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狂女重生 纨绔七皇妃 [目录] > 第275章: 爱人走到陌路

《狂女重生 纨绔七皇妃》

第275章 爱人走到陌路

妖冶的蓝色妖姬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凌潇潇已经不记得自己有多久没跟黎焰这样亲热过了!

前世的他们,爱的绝望,死的惨烈,甚至在死亡来临的那一刻,她都来不及对他说一句‘我爱你’。

那个时候的黎焰,最喜欢咬着她的唇,一遍遍的逼迫她说那三个字。可是她总觉得那三个字好神圣,要等到婚礼的时候才对她说。

她清楚记得,黎焰曾说:“潇潇,我这辈子,是不是到死都听不到你说一句我爱你?”

结果,一语成谶,他们离开特工局后,被**仇家四处追杀,流浪天涯。

直到死亡来临的那一刻,她也没来得及对他说过‘我爱你’三个字。那是他的遗憾,也是她的遗憾!

所以,意识到自己穿越,并看到同样穿越而来却不记得她的黎焰后,凌潇潇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紧紧抱住黎焰,对他示爱,说他前世百般祈求自己说的那三个字。

诡异的寂静,彼此交缠的呼吸声,环绕在对方的心中。

凌潇潇微仰头,贪婪的回吻黎焰。她灵巧的小舌,缠绕上黎焰湿滑的舌,一点点的允着,撩拨着。

“……”黎焰,便是在凌潇潇主动回吻他之后,意识陡然清醒的。

他赫然瞪大双眼,察觉到自己与凌潇潇的交缠后,只觉得像被人从头浇灌了一桶冷水似的,浑身冰冷起来。

他在干什么?他竟然对一个浪荡的女人……发-情?

骄傲如黎焰,在反应过来自己干了什么后,自然不允许自己这样放纵下去。

他猛的推开沉寂在热吻之中的凌潇潇,张口就毒舌的讥讽道:“不愧是浪荡女,永远改不掉你迎合男人的贱毛病。”

“……”凌潇潇被黎焰推开时,有一瞬间的闪神。

当黎焰劈头盖脸讥讽她的时候,凌潇潇才彻底回过神来。她从梦境中醒过来,知道刚刚那些美好的交缠,不过是南柯一梦。

黎焰,依旧厌恶她。他们,终究从爱人走到了陌路!

“凌潇潇,你说你有多贱?”黎焰眯紧双眸,戏谑问道:“刚刚的吻,你很享受嘛。要不要,找个地方彼此更深入的了解一下?我相信,你会很感兴趣……”

“啪!”回答黎焰的,是凌潇潇狠狠甩来的一记巴掌声。

黎焰脸颊火辣辣的疼,他目光错愕的看向凌潇潇,不敢相信这个女人竟敢出手打他。

凌潇潇心中酸楚,眼眶中的泪花打着转儿一滴滴滚落下来。若说之前,她还能强撑着假装欢笑面对黎焰。

那么此刻,她已经失去了所有伪装的硬壳。

她双目赤红的瞪视黎焰,冷声一字一顿的说道:“我的确是贱!真的太贱了!贱成这个样子,八王爷你还能亲的下口,也不嫌脏!”

“你!”黎焰看到凌潇潇眼眶红通通的样子,心口漏跳了一拍。

这是他第一次看到这个女人哭,原来,她也是会哭的!

一时间,黎焰心里竟然有些乱。当然,更多的是懊恼。

他开始反省,自己这样毒舌的嘲讽凌潇潇一个女孩子,是否不太好?

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变的如此小肚鸡肠,跟一个女孩子家斤斤计较起来,还揪住人家的小辫子不放了?

这不是他!他不是这样的人啊!

黎焰蹙眉沉思,好一会儿,再抬头时,却已经看不见凌潇潇的身影。

他重重喘了一口气,强自压下心中怪异的感觉。

宫门口,季广叽叽喳喳跟黎戬夫妇畅聊。他是个话多的男人,最受不了寂静无声的环境。

他有说不完的话题,只要有他在,耳根子就别指望能清净。

“七爷,慕容,我说了这么多,你俩好歹吱个声儿啊?光我一个人说,多没劲!”季广说了很多话,奈何黎戬夫妇不接言,就只淡定的看着他。

艾玛,好人这么被死死的盯着也要疯了好吗?更何况,他是心理承受能力很差的季广啊!

黎戬和慕容秋雨听到季广点名要求他们参与到畅聊之中,这便互相对视了一眼。

而后,黎戬竖起大拇指赞叹道:“一个男人能呱噪成你这个样子,也算是极品了!”

“我……”季广觉得心口被生生的插了一刀,痛的浑身抽搐。

慕容秋雨紧接着给补了一刀,“这么一张嘴,不去青|楼当龟奴拉恩客真是屈才了!”

“你……”季广觉得心口被生生的又插了一刀,痛的他想倒在地上不起来。

“话说,潇公主怎么还没来?”慕容秋雨狐疑的看向很受伤的季广,疑问出声。

季广挠挠头,也是一脸费解,“她刚刚说换了衣服就来的,应该很快就到吧!”

说话间,远远走过来一个人。可是,却不是凌潇潇。

“八爷?”季广看到黎焰,开口唤了一声。

黎焰看到季广那张毫无心机的脸,那哪里像一个铁血将军?分明就是个乳臭未干的小男孩,满脸都写着‘我很天真,快来骗我’八个大字。

说直白点儿,这是个单纯过度变成单蠢的蠢男人!

他想起之前季广在荷花池小凉亭里拥抱凌潇潇的一幕,心中一堵,觉得怎么看这个天真的蠢男人,都很刺眼别扭。

季广不知道黎焰心中所想,他看到黎焰,脑子里自动闪过的是慕容秋雨之前说过的话。要想知道黎焰是不是穿越而来的,只需验证一下他去年八月初有无受伤……

“八爷!八爷!”季广觉得此刻是个打探的好机会,于是他很热情的上前拉住黎焰。

黎焰一脸莫名状,倒是黎戬夫妇一眼就看穿了季广的想法。

果然,就听季广笑眯眯地询问道:“八爷,去年八月初,你身在何处啊?”

黎焰皱紧眉头,不知道季广为何突然关心起他。

不过,心中费解,面上还是如实回答:“去年八月初,我正从北周皇朝游山玩水一路前往南凌皇朝!”

季广‘哦’了声,又问:“你在那期间,可曾遇到过什么意外?比如摔伤脑子啊,沉江呛水啊什么的。”

“……”黎焰目瞪口呆的看着季广,就像在看一个怪物。

黎戬夫妇在一旁强忍笑意,快被季广蠢哭了。一个二十多岁的大男人,能蠢成这个样子,真是难为他了!

偏偏季广并不觉得自己这些问题很奇怪,他可是结合了穿越定律询问的呢!

“八爷,你倒是说话呀!”季广眨着很单蠢的眼睛,追问出声。

黎焰嘴角抽搐着看向黎戬夫妇,无声的询问:“这货脑子撞坏了?”

黎戬和慕容秋雨双双望天望地,无视黎焰的疑惑。

“腹黑夫妻!”黎焰在心中暗暗嘀咕了一句,然后硬着头皮回答季广蠢的要死的问题,“季将军,让你失望了。去年八月初,我没摔伤脑子,也没呛过水,身康体健,吃什么都香!”

“啊?哦!这样啊!”季广点点头,竟然露出一副果真失望了的表情,将黎焰雷的外焦里嫩。

搞什么?这看着很单蠢的季将军,听闻他没受过伤似乎很失望?这样,真的好吗?

正暗自疑惑间,季广突然抬起头,视线越过黎焰,看向他身后。

“潇潇,你可来了,慢死啦!”季广欢喜的喊了一声,而后越过黎焰,蹦跶哒的朝凌潇潇冲过去。

凌潇潇没料到黎焰也在这里,面色有些难看。她好不容易才平复下自己的情绪,将对方视作空气。

“七爷,慕容,潇潇来了,咱们走吧!”季广拉着凌潇潇走到黎戬夫妇面前。

顿了顿,他扭头对一旁站着的黎焰唤道:“八爷,今儿个我做东请客吃饭,你来不?”

黎焰看了眼凌潇潇,却见对方偏过头不看他。

心中一堵,他语气不爽的拒绝道:“不去了!我还有事在身,下次有机会吧。”

季广‘哦’了声,摆摆手示意黎戬夫妇和凌潇潇速速离开,“走走走,咱们吃酒去!”

黎焰顿在原地,目送几个人迈步朝宫门外走去。

当他们的身影消失在他视线所及之内后,黎焰转身迈步准备离开。

可就在这时,他一向灵敏的耳朵,突然听到季广说:“潇潇,我刚刚探了一下八爷,他去年没受过伤,你之前真的是误会了,他根本不是你说的那个黎焰!”

“……”黎焰眉头一紧,心中腾升起疑惑来。

季广这番话是什么意思?什么叫凌潇潇误会了,他不是她说的那个黎焰?难道,这个世界上还有两个黎焰吗?

心中有太多疑惑,黎焰鬼使神差的出了宫门,暗中跟踪上了黎戬等人的脚步。

季广知道慕容秋雨是客满香的老板,便做东在那里请吃酒。二楼雅间,四人同坐桌前,点了好酒好菜大快朵颐。

这倒是方便了跟踪而来的黎焰!客满香以前是他的产业,他跟店小二很熟,在交代了对方别声张之后,他悄悄去了黎戬等人吃饭那个雅间隔壁的房间。

他武功高强,内力深厚,只消贴墙竖耳聆听,就能清楚的将隔壁房间一切动向听的清清楚楚!

“潇潇,不是我打击你,八爷他……真没可能是跟你在现代同生死共进退的爱人!”季广反复强调着黎焰不是凌潇潇心中的爱人这个话题。

凌潇潇沉默了一会儿,才幽幽的辩驳:“可是,他们长的一样,声音也一样,连耳朵后面的胎记都一样,这怎么解释呢?”

季广好言分析道:“有句话叫做无巧不成书!这说明,一切都很巧合呗!”

“但是……”凌潇潇声音有些低沉伤感,“我面对他的时候,心里会有一种很强烈的感觉!”

季广一锤定音,“那是因为你见八爷跟你的黎焰一模一样,所以主观意识误导了你自己!”

……本章完结,下一章“ 黎焰的挫败感”↓↓↓更精彩哦!