇面无表情的拒绝,“不必!我没那么娇气。”

“这是你娇气不娇气的事儿吗?女孩子怎么这么粗心大意不懂得照顾自己!”季广说话间,坐到凌潇潇身旁,固执的将她手按在桌面上。

他执起烧酒壶,皱眉提示道:“那什么,可能会挺疼的,你忍着啊!”

凌潇潇翻白眼儿,“别墨迹,跟个娘们儿似的!”

“你!”季广瞪眼睛,心下一横,将烧酒倒在凌潇潇掌心的伤患处。

他看着都直皱眉,可是抬头看向凌潇潇,对方却一点反应都没有,好像这只手根本不是她的。

“……”季广嘴角抽了抽,开始埋首用棉花清理凌潇潇手上沾染的脏物。

凌潇潇偏过头,看着季广一点点给她擦拭伤口,而后涂药包扎,整个过程如行云流水般,禁不住淡笑出声,“你应该是个很棒的医生!”

季广给凌潇潇包扎棉布,打了一个干净利索的蝴蝶结,龇牙贱笑道:“这一点还用你说?那不是必须滴嘛!”

饭菜端上来后,两个人一边吃一边聊,全然摒弃古代人食不言的规矩。

互相畅聊中,季广将自己前世的过往说给凌潇潇听。事实上,他前世没什么好说的。

简单点概括就是顶着富二代的光环,却不骄不纵,好好学习天天向上,最后成为一名医生。结果还没来得及交一半个女朋友,就因为去抗震前线救灾,被二次地震淹没在黄土之下了。

介绍完自己,季广好奇的询问凌潇潇。他隐约察觉到,这个女人应该是有故事的人。

凌潇潇本不想说,可是难得在这泱泱古代遇到一个时代穿越来的人。如季广所说,他们不是亲人,但是缘分大大滴!

有些事情,憋在心里难受,倒不如一吐为快。

就听凌潇潇沉声讲述道:“我是个孤儿,有记忆以来,就被选入特种部队培训。十六岁,正式加入特工局。十八岁,第一次出任务,杀了三个人。

我的上司叫黎焰,他很照顾我,无数次救我于危难之中。特工局的人,不允许恋爱结婚。可是我们俩却相爱了,谁也离不开谁。

整整五年时间,我跟黎焰出生入死。我杀了五百多人,他更是多的没有计算过。我不是个好特工,因为我不想过那种机器人的生活。

最后,组织成全了我们。可是,像我们那样的特工杀手,失去组织的庇佑,就成了案板上的鱼肉,被恐怖分子们前仆后继的追杀。到最后,终是难逃一死。

我穿越到这里,第一眼看到黎焰,当时我的心情很激动。我觉得老天爷真是待我不薄,看我前世太悲催了,就让我们到古代重新开始。

可是我万万没想到,黎焰他竟然不记得我了。我抱他,一次次唤他的名字,可是他竟然很抵抗我的触碰。他不记得前世发生的事,甚至于……很厌恶我!”

季广听到这里,已经大抵明白了一切。难怪凌潇潇对黎焰纠缠不休,原来如此!

他皱眉,谨慎的问道:“那个,你有没有想过,也许这个黎焰并不是原来那个黎焰?”

……本章完结,下一章“ 叫的这么亲昵”↓↓↓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